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逆战西游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惟有功名忘不了

第八百五十一章 惟有功名忘不了

  “收徒?”

  在刘彦昌期待与恳切的目光中,那老者既没答应,也没否定,只是笑道:“既然你想学仙,那能不能告诉老夫你为什么想修仙?”

  “因为仙人可以腾云驾雾云游三山五岳,五湖四海,得不老长生……”

  刘彦昌沉吟道:“还能得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可以无牵无挂,没有烦恼忧愁!”

  “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没有烦恼忧愁?”

  听到此言,那老者脸上先是露出一抹自嘲之色:“哈,哈哈哈……”

  接着不知为何笑呢一声,最后甚至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与嘲弄。

  “老仙长,小生……说错了吗?”

  刘彦昌脸一红,小声的试探道。

  “所谓的对与错,也只不过是人对事情的看法不同罢了。”

  老者笑罢才轻轻摇头道,说着又看向刘彦昌:“年轻人,听你方才所言……你似乎有很多烦恼忧愁啊?”

  “唉,不敢有瞒老仙长,小生姓刘名玺,字彦昌,家境本来就不殷实,后家父在我幼年早亡后更是雪上加霜,只剩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刘彦昌叹了口气,道:“是母亲含辛茹苦养我长大,供我去书院读书识字,望我学业有成后可以进京参加科举而考得功名,谋个一官半职来重振家业……”

  “呵呵,看样子你是仕途不顺!”

  老者听罢指着刘彦昌笑道。

  “老仙长明察,小生学习也算刻苦用功,丝毫不敢懈怠,虽不敢称才高八斗,但也算得上博览群书,很顺利的成了秀才。”

  说到这里刘彦昌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可是直到前往京城小生才发现,科举舞弊成风,基本上都被豪门贵子垄断,所谓的科举也不过是让他们走上仕途的门道而已。”

  听到这话那老者低头一算,轻咦一声,道:“你已经落第两次了?”

  “老仙长果然神机妙算,小生家境本就贫寒,前往京城的路费就已捉襟见肘,哪里有钱打点考官呢!”

  刘彦昌既愤怒又无奈的点了点头:“如今两次见识了所谓的科举,已让学生彻底心灰意冷,无脸再第三次落第回乡见乡亲父老,故情愿不理俗事,想跟着老仙长学习仙道。”

  “那老夫要是告诉你,你第二回考试的那个获得榜眼的试卷,正是从考官手中买去你的呢?!”

  老者目光一闪:“这样你还想无欲无求,跟着老夫学道么?”

  “老仙长,你刚才说……那个榜眼用的试卷……是我的?!”

  刘彦昌黯然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激动,身体都开始颤抖,悲喜交加道:“这么说来……那个榜眼……本来该是我的?”

  “不错,这说明你有榜眼之才,放弃这些而跟着老夫学虚无缥缈的仙道,你甘心吗?”

  老者道:“想想你母亲的希望,她现在还在等你中举归来,重振你刘家,再想想你过去几千个日日夜夜的寒窗苦读,你甘心吗?”

  “我不甘心。”

  刘彦昌咬牙握拳道,可是随后拳头无力松开:“可是不甘心我又能怎么办,在那群贪婪成性的考官面前,我的文章再好又能如何?”

  “老夫有办法!”

  老者微微一笑:“你可听说过当朝国师?”

  “我当然听说过,天一子国师神通广大,能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刘彦昌崇敬道:“深受我大唐天子陛下器重,此事整个大唐上下有谁不知有谁不晓?”

  “他是老夫的朋友,你若想考取功名,老夫即可修书一封,请他挑选几位公正廉明的好官推荐给唐王,让他们担任此次科举的考官”

  老者笑道:“老夫保证若是如此的话……此次科举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公正的一次,也是你们寒门仕子最好的机会,想不想尝试一下?”

  “这……”

  刘彦昌犯了难。

  “哧!”

  这时老者伸手一指,射出两道金光变成两张纸,落在了洞中的石桌上。

  “这是你要面临的两个选择。”

  老者一指桌子:“是虚无缥缈的仙道,还是封妻荫子的官道,都由你自己决定。”

  刘彦昌快速来到桌边,便见一张纸上写着“学道”两个字,一张纸上写着“功名”两个字。

  “老仙长,你说我该选哪个?”

  刘彦昌看着桌上的两张纸,犹豫不决道。

  “咻!”

  老者抬手射出一道金光,一下子没入刘彦昌的眉心中,立时刘彦昌的脑中浮现了很多画面,云雾缭绕的仙境,清心寡欲的仙人,还有参禅打坐,苦苦修炼的人影……

  之后他脑中画面一闪,又变成了美女环绕,锦衣玉食,前呼后拥……

  “这是……”

  刘彦昌吃惊不已。

  “想成仙,你就得清心寡欲,舍弃外面的红尘世界,一心修炼参禅打坐深山隐修,方能有所成就。”

  老者笑道:“选功名,你将升官发财,娇妻美妾成群,走上人生巅峰……可以说这是完全相反的两个选择,但相遇即是有缘,这次你选什么老夫都会帮你。”

  没有错,这个老头什么的都是牧长生变出来的。

  “我选……”

  刘彦昌沉吟良久,一只手在两张纸终究摇摆不定。

  “牧小子,你猜他会选哪个?”钟灵道。

  “人心难测,我怎么知道,不过很可能会选功名。”

  牧长生道:“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叫: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么?”

  “可是你欠他的不是成仙机缘么?”钟灵道。

  “所以我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个成仙的机会,一个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现在都摆在他的眼前,他不选我有什么办法?”

  牧长生道:“看见桌上那盘仙果上的桃子没,蟠桃中的上品啊,吃一个就能成仙啊,比当初什么五转仙丹都好使,要是他选了仙道,这一个上品中的蟠桃连本带利都够还了。”

  “牧小子,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小子不管选什么,好像都跟你媳妇没交集了。”

  钟灵道:“你看他若选功名,以你小子的作风一个状元是跑不了了,到时一大堆权贵为了拉拢他,肯定排队争着把女儿嫁给他,若成了神仙,在天条下也是不可能了。”

  “不,我只是还欠他的。”

  牧长生正色道:“此次之后,要是之后他还来招惹我,我保证让他神魂俱灭。”

  “我选这个!”

  不多时刘彦昌终于有了决定,咬牙抓起了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功名”二字。

  比起仙道的清心寡欲,还是尘世的繁华与名利更能打动他的心,且他寒窗苦读二十几年,为的不就是出人头地,荣归故里么?

  如今他家徒四壁,为进京赶考还欠了不少债,老母亲含辛茹苦养育他,此时望眼欲穿等他考中回去……

  “还是你小子对于人心了解的更清楚,对于读书人,果然是这个功名忘不了啊!”钟灵叹道。

  “好,年轻人,这封信你收好,老夫已通知了国师。”

  牧长生道:“等你去了京城后自会有国师的人来接你,等见了国师再把信给他。”

  说着随手抛出一封信落在了刘彦昌的手中

  “另外……”

  牧长生又朝石桌上一指,什么出现了一个包袱:“里面是去京城的盘缠和干粮。”

  刘彦昌打开,就见其中有至少二十两银子,赶紧道:“多了多了,小生去京城五两就够了,二十两这可怎么使得!”

  “不多不多,还有老夫观你的面相……”

  牧长生又开始胡说八道:“虽然有将相之资,但与你的彦昌这个字不合,有英年早逝之象啊!”

  “啊,这可如何使得?”

  刘彦昌吓了一跳,忙道:“敢问老仙长,可有法补救?”

  “换一个字。”

  牧长生沉吟道:“依老夫看……你就改字彦昌为长生吧,彻底改变你的霉运,不然这次科举你依旧难中!”

  却是他要把刘彦昌这个名字都给弄没了!

  “是是是,我改,我改……”

  刘彦昌舒了口气,连连点头道:“这次去京城了我马上就改!”

  牧长生道:“嗯,记住就好,时候不早了,上路吧!”

  刘彦昌转身欲走,忽然神色一动,回身问道:“小生方才见老仙长神机妙算,能否请老仙长算一下小生此行前途如何?”

  牧长生闻言掐算一阵,笑道“放心去吧,必中三甲!”

  “扑通!”

  听到这话刘彦昌激动了,一声跪倒在地。

  “小生今日被歹人擒到此处,没想到有缘得遇老仙长,实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刘彦昌道:“日后小生若真能飞黄腾达,必不忘老仙长今日之恩,修庙建像来报答!”

  “不必了,只要你以后不变成大奸大恶的奸臣,多给百姓办好事就行了,去吧!”

  说着抬手一拂,刘彦昌立马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包裹送出了山洞。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来到了山脚下的一条大路上,而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般,唯有他肩头上的包袱提醒着他,刚才不是做梦。

  “刘……长生……”

  刘彦昌低头轻语,之后昂首挺胸抬步朝着京城上路。

  一座山头上。

  牧长生驻足远望上路的刘彦昌,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牧小子,你还真把你的名字给他了?”钟灵道。

  “不,这本来就是他的名字,还有牧这个姓,这张脸,以后我都不用了。”

  他轻轻摇头,脸上的五官竟然开始慢慢消失:“这样等他走上人生巅峰之后,我跟他之间的所有因果也就断了。”

  “不叫牧长生……”

  钟灵诧异道:“那你叫什么?”

  “对啊,我该叫什么呢?”

  一个人影在山头自语:“以别人的身份活了一千年,今日失去了这些后,那我又是谁呢?”

  他在这个世界有过很多的身份,但都是建立在牧长生这个名字这张脸,还有身体之上。

  后来他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体,可名字和面容依旧还是以前的,今日刘彦昌的出现才让他下决心,了断与原本那个牧长生有关的一切。

  许久后。

  “我不是谁,我就是我自己,以他的身份活出的也是我自己……”

  一个没有面孔的人脸部忽然发光,浮现出一个全新的坚毅面容,不变的,是那双慢慢睁开的眼睛里,渐渐升腾而起的凌厉有神的目光:“而现在我是——乾坤圣主!”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nizhanxiyou/8669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