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08 为儿远行的父亲

008 为儿远行的父亲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老杨,我早就提醒过你,试探步的时候球也要动,不然晃不了人不说,还容易遭抢断!”

  杨棠倒是不气馁,虚心接受了刘羽的意见:“再来!”

  又一次试探步,刘羽仍旧一手架着杨棠一手掏球,可这一回杨棠的试探步只点了一下,然后就倏然启动,直朝篮下杀去。

  刘羽被杨棠的启动速度弄懵了,略一愣神,杨棠就已甩开他一步半的距离,想追也追不上了,只能目送杨棠轻松上篮球进。

  “我去,你这启动速度貌似赶我师兄韦青锋也差不多了!”刘羽叹道。

  “韦青锋?”

  杨棠心头纳闷,正想问这姓韦的是谁,眼镜却惊诧起来:“真的假的?老杨的脚步能赶得上韦青锋?”

  “我骗你们干嘛!”刘羽说,“就算(速度)差点也差不太远!”

  “那岂不是说老杨能去nba打球了?”眼镜开了句玩笑。

  杨棠却猛地从记忆中翻出了韦青锋的资料,这是一个去年六月份才参加nba选秀的华夏控卫,身高一八八,目前已经在洛杉矶坐稳了主力位置。

  “眼镜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去nba找虐还差不多……”

  “倒也是!”刘羽实话实说地附和了一句,“主要是老杨身高才一八零,对抗也弱,我师兄韦青锋速度只比老杨略快,但他步幅比较大,掠过防守者身体只需一步,这就太可怕了!”

  对于这话,杨棠也表示赞同,又和刘羽打了一会儿球,便回了寝室午休,直睡到下午两点才堪堪赶到教室继续突击高考科目。

  过了两天,杨棠再度在篮球场上与刘羽、眼镜几个高二生碰到了一块。

  试着玩了几个单挑球,刘羽就惊叫起来:“哇靠老杨,你的启动步居然比前两天更快了,还防个屁呀!”

  杨棠明显不信:“你说真的假的,我自己怎么没感觉?”

  “你爱信不信,反正你就是变快了。”

  见刘羽表情一本正经,杨棠心里渐渐有了怀疑:莫非与梦境强化有关……

  等到在场边休息的时候,眼镜凑上来,小声道:“对了老杨,你听说了吗?”

  “我听说什么了?”杨棠不解。

  “学校有传言,说有人想找你茬儿!”

  “找我茬儿?”杨棠愣了一下,“谁呀?”

  “具体就不清楚了,应该跟你同级不同班……”

  杨棠眉头大皱。

  这时,刘羽也走了过来,插嘴道:“事情我也听说了,听说有人在怂恿高一的小崽子,打算找机会对付你!”

  杨棠无语凝噎,他丝毫不怀疑高一的学生敢在校外群殴他,这种事当初他高一的时候就见识过几次,无外乎在整个年级立威,但凡觉得自己有点实力人脉的高一新生都这么干过。

  ******

  转天到了周六。

  不过实中高三的学生仍要上课,只是晚自习不上,礼拜天休息。

  上午四节课,两节历史两节语文,杨棠照旧复习他的英语、数学,前两节历史课没事,老甘已彻底放弃了他。

  结果到了后两节语文课,老王一进教室就宣布临时考试,说这话的时候他偏生盯着眼皮子底下的杨棠(第一排),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杨棠学其它科目。

  杨棠好不容易用了一节课加课间休息把作文以外的题目都做完,结果第四节课也就是连堂后半截一上来,老王就让杨棠念念他倒数第二道诗词题。

  前面说过了,今世作文只占45分,诗词题25分,所以按字数计算的话,诗词题反而成了大头。

  “今天的诗词题是《颂牡丹》,杨棠,念念你的诗词……”

  杨棠:“……”

  “念呐!”老王催促。

  “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杨棠要死不活地把前世皮日休的《牡丹》念了一遍。

  教室里的同学几乎都眼前一亮,吕芩也不例外,不过之后各人羡慕、嫉妒、欣赏等等表情不一而足,唯独窗边的白可卿从头至尾无动于衷。

  “念完啦?”

  “完了,这题目上说五言七言皆可嘛,难道我的不符合要求?”

  “不是!”老王摆摆手,流露出一副意犹未尽又略显不爽的样子,“你就不能写长一点嘛,弄个词什么的?”

  杨棠翻了个白眼:“要不要我写篇古散文呐?”

  “好啊好啊,你写你写……”

  “可是老师,这25分要求写诗词诶,散文明显文不对题嘛!”随着杨棠这番揶揄,全班哄堂大笑。

  老王却有点恼羞成怒:“你们笑什么笑啊?有本事你们也写首诗词出来,只要有杨棠一半的水准,我就算你们25分!”

  全班顿时安静了。

  这下轮到杨棠不乐意了,心说:老王你这明显是地图炮嘛,尽给我拉仇恨了……不行,得圆一下!

  “王老师,你这就不对了,高考的时候又不是你打分,你说了能算?”

  全班再度哄笑。

  ******

  中午下课,美女班长吕芩在教室门口堵住了杨棠:“三师兄,诗词写得不错嘛!”

  “多谢夸奖。”杨棠敷衍了一句就想挤出去,可吕芩愣是不让,还挺着初具规模的胸脯横在那儿,“班长大人,你几个意思?”

  “一个意思,你今天写的《颂牡丹》不如那天的「心有灵犀一点通」精彩,是不是没尽力呀?”

  杨棠听到这话,只觉蛋疼,心说:老子尽没尽力关你屁事!同时伸出两根指头,横着比了个二:“懂不?”

  吕芩愕然:“这手势什么意思?”

  “二啊……你不懂吗?”说着,杨棠两手猛然扣住吕芩双肩,把她推到门框外,直接走人,嘴上还故意气她,高声诵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

  吕芩听了个开头就觉眼前一亮,等杨棠声音远了又气得要死:“杨棠,你给我站住!!”她快速跑下楼,往食堂方向追去。

  可惜杨棠根本就没打算再上下午的课,自然不会去食堂吃饭。他直接回寝室收拾了些东西,背个包径出校门,搭班车回家了。

  ******

  雾都大学,松林村家属区。

  “砰砰砰!”

  “谁呀?”听见门内传来年轻版老妈的声音,杨棠有些激动。

  “我,小宏!”

  小宏是杨棠的小名,小学三年级以前杨棠还叫杨宏,可后来比较迷信的姥姥请了人给杨棠算命,结果说他先天五行缺木,在姓属木的大前提下名儿也得属木,于是就给改了现在的名字。

  “小宏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们学校不是周六下午都有课的吗?”老妈在门里头念叨着,啪嚓一声打开了防盗门。

  杨棠随即看见了母亲熟悉的身影。

  才四十出头年轻版的母亲。

  可是,即便是这个光景,年轻老妈的两鬓已然斑白。

  留意到这个细节的杨棠不禁红了眼眶,他一下抱住了母亲:“妈——”

  “哎哎,你怎么了小宏?”杨妈妈有些莫名其妙。

  杨棠却拥着老妈进了屋。

  “我爸呢?”

  杨妈妈迟疑了一下:“他去玉京了。”

  “玉京?首都?!爸去玉京干嘛?”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臭小子,他想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帮你弄个委培的名额!”

  “委培?!”杨棠前世这个时候不懂什么叫委培,但现在他是懂的,更明白此世的委培指标比前世大学扩招后还难弄,“求爹爹告奶奶的弄委培名额干嘛?实在不行我就读成大,就在雾都大学读,多方便!”

  “傻小子,成大出来能找着好工作?”杨妈妈埋怨了杨棠一句,“你爸这次进京打算帮你弄个部里的委培名额,这样你毕业之后就能直接上岗了。”

  “部里?”杨棠有点懵,他不记得自家老爸认识部委的高官呐?

  “对了小宏,你这么早回来,吃过午饭没有?”

  “没吃。”

  “那我去给你热点儿!”

  “妈,你别弄了,我吃两水果垫巴一下,等晚饭一块吃。”

  “还是给你下碗面吧?”

  “嗯。”拗不过老妈,杨棠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回到自己房里,杨棠开电脑上网,一番搜索后发现,从武周以来,前世历史长河中的许多中古名人都消失了,但悠悠华夏传承不绝,自有另一些名人替代了原本名人的历史地位。

  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然后老妈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走了进来:“吃吧。”

  杨棠接过碗筷,嗅了一下久违的面香,这才西里呼噜吃了起来。

  老妈瞟了眼电脑上的文史名人,柔声问:“在查资料?”

  “嗯。”

  杨棠侧对着老妈,随口应了一声。

  老妈眼中闪过一丝宽慰,又有些隐忧,道:“可惜还有不到半年,你要是早点这么刻苦,成绩也不至于……”

  听到这话,杨棠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酸楚,很想对老妈说点什么,但张嘴之后却又无言。

  等吃完面,老妈收拾收拾离开房间后,杨棠摸着下巴考虑着,是不是将他脑子里能记得下来的诗词歌曲在网上注个册登个记啥的。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