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09 胜似亲兄弟

009 胜似亲兄弟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玉京西站。

  一个身着上.校军.服脸型刚毅的中年军人和一个打扮时尚简约风韵犹存的中年丽人正随大流在等着接人。

  挤着站了几分钟,丽人脸上就显出不耐烦的表情。那上校转头间不经意看见了,当即压着声音疾言厉色道:“你还真是身娇肉贵啊,这么会儿就受不了了,早知这样,我还真就该让你把老爷子的车开出来,这样我哥到了也省得看你这张丧脸!”

  “我丧脸怎么了?你大哥跟咱们家又没什么血缘关……”丽人说着说着乍然迎上了自家男人凌厉的眼神,话声戛然而止。

  “哼哼,曹葳,老子告诉你,就算没有杨家养我十八年,在炮兵营那会儿,我哥还救过我的命,就凭这个,咱俩在这儿恭候他怎么了?”

  丽人曹葳顿时蔫了:“我也没说什么呀,只是实事求是……”

  “你少废话,我哥这么多年就来过一次玉京,这是第二回,他肯定是遇着难事了,到时候你少给我乱呛呛,听明白没?”

  “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中年军人脸色稍霁,一转头正好看见出站口走出来一位与杨棠脸模子长得有七分相似的中年帅哥,他举手投足间成熟稳重,还透着股儒雅,只是有点愁眉不展,站在出口那儿一副茫然四顾的样子,“哎~~哥!继学大哥!!”

  听到喊声,中年帅哥先是一愣,随即循声望来,看见中年军人,三步并作两步凑到近前,展颜笑道:“续武,你还真来接站了啊!哟,弟妹也在?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早被训叱妥帖的曹葳脸色有点不自然,但还真没敢放肆乱说话,更主动热情地抢过了杨继学手里的一包行李,拎上就往站外走。

  “哎~~弟妹,那东西忒重!”

  杨继学喊了一声,中年军人却阻止道:“大哥,你就让她提吧,要不是今儿你来了,这娘们在家里就是个颐指气使的主儿!”

  走在前面的曹葳听到这话好险没气歪鼻子,可大庭广众之下却不好跟自家男人发作。

  二环,东四柳条胡同。

  从军用越野上下来,杨继学还有点晕晕乎乎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不禁道:“续武,眼下京城这样的胡同不多了吧?”

  中年军人点头应是,一路上没怎么开腔的曹葳终于绷不住来了一句:“岂止是不多,换了别人想住这样的地儿还没有呢!”说完,不等男人叱骂什么,便已钻进了胡同里。

  中年军人气得要死,却不好在杨继学面前表现出来,等把杨继学引回了自家院里,他这才找上了躲在书房里的曹葳。

  “行啊小草,你长能耐了是吧?”小草,曹葳的小名,“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在我哥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哥?”

  曹葳在中年军人面前一向弱势,闻言连忙辩解道:“我没有……”

  “瞧不起我哥就是瞧不起我,你是不是还在为当年秦曹两家联姻的事耿耿于怀?好啊,反正现在儿女也大了,兰儿争气,去年考上了京华,咱们离吧!”

  “离、离婚?”曹葳听到这话,彻底慌了,狠劲也上来了,“好哇姓秦的,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你是不是早就想踹了我?你在外边有人了对不对?”说着,她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拽住秦续武的脖领子就不撒手。

  秦续武眉头一挑,扣住曹葳的皓腕,正欲发力,砰砰砰,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令两口子动作一凝。多年的默契,秦续武向曹葳打了个眼色,曹葳犹豫了一下,问道:“谁、谁呀?”

  杨继学的声音由门外传来,由于房门隔音较好,声音有点不真切:“续武,是我啊,这快到饭点了,我想请你们两口子出去吃个饭呐!”

  秦曹两口子这才想起这胡同院里他俩不常住,而两个处理家务的老妈子都被提前打发回老家探亲(春节)去了,冰箱里就还有点吃剩的饺子。

  同时,曹葳敏锐地意识到秦家方面并不愿意秦续武与杨继学过从甚密,否则自家男人也不会打发老妈子离开,但她反过来一想,这种事秦续武还愿意让她掺和,闹腾的心思一下子就淡了许多。

  “继学大哥,不用出去吃那么浪费,咱仨就在家里下个面条摊几个鸡蛋凑合一下就成!”说到这儿,秦续武还恶瞪了曹葳一眼。

  曹葳自然清楚自家男人在瞪什么,嫌她不会做饭呗,却深知这是事实,也不好辩驳什么,反而难得地红了脸。

  “行,那我去厨房先把鸡蛋摊啰!”说着,杨继学的声音已经去远。

  “啪!”

  秦续武没好气地拍了曹葳的手背一下,压低声音叱道:“看你干的好事!”

  曹葳揉着发红的手背道:“我怎么了?你不说离婚我就不会闹……”

  “你还有理了!?”秦续武恶瞪向她,“那待会儿谁去做面条?”

  曹葳迟疑了一下:“……你,我切葱!”

  “你算了吧,我可不想吃你的指甲!”秦续武又讥讽了一句,陡然话锋一转,“所以说,继学大哥今次来玉京,有啥难事你我都得给他办啰!”

  “犯法的事儿你也办?”曹葳故意抬杠道。

  “啪!”

  这回曹葳肉嘟嘟的屁股遭了秦续武的毒手:“你就不能想我大哥点儿好?”说着,他已拉开房门,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

  雾都,杨家。

  坐在书桌前的杨棠吃完面就一直在上网。

  “尼玛,这流行音乐榜上前十的曲目下载量均超过一亿,头名甚至已经接近十亿的下载量了,是不是统计错了?”

  “不对不对,如今华夏的人口才十亿出头,怎么可能每人下载一次?”

  于是在千度上一番好找,杨棠这才明白个中原因。

  原来此世的电脑操作系统不再是美国巨软一家独霸,而是华夏的腾龙系统与巨软的视窗系统分庭抗礼的局面。全球份额,巨软占一半,腾龙占四成,剩下一成属于开源系统。

  十年前,腾龙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thr”的加密软件并将之运用到了影音文件上,从而导致现如今数字化音乐、影视付费下载遍地开花。

  thr加密软件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它主要是针对影音视频文件进行加密,而加密过的文件除了能正常播放外,只能被复制或剪切三次,而复制出来的文件由于源码内有特殊标记存在,所以只能正常播放而无法进行二次复制或剪切。

  正因为有了这么一款软件,所以盗.版贩子几乎被打得绝迹了,而影音视频文件的下载价格与十年前相比几乎打了个对折,但下载量却呈几何式暴增,只要脑残粉手一贱,于兴奋之中多复制剪切那么两次,他们就不得不再掏腰包重新下载,毕竟电脑里有了,随身的笔记本里还没有啊,笔记本里有了,手机里还没有啊,手机里有了,pp空间的背景音乐要咋整?

  又是两个钟头过去,杨棠通过网络又弄明白了一些此世华夏的常用民俗和法律通则,与前世的差别不大,但细处又不尽相同,让他这个重生穿越而来的家伙有那么点空子可钻。

  “要不要趁机攒点家当呢?”

  值得一提的是,此世华夏赶上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受到西方“信用制度”的影响,所以公民从一出生就建立了二十位的社会保障号码以及关联的国银账号,而为了响应国家宣传部“扩大东方文化影响力”的口号,华夏传媒发行总局因时制宜搞了一个原创收录平台。

  各大传媒网站只要获得了该平台的认证,均可接受广大群众注册原创诗歌、剧本、古文及歌曲,凡华夏公民,只需登入有效的社会保障号码即可进行「原创文字词曲」的上传和认证,审核时间七十二小时以内,审核费用单价十华币/年。

  当然,华夏公民也可直接在发行总局官网进行「原创文字词曲」的上传和认证,但审核费用就提高到了二十华币/年。

  不是杨棠妄自菲薄,虽然前世他看过听过读过的东西,诸如影视、、诗词、歌曲……大部份都忘得一干二净或残缺不全了,但总有那么少数几首(篇)漏网之鱼,他一直都记得八九不离十,比如“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又比如“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咳咳,总之真要细细回想起来,还是有那么十来首耳熟能详的诗词,他能给全默下来。

  另外,流行歌曲啥的,杨棠完全记得清简谱的也有五六首,虽不多,但首首都是当时流行的精品,而且还是杨棠觉得能入法耳的,才会去关注简谱歌词,譬如《时间都去哪儿了》,歌词跟谱子似刻在他脑子里一样。

  至于那种火一阵听过就算的流行歌,杨棠能哼唱三五句的多如牛毛,但完整的词曲根本就想不起来了,也就不可能在眼下拿来充数!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