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10 小轰动

010 小轰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有了这种种条件,杨棠一旦认证通过,至不济也可以卖了那些精品歌曲,从而为事业起步积攒一点点微薄的资本。

  虽然直接卖歌是最最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方式,来钱说不定少得可怜,但杨棠想说的是,他目前全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两千块,其中五百还是省下来的饭钱,可以说一文不名,所以哪怕地上掉了一块钱,他都会弯腰去捡,更何况卖歌肯定不止一块钱这么少。

  打定主意后,杨棠便行动起来,他先在发行总局官网上弄了个新号,昵称「易梦」,易代表“木易杨”、梦代表“海棠春睡”,然后关联上自己的社会保障号。

  鉴于总局官网注册价钱贵一倍,拥有了新号的杨棠只好转而选择了人气最盛且获得发行总局认证的天音娱乐网进行录入注册。

  他将还能完全记得(简)谱和词的几首歌曲一一写在稿纸上,确认词曲无误后誊录进电脑里,最后上传至天音娱乐网后台。

  默写的时候还不觉得,待网站语音提示缴费时,杨棠才发现他居然录入了七首歌,如前世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老男孩》《吻别》《那些花儿》等经典歌曲。

  “之前我自认为只记得五首还是六首歌,这会儿居然默了七首……”

  人都有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时候,杨棠也不例外,于是他使劲回忆,想要获得第八首完整的词曲,结果除了脑仁疼,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只好干干脆脆地转账缴费。

  不多时,「易梦」就收到了七条类似的认证信息:“您好,易梦,社会保障号(20位):xxxxxx……,你的《xxx》正在认证中……认证条码(十五位)xxxxx……,可随时向发行总局官网查询!”

  随后杨棠又录入了十三首耳熟能详的唐诗宋词,却把之前在语文课上写过的那两首李商隐和皮日休的诗抛之脑后了,主要还是因为囊中羞涩,李商隐那诗就只有半截,而皮日休的牡丹诗在众多颂牡丹的诗词里只能算中游,花钱就是浪费,所以最后他总共只花了四百块,十三首诗词加七首歌曲,认证期两年。

  等录入、认证的兴奋劲过去,杨棠又很想骂娘,毕竟这一世华币的购买力与英镑美元相当,他爸妈加起来月收入才不过三千五,而这一下子就花去了父母税后月收入的八分之一,实在有够奢侈。

  唯一值得杨棠庆幸的是,诗词歌曲的审核几乎全由电脑程序完成,仅判断诗词是否押韵、合不合四六,歌曲是否出现违规、粗俗的内容……诸如此类基本的条条框框,至于本身质量,不予过问。这样一来,几乎杜绝了当初人工注册时代频发的工作人员昧掉好词曲的现象。

  当然,只要是有人经手的事情,或多或少都会出现纰漏,除非完全的人工智能还差不多,但这一世的华夏政斧在廉洁方面已尽力做到最好,加上诗词歌曲认证通过后会受法律保护,倒是免了杨棠许多不必要的担忧。

  至于诗词歌曲认证完后卖出一部份的想法,在高考结束前,杨棠并不打算实施,能不能成名啥的,他更是没想过。

  “咚咚!”

  “谁啊?”

  “我!”杨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宏,天都黑了,赶紧出来吃饭!”

  “喔。”

  杨棠这才留意到窗帘外已是华灯初上,撑起身就打算往外走,却在不经意间扫到那叠词曲稿纸,于是随手将电脑里的存稿加了密,又带着稿纸出了房间。

  “妈,火盆呢?”

  “在露台上,你问它干嘛?”

  “没事,我马上来吃饭。”

  转到露台,点上火,亲眼看着稿纸化为灰烬,杨棠这才松了口气,“几事不密则成害”,这火盆是他爸常用的,杨继学身为雾都大学的副研究员,偶尔会参与机密项目,总有些文件需要即时处理,所以在家留了这盆。

  ******

  也就在杨棠和母亲温馨晚饭时,刚放学回家的吕芩第一时间钻进自己的闺房,打开了电脑。

  “芩芩,你干嘛呀,先洗手吃饭!”吕妈妈的喊声传来。

  “等一会儿,我马上来……”

  吕芩一边应和着老妈,一边登上pp号改了自己的个性签名,将杨棠写的“心有灵犀一点通”那四句诗给用上了。

  随后到了餐厅,见一大桌子菜,吕芩眼珠转了转,直接从橱柜里拿了个大点儿的碗,拢上米饭和她想吃的菜,直接端回了闺房。

  刚坐下,还没吃几口,吕芩就发现她最近新加的那个“上届雾都毕业女生交流群”热闹了起来。

  “呀呀呀~~大家注意啦,我们的小亲亲有心上人了!”

  小青青,是吕芩的昵称,但群友都喜欢叫她作「小亲亲」。

  “哪呢、哪呢?”

  “啥模样啊?”

  “爆照爆照……”

  瞬间,一群资深潜水女狼都冒了出来。

  “小青青呢?”

  “赶紧出来~~”

  “坦白交代,抗拒打屁屁!”

  电脑前的吕芩权当看笑话,并不回复,边吃边欣赏女狼们嗷嗷直叫。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枪口就调转了。

  “那个谁?「本班芳草」是吧?滚出来给个姐释!”

  “就是,哪有心上人的影子嘛!”

  “绝对有!”「本班芳草」出来了,“不信你们看小亲亲的个性签名。”

  “昨夜星辰昨夜风,”

  “乐楼西畔礼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群里一静。

  随即又是一片鬼哭狼嚎。

  “我去,这什么?”

  “情诗啊……”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哇哦~~我要改签名。”

  “我也要”

  “+1”

  “这应该算本年度最佳情诗了吧?”

  “此诗硬是要得!”

  “不是硬,是暧昧,真的好暧昧哦这诗……”

  “我要剽。”

  “+1”

  吕芩喷饭。

  “小亲亲,这诗谁写的?”

  “不能是你吧?”

  “诶~~小亲亲,你倒是冒泡说个话呀!”

  吕芩终忍不住回了一句:“你们猜。”随后窃笑不已,在电脑屏幕前好一阵暗爽。

  ******

  同一时间,白家。

  白可卿也在上网。

  不过打开盛华娱乐网的同时,她又抄起手机拨了个不太常用的号码。

  “嘟……嘟……嘟……”

  “喂,哪位?”

  “陈叔,我啊!”

  对面愣了一下,旋即郎笑道:“原来是小公主殿下,怎么,有事儿?”

  “也没什么大事啦陈叔,就是想请你帮我查一个人的社会保障号……”

  “您查社会保障号干什么?”

  “没什么啦,就是……”

  白可卿刚想解释,陈叔那边打断道:“只要保障号,不要国银账号?”

  “嗯。”

  “那就说名字呗,我倒要看看是谁惹我们小公主关注啦!”

  “唔~~他叫杨棠,木易杨,海棠的棠,男的,岁数跟我一般大,雾都本地人!”

  “行,资料我记下了,给我五分钟,一定能查到。”

  五分钟后。

  “嘿嘿,公主殿下,您要我查的杨棠已经查到了,他似乎跟您……”

  “是啦陈叔,他是我同班同学!”

  “噢~~如此我就放心了!保障号您记一下,xxxxxx……”

  “谢了陈叔。”获悉杨棠社会保障号的白可卿迅速挂了电话,甚至都不给对方再调侃她的机会。

  随后,白可卿登入了自己在盛华网的账号,不动声色地将杨棠在语文课上宣读过的那两首诗录入在了网上,而且作者名那一栏,她毫无花假地打上了「杨棠」二字,关联的社会保障号也是杨棠的。至于注册费,则是从她自己的账户里扣除。

  ******

  玉京,秦家四合院。

  现做的手工面吃到一半,杨继学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说明了来意。

  “委培啊……”

  秦续武两口子对望了眼,一时没往下接话。

  杨继学见状道:“续武,我也不是要你们两口子直接帮忙办这事儿,而是想通过你们引见,认识下这方面的人,剩下的事儿你们就不用管了。”

  “这不行!”秦续武想都没想就给否了,“继学大哥你难得来京城一趟,这事儿我肯定给你办妥了。”

  “那不让你们为难嘛,不行不行,你们还是帮忙介绍一下关系就可以了……”

  “继学大哥,你就别推了,这介绍关系也是要用人情的,还不如一步到位。”说到这儿,秦续武侧过脸瞪了曹葳一眼。

  曹葳只好道:“继学大哥你放心,我大表哥就在铁道局当班,我这就替你问问!”说着,她拐去了隔壁屋,抄起电话给二姨家打了过去。

  “喂,哪位?”

  曹葳一下就听出了接电话的人正是自己大表哥,顿时气势汹汹道:“你家没来电显示啊?装什么官啊?”

  “哟,表妹,你可是大忙人,今儿怎么想起给我家打电……”

  “少废话,问个事儿!”

  “你说。”

  “你们局今年还有委培名额嘛?”

  “委培?这我真不清楚,我没管那摊子事儿,不过估计应该有吧,我们局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谁还稀罕坐班啊!”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真正有人脉的铁路子弟还真不稀罕朝九晚五,更别说没白没黑的上班了。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