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12 下狠手

012 下狠手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半天没见回应,吕芩以为杨棠忍下了这闷气,心下松了口气之余又隐隐有些失望;末了,更是微微一叹,似替他惋惜。

  几分钟过去,杨棠竟若无其事地在座位上写写画画,教室里议论声渐小,大家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卷子上。

  半节课一晃而过,杨棠突然对吕芩小声道:“班长,我想上厕所!”

  “去吧。”吕芩答应得干脆,眼底却生出一丝厌恶来。

  杨棠没在意吕芩的神色、想法,装作蔫了吧唧地溜出了教室,随后便隐约听到不少男生的哄笑,其中谷永力笑得最大声。

  下了小教楼,杨棠四下找了找,终于寻摸到一根断桌腿,于是拎上回到教室外边,从后门悄然进入,蹑手蹑脚靠近,照着谷永力正伸向邻桌拿东西的左手猛砸了下去。

  “啊!!”

  大块头谷永力惨叫声起。

  没等对方回过味,漠无表情的杨棠又连敲了几下狠的,直见到谷永力的左手出现了明显的形变,他才扬起桌腿照着正好扭过头来看他的谷永力的脸盘子抡了过去。

  只一下就把虎头熊背的谷永力打得脑袋后仰,半站起的身子重又趔趄坐倒。

  “看山还是山(详见006)……草尼玛的!”

  已经把谷永力打懵了的杨棠并未打算收手,骂咧了一句,扬起桌腿就****谷永力的脑门打下去。

  这时,旁边冲出一人来想要抱住他持桌腿的胳膊,杨棠却鬼使神差地一闪,躲开了对方的擒抱,眼底尽是冷酷,反手就给了对方脸上一桌腿,打飞了眼镜,嘴里还嚷嚷道:“冯俊凌,你想劝架是吧?谁劝老子揍谁!”说着,朝有点发晕的冯俊凌膝弯又抽了两桌腿,将他打翻在地。

  这下子,其他跃跃欲试想要劝架的男生纷纷后退,害怕疯狗般的杨棠连他们一块打。

  实际上杨棠一点没疯,反而清醒得很,因为今次换卷并非谷永力第一次平白无故找他麻烦,高一的时候,杨棠就被谷永力找过两次茬,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事情背后有冯俊凌在指划。

  前世,大学毕业后某次聚会上,杨棠无意间获悉了“谷永力乃冯的狗腿”这个秘密,只是那会儿报复的心思早就淡了。

  可眼下不一样,既然决定了“看上还是山”,杨棠打算把高中生的冲动热血和小聪明“装”得像模像样,而且动手打人这种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把对方打怕。人这种生物其实很奇怪,跟蟋蟀差不多,一旦被某只打服了,它就很难再对那只开牙。

  “住手,你住手!”吕芩在人圈外边嚷嚷,甚至还想挤进来。

  杨棠充耳不闻,继续挥舞着桌腿左右开弓,打得谷永力和冯俊凌在地上直打滚。不少以前与杨棠有过摩擦的同学见此一幕都在偷偷的咽口水。

  终于,有女生看不下去了,偷溜出教室去报告了年级主任。

  贾理的老爹贾诚誓这节恰好没课,在办公室听到杨棠班女生的报告,顿时闻讯而来。

  此时的杨棠已回到座位上,正施施然翻看着英文课本,那断桌腿就倚在桌脚边,却无人敢动。

  面对“热血上头”的杨棠,贾诚誓也不是蠢货,天知道他凑近了,这气头上的学生会不会给他来一顿棒槌,所以只是隔远喊话:“杨棠,这两个同学是不是你打的?”

  杨棠无动于衷,继续翻书。

  “杨棠,你要是拒绝回答,我就叫学校保卫了哟!”

  贾诚誓这话算是击中了杨棠的软肋,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虽然靠“武器”靠偷袭一时占据了上风,但实际上祸也惹下了,现在就看他顶不顶得住学校和谷冯二人家长的压力了。

  “贾主任,他们俩是我打的又如何?不过是同学之间打架嘛,何必劳您大驾垂询呢?”

  “你承认了就好!”贾诚誓也不多跟杨棠废话,毕竟现场就他一个老师,于是掏出手机,连打了几通电话,“你们这些学生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俩抬到楼下去,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于是贾理、谢一寒等男生自告奋勇,鸡手鸭脚地将谷冯二人抬出了教室,若非谷永力和冯俊凌都是硬伤居多,班上同学毫无规范的运送说不定会折腾得他俩伤势更重。

  不久,六名学校保卫赶到,在贾诚誓的指示下,将杨棠押出了教室。

  下一秒,教室就变成了菜市场,叽叽喳喳,议论什么的都有。

  被押到走廊上的杨棠也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贾诚誓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这就给了他较大的转圜余地。

  年级主任办公室。

  “啪!”贾诚誓把桌子拍得山响,“杨棠,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行为很恶劣?”

  杨棠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仍旧双手插兜道:“贾主任,你这算不算不问青红皂白?”

  “你现在看着像有事儿的样子吗?”贾诚誓一脸讥诮道,“我还要问什么皂白?”

  杨棠口若悬河地狡辩道:“我受的是内伤,外加心理创伤,漫说你看不出来,就是一般二般的国医圣手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放肆!你再信口开河,信不信我把你班上的同学都叫来对质?”说到这儿,贾诚誓饮了口茶,继续恫吓道:“你当众殴打同班同学,你觉得你会有什么结果?”

  “不知道!”杨棠摇头。

  “最少是个留校察看处分!”

  杨棠木讷在当场。

  “怎么?嫌重?后悔已经完了,说不定学校还会勒令你退学……”

  “这么轻?”

  “你说什么?”贾诚誓以为他幻听了。

  “我是说,既然学校打算低调处理的话,我现在就去把贾理打成谷永力的模样,然后一并处分好了!”

  “你敢?”贾诚誓一听杨棠还要打自己的儿子,这简直就是反了天了,“信不信我打电话叫警察来抓你去拘留所?”

  杨棠赶紧立正,打了个敬礼,满脸讥笑道:“报告主任,我还没满十八周岁(a),不过是同学之间打个架而已,只要他们不落下残疾,警察管不到吧?”

  “你说打架就打架啊?我怎么觉得你是蓄意伤害……”

  “主任,你是说,我一个人蓄意攻击两个同学吗?而且这俩同学没一个比我瘦弱的,这根本不符合一般性逻辑嘛!”

  “你说不符合逻辑就不符合逻辑啊?法律是你家订的?没说的,叫你家长来!”贾诚誓抛出了自以为是的杀手锏,“不然我把你这事儿往校领导那儿一捅,说不定明天早会学校就会勒令开除你了。”

  “行,请家长就请家长,有电话么?”

  “我手机借你!”贾诚誓道。

  与此同时,刚下飞机的杨继学正兴冲冲地打的往家赶。

  手机不期然响起。

  杨继学看了一眼,是陌生的来电显示,犹豫几秒,还是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爸,是我!”

  “小宏?你、你不是在学校上课嘛,怎么有手机的?”

  “这手机是我们年级主任的,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我也有个喜讯要告诉你,委培的事…成了!”

  “真的?那太好了!”窝在角落里接听电话的杨棠不经意间瞄了眼贾诚誓,“不过爸,我这边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有个同学硬是要拿撕烂了的卷子与我交换,我一时气不过,就打了他!”

  “打了他?打得好,把烂卷子换给你,就是在耽误你的学习,更进一步,相当于在耽误你的前程,揍他算是轻的……怎么,学校让你请我去一趟?”

  “嗯,有这个意思!”

  “那行,我这就往你们学校去。”杨继学怕儿子在学校势单力薄吃大亏。

  “别忙,还是等明天吧!”杨棠阻止道,“对方的家长没来,你到了学校也得等,何必浪费时间呢?”

  “行吧,正好我也联络一下几个老同学,如果对方家长耍横,咱们也好有个准备!”

  杨棠心头暖暖地挂了电话,将手机交还给贾诚誓,道:“主任,多谢你的手机,我爸下午没空,倒是明天能来!”

  “你最好叫你爸有个心理准备,我刚才的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是吗?”杨棠一点没在意贾诚誓隐隐的威胁,反而道:“不知贾主任有没有看过一部曾经很火的电视剧,名叫《征服》!”

  “《征服》?很火?我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又怎样?”

  听到贾诚誓的回答,杨棠心里恍惚了一下,不会吧?此世没《征服》?随即意识到不妥,赶紧回归正题:“这部《征服》里边,弟弟被人砍成了重伤,哥哥从外地回来,急眼之下一时找不到凶手,于是哥哥就制定了一个疯狂的报复计划……”

  “什么计划?”贾诚誓奇道。

  “既然找不到凶手,那凡是以前跟他们兄弟俩有过节的人统统干掉,一个不留!”

  本还兴致勃勃的贾诚誓听到这儿顿时有点头皮发麻:“你、你说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扯闲篇嘛,我可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贾主任你觉得呢?”

  .

  .

  ps:根据005章的功德获取,011章的功德获取数值已修正。

  ps:下面为005章功德(罪孽)数据,略作解释。

  「获得十个功德!」—>阻止女人自杀所获得功德,当时杨棠既没抓住小偷也没帮忙拿回钱包,所以无其它功德。

  「获得一百九十六点五个功德!」—>女人儿子的二次功德。

  「获得一百零一点七个罪孽!」—>女人儿子的二次罪孽。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