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13 吵吵不休

013 吵吵不休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第二天一早,趁着几方家长还未到校,贾诚誓就先跟几个校领导开了个小会。

  会上,他把杨棠隐隐威胁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教导处罗主任直接拍了桌子:“这个杨棠想干嘛?威胁学校么?”

  “会咬人的狗不叫,这肯定是一时气话。”管后勤的副校长道。

  校长皱着眉深吸了一口香烟:“那也未准儿,如果是家长说这话,那多半是气话,但这些个学生娃都是半大小子,受了刺激很容易走上极端,大家可别忘了前年枪决的那个叫晋儒欩(chao)的罪犯,他可是一晚上连炸了好几栋居民楼!”

  “那也不能就这么怕了一个学生娃吧?”保安科长道。

  校长蔑了眼保安科长,摆手道:“我说的意思不是怕,而是这件事要一碗水端平,对于那个换卷子的,谷……谷什么?”

  “谷永力。”贾诚誓接道。

  “就他,给个警告处分!”校长道,“至于杨棠,上课期间殴打同学,虽然事出有因,但也造成了恶劣影响,记个大过(不会记入档案)吧!”

  “这……校长,杨棠把人胳膊都打折了,留校察看(会记入档案)甚至勒令退学都不过份啊!”管后勤的副校长道。

  闻言,其余几个领导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校长见状,皮笑肉不笑地撇了下嘴:“昨天晚上一晚上有多少电话打到你们那儿,就有多少电话打到我家里,我的意思是,让几方家长私下里自己处理伤势赔偿的问题,我们学校就各打五十大板行了,毕竟整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说对不对?”

  话到了这个份上,下面的校领导要是还不明白校长在偏袒杨棠那就真的是智商有问题了。

  但罗主任还是提醒道:“另外那个劝架被打的学生是单亲家庭,不过他母亲在市(教育)局工作,是个科长!”

  “这我知道。”校长不紧不慢道,“我还知道那个叫冯俊凌的学生成绩够不上杭大、南大的标准,今年打算考本地,而本地最好的大学是哪间想必大家都清楚,他母亲在市局工作又怎样?雾大可是直属高校,所以这里面的事,我觉得咱们学校还是不掺和的好。”

  在座的领导都是人精,一下就想到了杨棠和冯俊凌高考投档和提档的问题。投档由市(教育)局负责,但提档就是由各个被报考的高校招生办负责了,而这其中的弯弯绕,一般二般的人根本就搞不明白。

  有个别的领导甚至想得更远,据小道消息,杨棠的父亲曾在雾大机关办公室工作过三年,管的就是招生,虽然现在他人不在招办了,但大学那种地方,机关里边的人甚或各个院系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一般的小事(a)递个话过去,不会出现人走茶凉的现象。

  因此,杨棠打伤冯俊凌这件事,校领导们最终决定就照校长的意思,以普通的学生打架来处理,至于私底下的赔偿什么的,则由学生家长协商解决。

  主基调定好以后,剩下的事情就好说了。

  上午十点,贾诚誓带着杨氏父子到了九八医院。

  双人病房里,冯俊凌的母亲和谷永力的父母都来了。

  一见杨棠到了,病床上手臂打着石膏的谷永力份外眼红,沙哑着声音叫道:“杨…棠…有本事等我手好了单挑!”

  杨棠冷笑一声:“随时恭候,打不死你!”

  本还沉默的谷永力父母一听这话,顿时就爆了。

  “诶~~你这死孩子怎么说话呢?”谷永力的母亲骂道。

  谷父更直接,上前两步就欲来卡杨棠脖子。

  没等杨棠闪躲,杨继学已经一把捉住了谷父的手腕,淡淡道:“我家孩子用不着外人教育。”

  谷父瞪着杨继学,挣了几下竟挣不开自己的手,顿知碰上硬茬了:“放手!”

  “放手可以,有话好好说。”杨继学说完这话,把谷父“轻轻”推了回去。

  蹭蹭蹭!

  谷父连退几步,直到大腿后侧抵在床沿上,这才止住颓势。

  这下子,本还欲撒泼的谷母以及冯母顿时都噤了声,目光灼灼地盯着杨继学,心底重新思忖着替自家孩子出气的对策。

  杨继学道:“贾主任,这两位同学在医院方面的诊断结果我已经提前知道了,对于冯俊凌同学的受伤,我们家深表歉意!”说着,拍了一下杨棠的后脑勺,“臭小子,还不赶紧道歉?”

  “呃……”杨棠虽然心里清楚冯谷二人之中冯才是最该挨揍的那个家伙,但双方并未捅破那层窗户纸,他不得不假模假式地向冯俊凌鞠躬认错,“冯科,对不起!”

  “你说什么呢?”杨继学又故意踹了他一脚。

  “他是科代表嘛,叫冯科没错!”

  杨继学这才听明白,接茬道:“鉴于冯同学是劝架受的伤,我们家愿意赔偿冯同学的医疗费和双倍营养费,至于换我家小子卷子的谷同学,你骨折手术的钱我们出了,骨折营养费照给,至于其它的伤,该!”说到最后半句话,杨爸爸已然疾言厉色瞪圆了眼。

  谷父谷母一听,顿时急眼了:“说什么呢你?你家小子打了我家孩子,我家孩子怎么就该了?”

  杨继学反瞪谷父谷母道:“拿烂卷子换好卷子,耽误杨棠学习,他不该谁该?”

  谷父闻言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但谷母明显不是个容易就范的主儿:“好,就算我们家永力有错的地方,但他现在手臂骨折了,人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还要不要参加高考了?高考耽搁了怎么得了?”

  杨继学一时语塞。

  杨棠适时接茬道:“谷阿姨,其实你应该庆幸的……”

  “庆幸什么?”谷母眉头狂挑。

  “庆幸我只打断了谷永力的左手!”杨棠一脸冷笑。

  在场的几位大人听到这话心里齐齐一突。

  病床上的谷永力想要骂人,但到底是没骂出声来,而冯俊凌一直闭目养神,似乎完全没有在听。

  过了几秒,谷母才又开腔道:“那要是我们不同意你家的赔偿方案,报警处理呢?”

  “那正好!”杨继学也冷笑起来,“三个未成年孩子打架,除了手臂骨折就是皮外伤,你们爱报警不报警!”

  “哎呀呀呀~~!”眼瞅着要谈崩,站在旁边看笑话的贾诚誓终于跳出来打圆场道,“谷永力的家长,由于试卷破损是学校印刷室出的问题,所以学校决定支付给谷永力同学一笔补偿金,前提是你们愿意答应杨先生的赔偿方案!”

  听到这话,一直没怎么插嘴只顾陪着儿子的冯母霍然抬头,寒声问道:“这是你们学校最终的决定么?”

  “当然。”贾诚誓自然能感觉到冯母的不满和愤怒,但他还是给出了肯定回答,“不过鉴于冯同学是因为劝架而受伤的,学校决定授予他‘模范三好生’的称号,并向市里推荐他为本年度‘万分之一三好学生’!至于谷永力同学,私下调换试卷,从而引发打架事件,学校决定予以‘警告’处分!”

  “什么?!”

  “学校凭什么处分我儿子?”

  谷父谷母跳着脚表达自己的不满。

  贾诚誓不为所动,继续道:“杨棠同学,因你打伤同班同学,学校决定予你‘记大过’处分!”

  谷父谷母顿时不闹了。他们俩都是没多少文化的产业工人,一听自己儿子只是个警告,而杨棠是什么“记大过”,听着就很严重的样子,于是赶紧收声。

  冯母自然也听出了学校对杨棠的偏袒,当下没动声色,心底却暗暗冷笑:小子,高考的时候咱们走着瞧!

  杨继学似看出了冯母的心思,当场转账赔偿完毕又让谷家冯家签了协议后,临走前掏出张名片递给冯母:“听说你儿子想考雾大,到时候我可以帮忙给招办的人打个招呼,他只要上了线,就肯定能提档!”

  冯母愕然。

  下午,杨棠没事儿人般回了学校上课,但无论课上还是课间,高三年级的学生看他的眼神无不带着丝丝惧意。

  杨棠对于这样的“万众瞩目”毫不在意,依然我行我素地攻克着英语和数学两门功课。

  到了周三上午,杨棠打人的事情甚至已经传遍了整个高中部。

  中午照旧打篮球的时候,还没开始单挑,刘羽和眼镜就把杨棠拖到场边坐下,八卦道:“老杨,打人的事儿真的假的?”

  杨棠翻了个白眼:“今儿早会你们没在?”

  “在啊!”

  “那对于我的全校点名批评你们没听到?”

  “听到啦!”

  “那不就结了,你以为学校弄假的?”

  刘羽和眼镜对视一眼,倏然嘿嘿笑了起来。

  杨棠斜了他俩一眼:“笑什么笑得这么贱?”

  “上回不是说了嘛,有人怂恿高一的找你麻烦,就在这周末,不过今儿上午我们又收到风,说是那几个小崽子怂了,计划取消!”

  杨棠挑眉道:“真的假的,不会是烟幕弹吧?”这话说得刘羽眼镜齐齐一愣。

  此时,一个留着陈浩南发式的家伙带着俩跟班一步三摇地来到了杨棠面前。

  杨棠瞥了对方一眼,道:“贱人,有事?”

  “有点事想跟你聊聊……”

  杨棠诧异道:“跟我聊?”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