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18 柳暗花明又一村

018 柳暗花明又一村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杨棠连忙一个公主抱,将眼镜男托起:“带路。”

  叶旎讶异杨棠臂力的同时,点了点头,往自己停车的地方小跑而去。

  王东和隆隆见状,只好帮忙收拾起眼镜男的眼镜和他仨带来的运动包,一路跟了过去。

  也不知叶旎三人究竟是何身份,打个篮球居然开了两辆车过来,一辆越野,一辆四座的温蒂莎跑车。

  温蒂莎,此世特有的著名品牌,出产的跑车与杨棠前世的玛莎拉蒂不相伯仲。

  “把他弄后座上去!”叶旎指示了一句,人已坐进了越野车驾驶室。

  等杨棠一钻入宽大的车后座,还不及坐稳,叶旎就直接冲了出去。

  后面跟上来的隆隆见状,忍不住吐槽:“靠,那小子也不知给小姐灌了什么迷.药,没热车就起步了!”

  王东不置可否:“放心吧,旎旎应该有分寸,一两次不热车没什么的。”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眼里却透着妒恨。

  车上,叶旎问:“去哪家医院?”

  “还能哪家医院,就最近的人民医院啊!”杨棠摸着眼镜男的脉搏道,“要不是他快挂了,其实师专的校医室也可以。”

  叶旎又道:“人民医院在哪个方向啊?我不认识路。”

  杨棠:“……”

  “你倒是说话呀?”

  “你先往师专大门开,我看看这小子身上有手机没有!”

  “哦。”

  结果很遗憾,眼镜男身上除了几张百元钞票和一些零钱外,并没有手机。也是,谁打篮球的时候会把手机揣身上啊!

  “叶旎,你有手机没有?”杨棠一边问一边看路,“出大门往右。”

  “我手机没在身上!”叶旎答应一声后,车停都没停,直接撞烂了师专大门的横向栏杆。

  “哇靠,你这是要演007啊!”

  “什么007?”叶旎疑惑了一句,“接下来怎么走?”

  杨棠拍了下额头:“前面的红绿灯往左,上那条大直道,然后开到底……”

  “明白!”

  这时候大直道上车流(参考各大一线城市2015错峰时的车流)密集,但叶旎居然驾着宽大的越野车如鱼得水般穿行在各车之间,只用了一分来钟就开到了大直道另一头。

  “转左,过去没多远你就能看见医院大门口了。”杨棠又指点了一句,同时有些尴尬地问道:“叶旎,你、你身上有钱嘛?”

  叶旎轻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你要问我这个,放心,我身上现在虽然什么都没有,但能记住信用卡号,可以透支十万块的。”

  “那就好、那就好……”

  “你没信用卡?”叶旎问。

  “我?”杨棠苦笑,“我还是个高中生,连工作都没有,哪来的信用?”

  “啊?!”叶旎蓦然回瞪杨棠。

  杨棠一下炸毛了:“哎哎~~你看我干嘛?看路!”

  叶旎转头回去,果然已经看见了医院大门,立马驾着车直冲过去,眼看快撞上,才来了个急刹车。幸好眼镜男一直被杨棠环在臂弯里,否则单凭这一下就能摔他个大马趴。

  火急火燎下了车,叶旎直冲进医院大门里,叫医生去了。

  啪啪!

  杨棠把满脸满胸都是血的眼镜男抱下车,拍了拍他的腮帮子:“眼镜,你可别睡啊,给老子撑住了!”

  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眼镜男实际上心里很灵醒,知道杨棠替他解围又护持他一路来到医院,因此在被拍了两下,稍微清醒之余,当即抓着杨棠的胳膊道:“叫、叫我爸来,63…6396056……”

  “六什么?”

  眼镜最后一位号码没来得及说就又昏了过去,杨棠头都大了,感觉有点抓瞎,心说:老子要不是为了功德,谁会摊上这个?!

  但既然摊上了,杨棠只能橫抱着眼镜也闯进了医院大门。

  叶旎的前锋工作做得不错,此时已经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推着担架床,在她的引领下迎了过来。

  等把眼镜搁担架床上,急诊医生就地检查了一番以后,疾言厉色道:“伤者血压偏低,应该是肋骨折断刺入脏器、内出血引起的,必须马上手术!”

  “那就赶快吧!”杨棠忙催促了一句。

  于是一帮人火急火燎地把眼镜推进了手术室。

  “对了,你们谁是伤者家属?”急诊医生问。

  杨棠迟疑了一下:“我这就通知。”

  “行,你马上通知,家属一来,让他们签字,这事儿小唐你盯着!”说到最后,已变成急诊医生吩咐旁边的护士了。

  杨棠见没他什么事了,连忙退到走廊上,正想去打电话,叶旎跟了过来。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没什么!”叶旎摆手,“你跟眼镜认识?”

  杨棠摇头:“不认识,就跟他借了个篮球。”

  “那你谢我干什么?”叶旎莞尔道,“谢得着嘛,你这人真好笑!”

  这时,隆隆和王东一齐到了。

  叶旎看见王东,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指着他道:“东子,新加坡男篮前任主力控卫。”

  杨棠愕道:“你们是外国人?口音一点也听不出来!”

  叶旎纠正道:“不是外国人,是新加坡华人,我爷爷经常念叨落叶归根、饮水思源……”

  杨棠见状连忙比了个打住的手势:“眼镜还在手术,我先去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家里人,好吧?”

  “请便!”

  ******

  幸好眼镜再次昏过去之前,八位的固定电话号码他说了七位,杨棠把最后一位号码从零到六都试了一遍,试到“六”时,终于有了好结果。

  “喂,哪位?”一个中年男人比较黯哑却不失严肃的声音响起。

  “你好,请问你认识眼镜吗?他大概一七六一七七的身高,偏瘦,打篮球的。”

  “嗯?是他告诉你这个号码的?他人呢?”

  “看来您应该就是眼镜的父亲了……”

  “没错,眼镜人呢?你叫他听电话!”

  “眼镜打球的时候被人群殴,眼下在师专这边的人民医院抢救,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

  “我的人马上到!”

  杨棠挂了电话还不到两分钟,就有三个制服警察风风火火地到了急诊室所在的走廊上,带头的尖下巴高声喝问道:“医生呢?急诊医生呢?”

  随即有个护士出来应答:“三位警官,你们找谁?”

  “刚才是不是有个眼镜学生被送来抢救了?”尖下巴问。

  “没错,是有这么个人,已经进手术室有几分钟了吧!”然后护士瞄见了边上的杨棠,“对了,就是他和另外一姑娘把那个眼镜男生送来的。”

  尖下巴立马眼神不善地望向了杨棠。

  问心无愧的杨棠直视着尖下巴,不卑不亢道:“警官,现在眼镜在手术,除了负责手术的医生,你们帮不上忙,当务之急是把打人的那帮家伙抓起来。”

  尖下巴逼视着杨棠道:“警察做事不用你教,我怎知不是你打的小浩?”

  杨棠似猜到他会这么说,既不喊冤也不着恼,只淡淡道:“我要是打人者,眼镜就不会告我电话号码了。”

  尖下巴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儿,神情不禁缓和了许多:“不过你的底我们还是要查的。”

  “放心,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尖下巴闻言一亮:“你这话倒是个妙句!”

  “妙句不妙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手术费是人家叶旎垫付的,你们得还啊!”说着,杨棠指了指迎面而来的叶旎三人,“还有,人家叶旎的车后座染了不少血,这洗车费……”

  “放心!”尖下巴摆手道,“只要小浩没事,一切好说。”言下之意,眼镜若是有事的话,杨棠叶旎或许都脱不了干系。

  杨棠闻言,很是不爽地斜了尖下巴一眼,正想讥诮两句,心头明悟倏升。

  「被救之人脱离生命危险,获得十个功德!」

  「被救之人延长阳寿十一年,将累积八点二个功德及一千三百零四点三个罪孽!」

  「获得八点二个功德及一千三百零四点三个罪孽!」

  接二连三的明悟令杨棠懵圈了,尤其是那天大的罪孽,简直让他不寒而栗。

  敢情,他救了一个大恶人。

  关键是,照「明悟」的说法,基本可以确定眼镜在今天的围殴中会丢掉小命,结果他一施以援手,愣是让眼镜平白无故多了十一年好活,而且还不知道这十一年间,他会祸害多少人!

  omg!!

  杨棠终于体会到了既想收获功德(罪孽)又不想恶人出笼的那种极端矛盾的心情,那酸爽……简直就是死鱼的尾巴!

  要不要找个机会用[伤痕措手]干掉眼镜?

  杨棠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把他吓了一跳。

  说真的,让“大叔”杨棠杀鸭杀鱼杀猫杀狗还不会觉得有太大的心理障碍,毕竟前世他们那片禁养宠物的时候,他可是打狗先锋,连带着还吃了不少狗肉汤锅。

  但要说到杀人,杨棠还没那个胆儿!

  ………

  “喂,你怎么了?”叶旎推了推神情恍惚的杨棠。

  “哦、哦……我没事!”杨棠回过神来,信口胡诌道,“就是不晓得眼镜的手术会做多久,不耽搁你们吧叶旎?”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