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19 穿、穿墙?!

019 穿、穿墙?!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不多时,给眼镜做手术的急诊医生已施施然来到了走廊上。

  杨棠见状,率先迎上去问道:“医生,眼镜怎么样了?”

  “放心,你们人送来得还算及时,手术很成功,就是失血过多,需要将养……”

  “那人呢?”尖下巴问。

  “已经送到加护病房了。”

  听到医生这话,尖下巴三人再顾不上杨棠、叶旎,直奔加护病房就去了。

  等就剩他们四个在场,杨棠忽然想起什么,一拍大腿道:“嗨,忘叫他们还钱给你了叶旎!”

  “没事,既然眼镜的父亲是警察,我想他不至于赖账吧?”叶旎满不在乎道。

  王东显然没安好心,接了一句:“那可说不准!”

  “是吗小伙子,有时候适当怀疑社会,合理;但过份怀疑社会,只会自我毁灭喔!”这时,王东背后传来一个略显黯哑的冷硬男声。

  杨棠一听便知,这应该是眼镜他爸到了。

  果不其然,听到男声,王东和隆隆闪开一条道来,就见着一个戴黑框眼镜、略显罗汉脸、身着警服、高度刚刚一米七出头的中年男人站在圈外,而他身后还远远跟着三个便衣男子。

  矮个中年男人扫视了一圈,目光很快锁定在杨棠身上,主动伸手道:“小兄弟,敝人武烈,打电话给我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杨棠暗暗咋舌武烈的目光犀利,但还是满嘴跑火车道:“没错,是我……我叫易宏,算是眼镜的球友!”

  “算是么?看来你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啊!”武烈显然已经从杨棠的言语间了解到了足够多的信息,“那咱们一起上去看看武浩吧!”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邀请,杨棠愣了一下:“行!”

  “你们三位也一起来吧!”武烈又冲叶旎三人招呼了一声,这才拥着杨棠往加护病房而去。

  “这姓武的警察眼光够厉害啊,他怎么知道打电话给他的是易宏?”隆隆满心疑惑道,“刚才易宏可没出声。”

  叶旎看白痴般看了隆隆一眼:“可王东出声了,证明不是他,加上我们三个是一拨的,谁还看不出来啊?打电话的自然就是易宏无疑啰!”

  ******

  叶旎三人到了楼上,没曾想却被武烈的三个便衣跟班挡在了加护病房外头,为首之人更是拿出张五万块的现金支票拍在隆隆手上,道:“叶旎小姐是吧?我们局长说了,多谢你帮忙预缴了三万块医疗费,这支票算是点小意思,剩下的就请你们自便吧!”言语间,逐客之意显露无疑。

  叶旎眉头挑了挑,很想将隆隆手上的支票夺过来扯个稀烂,但多年的豪门教养迫使她抑制住了这种冲动:“那易宏呢?你们局长不会是想单独扣押他吧?”

  “绝对不会!”还支票的男便衣笃定道,“师专那边已经有消息传回,根据几个不同角度的视频分析,易宏小兄弟除了救人,与整件事根本就不搭边,所以我们局长感谢他还来不及,为什么要扣押呢?”

  “希望你们说到做到,我们走!”

  叶旎既不放狠话也不多加纠缠,见事不可为,居然径直走掉了。

  加护病房内,杨棠目睹叶旎三人驱车离开,面无表情,心却有点慌了。

  为什么武烈会将他单独留下来?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时,刚小声接完一个电话的武烈又引着杨棠出了武浩的病房,转到了医务休息室。

  “易宏,今儿小浩遇上这事,得谢谢你。”

  “武先生,这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你看你见外了不是?叫我叔叔、伯伯都可以啊……”

  “武、武……”

  “怎么?叫不出口?”武烈皮笑肉不笑道,“对了,你停在师专那边的自行车我已经让人给你弄回来了,就停在医院大门旁边,你走的时候可以骑回去。”

  “那就太谢谢了!”杨棠装出一副大喜过望的模样,“刚才我还在想什么时候离了医院去师专那边取车……”

  “是啊,你那部自行车可不便宜,进口的吧?”武烈目光灼灼地盯着杨棠道,“因此我手下取车回来的时候就顺便查了一下系统,登记人姓杨诶!”

  杨棠闻言,一下子全明白了:“嘿嘿,武叔,这出门在外可不敢全抛一片心呐,所以我就不小心用了个化名!”

  “真的只是不小心?”

  “真是啊……不过你们警察局也怪哈,有不少四个轮子的车你们都没登记,登记我那自行车干嘛?”

  “一般二般的车当然不用登记,可但凡贵价的进口车,不管是自行车还是机动车,那都是有记录可查的。”武烈侃侃而谈,“难道你没听过那句谚语吗?人这一生,有两件事逃不掉,一是死亡,二是……”

  “二是缴税!”杨棠说完这话只觉牙根疼。

  “你歪什么嘴?谁让你们崇洋媚外的?咱们华夏没有顶级自行车么?咱们华夏没有顶级轿车么?所以啊,不能允许你们这样的人偷逃税,进口车被一一记录在案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杨棠闻言哭笑不得:“可是武叔,我那自行车是我爸以前一个留洋的学生送我的生日礼物,跟税不税的没什么关系吧?”

  “小杨,现在你是登记人,你说有没有关系?居然还取个名儿叫易、易什么来着?诓到老子头上来了!”

  杨棠只能干笑。

  “行了,你先回吧,这我名片,赶明儿等小浩醒了,我再通知你!”该说的都说了,武烈拍了张名片在杨棠手里,打发他走人。

  杨棠早就想走了,顺势站起来道:“那我真走了!”

  “谁还留你不成?”武烈瞪眼道,“记住了小杨,以后别在警察面前乱取名字,你今天是遇上了我,要是遇上别的警察,早把你拘到局子里去了,多的不说,关你48小时还是可以的,到时候看你找谁哭去!”

  “是、是,我接受教训!”说着,杨棠退出了休息室,直到拐进了空无一人的男厕才放松下来。

  “呼——”

  长出一口气之余,杨棠心里那个郁闷劲儿就别提了,恰在此时,两个尿槽上方的输水管有吱吱声传来。

  杨棠抬眼一瞅,哇靠,好大一只老鼠正爬在水管上冲他呲牙。

  相距一米远,四目相对,大眼对小眼,毛乎乎的老鼠似一点不惧瞪眼的杨棠。

  “连你这小畜生也敢跟我叫板,信不信老子秒了你?”言语间,他的意念已然发动了[伤痕措手]。

  本以为这次技能施展不会成功,但杨棠并未等到明悟提示,反而眼前一花,他整个人就变成了面对厕格门站着,背后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就是墙壁。

  “我什么时候转身的?嗯?不对,没有单独的尿槽,这尼玛好像是女厕所!”杨棠自言自语嘀咕完这话,就听见厕格里传出一个带颤的女声。

  “是谁?谁在外面?”

  我去!!

  杨棠拔腿就往女厕外面跑,刚跑出女厕,还不及钻回男厕,就听见女厕内传出杀鸡似的尖叫:“救、救命呐——有色狼!!”其声之利分贝之高,半栋楼都能听见。

  走廊上隐约传来了脚步声。

  虽然知道回男厕也不妥,但杨棠还是趁着无人硬着头皮钻回了男厕,想了想,掏出纸巾,抑制着恶心,把已经从水管上掉下来的死老鼠裹住,捏起来扔进了蹲坑里,然后他自己也进了厕格,反锁上木门,褪下裤子啪嚓啪嚓地拉了起来。

  大解的同时,杨棠只觉不可思议:我去,[伤痕措手]还能让人穿墙的么?那要这样的话,只要在金库的外墙上用胶布粘上一只活老鼠,再把发动技能的距离隔远一点,岂非也能穿墙而过?

  慢着,既然体积大一点的猫狗能被[伤痕措手]袭杀,体积小一些的老鼠同样能被杀死,那体积再小一点的活物呢?有没有引发技能的可能?

  明悟适时升起:「只要意念可以锁定的活物,[伤痕措手]均可攻击!」

  “是吗?微生物算不算?”杨棠暗忖。

  可惜没等来明悟却等来了粗暴的拍门声:“有人吗?”

  “有,正拉呢,旁边没有空位吗?”

  话音刚落,杨棠就觉厕格里的光线陡然一暗,抬头一瞧,发现尖下巴正趴在隔板上往他这一格里打望。

  “哎~~我说警官呐,你这算不算偷窥我的隐私?”

  尖下巴回了一句:“你要这么认为的话,去投诉我好了。”话落,他人已下去了,在旁边厕格道:“刚才女厕所闹色狼,要不是看在武局的面子上,我现在就带你到街对面问话去,你信不信?”

  杨棠没敢再吱声,同时心里一惊,想起了医院对门拐个小弯就有间警察分局,难怪之前尖下巴三人来得那么快。

  待尖下巴等人脚步远去,杨棠起身,将蹲坑冲了好几遍,确认死老鼠没堵下水道,这才洗手下楼,找到自行车,骑上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杨父杨母都在屋里,见杨棠回来,自然少不了一通数落。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