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21 瞄准狙击?!

021 瞄准狙击?!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不让村上回头。

  架着他。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楼梯口,转上了台阶,杨棠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但村上看杨棠的眼神已变得极为不善,仿佛随时要暴走的样子:“黑猫的消息……现在可以说了吧?”

  “当然!”杨棠继续勾着村上的脖子不放松,“就我所知,黑猫从水坝上掉下去……”

  村上瞪大了眼睛:“这事谁告诉你的?”

  杨棠不答反问,故作神秘道:“你一直以为黑猫死掉了,对吗?”

  村上眼睛瞪得更大了:“难道黑猫……没有死?”

  杨棠用空着的那只手点了点太阳穴:“如你所愿的答案,她的确没死,但是……”话还没讲完,村上已是热泪盈眶,浑身抖颤,不能自己。

  “她真的没有死吗?……真的没死吗?……她现在人在哪儿?”

  村上有点语无伦次。

  杨棠心头却升起了明悟:「[超强记忆]复制倒计时十秒,九、八、七、六……」

  “黑猫失去了记忆,她现在叫黑羽!”

  村上闻言,霍然抬头逼视着杨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她现在到底在哪儿?”

  杨棠却一把将村上推贴在墙上,漠然往上方的教学楼天台走去。

  “喂喂,你个混蛋,你还没告诉我答案……你要去哪儿?”

  杨棠头也不回,只是扬手道:“黑羽在教室。”

  短短五个字,就如定身法般将村上定在原地,过了几秒,他发疯似的冲下楼梯,再顾不上杨棠。

  “嗡——”

  杨棠回归到金色雾霾之中,半空中只有[超强记忆]一个技能铭牌孤零零的悬浮着。

  “我要兑换技能!”

  「目前有且仅有一个技能可供兑换,将消耗一百功德(罪孽),请确定是否兑换?」

  “兑,用罪孽兑。”

  「扣除一百个罪孽!」

  「目前拥有九百八十六个罪孽!」

  「第二梦境单个技能兑换将消耗一百一十功德(罪孽)!」

  “靠,这技能兑换还带涨价啊!”

  「是否固化技能[超强记忆]?」

  “固化。”

  「警告……身体素质略微不符技能固化要求,请花费八点二个功德(罪孽)增强身体素质!」

  “还有这种事?岂不是说我的智商有问题?这根本就是牠妈的歧视……增强,赶紧给老子增强,就用功德点强化!”

  「扣除八点二个功德!」

  「目前拥有五十三个功德!」

  「身体素质将会在八小时内逐渐增强,[超强记忆]也将会在八小时内逐渐固化!」

  「技能固化完毕前无法使用。」

  「由于[瞄准射击]和[超强记忆]所关联的身体素质并不冲突,因此技能固化时间可重叠。」

  「增强开始……」

  「使用[技能固化空格]一!」

  「固化开始……」

  「目前拥有[技能固化空格]零!」

  ………

  隐隐约约听到闹铃响,杨棠霍然睁眼,醒转过来。

  照旧起床洗漱吃早饭,然后开始新一天的学习,杨棠并没有打算在周末外出,一旦几个小时后,[超强记忆]真能起到作用的话,他多半很长时间都不会去积攒功德(罪孽),而将全力备战高考。

  不过杨棠刚开始学习,就听到了明悟提示:「技能[瞄准射击]固化完毕!」

  “不是说两个技能的固化时间重叠了么……”

  “怎么会这么快?”

  “不对,重叠的时间应该只有一小部份而已,毕竟[瞄准射击]在第一梦开启时就已经在固化了。”

  想及此点后,杨棠心念一动,调出了新固化好的技能属性,结果愕然发现,连技能名称他都不认识了。

  「瞄准狙击:十倍强化技,cd时间零秒,瞄准、狙击;拥有三种攻击模式,1.暗杀、2.连击、3.重狙;主动技,需有射击姿势,瞬发,消耗法力零。」

  “靠,这算什么怪技能?”看到技能的详细描述,杨棠诧异非常,“我记得以前[瞄准射击]是要装备射击武器的,现在这‘射击姿势’怎么理解?难道我比个手势就行?”

  “算了,反正现在也用不上它,以后再试好了。”

  于是整个上午,杨棠都在闷头学习中度过。

  ******

  中午下课时分,实中校门口。

  对街边上停了不少私家车、小货车,所以没人注意到有两辆金杯面包车(11座)前后衔尾而停,一白一灰,毫不起眼。

  灰车显然被改造过,除了没法动的正副驾驶位,车厢里最前面一排座位被拆下来反装,靠背正好倚在正副驾驶位的靠背上,这样一来,头两排的间隔就宽了许多。

  此时此刻,大飞和贱人正坐在第一排上,抽着闷烟。两人对面坐着一个马脸汉子,他左眼上有道刀疤划过整个眼皮,远看上去左额像被削掉了一块似的。

  终于,大飞绷不住车内有些凝滞的气氛,率先打破沉默道:“骅哥,这个点毕业班已经下课了。”

  “我知道,那你就和贱人一起去迎迎杨兄弟吧!”马脸汉子皮笑肉不笑道,“记住了,他就算不肯来,你们俩也别动手……”

  贱人顿时为难道:“那要怎么请啊?”

  “笨蛋,你们俩就不会跟着他,他上公交,你们也坐上去,他总不至于傻到把你们领回家吧?”骅哥显然早就想好了对策,同时心里暗忖:要真领回家了,那这个杨棠也就是个棒槌,根本不值得他大力笼络!

  “明白了,我们这就去!”贱人应了一声,朝大飞比了个手势,然后哗一声拉开车门,鱼贯下了车。

  等车门重又关上,最后一排有个肤色比黑人也白不到哪儿去的小平头开口道:“骅哥,我要是那个姓杨的小子,在清楚了您的意图之后,我会把贱人和大飞领回家的。”

  “噢?为什么?”骅哥不解道。

  “这样一来,您不就会认为他是个棒槌了嘛,自然而然就与咱厘清了界线,他也就不用再烦了!”

  “嗯,没错,我刚才还真没想到这点!”骅哥哂笑起来,“黑屏,看来你小子的脑筋也不慢嘛!”

  “多谢骅哥夸奖,但比起贱人回来透露的那一星半点姓杨小子的说法,我自认为我的见识还差得很远呐!”黑屏自谦道。

  “是啊……”骅哥叹了口气,“要不然老子也不会出此下策,鬼迷心窍想要强拉人入伙!”

  “哗——”

  车门又被拉开了。

  门外站着大飞和贱人。

  骅哥瞟了眼车外,眉头大皱道:“让你们请的人呢?”

  大飞道:“杨棠不在学校,我们刚才打听了一下,他两天前就请假回家了。”

  骅哥:“……”

  这时,贱人也开了口:“不过……”

  “不过什么?有屁就放!”

  “刚才我和大飞打听杨棠的时候,还有一拨人也在打听他的消息,而且一个二个都背着羽毛球拍包,明显藏了家伙!”

  骅哥眼睛一下就亮了:“你是说有人想砍杨棠?”

  贱人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那还磨叽什么,通知弟兄们抄家伙,你和大飞带队。”骅哥狞笑道,“给我把那帮人砍啰!”

  “啊?”大飞懵了。

  “是!”贱人却干净利落地答应下来,又搡了大飞一把,推着他往前车招呼人手去了。

  车上,骅哥又吩咐道:“黑屏,你下去押阵,要是能逮到幕后主使就更好了。”

  “明白!”

  等黑屏也下了车,骅哥吩咐司机道:“小四,随时准备开车!”

  “收到。”

  对于骅哥这样的老江湖来说,“风紧扯呼”那是必备技能,至于兄弟义气,是要囫囵个活下来才会去讲的。

  另一边。

  出校门往右、大路拐角的墙根处,正有三四个家伙蹲在这儿抽烟。

  “玛德詹嵩,你的情报准不准啊,别让老子的人瞎跑一趟!”为首一个梳中分留着一撮金毛的社.会青年骂咧道。

  詹嵩,之前那个与安婧互通消息还对她毛手毛脚的高个男生,现在正对金毛陪着笑:“别急呀韩哥,消息肯定是准的,就算中午这会儿他不离校,下午……”

  话还未完,就有不少实中学生尖叫着从他们身边跑过,甚至还有学生在喊:“校门口打起来了,有人打群架!”

  “哼,总算等到了。”金毛韩哥随手扔掉手上的半截子香烟,“詹嵩,要不要去看哈你仇人现在的惨样?”

  詹嵩脸一下就绿了,因为之前说好了他不露面的,眼下金毛这话,简直就是在把他往绝路上逼啊!

  “韩哥,还是不要了,咱们还是按原计划,去酒楼等,你也好遥控指挥,这样好一些!”

  “行,依你。”韩哥拍了拍詹嵩的肩膀,带头往新街方向行去,“你小子要是生在古代,怕是比来俊臣还要阴险!”

  韩哥詹嵩他们刚走不久,实中大门这边的群殴就已经偃旗息鼓了。

  原因很简单,大飞他们九个人砍对方五个小混混,还是有心算无心,即使对方带着家伙,也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袭击来得很突然,韩哥的手下完全来不及掏家伙。

  “清场,把人都给我架到车上来!”黑屏在对街招呼了一声。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