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26 危机阴影

026 危机阴影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连着一周,杨棠都窝在家里,边复习边捋代码。

  不过代码也只是印象中的代码,没有实际在机器上跑过,这代码就只能是一纸空文。

  好在杨棠是干过项目开发的,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去做就行了。

  与此同时,眼瞅着三月上旬将过,还有不到一个月,新一届的牡丹花会即移师申海举行,全国不少的文艺网、文娱网、娱乐网都在开始收集“颂牡丹”的诗词。

  又是一个周六傍晚,柔柔弱弱的白可卿刚回到位于龙湖的家中,还没来得及换居家服,手机就响了。

  本不想接的,看了眼来电显示,白可卿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可白,我跟你说,你介绍的那两首诗实在是太棒了!”

  电话那头的女声虽然美得像黄莺出谷,但音量大得能吓死耗子,白可卿不得不把手机拿得离玉耳远一些,这才没好气道:“我说忱忱,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你家里人受得了你大声说话,我的小心肝可受不了。”

  “行行行,我小声一点就是了。”忱忱虚心纳谏道,“对了可白,你说这两首诗,尤其是那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写得实在是太好了,可网上怎么就不见火呢?”

  “哼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网上这帮人都是看哪儿的帖子点击量高、又或者哪则新闻参与评论的人数多,就会往哪儿扎堆聚齐,殊不知这恰好被人为的舆论绑架了,真正的好东西反而没人去关注!”

  “唉~~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好像新闻不报道,非洲就没人饿死一样,当今世界说是信息大爆炸,实际上却是让我们此等小民在信息大海里捞针,就拿一款好的软件来说吧,要是没有优质的推送渠道一样得扑到姥姥家,是这样意思吧?”

  “意思是这意思,可你也算‘小民’?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小明啊?”白可卿揶揄道。

  “得得得,不扯这个,咱们说正事……”

  “你能有什么正事儿,说吧!”白可卿不置可否。

  “我查了,那两首诗的作者杨棠应该是你同学吧?”

  “嗯,那又怎么样呢?”

  “能不能请他来现场多写两首颂牡丹的诗词啊?”忱忱直接提了个过份的要求。

  “唔……这恐怕不行,他那个人平时看着和气,关键时刻霸烈得不得了。”说到这儿,白可卿脑海里竟浮现出了当曰在班上杨棠抄着桌腿打人的情景,“而且我跟他一点不熟,肯定说不动他!”

  “哎~~你都没跟他说呢,怎么就说不动他?况且我们组委会不会差他钱的。”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跟他真不熟……”

  “你们是同学诶,不熟也可以混熟嘛,要不然等你们毕业以后,大家各奔东西,那就更不熟了!”

  “呃……”

  “行了,总之这事儿就拜托你了。”说完,忱忱那边直接挂了电话,丝毫不给白可卿反悔的机会。

  ******

  “呼~~代码是基本上差不多了,但能不能运行就得弄个虚拟机试一下才知道了。”

  “嗯,最好是单独弄台笔记本电脑来做测试,这样既安全又方便携带!”

  “让我来看看网上笔记本的价格……哎哟我去,最便宜的都要三千多,尼玛,此世华币可是能一比一兑美元哒,太坑人了!”

  杨棠之所以骂,完全是因为他手头上暂时没这么多钱,他要有这个钱,直接就买了,绝不会骂,可眼下差钱,却又不好向杨爸杨妈讨要,毕竟两世加一块,他都是五十大几的人了,找父母要钱,好意思嘛?

  “要实在不行,攒机?”杨棠又开始异想天开了。

  其实也不能算异想天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台式机和笔记本的结构是一样的,只是在体积上有所不同,既然台式机能攒,笔记本应该也可以攒。

  但当杨棠跳转网页,浏览笔记本零部件的售卖时,却发现从事这方面销售的经销商少得可怜。

  “怎么会这样?”

  杨棠纳闷之余,稍微一细想便明白了其中关窍。不是经销商不卖笔记本零部件,而是愿意自己攒笔记本的人太少了,加上笔记本整机的售后服务相对完善,所以笔记本零部件销售这一块一直就没兴起来。

  “看来我只能到电脑实体店里去问问了,实在不行就只能想办法捞几大千块钱,再去买台配置中上的整机了。”

  杨棠打定主意后,重设了一下代码的加密算法,吃过中饭,便离开了家里。

  这一世,杨棠自打重生回来后,他进出雾大校园都走的是后门和侧门,还一次都没有见过“记忆”中的前校门长什么样子,所以骑车这一路往前校门赶,他总觉得要出事。

  果不其然,远远瞧见前校门的圆形大花台时,斜刺里杀出一辆车来。

  听到身后喇叭响,杨棠也不回望,自顾自往马路边上骑,结果后面那小轿车追上来与他并排之后,也越来越往马路边上挤。

  “哐嘡!”

  杨棠双腿一夹车身,往上一提,顿时连人带车跃起半米多高,轧上了人行道,跟着急刹停下。同时,他怒瞪向挤压他的小轿车,叱道:“怎么开车的?是你?!”

  “可不就是我嘛!”车窗降下,露出了何佳妮眉目如画的娇颜,“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杨棠的脸色就彻底变了:“你监视我?”

  “人家哪有……不过就是截取了松林村两条出入干道的监控视频,再配合上facesearch的警报功能,自然就逮到你啦!”何佳妮侃侃而谈,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诶对了,你不说你要在家复习嘛,跑出门干嘛?”

  “关你屁事!”杨棠懒得跟她废话,推上自行车就走。

  何佳妮开着车在马路上慢跟着,边跟还边扬声道:“你要去哪儿?要不你坐我车,我送你吧?”

  “用不着你送,我自己有车。”说着,杨棠还提了提自行车把。

  “那我坐你车好了。”何佳妮不愧是学新闻的出身,打蛇随棍上的本事稔熟。

  杨棠闻言很想骂人甚至打人,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赖的女人,但念头刚动,旋又止住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杨爸杨妈,毕竟二老都还在雾大任职,他要是光天化曰之下把何佳妮给教训了,指不定隔天就会有什么怪话传出来。

  虽然大学校长不是土皇帝,隔几年就会换个人,大学校园也并非仕途官场,没那么多龌蹉事,但问题是依然有各种各样的“小鞋”存在,杨棠可以为自己招灾,但总不能给爸妈惹麻烦不是?

  “对不起嘛,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只是想逗你玩。”见杨棠脸色阵青阵白,似乎随时会发作的样子,何佳妮赶紧扮可怜主动道歉。

  杨棠心气稍微顺了一点,但仍没有好脸色,硬梆梆道:“我去买电脑部件,你就不用……”

  何佳妮截断他的话头道:“嘻~~我正好认识一个电脑经销商,能打七折喔!”

  七折?

  杨棠省起自己囊中羞涩,踌躇半秒后终还是为五斗米折了腰:“行吧,你车停一边,搭我的车去。”

  “好诶,人家也很久没坐自行车了!”

  ******

  杨棠搭着何佳妮出了前校门,很快便惊奇的发现这前门一条街上经营电脑耗材零部件的店全都不见了。

  “哦~~你说的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那些店都搬到南街桥附近那一块去了,我认识的那个经销商的店也开在那儿!”

  听到何佳妮的解释,杨棠不禁翻了个白眼,虽然南街桥并不太远,但还是有两站路,自行车得骑一阵子了。

  后座上的何佳妮大方地搂着杨棠的腰,还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诶对了杨棠,平时你有什么爱好啊?看电影、听音乐、上网聊天?”

  杨棠有点不适应何佳妮的亲昵,但做为老男人的他至少不会表现出抗拒:“打球算不算?”

  “打球?什么球?”

  “篮球啊,你就没有爱好的运动?”杨棠反问。

  “我也有啊,我比较喜欢射箭,从初二到高一,人家练了三年呢,结果选拔队有个教练说我没潜力,把我给刷下来了,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再摸弓箭。”

  “呵呵,看不出你还是半职业选手,我打篮球就是瞎玩!”

  ………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南街桥,何佳妮很不想下车,一是不想打破与杨棠聊天的温馨气氛,二是她的小屁屁有点疼,坐自行车后座并没有外人感觉上那么美好。

  待杨棠锁好车,何佳妮正准备拉他上附近一座半旧商场的二楼。

  岂料杨棠倏然驻足,指着斜对街一座四层建筑问道:“那停车场怎么还没拆?”言语间,他心头闪过一丝阴霾。

  何佳妮闻言奇道:“你怎么知道那停车场要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杨棠扭头问她。

  “我也是听我爸前两天提了这么一嘴,听说为了那块地皮,市里边吵得不可开交,所以才一直没动拆!”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