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32 鹰眼的妙用

032 鹰眼的妙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啪!”

  武烈随手将文件夹扔在了办公桌上,斜眼看着手下道:“你还想拿人?咱们局不给他送钱就不错了。”

  “那、那还要不要找到这个人?”

  “这件事你就不必过问了,我自有安排。”武烈回了一句,转而叮嘱道:“还是那句话,章军的手下多半要报复,告诉同事们外松内紧!”

  “明白。”

  等手下退出了办公室,武烈犹豫了一下,抄起电话拨通了儿子武浩的手机:“浩子啊,我,你爹!”

  电话那头武浩听着武烈的声音兴致缺缺:“老爸啊,什么事?”

  “我找你就非得有事啊?明儿带你去见个人,你去不去?”

  “又相亲?不去!”

  “不是相亲,这回是个男的。”

  “男的我就更不去了,我又不是玻璃。”武浩不耐烦道,“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挂了。”

  “你当真不去?”

  武浩倒也机灵,听武烈问得这么矫情,脑子就转开了:“你说这男的我认识吗?”

  “嗯,你见过!”

  “那你还让我专程跑去见他?诶不对,这人该不会就是上次打篮球的时候救我一命的人吧?”

  “算你小子聪明,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那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武浩立马就激动了,“不过爸,打我那几个人你究竟找到没有?”

  “没呢,听说去了国外!”武烈忽悠自己儿子道。

  “算便宜那几个家伙了,否则我一定带人把他们屎捶出来!”武浩狠狠道。

  “行啦儿子,总之你明天早点起,别挂个熊猫眼去见你救命恩人就对了!”

  “我知道了。”

  等挂了电话,武烈瘫坐进椅子里叹了口气,自家宝贝儿子被打了,还差点就没了命,这搁哪个父母身上都受不了。

  其实围殴武浩的人早就找到了,可问题是,动不了人家啊,打人的家伙里面有三个是米沙国外交人员的直系亲属,享有外.交豁免权(a),别说没把武浩打死,就是打死了,人家往领事馆一躲,雾都警察也没法冲进去拿人,最多只能通过外.交途径交涉。

  “玛德!”

  ******

  早上,杨棠到小教楼的时候,已经有几十个高三级部的学生聚集在拉了封锁线的楼梯口外,或叽叽喳喳议论,或翘首以盼。

  杨棠施施然从西头拐上二楼,到了岑丽的办公室。两人刚一照面,熊猫丽劈头盖脸就数落道:“现在都什么时间了,你怎么才来?”

  对她凶巴巴的语气,杨棠不以为意,还故意看了下墙上的挂钟,淡淡道:“不是说九点考试么?现在八点一刻都不到。”问题是昨儿岑丽打电话嘱咐他的可是八点到校。

  见杨棠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岑丽嘴张了张,最终蹙眉道:“算了算了,我都不稀说你,这是你准考证,拿去!”

  杨棠接过准考证,核对了一下照片和姓名,道:“谢谢岑老师,那我先走一步。”

  下了小教楼,杨棠信步来到邻侧只得三层高的化学实验楼,楼下也已聚了不少学生。

  可抬眼扫遍全场,杨棠几乎都不认识。

  倒有不少平班女生聚那儿对杨棠品头论足:“哟,这帅哥是谁呀?怎么不认识?”

  “好像是重点文科一班的……”

  “那他怎么跑化学楼这边来了?”

  “这还用说,肯定像我们一样,成绩差呗!”

  正当女生们越说越离谱时,蹲在角上抽烟的大飞突然招呼了一声:“杨棠!?”

  全场瞬间安静。

  大飞可不管这么多,喜不自禁地跑过来和杨棠熊抱了一下:“杨老大,你最近一段哪儿发财去了?害我跟骅哥他们好找啊!”

  “骅哥?”杨棠挑了下眉。

  “就是贱人拜的老大,现在我也跟他混了。”

  杨棠一阵无语,半晌才道:“那他找我.干.毛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飞摇头,“但听骅哥还有黑屏哥的意思,他们是想迎你回去当军师!”

  “军、军师!?”

  正当杨棠哭笑不得之时,周围的学生都开始往化学楼内涌:“考场开了,开考了、开考了……”

  打了个手势,不让大飞再啰嗦个没完,杨棠开始随波逐流,往化学楼内走。

  大飞也“乖巧”,故意留在了原地,等看不见杨棠的身影后,没带手机的他拔腿就往校门跑。

  九点整。

  头一科,第二外语,开考。

  按准考证找到座位的杨棠并未像其他人那样立刻开始看题。考试争分夺秒是对的,但也不差这一两分钟。

  他把准考证摆桌角上,然后在答题卡上认认真真填好自己的姓名、考号等信息,闭目养神一分钟后,重新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这才开始动笔答题。

  文科五卷中,第二外语是应届考生学习时间最短,要考的知识点最少,大家伙儿估分最准确的一科。即使没考好,但是个人基本上都能八九不离十的估出自己的分数。

  因此,这一科算是文科考生们心里最有底的一科,将它排在第一顺序开考,其实是在给广大考生吃定心丸。哪怕分考得少,但较平常的成绩属正常甚至超常发挥,这就是一剂定惊散。

  可杨棠却没有旁人的心理包袱,他以前两科外语成绩加起来能有六十分就万岁了,所以只要考过三十分,得多少都是赚的。

  三分钟的准备时间一晃而过,教室里的喇叭开始响起:“2000年雾都实验中学xxxx级xx考试听力部份正式开始。”

  杨棠却根本就没听,依然故我地答题。

  不是他不愿意听,而是他突击提高的第二外语就是个“聋子外语”,做题尚可,但要听外语广播甚至与洋人交流,那就抓瞎了。

  正因如此,当大家伙儿听完听力时,杨棠把第一面的选择题都做完了,而且他越做越快,等不准入考场的半小时铃(平行世界规定不一样)响起时,他的题都做一半多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出头,剩下的题除了作文,杨棠全给撸完了,正打算当第一个交卷者,没想到有人捷足先登。

  是个女生,不认识,长得有八十分的模样,可惜化了妆,反倒降了颜值,顶多能打七十五分。她交卷后,还朝正抻着脖子看讲台的杨棠抛了个媚眼。

  顿时,杨棠反而不急着交卷了,屁股重新落座,想想卷面上就空着听力和作文,他索性翻到第一卷页,打算把听力选择给胡乱填上,能多蒙一分是一分。反正到时候只要把这些分数刨出去,还是能知道他自己的真实水平,也好从容应对高考。

  不过就在落笔乱填听力答案之前,杨棠脑子里倏然闪过了《火影忍者》中佐助在忍者考试上作弊的画面:“他有写轮眼能模仿别人写答案的动作,我有鹰眼,要不要试着偷看一下其他人的答案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止不住了,杨棠稍微匀了口气,即刻开启鹰眼。

  视网膜一片花花绿绿。

  [嗯?看到了,前排那家伙写的是ccdda,不过是六十一题到六十五题的答案!]

  [那这边呢?玛德,这边六十一到六十五答案是cadac……果然差生凑一块儿考试根本就没法抄!]

  于是,杨棠的鹰眼落回了自己的考卷上,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令他兴奋不已的细节:“咦?怎么每道题的abcd都有一个泛金色的选项?慢着慢着,这十六题,我很有把握是选a的,金色的选项也是a,还有十九题,我也有把握,应该选c,可是这一题的金色选项是d?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我猜错了?再瞧瞧、再瞧瞧……”

  “噢~~不对,是应该选d才对,这前边有一个单词是……”

  “哐哐哐!”

  这时,监考老师走过来敲了敲杨棠的桌子,冷着脸提醒道:“同学,你嘀咕的声音太大了,要么给我交卷,要么现在收声!”

  “骚蕊、骚蕊!”杨棠赶紧道歉,飞也似的照着鹰眼的提示填上了听力答案,却没有改那些错了的选择题,反正是模拟考:“老师,我交卷!”

  “哼!”尚未离开的监考老师顺手收走了杨棠的考卷。

  杨棠不以为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了化学楼,却怎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鹰眼啊鹰眼,你这么牛逼康纳知道吗?居然能选出正确答案,不不,应该说是真实的答案……唔,真实,那这一招如果用在检测赝品上是否管用呢?

  想到这里,杨棠自己都吓了一跳,若真管用的话,那他岂不是发了?不不,依照目前华夏的法律来说,靠倒卖古董发财是最不靠谱的一回事!毕竟你说你几百块捡了一个价值十几万的漏,别人或者信、或者不信,总之你的钱来路是不太明确的。

  所以,不管鹰眼能不能分辨出古董的真伪,去申海兜售“省电宝”一事杨棠都必须去做,因为一旦成功,白纸黑字地签了转让协议,那么他就将拥有一笔来路正当的启动资金。

  要知道,华夏的国家宪法里有这么一条:“个人的合法劳动收入神圣不可侵犯!”

  a:“外交豁免权”无关国强国弱,具体细节请百度,以及参考各破案美剧中偶尔穿插的相关情节。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