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33 几拨人马

033 几拨人马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一个钟头多一点,杨棠交卷也算比较早了,所以他绕着走了半个校园,看到的多是低年级课间扎堆或去上厕所,愣是没见着半个熟人。

  “还是格格不入啊!”

  杨棠叹了一句,路过篮球场,没等他主动招呼,正和别人打篮球的刘羽跟眼镜就凑了上来。

  “嘿,老杨!”

  杨棠主动摆了摆手,算是和两人打了招呼。

  刘羽道:“老杨,你知不知道,现在实中这片的人,只要是稍微混过的,都佩服你得不行!”

  “佩服我?”

  “是啊,你们级部那个叫詹嵩的,据说自己从楼上跳下来摔断了腿,之后他家长跑学校来闹,可校领导愣是没搭理,还反过来在朝会上给了詹嵩一个留校察看处分!”眼镜道。

  杨棠:“……”

  “而且我还听说,你们班上那个叫什么力的,就是被你打断手那个,本来还叫嚣要给你好看的。”刘羽接过眼镜的话茬道,“结果詹嵩这事儿一出,他立马没动静了。”

  “哦?”杨棠又挑了挑眉,“谷永力这小子的手好了?”

  “没好全,那天训练课上我还瞥见他一眼,吊着胳膊呢!”

  刘羽和眼镜两人一直陪杨棠聊到校门口,正欲找借口跟杨棠要个联系方式啥的,一辆温蒂莎和一辆普桑几乎同时起步,从对街边一前一后杀到了校门口。

  “杨棠!”

  “杨棠。”

  一女两男前后脚下了车。

  女的赫然是何佳妮。

  两男的正是武氏父子。

  “嗨,佳妮,还有武、武叔,咱们好久不见!”

  杨棠打了个招呼,还和武浩似很有默契心照不宣地微微点了下头,却不禁有些犯难上谁的车好。

  倒是武烈这人惯会察言观色,对杨棠道:“小杨啊,既然这位女士是你的朋友,那你就上她的车吧,咱们找个地方,一块儿坐下来聊聊。”

  杨棠歪了歪头,不置可否道:“没问题,聊聊就聊聊!”说着,向刘羽二人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回去。

  等坐进了副驾驶位,杨棠二话不说,只打了个手势让何佳妮开车。

  何佳妮起步之后就想加速,同时问道:“那矮胖中年男是谁啊?”

  “你开慢点……那家伙是个警察,至少副厅级,上回南街桥抢案就由他实际负责!”杨棠撇嘴道,“不过我听说他生活不太检点,乱搞什么的,所以佳妮姐你最好与他保持距离。”

  何佳妮闻言白了杨棠一眼,嗔道:“你是我什么人呐?凭什么管我?”顿了顿又道:“就他那样,你以为老娘能看上他不成?”

  杨棠有些哭笑不得:“佳妮姐,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再说了,这种事,你看不上人家,人家只要看得上你,手段多的是,对不啦?”

  何佳妮自然听出了杨棠话中深意,不禁瞪大明眸道:“他可是警察!”

  “警察里也有害群之马嘛,就像神父也不全都是好人,一样一样的道理!”杨棠哂道,“对了,这一带我不太熟,你找个幽静的茶馆之类的地方停吧!”

  “你还不熟?你就在实中读书诶!”何佳妮道。

  “正因为我在实中读书才不熟……”

  也就在何佳妮和武烈的车子一前一后离开实中大门后,校门口对街挨着停在一起的两辆面包车里,骅哥吁了口气道:“吩咐下去,让他们慢点开,给我把人跟住了就行!”

  黑屏纳闷道:“老大,为什么我们刚才……”

  “你懂个屁!”骅哥叱道,“平时老子叫你们多读书多看报你们就是不听,知道开普桑那矮胖子是谁吗?那是个条子,而且官还不小,前段时间的抢匪新闻里就有他!”

  听到这话,车里的混混包括黑屏都被吓了一跳。

  此时,骅哥他们的两辆面包车已经打着火正准备起步调头,就见前边有一辆长安小面包转过来擦着他们的车,追着普桑就去了,像跟班一样。

  “哇靠,矮胖子果然是警察里的大人物,那小面包里至少四个便衣!”骅哥感慨了一句之后,再度吩咐道,“马上通知前车,远远地缀着就行,别靠太近。”

  “明白!”黑屏应了一声,掏出手机,给前车打了过去。

  骅哥却靠在椅背上骂咧着:“玛德,我就说嘛,杨棠为什么看不上我?敢情人家的路子宽到这种程度!”

  心觉茶楼,二楼,雅间。

  杨棠何佳妮与武氏父子对面而坐。

  没等杨棠说话,武烈率先开口道:“小杨啊,我儿子武浩你该认识吧?”

  “认识。”杨棠假笑道,“上回要不是他,我还借不着球打呢!”

  “棠哥,你这话说反了吧,要不是你,我已经被那帮兔崽子打死了。”武浩看着杨棠,满眼都是感激之色,但话却越说越恨。

  杨棠愕道:“怎么?上次打你的人还没找着?”

  武浩摇头道:“没有,我爸说他们出国了。”

  杨棠看向武烈,一脸的不信,要知道,在这矮胖子没落马之前,他就是雾都的地头蛇啊,会连几个人都找不到?

  武烈被杨棠盯着,敏锐地察觉到这小子似看出了什么,不禁暗赞一声,悄然把话题转移到了何佳妮身上:“小杨啊,我们三个大男人聊了这么半天,怠慢了女士可不好!”

  “哦哦!”杨棠作恍然大悟状,“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学姐,何佳妮!佳妮姐,这位是武浩,我的球友,这是武浩他爸……”

  听杨棠介绍到这儿,武烈主动接过话茬:“武烈,一名老侦察员,目前在市局工作!”

  要是没有杨棠的预防针,何佳妮兴许就被武烈的自我介绍给蒙过去了,此刻她小心心里却足够警惕,出于礼貌与武烈伸手相握,却一沾即收。

  等互相都认识了,杨棠又适时挑起话头道:“不知武叔今次找我,有甚贵干呐?”

  “贵干倒没有,就是浩子吵着想要跟你道个谢,毕竟是救命之恩呐!”武烈郑重道,“上回的事,不仅浩子欠了你一条命,我武某人也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杨棠连忙摆手道:“不敢当!那天要不是有叶旎小姐的越野车,我一个人可没本事把浩子及时送到医院!”

  武浩却摇头:“一码归一码,当时若非你出手,我当场就得被那帮孙子给打死,那个时候叶旎三人可没帮我!”言语间,似有些恨意。

  杨棠立马察觉到武浩此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极强,叶旎怎么说也是主动借车的好心人,武浩居然连她也给恨上了,真是有点白眼狼的感觉!

  “行了行了……”武烈也觉出自己儿子的言语似有不妥,连忙岔开话题道:“小杨啊,你平时除了打篮球,还有没有其他爱好啊?比如射箭。”

  这话一出,杨棠顿知武烈已经查到他头上了,但苦于没有证据,不然双方就不是在这儿喝茶聊天了,所以虽有点担心,表情却依然如故。

  何佳妮就有点坐立不安了:“这点的龙井怎么还没上?搞什么搞?”不等杨棠或武烈再开腔,她已然摇了铃。

  大概也就过了两秒钟,雅间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一女服务员在门外躬身道:“请问客人有什么吩咐吗?”

  何佳妮劈头盖脸道:“我们点的明前龙井呢?怎么还没上?莫非你们发我这张紫金vip是假的?”说着,抬手就将一张金属卡片摔在了女服务员面前。

  女服务员吓了一跳,连忙拾起那张卡,弱弱道:“请贵客稍等,我这就请我们经理来!”

  武浩也被何佳妮的暴脾气吓了一跳,表情有些讪讪。

  但杨棠和武烈均不以为意,杨棠还假意劝道:“佳妮姐,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都是小事嘛!”

  武烈也正想打趣两句,没曾想他的手机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于是他只好去了雅间外边接电话,没多久转回来,却一脸的歉意:“小杨啊,本来今天在泰和酒楼订了一桌,想请你吃饭的,现在看来我可没那个口福啰!”

  “怎么了爸,有事?”武浩问。

  “是有事儿,那帮抢匪的同伙并不想善罢甘休!”说这话时,武烈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杨棠。

  可惜“大叔”杨棠的脸皮修炼得有些年头了,加上已经杀过仨劫匪,他硬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嘴上更是客气道:“既然如此,那改天我请武叔你们爷俩吃饭吧!”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在琢磨“章军同伙”这个消息的真伪。

  “不用改天,反正已订了桌,等下让浩子带你们去就行,我就先走一步了。”说完,武烈当真洒然而去。

  “靠,老爸这警察当得也够辛苦的,一天二十四个钟头,随时候命,真是的!”武浩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转而向杨棠挤眼道:“棠哥,等吃完中饭,我们去打篮球吧?”

  杨棠:“……”

  何佳妮瞪眼道:“打篮球?杨棠下午还考试呢!”

  “哎?对喔!”武浩瞬间想起这茬,不禁有些懊恼,“对不起啊棠哥!”

  “没什么对不起的,不过浩子你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整天想着篮球!”杨棠不禁摇了摇头。

  “正因为我高二,现在不多打一打篮球,明年就没得打了。”武浩哀叹道,“棠哥,你说要是没高考该多好啊?”

  何佳妮听到这话正想笑,孰料雅间外面竟传来了叱声:“你们干什么?没有预订你们不能乱闯!”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