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36 瞠目

036 瞠目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洋洋洒洒,教务主任表功的废话喷了一大堆,正说到兴头上,宋局忽然来了一句:“什么时候开考?”

  其实这句也是废话,模拟考的时间是全市统一规定的,只要看下表就自然清楚了。不过宋局是上级,大家自然会重视他的一颦一笑。

  果不其然,跟在宋局另一侧的校长看了眼手表,搭腔道:“现在已经开考了。”

  “那好,我们去考场瞧瞧吧!”

  宋局说完这话,被一群人簇拥着,呼呼啦啦就到了小教楼前。

  此时,教务主任又跳了出来:“这就是我们学校的小教楼,为考场之一,本身是高三年级级部。”

  宋局不置可否:“我听说有一部份外校学生也安排在了实中考试……”

  “噢~~对对,是在那边化学实验楼!”教务主任道,“一部份我们学校的应届考生,加上全部的外校生,都在化学楼考试。”

  “那就去那边看看吧!”

  听到宋局这话,实中校领导们面面相觑,有俩副校长还朝教务主任使了眼色,想让他说点什么,可惜还没等他措好词,宋局已然朝化学楼方向信步而去。

  进了化学楼,一大帮子皮鞋声瞬间打破了走廊上的沉静。

  宋局皱了皱眉,吩咐道:“我们三个人一组,各自巡视,好吧?”又指了指教务主任,“你,还有小严,跟着我!”

  实中的校领导们对这样的安排很无奈,却只能接受。

  ………

  杨棠拿到语文试卷后,并没有去做小题,而是在填好姓名考号后,直接翻到了占九十分的对联、诗词和作文卷。

  四道对联题都不是什么疑难杂联,因此杨棠凭借前世记忆里的存货很快就都给对上了。

  然后是诗词题,同样不太难:“以‘春’为题,作诗或词一首。”

  杨棠想了想,随手就把《春夜喜雨》的前半部份写在了卷子上:“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咦?”

  已经窜过三间教室、走马观花似的巡视考场的宋局突然顿足在杨棠考桌的侧后方,他被杨棠独特的瘦金体钢笔字吸引住了。

  实际上,宋局之所以穿花蝴蝶般走了三个考场,留意的就是学生们卷面上的字体,只可惜能入他法眼的寥寥无几,但是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杨棠。

  再一看杨棠写的诗,本意没想出声的宋局竟惊噫了出来。

  “大叔”杨棠并没在意身后有人,按部就班地开始审阅作文题目。

  “郑文公曰:不以物喜。寿公云:不以己悲。请拟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为话题作文一篇,体裁不限(诗歌除外),题目自拟,不少于800字。”

  读完题目,杨棠很是无语,因为此世历史上没有范文正这个人,少了那篇著名的《岳阳楼记》,所以才会冒出什么郑文公和寿公,两人是同窗,开座谈会的时候,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人一句分开说了出来。

  转念一想,杨棠又觉得这样挺好,懒得构思什么,直接凑一凑应该就有八百字的作文了,于是提笔开写。

  “雪莲在严寒中绽放,荆棘鸟在骤雨中前行……”

  单看了一个开头,宋局就愣住了,以他的素养,不难看出杨棠想要表达什么,但一个应届考生随便写个开头就能吸引住他,还真是前所未见。

  往下再看,只见杨棠笔锋一转,已然写道:“孟子曰:士穷不失义,达不离道……”

  这句话宋局深晓其意,自然更能体会出杨棠所写文字的前后照应,同时心下有些莞尔,这人跟鸟能一样嘛?荆棘鸟那是因为死脑筋,才会不管狂风暴雨或云淡风轻,一直前进不止,而人穷的时候很容易就会丧失掉自己的道德。

  为什么会这样呢?

  宋局不禁顺着杨棠的作文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他发现,正因为人心思活络,穷则思变,不会像荆棘鸟那样死脑筋。

  可是,恪守道德准则的死脑筋难道不好吗?

  更进一步,“一心为公、只知为公”的死脑筋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

  宋局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外公,一时间心绪万千,待回神过来,朝杨棠的作文看去,发现他也正写到这里。

  “小伙子,我宋某人倒要看看你怎么收这篇作文的场!”宋局暗想道。

  孰料杨棠换行,重新分了一段,笔锋一转,打头写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难矣!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嗟呼,斯人鲜矣!”

  写到这里,杨棠停笔,从头检视了一下整篇作文,觉得没什么纰漏,正打算翻卷做前面的填空题,没曾想宋局的大手伸来,一把按住了他。

  “干嘛?”杨棠扭头看向宋局。

  宋局摸出自己的私人手机,冲杨棠道:“我能对你的试卷拍个照吗?”

  杨棠并未一口否决,而是耸耸肩,举手把监考老师招了过来。

  俩监考老师中那个男的先看了宋局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立马屁颠屁颠地靠了拢来,没先问杨棠有什么问题或要求,反倒向宋局点头哈腰道:“宋局长,您好、您好,我是……”

  见周遭考生纷纷侧目,宋局挑眉道:“不要影响其他考生正常答题。”然后指了指杨棠,“是这位考生有问题找你。”

  “是是!”男监考老师瞧向杨棠,“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杨棠没流露出半分表情,只是指向宋局道:“他想拍照,你是当场监考,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不反对!”

  宋局这才恍然杨棠的举动,对他更欣赏了几分,而男监考老师似乎没把杨棠的话过过脑子,当即就给出了肯定答案:“没问题,宋局要拍照自然没问题……”

  宋局闻言眉头大皱,反而收起了手机,又拍了拍杨棠肩膀,低声道:“小伙子,你很不错,好好考,预祝你模拟考顺利!”言罢,他一马当先离开了考室。

  等陪同的教务主任到了走廊上,宋局问:“刚才那位男同学叫什么名字?”

  “杨棠!”

  “咦?”这下轮到宋局惊诧了,“不用去查问就能说出那男生的姓名,看来你这个教务主任当得不赖嘛!”

  听到宋局的夸奖,教务主任有种斯巴达的赶脚,心说之所以能叫出他名儿完全是因为他打断同学胳膊的缘故。但嘴上却不得不应和道:“宋局谬赞了,我也只不过是尽本份而已!”

  ******

  语文考完,杨棠总算松了口气,剩下的历史和英语,算是他的强项,不会浪费太多精力。

  转到校门口,杨棠本打算直接去吃中饭的,没想到抬眼看去,何佳妮的那辆温蒂莎居然又停在了对街边上。

  施施然穿过街道,杨棠来到驾驶位旁:“嗨,佳妮姐,我还以为……”说话的同时,他往车里一瞧,愕然发现白可卿正窝在副座上,“嗯?白学委也在啊,你交卷这么早?”

  白可卿毫不掩饰目的道:“为了等你。”

  “等我?等我干嘛?”

  “我跟我朋友说好了,就照昨天的条件办,署名权还归你!”

  “啊?”杨棠微微吃了一惊,本来他以为这事都吹了,没想到还能峰回路转,“那时间地点呢?时间太久可不行啊!”

  “知道……”白可卿懒洋洋地应了一声,然后不约而同地与何佳妮齐声道:“你要高考嘛!”

  “咦?你们俩什么时候好得穿一条裤子了?”杨棠大惊小怪道。

  两女再度异口同声道:“要你管!”

  “ok,不管。”说着,杨棠扭身就往新街方向步去。

  “喂,你去哪儿?”何佳妮在后边嚷道。

  “吃中饭!”

  随后杨棠竟被两女生拉硬扯连哄带骗弄去了一家高档餐厅,似乎是何佳妮提前预订好的,价位不便宜,还有专人在弹奏古筝。

  落座之后,杨棠有些哭笑不得:“佳妮姐,白学委,咱们仨东西南这样坐着,你们不觉得有点尴尬吗?”

  何佳妮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反倒是白可卿放得很开,淡淡道:“就是吃饭,有什么好尴尬的?”

  “吃饭?吃饭,看来是我把某些东西想复杂了。”杨棠自嘲道。

  谁知何佳妮神秘一笑,道:“那也不一定,未准是你把事情想简单了。”

  “哦?”

  这时,一名身着正宗汉服的女服务员推着竹车袅袅而来,为杨棠他们奉上香茗的同时,还轻声问道:“三位客人,今天店里各式菜色齐备,你们想要来点儿什么?”

  白可卿隐晦地看了何佳妮一眼,然后吩咐道:“把诗菜和联菜的单子都拿来我们瞧瞧吧!”

  “好的。”女服务员从竹车下方捧出两卷竹简,一卷搁到了杨棠面前,另一卷让何佳妮接了过去。

  杨棠展开竹简一瞧,发现上边尽是飞白体写就的菜名:“晕~~吃饭就吃饭呗,搞这么多花样干嘛?看个菜谱都跟考古似的。”

  这话一出,不仅何白二女白了他一眼,就连女服务员看他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不爽。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