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38 目标-第六梦?

038 目标-第六梦?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什么是物品属性转移物?”

  「当梦境等级大于第五梦后,可以将梦境物品的属性转移到该物件上继续使用的承载物。」

  “什么?!”杨棠被「明悟」的解释震得目瞪口呆,“那要这样的话,我梦个《轩辕剑》游戏,不管是哪个版本,只要能把轩辕剑的属性转移过来,岂不牛叉冲天了?”

  「没有这个可能……转移物与原物品形态、层级相差越大,属性转移后保留得就越少,而且目前获得的唯一一件转移物属防御型物品,完全没法转移武器的攻击属性。」

  杨棠听后有些失望,但对于这样的解释倒也能够接受:“不过至少要第六梦才能转移物品属性,而我现在才经历了第二梦,这中间隔得也太多了吧?”

  这回「明悟」没有答他,也没有给他什么好的建议。

  “那第三梦什么时候开启?”杨棠换了个问题。

  「第三梦开启时间为农历二月廿六,寒食节!」

  “第四梦呢?”

  「第四梦开启时间为农历二月廿七,清明节!」

  “我去,怎么两个梦境开启的时间挨着的呀?”

  明悟又保持沉默了。

  “那第五梦呢?”

  「第五梦开启时间为农历三月初三,上巳节!」

  “靠,第五梦离第四梦也很近呐!”

  言语间,杨棠猛然愣住,他发现梦境开启的时间似乎都是中古民俗节日。

  “晕~~这是要借助中古大神(地藏王)的威能梦遍全世界啊?慢着慢着,这三四五梦之间似乎还有个大大的问题啊!要知道,寒食节就在清明前一天,这个没有疑问,而清明节乃是头一年冬至后的第一百零八天,日期不定,说不准就会与三月三的上巳节赶在同一天,那这个要怎么算啊?”

  「两种方式,一是梦境顺延开启;二是双梦合一!」

  “双梦合一?有什么好处吗?”

  「双梦合一出现时自会知晓。」

  “靠!”

  ******

  从男厕出来,杨棠自觉占了天大的便宜,所以满脑子都想着尽快离开这间该死的餐厅,没曾想回到餐桌边,却发现二女正愁眉苦脸。

  “怎么了这是?”杨棠问。

  何佳妮瘪嘴道:“我这联对不上来!”

  “我这诗也是……”白可卿也有点没精打采。

  杨棠闻言本想说那要这样不如直接结账得了,但转念一想,万一这二位姑奶奶让他补差额,那他不是抓瞎了?索性还是不要说多错多的好,赶紧把诗和对联交代上,结账闪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对联拿我看看?”

  何佳妮立马递上了她手头的纸片,还讨好似的笑着:“你看,这是个叠字联……”

  “我自己看。”杨棠拿过纸片瞄了一眼,发现上面写着:“上联:长长长长长长长,横批:长长长长!”

  “嗤~~这联再简单不过了,拿笔来!”

  何佳妮闻言眼前一亮,赶紧奉上墨水笔。

  杨棠提笔在下联空白处写道:“长长长长长长长!”顿了顿,又注明:“上联,247读zhang3,其余读chang2;下联正好相反;横批读音,ch2zh3zh3ch2!”

  何佳妮劈手夺过杨棠的答案,细细品了一遍,忍不住赞道:“厉害!”

  杨棠却并没有如何得意:“诗题呢?”

  “噢~~在这儿!”白可卿忙递上了自己的纸片。

  只见纸片上写着:“请作酒诗一首,必须得包含本店店名!”

  杨棠看完挑了挑眉,问:“这家店名叫什么?”

  白可卿微愕道:“叫秦川大酒楼,你不知道吗?”

  “我哪儿知道去?有了……”说着,[超强记忆]已在杨棠的脑子里搜出了一首符合题目的诗,于是他又提笔写道:“秦川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写完之后,还扭头问了白可卿一句:“怎么样,能交差吧?”

  白可卿从呆滞中回神过来,激动之间差点抱住杨棠的胳膊撒娇卖萌,但瞥见何佳妮也是一副满眼小星星欲饿虎扑食杨棠的样儿,好歹忍住了冲动,从容优雅地拊掌道:“啪啪啪……写得真好!”

  “好就行,不是说两联一诗吗?还有一诗呢?”杨棠略显火急火燎地问,只是他的急愣是没让两女看出来。

  “还有一联我已经对上了。”白可卿难得以表功的口吻道。

  “哦哦,那就赶紧结账吧,我出去等!”言罢,不等二女再说什么,杨棠似慢实快地步出了餐厅。

  ******

  到了外面,杨棠始终没忘武烈提的醒,还有就是那个西装青年说的抽奖摊子。

  问了下保安,杨棠穿过停车场,转进对面的一条小巷后,还真让他找着了西装青年说的那帮江湖骗子,而且整条巷子中,抽奖摊不下十个。

  可惜杨棠开着鹰眼一溜看过去,却再没发现有用的白色物件,只好悻悻而回,在停车场碰上了过来寻他的何白二女。

  “你去哪儿了?”

  “就随便走走,怎么了?账结完啦?”

  何佳妮眼神复杂地看着杨棠道:“酒楼老板给我们免了单,还说要倒给钱!”

  “啊?为什么?”

  “她说你写的那首诗太适合她们酒楼了,完全可以用在媒体广告上,所以想把那首诗的版权彻底拿下,包括署名权!”

  杨棠不置可否:“那现在我们仨能走吗?”

  “当然可以走,我说我们要跟你商量一下,然后再做决定,就留了联系方式给对方!”何佳妮道。

  “那就走呗!”

  “可是那诗……”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下午还考试呢!”

  二女顿时不再多说什么,完全唯他是从。

  “对了白学委,把你那个花会朋友在申海的联系方式给我好吗?”

  “没问题,我这就发短信给你。”

  ******

  开车返校的路上,杨棠暂时没跟何佳妮说章军手下的事。直到下午考完历史出来,杨棠再次搭何佳妮的车回雾大,车上少了白可卿,他这才提起车笮一伙。

  “佳妮姐,还记得中饭的时候,武烈打你的电话找我吗?”

  “记得,怎么了?”

  “南街桥抢案死的那三个劫匪还有六七个同伙,他们目前都已经潜回了南川……”

  “这关你什么事啊?”

  “当然关我的事,武烈已经猜到是我射杀的三名劫匪,只是我一直没承认罢了。”杨棠道,“现在的问题是,武烈说警察内部也不一定可靠,说不定谁谁谁无意中就走漏了风声,他怕那帮子悍匪找上我!”

  “警局里有内奷?”

  “内奷?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杨棠苦笑道,“只不过有些文件,明明保密级别不够的家伙也能接触到甚至看到内容,然后无意中就泄了密,这种事在雾大的机关办也不少吧?你懂的。”

  何佳妮当然清楚杨棠在说什么,可心里却急得不行:“就算是这样,那可是警局耶,难道不该加强管理的吗?”

  “呵呵,这不是管理的问题,关键是人心,不然历史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汉奷、俄奷、英奷、美奷……其实有很多人起初都是无心之失,然后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一步一步拖下水。”

  “好了好了好了,你这话就扯得有点远了!”何佳妮并不关心怎么泄的密,她只关心泄没泄密,“如果情况真像武烈说的那么糟糕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我倒不担心我自己,而是担心我爸妈、还有你!”杨棠心里显然早有计较,“武烈已经让苏舒回玉京教课去了……我打算让我爸妈请个年假,跟我一块去申海旅游一圈,把最近这十几二十天先熬过去!”

  “然后呢?”何佳妮挑眉道,“我呢?我要怎么办?”

  “佳妮姐,听说你母亲在美国,你去那边小住一段呗!”杨棠给了个最中肯的建议。

  “我不去,她都跟我爸离婚了,我还去找她做什么?”何佳妮几乎没怎么想就给否定掉了。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心说那你还开温蒂莎这么豪的车。嘴上却道:“要不你搬去何校长那儿住也行,顺便再叫他加强一下雾大校园内的安保力量,想来章军的二号手下车笮那伙人就翻不起什么浪了!”

  “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我才不要当挡箭牌!”何佳妮再度否定了杨棠的建议,“万一那帮悍匪丧心病狂,跑到雾大里边来大砍大杀,那我岂不要冤死啦?还有我爸,我爸也得冤死!”

  面对何佳妮的奇葩逻辑,杨棠哭笑不得:“佳妮姐,射杀三名劫匪的都是我好不好?你只是一个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主儿,车笮那帮人就算找你,也最多只是打听我的下落,除非他们真的疯了才会乱杀人!”

  “行,就算你说得没错,可老娘如花似玉,一旦落入那帮悍匪手里,即使他们不杀我,你以为我能有好儿?”

  “那你说怎么办?”杨棠无奈道。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申海吧?”何佳妮终于图穷匕见。

  杨棠被她的提议吓了一跳:“你疯啦?到时候我爸妈都会在,不行不行!”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