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44 说错话了

044 说错话了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怎么样?跟我比吧,第四关!”方玉华一脸执拗。

  杨棠摇头笑了笑:“你不是我对手……佳妮,走了!”说完,他径直转身而去。

  方玉华见状,怒气值瞬间又满格了:“你个胆小鬼,既然你不让我顺心,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的的的……”可惜杨棠走得太快,她话音未落,杨棠已经走没影了。

  何佳妮并没有跟上杨棠,反而留在方玉华身边,劝道:“玉华,你不该这样对棠棠的,他……”

  方玉华抢白道:“他就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我一定要他好看!!”

  何佳妮:“……”

  旁边的陈劲却在暗暗偷笑,要说申海有哪个小青年能治住方家的女魔头,这么些年他还从未见过,但是今天总算见识到了杨棠的脾气,简直比方玉华还臭还冲,明明已稳占上风,说不玩了就不玩了,让输的人有种如鲠在喉、心服口不服的怨怒憋在那里,不吐不快!

  于是,抽了个空子,陈劲偷着打手机吩咐俱乐部方面给杨棠安排了辆车,送他回市里,这样一个有趣的家伙,甭管以后用不用得着,先笼住再说。

  也就在杨棠坐进陈劲安排的车离开俱乐部的同时,方玉华还在从山谷往回走的路上想美事:“那个臭家伙是坐我车来的,等下老娘让他爬着回去,哼哼!”

  何佳妮噘嘴道:“玉华,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我就这么小气,怎么了?你心疼啦?”

  何佳妮:“……”

  结果两女到前厅一看,哪儿还有杨棠的影子,再到停车场,也还是不见人影儿!

  “陈劲!”

  “在!密斯方,您有何吩咐?”

  “杨棠人呢?”

  陈劲扮苦瓜脸道:“他一个大活人,我怎么知道……”

  方玉华瞪眼道:“这可是你的地盘,你会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陈劲叫起了撞天屈,“我只是让小王开车送他回市里了,这会儿估摸在半路上吧!”

  “谁让你送的?”方玉华气得跳脚。

  “可是密斯方,你也没不让送啊!”

  方玉华恶瞪向陈劲道:“那我现在说不让,可以吗?你马上给小王打电话,让他把杨棠甩在半路,不,让他把杨棠给老娘带回来!”

  陈劲摇头:“这我可做不了主……”

  “你做不了主?!”

  “没错,我做不了主!”陈劲解释道,“主要是小王开的那车,车牌号不少人都认识,这半路上让他甩客或者调头,都是在砸天昱公司的牌子,必须得大老板同意,才可以这么做!”

  听陈劲提到俱乐部的后台公司老板,方玉华立刻就有点心虚气短:“这事儿非得知会段叔吗?过后再跟他提一句不就完了嘛!”

  陈劲摆手道:“我可不敢。”

  ******

  从小王的车上下来,辩了一下方向,绕了半条街,杨棠才找到约定的地点。

  这是一家颇具小资情调的咖啡厅,厅角还用玻璃墙隔出了一间可供人谈事的临时办公室,此刻已有两个西装男坐在里边。

  见杨棠由远及近到了门口,两男纷纷站起,主动迎出玻璃门。其中一个脸上带笑显得更能做主的西装男主动伸手道:“嗨,杨棠,杨先生是吧?”

  杨棠有点莫名其妙两人的热情,但还是握上对方的手道:“我就是,您二位是……辰讯公司的吧?”

  辰讯公司,在九零年代初期以pp聊天软件起家,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如今开始把触角伸进了it业的各个方面,资金雄厚,野心也大。

  在来申海之前,打算卖省电宝的杨棠一面让何佳妮帮忙寻找中间人(方玉华),一面又自己联系了几个买家,打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算盘,可惜只有辰讯公司以及华夏的搜索引擎巨头千度公司给他回了信,并约好时间出来聊一聊。

  “我是辰讯公司风投部第三组副组长贺铭,这位是我同事封广亮。”说着,贺铭还掏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了杨棠。

  接了名片,杨棠心下更感莫名其妙,搞不清贺封二人哪来这么大的热情。

  殊不知这贺铭做事,向来喜欢三人一组行动,但他其中一个手下长期充当信息后援,从不露面,只会在谈事地点对街找个制高点以望远镜观察谈话者的微表情来进行谈话策略上的微调。

  今天事有凑巧,杨棠从射击俱乐部送客人的豪车上下来,立马就引起了贺铭那个“信息后援”同事的注意,于是他用手边的笔记本上网查了查,然后就把获悉的惊人消息透过微型耳机转给了贺铭。

  这也就是杨棠这个怪胎,没能发现贺铭同事的远距离观察,换了其他退伍军人,但凡经历过实战,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找出贺铭同事的观察位。

  至于方玉华带杨棠去的那家射击俱乐部,不止在申海有名,即便是在全国各大一线城市的上层圈子里那也是闻名遐迩,而就在前不久,辰讯公司最大的股东兼老总冯固终于拿到了申请大半年之久的天昱射击俱乐部会员卡,为此他还向公司部门的各个主管炫耀了一番,所以杨棠的身份由不得贺铭他们三个职场老鸟不乱猜,况且越是在职场上混得久的人就越明白“买卖不成仁义在”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对杨棠多几分客气也就不足为奇了。

  自我介绍完,双方相对而坐,虚掩好玻璃门,贺铭率先道:“杨先生还真是年轻有为,你发给我们公司的软件‘省电宝’,公司技术部的同仁已经评测过了,非常不错,未知这个软件的全套代码都在杨先生手上吗?”

  “这个当然。”杨棠开门见山地说着话,“不知贵公司今次约我出来,有什么合作计划?或者是……买断?”

  “首先,省电宝代码若全由杨先生一人编写,那我贺铭感到由衷的佩服,并代表公司向您发出诚挚邀请!”价格还没谈,贺铭就已先招揽开了,可惜杨棠不感兴趣,“其次,根据我们部长的意思,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直接买断省电宝软件的所有版权。”

  听到这话,杨棠一点不感到奇怪,毕竟他做的这款省电宝若真的炒作起来,月收上亿的使用费是不成问题的,况且还有后续开发,这其中的潜在价值大了去了,而在这样的利益面前,还把杨棠带着一块玩,让他分一杯羹,搁哪个公司都是不愿意的,所以“买断”才是辰讯公司风投部看来最正确的选择。

  “那贵公司的报价是?”杨棠问。

  “呵呵。”贺铭干笑了两声,想起同事报告给他的杨棠来时所坐的那款豪车,终还是硬着头皮道:“我们来的时候,部长给予我的最大权限是这个数,如果杨先生答应,我们立马可以去律师楼签约!”说着,他羞涩地比出了三根手指。

  杨棠自然明白对方比的是多少钱数,却故作糊涂道:“三百万?”

  贺铭无奈一笑:“杨先生,是三十万!”话落的同时,他已经在想象年轻气盛的杨棠拂袖而去的画面了。

  可惜杨棠愣是坐着没动。

  的确,如果按照软件的大小规模(kb数)来看的话,请个五人团队开发,花上二十万经费就能码出同样多甚至更多的代码。

  做过软件开发的杨棠当然明白这一点,但软件跟软件不一样,同样多行数的代码,构建的逻辑方式不同,发挥的效用也将大大的不同,所以软件买断不能光看大小规模,要不就真成了码农挣辛苦钱了。

  “三十万?这价格比我的预期低很多!”杨棠直言不讳道,“如果这是贵公司的最终报价,那我想我们没得谈了。”

  这时候,封广亮开口道:“可是照软件的基本数量级来看,杨先生您的软件最多只能卖到十五万,我们公司能溢价一倍买断,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么?”换个不那么窘困的时候,即使深明“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之道的杨棠也绝对会破口大骂“扯鸡.巴淡”,但此刻他只想把软件卖出更高的价格,所以不得不据理力争,“e等于mc平方,e等于mc平方……”

  “杨先生,你在说什么?”贺封二人满头雾水,完全没听懂。

  “e等于mc平方,表达了能量、质量,还有光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它是爱因……”本来杨棠想说这公式一行代码就能展示出来,难道它就只值一行代码的钱吗?可是说着说着,他突然卡壳了。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前世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可“大叔”杨棠融合的“今世”杨棠的记忆里却并没有对此人的印象,一星半点都没有,而且重生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上网也看了不少东西,好像、似乎真的没有爱因斯坦这么个人呢!

  不止没有爱因斯坦这个人,“今世”杨棠传下来的记忆里甚至连“核爆”都没有。

  [妈蛋,之前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刚刚我说漏嘴了……]心念电转间,杨棠看贺封二人的眼神变得极为不善起来。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