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45 心慈手软

045 心慈手软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e等于mc平方啊……

  天呐,难道满天神佛让我重生回来,就是为了打开那个魔盒?

  要不要把对面坐着的这两个家伙干掉?

  应该用不着吧?

  他们都听不懂啥叫e等于mc平方。

  可万一哪天他们无意中提起这茬,让听得懂的人听去了,那后果可就……

  天人交战中的杨棠脑洞越想越大,连被害妄想症都出来了。幸好这时候贺铭见他神色不对,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喂,杨先生、杨先生……”

  杨棠瞬间恢复过来,脸上勉力挤出点儿笑容道:“我没事,就是刚才有点胡思乱想了。”顿了顿又道:“两位,其实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当初不少公司都在跟腾龙还有巨软争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可为什么到最后死得只剩下腾龙和巨软这两家公司了呢?如果照代码量来看的话,有些公司的操作系统比腾龙系统还要庞大,那为什么会变得一文不值呢?”

  贺封二人哑然。

  杨棠趁热打铁道:“所以呀,市面上不少同类产品跟我的‘省电宝’一比,那就是垃圾!按照封先生的说法,与我的省电宝代码数量级相同的垃圾都可以卖十五万的话,那我的软件,卖价后面加个零,不过份吧?”

  贺封二人闻言心头都在狂吐槽,还尼玛不过份,上嘴皮一搭下嘴皮,你就把我们给的软件报价提了五倍,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啊!

  其实若非杨棠的省电宝用了md5不可逆加密,短时间内无法破解,辰讯方面根本就不会派贺铭他们几个来谈判,毕竟那些不起眼的代码上又没有写着“杨棠”的名字,直接复制过来换个皮肤颜色啥的就ok了,谁还愿意多花冤枉钱呐?

  不过贺铭他们既然已经来了,自然不会被杨棠的狮子大开口吓到。当然,杨棠这其实也不算狮子大开口,至少贺铭认为不算,省电宝他已经试用过了,即使跑最耗电的游戏,满格电也能支撑两天半到三天,的确挺省电,这样的软件一旦闹得华夏公司尽知的话,五百万之内能拿下就谢天谢地了。

  可问题是,现在省电宝的名气并非天下皆知,所以辰讯风投部方面自然是价格能压多低压多低了。

  “杨先生,我刚才已经提过了,我只有签三十万的权力,如果你执意要……”

  “贺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请你们公司能做得了三百万主的人来跟我谈吧!”说着,杨棠扯了张便笺,在上面写了自己目前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两周之内,我静候贺先生的佳音。”

  目送杨棠消失在街边,一直忍着没发作的封广亮道:“老贺,这个叫杨棠的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话只是转个弯,价格居然又从一百五十万涨到了三百万,还要脸不要了?”

  “广亮,稍安勿躁,今天才是第一次接触,我本来就没打算一次过谈成!”贺铭倒是一点不生气,“再说了,别看人家年轻,可这杨棠的言谈一点不浮躁,他最后说的那个三百万,恐怕是在针对我。”

  “呃……”封广亮顿时无语凝噎,因为他知道,做为风投部第三小组的副组长,贺铭可以自己做主的最大资金额度恰好是三百万,而换了小组组长的话,则可以高达一千万。

  “行了广亮,这只是我们在谈的一个项目而已,别多想了,去把青松叫上,咱仨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公司分部!”

  “老贺,不用了吧?公司就在两条街外,万一碰上啥熟人……我看还是先回去,下班了咱们再聚!”

  “行。”

  ******

  也就在贺铭封广亮林青松三人谈判小组打了个出租车回到辰讯公司分部的同时,辰讯公司分部所在的写字楼内来了两个冒充电工的不速之客。

  躲过保安的巡查后,他们成功地溜进了配电房。

  其中一个戴着电工帽还算人模狗样、取掉帽子就形象犯罪的家伙道:“威刚,照咱们之前说好的,新的接收器你自己负责找地方装上,我去取我之前装的接收器和一应物件,然后你我之间的交接就算完成了。”

  “没问题,gt210!”

  于是两人分道扬镳,一刻钟后又汇合到了一块。

  “怎么样?东西拿到了吗?”被称作威刚的家伙问。

  形象犯罪的gt210哂道:“我随手把接收器给拆了,然后分扔了几个不同的地方,就还有这个储存卡,交回去就大功告成了!”

  “呵~~那真是好极了……”

  ******

  方玉华开着麒麟越野,一直轰轰地加油门。

  副座上的何佳妮终忍不住讨饶道:“玉华,你开慢点行不行?我头晕!”

  “你头晕?你个妮子会头晕,当年我们一起去濠江参加东望洋大赛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把车速飙到了两百六!”

  “别闹,我真的有点头晕……”

  “是吗?”方玉华迅速降低了车速,“我说你除了头晕,会不会恶心啊?”

  “好像有点……”

  “真的假的?我去,你该不会是那个了吧?呃……好恶心,亏我、亏我昨天还跟你那样!”

  “什么那样这样的,我又哪个了?”何佳妮被方玉华说得满头雾水。

  “你一天到晚都向着那个该死的杨棠,你真没和他那个?”

  何佳妮总算听明白了:“假小子,你要死啦,你居然怀疑我怀孕了?我诅咒你个圈圈,我诅咒你这辈子比我先怀孕!”

  “呸呸呸呸呸,我才不要怀孕呢!”方玉华显然不是个当妈的好材料,“你和杨棠真没什么?”

  “你还问……”

  “那你在俱乐部的时候为什么拽我衣服?我一说跟他比第四关,你就拽我!”方玉华对此耿耿于怀。

  “你还好意思怪我?我是为了救你好吧?”何佳妮同样很不满方玉华对她的态度,“照那个陈副总经理想要阻止你的行动来看,你告诉我,假小子,第四关的危险性是不是很高?”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要吓一吓杨棠那个坏家伙!”方玉华傲娇道。

  “你想吓他?”何佳妮抚额道,“你也太天真了!”

  “我怎么天真了?”方玉华不解。

  “怎么跟你说呢?杨棠这个人……”何佳妮有点犹豫,用牙咬了咬下唇,似抱定极大决心才道:“实话跟你说了吧,杨棠他有的时候其实挺可怕的,当然,大多数时候他仅只是个十八岁的大男孩,不过……”

  “不过什么?”方玉华奇道。

  “不过每每到了关键时刻,就是那种要命的时候,他就会显露出一种远超他年龄的冷酷特质,就拿上次我差点被强奷的事来说吧,想强奷我那人被杨棠打得轻微脑震荡且不说,单是杨棠从地上抠泥巴毫不犹豫糊上那人眼睛的事就令我至今都有点心惊肉跳……”

  “这有什么啊?我们小时候打架急眼了都还会抓沙撒眼呢!”方玉华不以为然道。

  “那不一样……你也说了,我们是急眼了才会那样做,而当时杨棠明明已经用衣服领子遮住了他自己的大半张脸,却还是那样做了,而且是在那个强奷犯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仿佛理所当然地那样做了,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弄瞎强奷犯的眼睛!”

  方玉华闻言一怔,她总算听明白了何佳妮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真那么做了?”

  “不然你以为呢?我当时就在他身边瘫坐着,离他不到两米远,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

  “那他没趁机强奷你?”方玉华调侃道。

  何佳妮瞪圆了杏目:“他敢!?”

  “所以啰,他还是个好人对不啦?”方玉华道,“看在这一点上,加上你个妮子又这么替他说话,今次我就饶过他好了。”

  何佳妮闻言哭笑不得:“假小子,你什么奇葩逻辑啊?”

  “我就这个逻辑!”方玉华眉飞色舞地晃了晃螓首,轰一下又加大了油门。

  “哎哎哎~~我头晕,真的头晕……”

  ******

  杨棠为了省钱,加上有些事他需要一个人静静的想想,所以愣是生走了十个站的路才回到富豪环球酒店。

  刚一进大堂,皱着眉正往电梯间走的杨棠就被方玉华堵住了。当然,还有何佳妮,她正抓着方玉华的皓腕,似不想她发飙。

  心情抑郁的杨棠自然没什么好脸,冷冷道:“走开!”说着,不等方玉华让路,他人已闪开小半步,继续朝前进。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本来都想要原谅你了……”

  杨棠丝毫不为所动,闷声不吭地来到电梯旁,摁了上楼建。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杨棠瞥她一眼:“你很吵诶!”

  “哼!”方玉华气呼呼地不说话了。

  何佳妮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生怕他们在沉默中突然爆发。

  “叮……”

  电梯到了。

  杨棠默不作声地走进去,摁楼层、摁关门键,差点把最后进门的何佳妮给夹到。

  方玉华顿时不爽了:“喂,你怎么这样子?”

  杨棠没理会方玉华的态度,只是冲何佳妮歉意的笑笑,却突然以手抚额,另一手重重地捶在电梯厢壁上:“哐……玛德,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是不是做错了?”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