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48 第一笔钱

048 第一笔钱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那你就去找你的大熊猫好了。”吐槽完这句,没等到沈忱的杨棠拍了张华币在桌上,站起来就打算走。

  方玉华没挪身,淡淡道:“听说你跟千度的人聊得不太愉快!”

  杨棠闻言有点无奈了:“密斯方,我知道你在申海很有能量,也知道你很闲,大街上那么多人,你去烦他们嘛,能不能别来烦我?”

  “不能!”

  “为什么?”杨棠快哭了。

  “除非你跟我比第四关……”

  杨棠:“……”

  “怎么?你不敢?”方玉华的语气又开始变得盛气凌人,“如果你能赢我的话,你那软件我买了,价钱绝对不少于五百万!”

  杨棠狂翻白眼:“那还是不要了。”

  “为什么?”这下轮到方玉华不解了,“千度那边才出五十万而已耶,难道你跟钱有仇?”

  杨棠瞪眼道:“谁牠妈跟钱有仇啊?问题是、问题是……总之跟你说不清楚!”话落,他已跨出桌椅之间,打算离开。

  方玉华骤然站起横身拦道:“你不说清楚就别想走!”杨棠的胸口差点没直接撞她胸上。

  “你到底想干嘛?”这下子杨棠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你在浪费我的人生你知道吗?”

  方玉华闻言呆了呆,俏脸上泛起一丝凄楚:“呵~~你还有人生,可我呢?我牠妈每天就是混吃等死,不找点乐子,怎么活得下去?”她这粗口一出,店里那些仍在偷看她的食客立刻石化了。

  杨棠也总算明白过味,敢情这姓方的小妞是生活得太美好,每天醉生梦死不知人间疾苦,结果渐渐就生出了圣母郑吒那种感觉——吃饭排泄,睡觉醒来,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何在,所以千方百计想要找刺激。

  说得更直白一点,方玉华这是轻度抑郁了,开始产生自毁倾向了都。

  可惜杨棠既不是神医也不是圣母,所以即使明白这富家女的症结所在,也不可能施以援手:“你想找乐子?这容易……”同时暗忖:找乐子就没有了,找死的方法俺们这儿多得很,随时可以奉送几条!

  “怎么容易了?”方玉华怔道。

  杨棠嘴张了张,正想给方玉华挖坑,教唆她吸个啥再乱整个啥,孰料边上传来一抹熟悉的女声:“杨棠?”

  “我是。”杨棠应了一声,偏头看去,只见一位最少矮了旁边方玉华半个头、身着ol装的女人正目光灼灼地打量着他,样子算不上美人,五官却很有性格,看上去并不予人讨厌的感觉,“沈忱?”

  “你好,我是沈忱!”沈忱主动伸出了柔荑。

  杨棠一握即松,并没有埋怨她迟到许久的事:“我们找个地方聊?”

  “好啊。”

  “慢着!”方玉华又跳了出来,“杨棠,你们有事难道不能在这里聊吗?”

  杨棠不留一丝余地的否决道:“不能。”

  “那我要跟着你!”方玉华想起一出是一出。

  杨棠闻言,几乎快疯了。

  方玉华也看出杨棠就在爆发的边缘,赶紧退让了半步:“我旁听,不出声,这总行了吧?”

  杨棠只觉得脑仁疼,心知方玉华执拗起来硬要尾随他们的话,多半是甩不掉的,于是便把难题抛给了沈忱:“密斯沈,你觉得呢?”

  “我没问题啊,反正又不是要谈什么机密要事!”沈忱不仅不反对,还主动招呼方玉华道:“想必你就是方伯爵之女玉华吧?一直缘悭一面,你好,我是沈旷的女儿沈忱!”

  没曾想方玉华脸色一冷,道:“好什么好,旷叔我倒是认识,可我有必要认识你吗?”

  沈忱愕然。

  杨棠更是无语至极,搞不懂方玉华这女人模样长得挺好看、九十五分朝上的水准,怎么会配了一副狗脾气,脸说翻就翻。

  幸好沈忱大度,错愕之后也不与方玉华计较,领头出了小店,朝最近的咖啡馆步去。

  店里很静谧,虽坐了六七成的客人,但大都各忙各的,没谁注意到新来的杨棠三人。

  找个角落坐下,招来女服务员一人要了杯咖啡,沈忱这时候只把方玉华当空气,看向杨棠道:“虽然我已经有八成肯定你就是杨棠了,但还是要最终确认一下!”

  没等杨棠开口,方玉华已然抢白道:“肯定就是肯定,否定就是否定,什么叫…八……”说着说着她瞥见杨棠要吃人的目光,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嘟囔道:“不出声就不出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时,杨棠才开口道:“密斯沈,你想怎么确认?”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样美妙的诗句,你还能做出来吗?”沈忱笑眯眯地问。

  杨棠闻言有点挠头,正想着该如何回答沈忱,方玉华又忍不住开了口:“这、这诗……”

  “闭嘴!”杨棠厉叱了方玉华一声,转而向沈忱道:“不好意思密斯沈,这样的诗句只能是妙手偶得,我要是随时随地能作这样的句子,早进皇家院了都!”

  孰料沈方二女明眸齐齐一亮,沈忱道:“妙手偶得,杨棠,你这个词用得实在太好了!”

  杨棠闻言一怔,随即省起“妙手偶得”的典故出自陆游,可此世根本就没有这人,难怪沈忱和方玉华都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于是脸皮厚得城墙倒拐的“大叔”杨棠随口吟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粹然无疵瑕,岂复须人为。”

  “好、好诗!啪啪啪……”沈忱忍不住拍起了手,惹得周围其他小资纷纷侧目。

  不过小资就是小资,必须得装,一装就憋屈,哪怕明明是沈忱的不对,大可直言不讳,但见沈忱是一女的,虽然长得其貌不扬,可在这“抹个红唇打个粉,即便脸上有褶子”的女人都能被称为美女的时代,沈忱在小资们、尤其是那些男小资眼中,不失为美女一枚,而面对美女,自觉有风度的男人那都是宽容的。

  随后有男小资目光稍移,看见了旁边缄口不言冷艳冰清的方玉华,一时间惊为天人,如木鸡般呆滞当场。

  杨棠见此情形,不禁瞪了方玉华一眼,转对沈忱道:“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聊吧,不然等下搭讪的就该络绎不绝了。”

  沈忱瞄了眼方玉华,嘴角噙笑道:“也好。”

  “你笑什么笑啊?又不是我自己想长成这副德行的。”方玉华凶了沈忱一句,当先朝店外走去。

  这尼玛就是一朵奇葩啊!

  望着方玉华的背影,杨棠忍不住摇了摇头,随沈忱一块出了咖啡馆。

  果不其然,哪怕方玉华已经退避三舍站到了咖啡馆外的街边,却仍有不怕死的男小资装出一副匆匆离开的样子,出得店来,谁也不找,径直走到方玉华身边:“这位小姐,几点了?”

  方玉华连话都懒得答,扬手就给了对方一耳光,把搭讪的男小资打得直接懵了圈。

  此时,小刚正好把凯雷德开到方玉华身边停下,她毫不犹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还冲杨棠喊道:“赶紧上来吧,这里停车要罚款的。”

  知道要罚款,你还让人把车停过来!

  杨棠吐槽了一句,比了个手势,示意让沈忱先上车,他自己在经过那男小资身边时悄声说了一句:“以后碰见美女就直接叫美女,别叫‘小姐’,知道吗?”

  凯雷德后座很宽,坐三个人一点不显挤,尤其是一男两女的时候就更不会觉得挤了。不过由于杨棠坐在靠左窗的位置,方玉华硬是跟沈忱换位,坐到了中间。

  杨棠对此颇为无语,又不好坐着方玉华的车数落她什么,只好把她当空气,冲沈忱道:“密斯沈,我们现在上哪儿聊?”

  沈忱沉吟了一下,道:“不如去我的临时办公室吧?就在花卉园那边!”说着,还看了看表,“呀,都快三点了,不过正好,这会子除了保安,其他人恐怕都已经提前下班了。”

  “下班这么早?”杨棠奇道。

  “明天花会就开幕了,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所以今天大家应该会早点回去养精蓄锐!”

  “那岂不是我明天就得到花会来?”

  “这就要看你的选择了,毕竟花会要连开三天,而诗词将采用现场投稿的形式,你要有信心的话,也可以第一天就完成约定,反正只要达到我们说好的要求,钱我会照付的。”

  “行,我考虑考虑吧!”杨棠不置可否。

  “对了,这东西给你……”说着,沈忱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杨棠。

  杨棠并没有马上拆开,而是反问道:“这信封里装的什么?”

  “有几张牡丹花会的入场券,你大可以每天都去花卉园那边逛逛!另外还有一万五现金,搁我办公室了,算是折给你的半个月食宿费,等下拿给你!”

  杨棠一听,相当满意,毕竟住五星级酒店六百华币(相当于六百美金)一天尽够了,吃饭一天四百也很富余。

  见杨棠有点偷着乐的意思,方玉华忍不住吐槽道:“一天才一千块,你这么便宜啊?”

  杨棠顿时恶瞪向她:“闭嘴!”

  ******

  开车的小刚对申海的道路门清儿,到花卉园原本四十分钟的车程愣是让他半小时就开到了。

  花卉园说是园,其实还是几幢写字楼加上中间一大块广场空地的商业楼群。不过这时候远远望去,广场周围都笼上了幕布墙,显然那里就是牡丹花会举办的场地。

  凯雷德开到地库正门,赫然发现前路不通。

  “怎么?车库大门下闸了?那就从侧面进吧,那里还有一个门。”沈忱指点着小刚绕路,心里却有些奇怪。

  很快到了车库侧门,值班室的保安直接升起栏杠将凯雷德放进了车库。

  “怪事……”

  “怎么了,密斯沈?”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