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49 生死调头

049 生死调头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怪事……”

  “怎么了,密斯沈?”

  “那保安看着面生得很。”沈忱面露疑色道,“再说了,玉华的车没有临时通行证,要进地库的话,得登记呀!”

  “有这种事?”杨棠一听警惕心大起,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方玉华:“让你的人停车!”

  “停车?现在!?”

  “废话!”

  同时鹰眼开启。

  还没等车停稳,杨棠打开车门往墙后溜的同时,飞快扫了一眼地库侧门方向。果不其然,值班室里那人泛着淡淡的红色。

  看来沈忱的担心是对的,原本的侧门保安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个例还是有组织的行为,如果是后者的话……

  杨棠正琢磨着该怎么办,方玉华在车上喊了一句:“是不是有问题?”杨棠微微点头,“那我让人把车调头!”说着,凯雷德已继续朝地库深处驶去。

  杨棠多少有些担心凯雷德开不回来,不过到了那地步,他一个人或躲或逃,会方便得多。可就在这时候,鹰眼视野里倏然多了几个红点,而且是在地库的天花顶上。

  “那是……监控摄像头?!”

  杨棠判断出红点是什么后,顿感头大如斗。摄像头刚才没显红色、现在显红色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敌意份子正通过监控在观察他。

  玛德!

  如果杨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倒也不怕什么入镜不入镜的,可问题是他父母健在,就不能不多替他们考虑一些了。

  考虑什么?当然是不能留着后患像章军那堆手下似的,最后搞得还要诓骗父母到申海来旅游,实际上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

  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只是杨棠担心他入镜之后,对方会不会把他的影像传输到别的地方甚或境外服务器去,所以他目前得装出人畜无害、没什么杀伤力的样子,最好是勉强逃出这幢大厦,然后报警。那样的话,摄像头后面的敌意份子只会将他当成走了****运的草包,而不会认定他是厉害的家伙,从而传出影像去,将来连累到杨爸杨妈。

  “吱嘎!”

  “上车!”

  凯雷德开回来停在了杨棠身边,右边的后车门洞开,方玉华居然又跟沈忱换了个位置,仍坐在后座中间,空出右边,一个劲儿招呼杨棠上车。

  杨棠没有迟疑,如灵猫般窜上了凯雷德,后脚跟还顺便带了一下车门。

  “啪!”

  车门关上的同时,并未熄火的凯雷德轰鸣着朝来时的侧门冲了回去。

  ………

  此时此刻,值班室那保安一手握着格洛克幺八藏在门后,一手攥着步话机疯狂喊话:“呼叫猎鹳呼叫猎鹳,侧门铁闸的控制线路仍未修复,刚进地库那车又冲回来了,怎么办?”

  “蠢货,车上的人一定是看出什么了,抄家伙把车给我逼停,支援已经来了(事实上早有匪徒埋伏在停车位附近,可惜方玉华等人没下车),马上就到!”

  “明白!”

  ………

  “方玉华,你这车防弹嘛?”

  杨棠本来没抱希望,只是随口一问,没曾想方玉华答道:“能……我这车是特别定制的,就是与美国总统的座驾比起来,防弹能力也毫不逊色!”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平时没啥卵用的防弹车要命的时候就显出作用来了。

  “我这车不仅防弹,而且还配备了长短枪各两只,子弹四百发!”方玉华越说越来劲,“小武小刚,我觉得我们还是杀回去,与楼里那些还没见影儿的匪徒来场wargame好了!”

  “这不可能小老板,我跟小刚的职责是护卫您的安……哒哒哒哒哒!!”小武话还没说完,眼瞅着凯雷德离侧门栏杆已不足四十米,突然枪声大作。

  原来那名保安敲碎了值班室窗户玻璃的一个角,伸出一只手来,正用格洛克幺八疯狂地向凯雷德扫射。

  “叮叮叮叮……”

  “当当当当当……”

  凯雷德表面开始泛起无数的斑点,可硬是没一个地方被子弹击破,但人的下意识还是令车内的杨棠等人往车座下边缩。

  幸好适应了几秒后,杨棠率先客服了这个心障,拍拍方玉华胳膊道:“你说的枪呢?”

  “哒哒哒……哒哒哒……”

  越来越近的枪声令方玉华几乎听不清杨棠的说话内容:“什么!?”

  杨棠急中生智,比了个枪的手势。

  方玉华顿即反应过来,上半身毫无顾忌地趴到杨棠大腿上,伸手在后座底下某个部位拍打了几下,“咔”,一个暗格弹了出来,两长两短四把枪、外加两排制式弹夹,整齐地码在里面。

  “太好了!”

  不止杨棠,就连沈忱也伸手去拿了把短枪。

  刚把弹夹合上,杨棠一抬头,鹰眼就留意到深褐色的后挡风玻璃上正有一个红色的圆点在不停闪烁,而且越闪越快红色也越来越深:“这是什么!?”诧异了半秒,他就反应过来那应该是颗正飞驰而来的火箭弹:“趴下!”说着,长臂一展,越过方玉华摁在了沈忱的螓首上,将两女全按倒在靠背之下。

  “轰!!”

  一声巨大的炸响就在距离耳边不足两米处爆开,不止被杨棠按倒的两女耳朵嗡嗡作响,他自己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

  好在后挡风玻璃被炸开个大洞的同时,借着冲击波的余威,凯雷德愣是在后轮被抬起悬空的情况下,靠着两个前轮迅速向侧门方向推进了十多米。

  四轮着地的同时,车又冲前了五六米,这一下就是二十米的距离,加上挨火箭弹之前凯雷德顶着格洛克的火力前进了六七米,于是乎,杨棠他们距离侧门栏杆不过十一二米了。

  杨棠不禁暗暗咋舌方玉华这款定制凯雷德的坚实程度,同时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的认知里,每当事情要成功的时候,阻力往往也是最大的。

  “把后厢的防弹幕甲降下来!”方玉华吼道,“打开后座的还击孔!”

  “小老板,那样做太威胁了,万一有流弹钻过还击孔……”

  “少废话小刚,我命令你把还击孔打开!”

  小刚无奈,只能摁了键。

  顿时,后厢顶部出现“咔嚓”声,一横条顶板掉了下来,接着一块黑乎乎的像遮雨布的东西卷帘而下,把破损的后挡风玻璃完全掩了起来,最后“哐”的一声落地,又“咔”的一声与什么东西嵌在了一起,显然整块布甲底端有沉坠物,而且份量不轻,还有类似吸铁石的机簧与其相合。

  同时,距离杨棠他们很近的后车窗的窗框上左右两边各打开了一个直径不足三英寸的金属孔。

  “我来射击!”杨棠当仁不让,他单手挚起长枪捅在左窗的射击孔(因为值班室现在在车的左边)里,另一手合上弹夹,开始漫无目的地射击。

  方玉华很不爽杨棠在这种时候抢先,抗议道:“你挤着我了。”

  可她话音未落,杨棠就隔着深褐色左窗玻璃又发现了两个闪烁的红点在靠近,情形跟之前的火箭弹差不多。

  负责开车的小刚在这时狂吼道:“手雷!”

  玛德!

  距值班室也就十米不到,在这个距离上扔手雷,还一扔就是两颗,如果炸巧了,说不定会从侧面掀翻凯雷德。

  当然,值班室也会受到爆炸波及,这令杨棠突然意识到值班室里的保安根本就是个亡命之徒,跟疯子差不多,而面对越来越近的手雷红点,杨棠觉得他自己也快疯了。

  人都说狗急跳墙,被逼急的杨棠一手按下两女,另一手把长枪逆时针旋转九十度,不让枪口处的瞄准具挡着还击孔本就狭小的视野。

  “1类模式!”2类模式的视野根本不够。

  杨棠视网膜上的准星飞速锁定了其中一颗已经离车很近的手雷。

  锁定是锁定了,可就在准星锁定手雷的一瞬间,手雷已然落入了射击弹道的死角。

  “拼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哒哒!”

  杨棠连点了两枪,然后就听见左车窗上轰的一声炸响,无数碎片四溅。

  但是,隔着车壳子,只有一响。

  凯雷德在横向趔趄中终于稳住了车身,没被掀翻。

  同时,几米外的值班室也“轰”的一声炸响了。那保安在被气流带上半空之前,心里头有一个念头:子弹怎么可能在短距离上划出横切的弧形弹道?!

  “咔咔咔咔咔……”

  这个时候,侧门居然开始落闸了。

  “冲出去!”杨棠爆喝道。

  危机时刻,不用杨棠指挥小刚都知道该怎么办,他猛踩油门,伤痕累累的凯雷德顿如一头愤怒的公牛冲出了地库。

  “呸呸!”方玉华终于把俏脸从杨棠小腹处挪开,不过她没有丝毫羞赧,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怎么样了?是要决一死战了吗?”

  杨棠嘴角扯了扯,露出个蛋疼的表情,道:“我们已经冲出地库了,但不能掉以轻心,对方有火箭弹,说不定也有重狙!”

  开车的小刚听到这话,忙让车子走了个“之”字,然后一直保持歪歪扭扭地开法,直至上了大路。

  “赶紧打电话报警!”杨棠又提了一句。

  同样已经直起身子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沈忱一下愣住了:“对喔,刚才车子在地库调头的时候,完全没有手机信号,看来有人想要蓄意破坏花会开幕!”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