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50 开诚布公

050 开诚布公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也就在沈忱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杨棠心中升起明悟。

  「间接杀死一名人类,获得五个罪孽!」

  值班室那假保安被手雷波及,能撑到此时才彻底断气,也算生命力顽强了。

  「即刻获得该人类身负的一个功德及五十一个罪孽!」

  「阻止该人类未来杀害另外九人,获得九十个功德!」

  「获得另外九人合共一点五个二次功德,二次罪孽忽略不计!」

  杨棠对功德罪孽什么的并不过份关心,关键是他入了镜,被一帮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悍匪看清了样貌,这对于杨爸杨妈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或许眼下那帮悍匪更多在意的是方玉华那辆定制的凯雷德,但等过了这一茬,保不齐就会有匪徒想起杨棠这么个人来,万一对方心血来潮打算报复,敌暗我明,这绝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所以,杨棠已暗下决心,如果申海方面的军警不能将这伙匪徒一网成擒的话,他不介意将漏网之鱼全部扼杀。

  当然,这其中还有两点是杨棠根本无法控制的。

  首先,杨棠没法百分百保证他被监控镜头拍下的图像不会被匪徒立刻传输出去。

  其次,申海军警闻讯赶来展开行动的最好结果,自然是将匪徒大部歼灭,剩下的一个不漏全抓活口,但这些活口肯定不会被就地枪决,而是拷回去羁押审讯,可羁押期间会不会被匪徒逃掉,这是谁也保证不了的事情。

  可惜世事就是如此,有的时候完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明明知道事情有破绽,却无力弥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世华夏警察的出警速度相当之快,沈忱报完案才过了三分钟,花卉园分局就有十几个携枪警察赶到了凯雷德所在的位置。

  看到布满弹孔的车身,带头的警察吓了一跳,随即分出一半手下遥遥监视着花卉大厦,又让剩下的人检查了一下弹孔和被火箭弹爆开的后挡风玻璃。

  “报告队长,所有痕迹都是新的,这车应该是才受创不久!”

  听到小警察的话,方玉华不禁冷笑道:“怎么?你们还以为我们会报假警耍警方玩不成?”

  那名队长显然老于世故,听了方玉华的话也不生气:“总得把事情弄清楚嘛,现在看来,花卉大厦里的匪徒火力很猛,不缺乏火箭弹一类的重武器,也可能有狙击枪!”

  杨棠对警察有这个判断丝毫不觉惊讶,要是判断不出来,他才该惊讶甚至惊骇。眼下,他的脑子正在飞速运转,思忖着该如何清理漏网之鱼。

  但愿花卉大厦里的匪徒不会因为凯雷德的逃逸而马上撤退吧!

  杨棠在心里很负面地“祈祷”了一句,仔细想想又觉得不会,毕竟他们赶来花卉大厦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就在沈忱所说的提前下班时间后边一点点,换句话说,比他们来得要早的匪徒多半将花会组委会那帮工作人员都堵在了大厦里。

  “喂,密斯沈,有钱吗?借我一千块!”趁着那名队长打电话向上峰报告现场情况时,杨棠凑到沈忱身边悄声问了一句。

  沈忱闻言愣了愣,随即省起她允诺的一万五还在办公室抽屉里没给杨棠:“借什么,我这就去柜员机上取一万五给你。”

  “不不!”杨棠摆了摆手,指着周围陆续赶来的刑警、特警道:“现在闹成这样,明天花会能不能如期开幕还两说呢,还是先借我一千块,回头我把钱还给白可卿,让她转给你。”

  沈忱没想到杨棠会这样明算账,迟疑了一下,终还是点头道:“好吧,如你所愿!”说着就想拿钱给他。

  谁知这时候方玉华却递过来一扎崭新的百元华币,对杨棠道:“既然你等钱用,就先拿去花!”

  杨棠怔了一下,没有接:“谢了密斯方,沈忱借我一千块就够,你的钱还是收起来吧!”

  “怎么?我的钱不是钱?脏啊?”方玉华又开始有点拧巴了。

  杨棠狂翻白眼,知道这富家女想多了,偏偏你还不能跟她解释清楚,否则她驴脾气一上来,坏事的几率无穷大。

  于是杨棠把方玉华推到车上,自己也上车关门,目光灼灼地瞪着她。

  方玉华性格再强势终究还是个女的,被杨棠如饿狼般盯着,小心心里到底还是怕了:“你、你想干嘛?”

  “不干嘛!”杨棠淡然道,“你是佳妮的好友,我只是想找个机会开诚布公地跟你聊聊,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方玉华稍微放松了一些,却又暗骂自己不争气,居然会在一个臭男人面前露怯:“那你想说什么?”

  “先不忙说重点,你这车里不肃静!”

  “什么不肃静?”方玉华没听明白杨棠的意思,却见他用手指了指耳朵,比了个窃听的手势,顿时面色大变。

  “你屁股正下方三寸的地方……还有右后车窗框缝里,朝上一点,距还击孔四寸的位置……另外,驾驶座靠背内部正中心深挖下去……”杨棠通过鹰眼一一点明了方玉华车内的窃听设备所在,然后看着她掏出刀子气急败坏地将窃听器统统挖出,“好了,现在咱俩可以抓紧时间好生聊一聊了。”

  “你说、我听,我不插嘴!”这个时候的方玉华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在杨棠面前露怯了,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这个臭男人令她悄然生出了几分膺服。

  “那我就说了,想必你从佳妮那里早就获悉,我来申海的根本目的就是卖省电宝……”

  “这点我知道,我完全可以收购你的…省……”方玉华下意识就忘了“不插嘴”的承诺,却被杨棠严厉的眼神给提醒了。

  “如果你自认是佳妮的朋友,那么在这件事上,就请你不要插手,完全不要插手、丝毫不要插手,甚至跟那些风投都不要电话联系!”

  “为什么?”方玉华不解。

  “呵呵,为什么?”杨棠苦笑了一下,“此乃我等小民之无奈,不管曰后我能挣多少钱,但这第一桶金,必须来得清清白白、必须占稳一个理字,如此才不怕将来有人绞尽脑汁来挖我的根脚、毁我的名声!”

  方玉华闻言愣住了。

  的确,此世的华夏,名誉是相当重要的无形资产;而名誉这个东西就好像处.女,如果把它扒光了扔进一家正在营业的男澡堂,不管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等出来的时候谁都不会信它还是处.女!

  “至于怎么占理……”杨棠续道,“很简单,我会依足‘个人的合法劳动所得神圣不可侵犯’这句话来办,与千度或辰讯或者其他某个公司签订正式合同卖掉省电宝,但是这中间,你如果插手的话,事情的性质就变了,以后挖我根脚的人会说,瞧啊,这人发家的过程同样不清不楚,他的第一桶金就是通过他好友(何佳妮)的关系从中牟取了暴利!”

  豪门出身的方玉华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坏脾气,但耳濡目染之下倒也清楚各种资本相互倾轧互相拆台的残酷和无厘头:“就算你的第一桶金来得清清白白,有心人想要污蔑你的话,大可以捏造证据啊?”

  “那都是以后的事了,总之现在你别干扰我卖省电宝,能不能做到?”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再跟你对着干了,可是我真的很想同你较量一下第……”

  “第四关?”杨棠接上这句嘴后,已然是无力吐槽,只能故作好奇道:“这第四关到底要怎么比?”

  “在水上……就是那天我们去的那个山谷后面,有一个人工瀑布,下面有个水潭,比的时候你跟我分别站在一条小船上顶着苹果,互射,如果双方射中,用弹量又一致的话,就换猕猴桃继续,再平手就换李子……”

  “打住、打住!”杨棠摆摆手,不屑道:“不就是有点水潭波浪增加射击难度嘛,也太小儿科了!如果你真想跟我比第四关,那就去海上,在另一条小船上竖几根杆子,挂上硬币,做到百发百中了再来找我比。”

  “海上!?”方玉华稍一琢磨,明眸大亮,“多谢指点……诶对了,你的枪法究竟到什么地步了?”

  杨棠谦虚地笑了笑:“呵呵,瞎蒙而已!”

  “哼,你又装?过分谦虚,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点!”方玉华吐槽完,正打算施展点手段逼杨棠就范,没曾想敲门声陡然响起,“谁呀?”

  “小老板,我,小刚!”

  “什么事儿?”方玉华语气冲得不行。

  “老爷来电话了,叫你回去!”

  “那什么刘队长不是说,还要做笔录的嘛,我不回!”方玉华显然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回去就很难出得来了。另外,刚才车里掏出的几处窃听器,多半是方父的手笔,方玉华想不生气都不可能!

  小刚听出方玉华态度坚决,只好使出了方伯爵交代的杀手锏:“老爷说了,小老板你若是不回的话,下月初一他就宣布方家招婿!”

  “招你妹啊!”方玉华果然一下就被点爆了,瞬间拉开车门。

  ps:班上太忙,这更晚了!晚上第二更照旧!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