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51 无声猎杀

051 无声猎杀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目送新来的凯雷德车队远去,杨棠暗自松了口气。

  沈忱瞥见他的模样,不禁掩嘴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玉华很缠人,甚至脑袋有点问题?”

  杨棠摇头否认,就算他真这么认为,也不可能当着不熟的沈忱面儿承认。

  “其实不止你这么觉得,但凡认识她的熟人都这么觉得……”

  杨棠沉默以对,等着沈忱继续说下去。

  “玉华很可怜的,当然我也是道听途说,她在七岁的时候和她母亲一块儿被海外的流亡雇佣兵绑架了,最后她母亲惨死,只有她活着被救了回来,但心理阴影却难以消除,原本天真烂漫的她就此.性.情大变!”

  杨棠挑了挑眉,对这样的遭遇表示同情,却没动什么恻隐之心,毕竟这世界上只有更惨没有最惨这一说,若只顾着同情别人的话,什么事都可以不必做了。

  时间来到了下午四点半,周围的军警越来越多,将花卉大厦四周包围得如铁桶一般。这个时候,终于有刑警队的人想起了要给杨棠和沈忱做笔录。

  两人分开笔录之前,沈忱从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华币:“喏,这是你要的一千块。”

  “谢谢!”

  杨棠接过钱揣好,随两名警员到了与沈忱南辕北辙的地方做笔录。

  一连串身份询问后,终于入了正题。

  “你来花卉大厦干什么?”

  “我跟朋友来的,打算到她办公室里谈点事!”

  “你朋友是?”

  “沈忱……”

  “你们是怎么发现大厦出问题的?”

  “是沈忱最先发现的,她说保安很面生……”

  ………

  “你确定就这些吗?”

  杨棠点头。

  “那好,看看笔录上记的,跟你说的一样不一样!”

  杨棠拿过记录本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番,再次点头。

  “签字,在上面留下你的联系方式,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杨棠照办。

  可就在他把记录本还给警员时,只听花卉大厦方向传来一声很沉闷的枪响。

  “咚——”

  重狙!!

  杨棠心里迅速做出了判断,然后远远看见最靠里的包围圈泛起一阵小骚乱,再然后有辆救护车拉着警报飞也似地开走了。

  不用说杨棠也能猜到,多半是警方这边有人中了枪,而且中枪的部位应该不是要害,否则救护车送个死人去医院用不着这么火急火燎的。

  做完笔录的杨棠没见着沈忱,但想来她不会有事,于是一边退出警戒圈一边观察花卉大厦附近的制高点。

  只有在高的地方才更便于鹰眼观察。

  很快,杨棠就挑中了附近的另一幢高楼——天兴大厦,它直线距离花卉大厦主楼三公里左右,周围一片开阔地,显然是个很好的制高点。

  杨棠先到附近的商业步行街花一百元买了辆二手自行车,随后又在地摊上花了三十元买了件合身的灰布衣,另花二十元买了条裤子换上。

  骑车绕了大半圈,杨棠好不容易在商街一个偏僻角落找到了一个旧货摊子。有两把满是灰尘的玩具弓正扔在摊角上半天没人挑拣。

  杨棠凑过去,先拿起摊子上的一副人造革手套拢在手上,然后掂起其中一把弓扯了扯,得到进入“射击姿势”的提示后,他也懒得多挑,直接问老板道:“这玩具多少钱?”

  “安心要的话,给十块钱吧!”老板明显坐地起价。

  杨棠冷哂道:“太贵了。”说着拖过边上一个很旧的装网球拍的包,“两样一共十块钱,你愿意我就掏钱!”

  “十块太少了,怎么着也得给十二啊!”

  杨棠闻言,放下东西起身就走,旧货老板一看生意要黄,连忙叫住他道:“行行行,两样十块,那手套算附送……今儿我是赔了血本了!”

  杨棠嘿嘿一笑,扔下十块华币,将弓装到网球包里,拎上就走。

  取回自行车,杨棠又在另一个地摊上买了副二手墨镜戴上,其后他并未去有监控摄像头的高档渔具店买东西,而是转到了农贸市场的鱼摊。

  “老板,有鱼杆节子没有?”

  “有,你要哪部份?”

  “我要杆尖,你这最便宜的多少钱?”

  “十块二十的都有,你要几节?”

  一番讨价还价,杨棠花了一百五十买了二十节鱼杆尖充作箭矢。随后他在附近买了两个饼,边吃边骑到了天兴大厦。

  由于是多年的旧楼,天兴大厦的安保并不严密。

  戴着墨镜一身旧衣背着网球包成功潜入大厦内部的杨棠走楼梯直上天台,途中但凡遇见摄像头,他就会埋着脑袋以头顶正对监视器。

  杨棠抵达天台时,天已微黑,他当即开启鹰眼,发现在暮色之中,视野并未受损,这才松了口气。再一看花卉大厦那边,各方向上的探照灯陆续打开,把整个大厦照得透亮。

  大厦里的匪徒显然不习惯暴露在聚光灯下,所以即刻在楼里喊话。

  杨棠在天兴大厦的天台上,由于隔得较远,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点声儿,却听不清内容。

  不过很快,就有两个大活人惨叫着被扔下了楼。

  再然后,杨棠就看到有军警小分队开始对花卉大厦发起强攻了。

  “热闹啊!”

  杨棠一边感慨一边打开网球包,从中拿出玩具弓,再抽了根鱼杆尖弯弓搭箭。

  「已进入射击姿势。」

  「根据射击武器威力,射程修正系数零点三。」

  杨棠视网膜上的准星在很远的空中框了一下,旋又回到他视线近处开始乱跳。

  同时,又一条明悟升起。

  「当前最大修正射程为4133.667m!」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上次抢案用弓时光照明显还要足一些,可修正射程为什么才一千米出头,而现在居然有四公里多这么远?]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原则上来说,人的视距趋近于无穷大,比如抬头望明月,看到了月亮上的山川地貌,这其实也算一个视距,但通常认为,这是假性视距,因为人虽然能看清月球地形,但不可能凭借自身的能力抵达月球上的目视点;相对来说,真性视距都是人既能看清又能抵达目视点的距离,比如在山顶上看到远处悬崖峭壁上长了一颗异果,若能够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悄然把果子采到手,那眼睛看到的就算没白费,否则也只是海市蜃楼而已!

  此时此刻,开启了鹰眼的杨棠身在天兴大厦楼顶,能一望十几二十公里远,即使乘以零点三的修正系数,照样有六七公里的距离,不过[瞄准狙击]这个技能默认的最大射距是视距的三分之二,所以明悟才会提示最大射程为四公里多一点。

  “哒哒哒!”

  “咄咄咄!”

  花卉大厦那边开始传来枪声,这回可不是隐隐约约,哪怕以杨棠普通的耳力,他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先是零星的点射,然后就是不同阵营激烈地交火,间或夹杂着手雷的爆鸣声。

  听了一阵之后,杨棠辨出匪徒略显不同的枪声竟被压制下去了,虽然没有完全处在下风,但枪声的连贯性大不如前。

  “难道这帮人渣真的会被一网成擒?”杨棠多少有点不甘心。

  实际上更不甘心的该是那帮提前占领了花卉大厦的匪徒,就因为攻入大厦时,有俩保安誓死抵抗,结果导致侧门落闸的电路被打了个稀烂,正想法抢修时,方玉华的凯雷德又好死不死的开进了地库。

  等到军警们把他们包围,匪徒们还是不怎么担心,毕竟他们虽然杀光了大厦保安,但好歹劫到了二十几个牡丹花会的工作人员,大可与警方谈判。

  当然,在谈判的过程中为了恫吓警方,匪徒们难免会杀掉一两个人质,没曾想军警两方在现场的总指挥是个暴脾气,一看匪徒肆无忌惮的杀人,索性下令特警小分队和特种部队分头攻入了大厦。

  结果这奇峰突出的一招彻底打乱了匪徒的计划。他们之所以攻占花卉大厦,其实是想延阻牡丹花会开幕的时间,而警匪对峙的好戏本该明天上午花会开幕时才上演,孰料提前上演了十几个钟头,一切都搞砸了。

  这时,杨棠的鹰眼看到一个光头彪汉正冲附近的匪徒大吼:“玛德,把人质通通给我杀掉!”

  “就是你了,光头佬!1类模式!”

  遥远的准星毫不留情地框在了光头彪汉的脑袋上,而站在天兴大厦楼顶准备射箭的杨棠身体倏然顺时针转了六十度,如此一来,光头佬就变到了十点钟的方位上,而不是正对的十二点钟方向。

  “呯!”

  极微弱的弓弦震颤声,墨色的鱼杆尖犹如幽灵般划破了黄昏,在空中兜出一道诡异的横切弧线,轻易地从花卉大厦被打烂的落地玻璃破口中钻了进去,好似印第安人的标枪一般栽进了光头佬的太阳穴。

  正呈跪姿端枪射杀军警的光头佬突然一下子整个人完全定格了。

  “老大!”

  “皮特尔!!”

  “哒哒…哒哒哒!!”

  定在原地的光头佬又连中了几枪,终于再也稳不住,轰然倒地。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