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57 魔咒扩散

057 魔咒扩散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汗流浃背的杨棠着实把杨爸杨妈还有何佳妮吓了一跳。

  好一通解释,差不多口水都说干了,杨棠才总算摆脱了三人的关切。

  不过杨妈妈仍固执地取消了今天的外出行程,打算就待在酒店里,观察观察杨棠的身体变化再说。

  吃过早饭,尚未离开酒店餐厅,杨棠就接到了千度风投部的电话,说是想另外派人与杨棠磋商省电宝收购的问题。

  看来千度也并非不知道上次杨棠与他们风投部的人很不愉快的见面,不过生意都是谈出来的,当时生气情有可原,过后再气就大可不必了。

  因此犹豫再三,杨棠还是答应了千度方面的要求,约出来见个面,至于生意谈不谈得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挂断电话的杨棠细细琢磨了一下,忍不住嘟嚷道:“不对呀这个,一礼拜多没动静,怎么现在都上赶着联系我了?”

  送杨爸杨妈回房间的何佳妮转来时恰巧听见了杨棠的嘀咕:“也许是因为你出名了吧!”说着,她递过智能手机,只见上面的网络热点标题是:“神秘诗人杨棠,本次牡丹花会大放异彩,双诗入围前五!”

  杨棠小吃了一惊,却没怎么在意:“扯淡,不就一个花会嘛,跟软件毫不沾边,难不成还能引起国内两家大型it公司的注意?”

  何佳妮闻言瞪大了眼睛,看杨棠就像看大熊猫似的,正想解释什么,旁边一抹熟悉的女声飘了过来:“什么叫诗词与软件毫不沾边?那诗词还与国家大事毫无瓜葛呢,可为什么每年皇家游园会的时候,花会前十的诗,连国家领导人都会关注呢?”

  杨棠自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但他更惊奇的是说话的人,当下循声望去,果然看见了风姿绰约、清丽依旧的方玉华:“你、你怎么找这儿来了?”

  “这家店又不是你开的。”也不知是不是两人八字犯冲,方玉华一上来就是抬杠的语气,“我怎么就不能来这儿了?”

  杨棠:“……”

  何佳妮见状,赶紧圆场道:“玉华,你跟他都是犟脾气,少说两句能死啊?”

  “行,我不跟他计较,好女不跟男斗!”方玉华故作大度道,“杨棠,我今儿找过来,是有些关于省电宝的事必须得告诉你,不然到时候你吃了闷亏可别怪我。”

  杨棠被“好女不跟男斗”提醒,暗想着“好男不跟女斗……好男不跟女斗……”,漠然道:“请说!”

  方玉华却毫不着急,更不在意杨棠的态度,越过他走到一张桌子旁坐下,顺便还向服务员招手道:“waiter,给我来杯苏打水!”

  杨棠迟疑了一下,心中还是很在意省电宝的问题,当即坐到了方玉华身边,面上不露丝毫声色道:“千万别告诉我辰讯和千度的态度变化跟你有关系!”

  方玉华闻言一怔,旋即摆手道:“跟我没关啦!”

  杨棠轻吁了一口气。

  “但是,跟我国外的一个朋友就有点关系了。”

  杨棠狂翻白眼,很想一把掐死方玉华,却到底没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

  方玉华很是享受了一下占杨棠上风的快.感之后,变得正经道:“你放心啦,我只是把妮妮传给我的省电宝安装包‘不小心’传给了我那位外国朋友,结果她试用之后觉得很好,就打算找我把软件整体买下来,我自然是不会承认有这个软件啦,于是她就派人‘偷偷’来华夏这边打听,之后辰讯和千度便闻风而动了。”

  对于此番解释,杨棠听得眉头大皱:“你不是说你那外国朋友偷偷派人来打听省电宝的事吗?辰讯和千度又怎会知道的?”

  “矮油~~杨棠,你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你难道不知道这些大公司之间相互都被商业间谍渗透得很厉害吗?”

  这一点杨棠当然清楚,那些巨头公司既相互合作又互相拆台,就像前世欧盟与美国的关系一样,时不时会爆出点“监听门”之类的负面消息,但双边合作仍是大方向。

  “我跟你说,其实在前不久,就你约谈千度公司那会儿,辰讯公司分部所在的写字楼遭遇了严重的泄密事件,楼内几十家公司三个月之内的电话、通讯、邮件、短信等等都被转录在了一张大容量存储卡里,不仅如此,根据事后找到的中转接收器残件分析,在中转器运行期间,只要处在那幢写字楼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人员,谈话、聊天都是不安全的。”

  “这怎么可能?”杨棠微微色变,他那天与辰讯的贺铭封广亮约见的地点貌似就在对方公司分部附近,“你要说写字楼里被监听,我信,但出了写字楼还能被监听,这不扯淡嘛!”

  “不是扯淡!”方玉华摇了摇纤纤玉指,又呡了口服务员刚端过来的苏打水,接茬道:“中转接收器自然没法监听写字楼外的情况,但如果那些离开了写字楼的人员都随身带着窃听发射装置呢?听说光辰讯公司一家,案发后就在好几个下属的身上搜出了微型窃听装置,虽然这些人均称事先不知情,但还是都被开除了!”

  “你没骗我?”杨棠只觉得本就因固化而隐隐作痛的脑袋此刻更疼了。

  “我骗你干什么?”方玉华略带不满地白了杨棠一眼,“听说当时要不是在配电房附近发现了个死人,这起泄密案还不会这么快爆出来!”

  杨棠对死人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辰讯分部到底是哪几个人因携带窃听装置而被开除了:“玉华……”

  “嗯哼,你说。”

  “你说辰讯公司分部被开除了几个员工,具体名单,你能搞到嘛?”

  “你要具体名单干什么?”方玉华多少有点诧异,“莫非你想从他们那里打听辰讯方面对省电宝的估值底价?那你放心好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底价绝对不会少于一百万美金,要是少于这个数,你卖给我那朋友,她准要!”

  杨棠对于方玉华的联想能力已经是无力吐槽,又不好解释什么,只能一口咬定道:“我需要名单!”

  “这容易,又不是什么秘密项目的开发人员名单,几个被开除的家伙,我打个电话,很快就能问出结果!”说着,方玉华优雅起身,踱步到角落打电话去了。

  一直坐在边上旁听的何佳妮却看出杨棠的神情有点恍惚,不禁关心道:“棠棠,这件事玉华是不是做得不妥?”

  杨棠现在更关心的并不是能否卖掉省电宝的问题,而是“e等于mc平方”到底扩散没有,从这一点上来讲,方玉华反倒帮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忙,至少让他明白了魔盒会不会被打开,一切都要看老天爷的意思。

  “杨棠,我已经问到了,具体有四个人,关敬、孙西同、王克杰,还有一个叫封什么亮……”

  “封-广-亮!!”

  “对对对,就这个名儿!”

  果不其然,方玉华打听到的名单证实了杨棠心里最糟糕的想法,“e等于mc平方”已经扩散了,但愿分析窃听录音的家伙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否则引起的连锁反应将会极其可怕。

  何佳妮见杨棠说出“封广亮”这名字后就变得有点神经质了,当下忍不住关心道:“棠棠,你怎么了?”言语间,还拿手在他眼前晃悠。

  方玉华也有点懵圈,看向何佳妮道:“这回我可没惹他呀!”

  杨棠闻言直感好笑,原来不止他把方玉华当瘟神了,敢情他在方玉华心目中也是差不多的存在,轻易招惹不得:“方玉华,你的确没惹我,忙你的去吧!”

  方玉华不依道:“我忙什么呀?你这是在打发我……怎么,你心情不好?”

  杨棠懒得理她,头轻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同时暗忖:得,今晚的第四梦也不用想什么失不失忆了,随便想个“心之所求”敷衍过去就ok!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一阵振聋发聩的钢琴声传来。

  杨棠不禁睁眼一瞧,发现方玉华坐在不远处的钢琴前正在弹曲,神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专注。

  “那就姑且一听吧……”

  随着钢琴曲旋律的变化,杨棠渐渐入迷,竟又眯瞪了过去。

  何佳妮看到这幕,呆若木鸡,想笑又怕扰到正忘情弹奏的方玉华。

  问题是,方玉华之所以弹琴,就是为了以琴曲激励杨棠振奋,没曾想这曲子听在杨棠耳里倒变成了催眠曲。何佳妮想了想,还真不敢让方玉华知晓这个真相,于是在整首曲子快结束前拧了杨棠腰肉一把。

  杨棠被拧,哪怕身体素质增强过,也仍感吃痛,瞬间醒转过来,瞪着眼睛嘟囔道:“干嘛呀?”

  何佳妮自然不会承认她拧了他,只是下意识顺手一指。杨棠也就下意识循指一瞧,顿时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同时登上了台子,与方玉华交流了几句,随即方玉华便乖乖让位给他。

  青年极有礼貌地坐下,又起了一段新曲。

  杨棠见状,忍不住吐槽道:“有什么嘛,不就会弹点儿钢琴……”

  “你会吗?”何佳妮调侃他道。

  “有什么不会的。”杨棠难得梗着脖子说了回大话,其实主要是他刚醒,人还有点迷糊,“今天就算了,你要不信,明天我弹给你听!”

  话落,明悟倏升:「心之所求,学会弹奏钢琴!」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