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58 秀了一把

058 秀了一把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对于新冒出的明悟,杨棠哭笑不得。

  何佳妮同样被杨棠的随口胡诌给逗乐了:“嘻嘻,你明天真能弹琴?”

  “当然!”杨棠带着几分笃定道,“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反正一个礼拜之内。”技能固化最长也不会超过七天。

  “那我可真等着听你弹琴啰!”说着,何佳妮忍不住轻掩小嘴,又偷笑起来。

  这时,方玉华走了回来,问道:“在笑什么?”

  何佳妮把事情嘀嘀咕咕地跟她一说,她也咯咯娇笑起来,然后还拍了杨棠一把:“喂?”

  “干嘛?”杨棠瞪眼道。

  “你是不是以为弹钢琴特简单?”

  杨棠摇头晃脑道:“总之不会很难。”当然,他心里很清楚,若没有梦境帮忙,前世今生两辈子他都不可能成为什么钢琴高手。

  “那本姑娘还真要拭目以待了!”

  ******

  入夜,第四梦。

  杨棠在金色雾霾中再度见到了雕塑,不过今次他惊奇地发现,六芒星中那个小红点所闪烁的红色似乎变淡了一些。

  当然,只是很微弱的颜色变化,若非有鹰眼存在,杨棠也看不出来,甚至他自己都以为是错觉。

  进入第四梦的过程没什么波折,对几个号称有天才钢琴手存在的漫画场景做出选择,杨棠随机进入了《推理之绊》,而且是鸣海清隆20岁突然宣布退出钢琴界前的场景,杨棠花了四百秒与他手牵手(明悟的要求)复制技能,闹得鸣海清隆还以为他是gay,撒开手后差点没杀了他。

  回到金色雾霾中,杨棠有些不解,如果撇开高达四十的轮回倍数,那么复制人家一个天才钢琴师的琴技只需十秒,这实在令人有点难以接受。

  孰料,明悟又跳了出来,给了他一个半半拉拉的解释:「鸣海清隆的智力和精神力虽远超常人,但仍属于人类范畴!」

  “什么意思啊?你该不会想说我正在朝非人类进化吧?”

  明悟没再回应。

  “靠,我要兑换[清隆的琴技]!”

  「兑换技能将消耗一百三十三点一功德(罪孽),请确定是否兑换?」

  “换,用功德换。”

  「扣除一百三十三点一个功德!」

  「目前拥有三百二十二点五个功德!」

  「第五梦境单个技能兑换将消耗一百四十六点四功德(罪孽)!」

  「是否固化技能[清隆的琴技]?」

  “固化。”

  「技能固化时长四十九分钟。」

  「技能固化完毕前无法使用。」

  「使用[技能固化空格]一!」

  「固化开始……」

  「目前拥有[技能固化空格]十五!」

  听着一连串的明悟提示,杨棠有些愣然:“喂喂,就不用强化身体素质什么的?”

  明悟没有反应。

  ******

  杨棠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有点难于置信,昨晚上的第四梦也太简单了吧,就花了八十个功德兑换轮回点,一百多功德兑换技能,然后就完了?再看看自己的手,虽然手指修长,但怎么看都不像弹钢琴的手啊!

  [算了,固化只需一个钟头不到,到时候自见分晓,用不着东想西想的。]

  杨棠自我安慰后,便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洗漱一番,同杨爸杨妈一块去买了纸钱、火盆等等东西回来。

  今天是清明节,照着杨棠他们老家的风俗,如果春节期间回老宅上了坟,那么清明时节遥祭列祖、烧些纸钱,发送发送就可以了。相反,若春节忙于应酬,只是遥祭列祖的话,那么到了当年的清明,无论如何也得亲自回趟老家上坟。

  而杨棠重生回来之前的这个春节,他自己记得最清楚,难得的几天假期,他硬是跑回老家,在爷爷婆婆的坟前大哭了一场。

  当初二老还在生的时候,杨棠曾向二老许过愿,有朝一曰,要让二老颐养天年、好生享享清福,结果二老因病而逝,都走得早,这话也就成了戏言,只是临近高考,往事浮现,他不禁悲从中来,觉得愧对先人,所以潸然泪下、痛哭流涕。

  在酒店外找了空地烧纸遥祭先人之后,杨棠回身便瞧见了酒店大门口亭亭玉立的何佳妮跟方玉华,而两女身后还各跟着几人,手上都大包小包的拎着,俱是纸钱、香烛等物。

  看来她们也会找地儿遥祭祖先,杨棠一家自然不好打搅,于只在是错身而过的时候点头示意,打了个招呼,便径去餐厅食饭。

  二女回来后,表情都不怎么喜乐。杨棠与她们只能算普通朋友,并不好凑上去安慰什么,恰在此时,明悟从天而降:「技能[清隆的琴技]固化完毕!」

  [好吧好吧,来得真是时候,就逗她们乐乐!]

  杨棠如是想着,三下五除二干掉面前的早餐,闭眼回忆了一下尼古拉的管弦乐小曲《野蜂飞舞》,然后在杨爸杨妈不可思议地目光中走到了方玉华昨儿弹的那台钢琴前坐下。

  “喂,看你的棠棠在干什么?”

  “什么我的棠棠……”何佳妮略显慌乱地否认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循着方玉华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呀,他不会真要弹琴吧?”

  “谁知道呢,但愿能让本姑娘有惊艳的感觉!”方玉华一脸的揶揄。

  这时。

  “do.rai.mi.fa.so.la.xi.do……”

  杨棠笨拙的、以手指一个一个地戳着琴键,试了试音。

  这样的行为引得周遭的客人一阵骚动。因为白痴也能看出杨棠接触琴键时的生疏动作,他简直在侮辱酒店这台原装进口的查伦三角琴。

  正当有人蠢蠢欲动想要上台阻止杨棠再乱弹琴的时候,杨棠手指原本滞涩的动作突然变得灵动起来。

  一串飘渺如流星的琴声似乎从天际传来,轻轻掠过在场所有人的耳畔,那种轻淡而悠远的感觉,使人有种处于花草丛中的虚妄感。

  那些自以为懂得钢琴、本还跃跃欲试想要把杨棠从台上拽下去的人,几乎瞬间就忘掉了自己的羞怒。即使是另一些根本没在意杨棠行动的人此刻也只想拼命地抬起头,去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萦萦花草丛。

  可惜的是,花草丛伴随着渐弱的琴声……消失了。

  正当人们有些惋惜最后一个滑音由耳畔远去之时,一阵急促连贯却不使人着恼的旋律却开始渐渐地清晰起来。

  “这、这是什么?!”

  “好像蜜蜂的声音……”

  “应该是野蜂吧,野蜂在飞舞!”

  有人小声议论起来,但随着越来越急促的主旋律,人声逐渐消失殆尽。

  一餐厅的人全都在凝神倾听,包括嘴巴张得大大的杨爸杨妈。别人不清楚,他们可是清楚得很,要说杨棠练过钢琴,也就小学二年级那么几个月的时间,后来由于杨爸遭人构陷,差点导致整个杨家都一溃千里,杨棠练琴的事从此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小宏,还、还有这天赋?”

  “不知道啊!”

  野蜂在飞舞、野蜂在飞舞……翅膀嗡嗡嗡、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急促……

  众人目瞪口呆。

  琴声却戛然而止。

  钢琴前,一曲弹完的杨棠不得不感慨[清隆的琴技]的牛逼之处,他前世也听过多个版本的野蜂飞舞,包括网路上那些鹦鹉学舌纯飙手速的山寨版本,其中没有任何一版的《野蜂飞舞》钢琴曲能有他刚才利用技能弹奏出的那么圆融清透,包括马克西姆。

  当然,马克西姆与其他人弹奏的《野蜂飞舞》比起来也算是圆融的了,至少不像许多山寨版那样听起来刺耳,这其中或许有钢琴的关系,但关键还是指法衔接的处理,毕竟《野蜂飞舞》这首曲子主旋律并不难,完全是简单的半音阶跑动,所以它才会很容易被改编,由原本的管弦乐衍生出了各种乐器版本。

  此刻,从惊讶、震撼中回神过来的方玉华迈着娴雅的步子袅袅上台,走到杨棠身边,轻声道:“没想到你真会弹琴,还弹得这么出色,隐藏得够深的呀!”

  杨棠真心实意地谦虚道:“我也是好多年没弹过琴了,献丑献丑!”

  “信你才怪!”方玉华白了他一眼,有些好奇道:“刚才那什么曲子?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呀!”

  杨棠随口答道:“就野蜂飞舞啊,俄国作……”言语间,他突然省起印象中好像没尼古拉这个老毛子作曲家。

  “俄国的曲子?怎么可能?”方玉华明显不信,“真要有俄国人谱了刚才的曲子,不可能默默无闻……可俄国有哪个作曲家很出名吗?我一个也不知道。”

  杨棠只能道:“刚才我舌头打结,不小心说了川普,‘我各人作的’,意思就是我自己谱的曲!”

  “难怪我没听过!”方玉华一脸恍然,很自来熟地用胳膊肘撞了撞杨棠的肩,“回头把曲谱邮给我,我可得好好学学你这首曲子!”

  .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