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59 一勺烩

059 一勺烩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也就在方玉华向杨棠讨要《野蜂飞舞》的曲谱时,周遭的掌声如雨点般由少渐多、由小变大,好一阵才停歇。

  显然,在餐厅的客人都觉得自己碰上了一场精彩的钢琴表演。

  并不是出于钢琴师的礼貌,而是出于“大叔”的礼貌,杨棠附和着鼓掌,然后向周围的客人举手以示谦虚,低调地退下了钢琴台。

  回到杨爸杨妈的餐桌旁,杨妈妈给了他一记“回头要你好看”的眼神,随即跟杨爸一块继续若无其事地吃早餐。

  二老在侧,方玉华和何佳妮好不容易才压抑住激动的心绪,偶尔轻声细语,故作矜持地问了杨棠好些八卦。

  这时候,酒店的副总经理在大堂经理的陪同下凑了上来,委婉地表达出想请杨棠担任酒店常驻钢琴师的意愿,可惜杨棠是来旅游的,要怎么常驻啊?他正想一口否决,谁知旁边杨爸插了一句:“你们这儿钢琴师能拿多少钱一个月?”

  那副总愣了愣,稍微默了一下才道:“最低三千,我们这儿算的是周薪。”顿了顿又道:“至于客人赏多少小费,只要不影响正常的演奏,我们通常是不干涉的。”

  “这么多?”杨爸被吓了一跳。

  对于杨爸的吃惊,副总丝毫不露声色,可边上大堂经理嘴角略翘的鄙夷笑容却尽收杨棠方玉华何佳妮眼底。

  不过还没等杨棠说什么,方玉华就跳了起来,指着大堂经理叱道:“你刚才笑什么?我杨伯父是大学教授,桃李满天下,随便拉出一个来搞你这小赤佬轻松加愉快,你信不信?”说着,扬起素手就欲掴那大堂经理耳光。

  何佳妮赶紧拦住,并在她耳旁道:“玉华,棠棠正瞅着你呢!”要知道,方玉华找过来,可是向杨棠保证了不惹事才留下的,所以她立马不动了。

  与此同时,酒店副总留意到方玉华的腕表,曼嘉罗,一款与百达翡丽齐名的手表,而且方玉华手上戴的还不是曼嘉罗的普通表,虽然曼嘉罗就没有普通或低档这一说,只要沾上曼嘉罗这个牌子的表,最便宜也得十万欧朝上。

  方玉华手上戴的赫然是曼嘉罗怀旧系列中最贵的款式之一,酒店副总一时没认出来,但也不影响他对方玉华背景的判断,于是还没等手下的大堂经理解释什么,他已然偏头低喝道:“还不退下去!”

  “啊?”大堂经理有点莫名其妙,但对上副总尖锐的眼神,还是立刻照办,木无表情地退了开去。

  之后,副总客气了几句,替手下人承担了错误,又让餐厅经理送来了几份酒店的招牌茶点,算是赔罪,大堂经理嗤笑杨爸的事便就此揭过,而招揽杨棠当琴师这茬自然不了了之了。

  等酒店副总离开后,方玉华还在那儿嘟囔:“就这么便宜放过那个小赤佬啦?”

  杨棠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也就只有方玉华这种出门保镖护卫、八抬大轿开路的贵族女子才敢对任何不爽的事情都不依不饶,换了任何常人出门在外,些许小事忍一时风平浪静那都是必须的。

  ******

  杨棠房门口。

  本欲跟他分道扬镳的方玉华突然问道:“诶对了,你那《野蜂飞舞》是新曲,还是已经注册过的曲子?”

  杨棠不禁叹了口气,本想说是上百年的曲目了,可刚才在餐厅他都已经半推半就承认了是自己谱的曲,于是只好继续胡诌道:“自然是新曲,我昨晚上才谱好的。”

  “啊?那可糟糕了!”方玉华急切嚷道。

  不止她,连旁边的何佳妮也露出了微急的表情。

  “怎么糟糕了?”杨棠不解道。

  “刚才在餐厅那么多人听了你的曲,要是有人昧着良心抢先注册了怎么办?”方玉华道,“况且那大堂经理贼眉鼠眼的,居然敢取笑杨伯父,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曲子被他抢了先手,那咱们还不得恶心死啊?”

  杨棠有些无语,却只能顺着她的话道:“那你说怎么办?”

  “自然是赶紧把曲子注册进发行总局的数据库啦!”

  “呃…行吧,我待会就弄。”

  “什么待会就弄,我来帮你弄!”方玉华自告奋勇,携着何佳妮挤进了杨棠的房间。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方玉华用了一个发行总局官网论坛上“六个太阳外加三个月亮”的账号登入后台,飞快地将杨棠刚手写出来的简谱录入了电脑,接着花了五倍的价钱开始检索,不到两分钟,《野蜂飞舞》的谱子就被打上了“预通过”的标记。

  “ok,搞定!”方玉华拊掌乐了起来。

  “这预通过什么意思?”杨棠问。

  何佳妮解释道:“这‘预通过’是极少数账号才拥有的特权,简单来说就是数据库里没有发现雷同或相似的乐谱,只要再审核一下曲子合不合乐理,就像审核诗词合不合四六那样,便能通过了。”

  杨棠愕道:“这岂非相当于已经通过了?”

  “不一定。”方玉华摇头,“曾经有过那么一例谱子预通过而没被通过的案例,因为有另一个人也登入了同样的曲谱……最后成功的那个人成了现在鼎鼎有名的作曲家,而失败的人沦为街头卖唱者,潦倒了十多年!”

  “两人谱子一样?不差一个音符?”杨棠奇道。

  “是的,不差一个音……”

  “那肯定是一个人抄另一个人的啰!”杨棠不禁有些唏嘘。

  要知道,合作谱曲的不是没有,但通常来说,一首名曲都有一个中心思想或者说是曲魂,这就导致多名作曲家由于自身阅历、音感、思想认知等差异,在共谱一曲时极难产生出完美融合的曲魂。

  “究竟是谁抄谁的,都过了十几年,谁知道呢!”

  “叮咚!”

  这时,电脑提示音响起,一看,居然是发行总局官网发来的通知函,说《野蜂飞舞》已经通过了审核。

  杨棠见了,无语凝噎。

  方玉华拿起杨棠随手默下的那张谱纸,在他眼前挥了两下:“这个就给我了,ok?”

  “行!”杨棠点头。

  何佳妮道:“我也要誊写一份。”

  方玉华有点不愿意:“你直接从网上下载不就好了嘛!”

  “要钱的,姑奶奶!”

  “你会没钱?”

  见两女有争执的迹象,杨棠不禁岔开话题道:“对了方玉华……”

  “叫我玉华不成么?”

  “呃,玉华,我想问问你,你那外国朋友真说要买我软件?”

  方玉华闻言多少有点意外:“怎么?你想通啦?”

  “我想通个屁!”说起这个杨棠就来气,可事情已经这样,只能在此基础上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埋怨他人。

  “别生气嘛,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那朋友真打算买你的软件,绝对不少于一百万美金!”

  杨棠不置可否道:“一百万美金……这是他报给你听的价?”

  “对啊!”

  “这么说你那朋友的心理价位不止一百万美金。”何佳妮道。

  方玉华歪了歪螓首,道:“这我知道,但我懒得问她,反正棠棠也不打算坐地起价,对吧?”

  “谁不想坐地起价?”杨棠瞪了方玉华一眼,“但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你朋友的底线,所以不敢动这心思,万一把他的人吓跑了,我就不好让辰讯和千度出血了。”

  “哎?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把省电宝卖给我朋友?”方玉华愕道。

  “废话!”杨棠道,“你那朋友买我的软件为了什么?还不就为了赚钱,辰讯和千度也是这个目的!我虽然没打算把省电宝做大做强,但也不想肥水流了外人!”

  “啊!?”杨棠的话让方何二女都吃惊不已。

  此世华夏的强大毋庸置疑,方玉华何佳妮这批青年人缺乏“大叔”杨棠那种由前世带过来的民族紧迫感,并不认为把软件卖给洋人就是肥水流了外人田,只觉得这是纯粹的商业行为。

  “对了,你帮我打听一下,你朋友派来的人什么时候到。”

  “这个不用打听,我知道,就后天凌晨,她还让我帮忙接机呢!”方玉华道。

  杨棠闻言默了一下,道:“这么说来,我约辰讯和千度的会面时间得改一下了。”

  ******

  转眼,到了第三天下午。

  三点,申海市中心某写字楼内,杨棠临时租的一间小会议室。

  辰讯方面的人依旧是贺铭,千度则换了个叫张英的女白领全权负责,她的五官相当男子气,演花木兰估计都不用化妆。

  而杨棠暗暗关注的封广亮,果然没有来。

  “抱歉杨先生,现在已经三点零一分了,我们还在等什么?”张英瓮声瓮气地质问杨棠。

  杨棠看了看表,正想说话,会议室的门被推了开来。

  方玉华打头,带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走进了会议室:“不好意思各位,没来晚吧?”

  贺张二人齐齐色变,张英浓眉倒竖道:“杨先生,我们千度需要你一个解释!”

  方玉华抢白道:“解释什么?卖东西自然是价高者得,这两位是美国蓝石集团的驻华商业代表,他们将全权代理蓝石集团旗下乐智软件公司对省电宝的收购事宜。”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