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72 搅在一起的武浩跟骅哥

072 搅在一起的武浩跟骅哥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五分之二的法力么?”

  法力之海的法力并没有以数值方式直接表示,但[仙音净化]这个技能每使用一次所消耗的法力却是有数的,七十二。

  换言之,杨棠目前的法力上限在一百八十附近,可能略多,因为细看的话,杨棠发现法力好像没用足五分之二。

  至于法力回复速度什么的,杨棠打算最近几个钟头都不再使用[仙音净化],那么待法力重新回满,应该会很容易计算出回复速率。

  把小狗带到水龙头底下冲洗干净之后,杨棠随手将其搁在地上,结果小狗狗只是水淋淋地站在那里,没敢像其它狗那样来个抖水啥的,显然是被人欺负怕了。

  同时,杨棠发现小狗刚刚才治好的前肢远不如后肢稳当,撑着小身板颤个不停,似乎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嗯?”

  杨棠抱起小狗狗,对着它的前爪细细端详了一番,最后还上手捏了一下,结果发现小狗狗有吃痛的表情。

  “看来骨折是好了,但内里的瘀伤,还有内出血什么的,没好!”

  这就好比打篮球崴脚,脚踝肿起个大包,拍片发现骨头没问题,但光是散瘀化血也得一两个礼拜才能下地。

  “这样看来,凡是沾着血的伤,[仙音净化]的效果都微乎其微……”

  不过杨棠并不失望,毕竟[仙音净化]能在短时间内就让骨折恢复如常,单这一条,已是不凡。更何况其它的负面病症,如头晕、眼花、恶心、中毒等等,[仙音净化]都相当适用,所以应该偷笑才对。

  基本上试验完毕,杨棠到小卖部买了包泡椒凤爪,全部打开,搁在了小树林内的一片浅沙地上,然后放任小狗狗去吃去撒欢,他便不再管了。

  下午上课,杨棠开始专研数学,结果他发现,在拥有了[黑客之王]的头脑后,许多大题难题他都有了解题思路,只是有些高中常用的公式他还没有系统去记,以至于真要解题的话,他只能用高数甚至于超出大学范围的数学知识去推导答案。

  虽然得出的最后答案都对,但解题过程与标准答案面目全非,若只是一题两题也还罢了,改卷老师或许会觉得新鲜,但连着好几道题目都这样的话,说不定改卷老师脾气一上来,非给你判个错也未准。反正高考查分也只是复核各题目之间的分数有没有加错,并不会重新检验某某题目改得对错与否,所以对着改卷老师最好顺毛捋,给他个大众答案,字写好一点就可以了。

  于是杨棠暂停了研习数学大题,改为硬背各种数学公式,再结合公式去套那些超出高中范围的解题过程。

  整个下午晃眼而过。到了晚自习前半段,杨棠主动找上岑丽,问了她许多英语疑难问题。杨棠不得不承认,熊猫丽的专业课水平那是杠杠的,只要是课本以内的题目,怎也问不倒她。

  头一节晚自习下了之后,第二节晚自习杨棠没有再上,而是骑上小绵羊施施然回了雾大的家。

  自打杨棠在申海卖软件实实在在赚了三百多万,杨继学就觉得儿子长大了,凡事有自己打算,也就懒得多问什么。再说了,实在不行,杨棠还有委培、当兵两条路可选,根本用不着多操什么心。

  杨棠洗漱一番后,钻回自己的房间,打开笔记本,连上网,弄好跳板,开始小心翼翼地接近刑侦局案件数据库抓包程序所对应的境外服务器。

  结果相当理想,两台不同ip的境外服务器上各有三四个数据包,“杨”姓案件的包有三个,但是没有关于杨棠自己的。其中最新的数据包是晚上八点左右发送过来的,应该是刑侦局加班的人员调阅了档案。

  “嘿嘿,看来是成功了,案件数据库以前的曰志记录被删,再想要排查出我的抓包程序,那就必须得全面搜检数据库才行,工程量大不说,动静也会很大,想不让我知道都不行!到时候我提前溜了,还可以把你们引去跟小鬼子或美国佬打上一仗!”

  不得不说,杨棠拥有了[黑客之王]后,性格里猥琐的一面开始渐渐显露出来。幸亏“大叔”杨棠骨子里的猥琐实在不多,否则网上不知要有多少婐聊的男女要遭殃,甚至于那些那女明星,只要有龌蹉视频留下,恐怕都难逃[黑客之王]的毒手。真到了那种时候,天下不一定大乱,但娱乐圈大乱是肯定的。

  “呼~~总算把申海刑侦局监视起来了,现在就看武烈那边的行动了……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杨棠有点患得患失,但最终并没有拨武烈的号,而是打了武浩的手机。

  “喂,谁啊?”电话那头,音响大得像战争,好不容易武浩略显张扬的声音吼着传了过来。

  “我,杨棠!”杨棠反吼了回去。

  “哎哟~~是棠哥呀,你等会儿等会儿,我找个清静的地儿再跟你说……”然后是一阵隐约而急促的脚步声,“棠哥,现在可以说了,你最近一段去哪儿了?我爸说你去外地旅游了。”

  “差不多吧,去了趟申海,你呢?过得还可以吧?”杨棠闲扯道。

  “我爸忙得要死,我每天就醉生梦死,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武浩语气很孤寂。

  “怎么?你还有不顺心的事?”杨棠顺嘴问了一句。

  “可不,我还真有!”

  “怎么回个事啊?”杨棠追问道。

  “上次我在篮球场被人打成重伤,还是你救了我的命,记得不?”

  “记得,怎么不记得……”

  “我爸骗了我,打我的人其实根本没出国,就在雾都总领馆里窝着呢,前几天被我撞见了,可愣是拿对方没辙!”武浩忿忿不平道。

  杨棠:“……”

  “棠哥,你还在听吗?”

  “在听……怎么?你想搞对方?”杨棠哂道。

  “你有办法?”武浩的情绪瞬间高了八丈。

  “有点想法,不过这事儿你爸必须得知道,否则你甭管找谁帮忙都兜不住。”

  “可我爸忒忙……”

  “那就等他不忙了,你给我打个电话,咱俩先约出来聊聊!”杨棠神不知鬼不觉就把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托给武浩负责打听了。

  “成,等我爸不忙了,我给你打电话!”武浩无奈应下,却又有些担心,“可是哥,万一那几个打我的龟孙真跑出国了咋办?”

  杨棠顿时乐了:“那不正好嘛!”

  “什么正好?”武浩明显没醒过味儿。

  杨棠道:“外国驻华大使在咱们国内有豁免权,但在他们本国也就一普通人,懂?”

  武浩顿时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哥,还是你聪明!”

  ******

  过了两天,周五,武浩打来电话,约杨棠下午放学后吃饭。

  下午下课之前,杨棠找了张纸条,在上面写写画画了些什么,弄好之后又觉不妥,收进兜里有些摇头。

  下课之后,不打算上晚自习的杨棠出了小教楼就往学校大门方向走,结果被从后追上来的白可卿拦住了。

  “白同学,你拦我干什么?”

  白可卿冷盯着他,问:“你上课又写纸条又摇头什么意思?”

  杨棠一愣,旋即惊诧道:“你该不会以为我写纸条是写给你的吧?”

  “难道不是么?”白可卿冷冷反问。

  杨棠简直不知该如何作答,若直接表示人家小女生自作多情孔雀开屏显然会伤其心,他揉了揉眉心,道:“可白,你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美好啊!”

  白可卿明眸一亮,等着杨棠的下文。

  “纸条真不是给你的。”

  “我不管,除非你拿出来让我瞧瞧!”白可卿说这话时俏脸微微发烫,多少觉得自己有些无厘头。

  杨棠一听,表情顿时晴转阴:“白同学,对于你介绍沈忱这单生意给我,我很感谢,但纸条不是给你的,我不希望再重复第三遍!”

  白可卿有些畏惧杨棠的脸色,又有些不甘就此重拿轻放,正犹豫间,见杨棠已然绕过她,口中漫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颀长的背影渐行渐远。

  ………

  骑着小绵羊到了约定地点,杨棠顺手在路边烟摊买了个最便宜的打火机,随即进了饭店。

  结果进门后杨棠才发现,一楼大堂乌烟瘴气的,早就坐满了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为首的两个赫然是黑屏和大金。

  看到杨棠进店,黑屏和大金双双起身,不约而同地迎了上来:“易哥!”

  这话一出,其余正在觥筹交错、聊天打屁的家伙们也都跟着站了起来,异口同声道:“易哥好!”声音大得两条街外都能听见。

  “行了行了,大家好!”杨棠心下苦笑,面上却不露声色,摆手示意众人坐下,然后问黑屏道:“骅哥,还有武浩那臭小子呢?”

  “在楼上。”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