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74 还是被逼急了

074 还是被逼急了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面对众人的起哄,卢茵的暴脾气也上来了。

  “吵什么、吵什么、吵什么……”

  黑屏等人气势一滞。

  杨棠见状,阴阳怪气道:“私人地方,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倒是卢警官你,没谁请你进来吧?”说着,不等卢茵反驳,他指向骅哥某个手下的马子:“你,就你,过来!”

  那小太妹看了看自己男人,在骅哥和她男人双重眼神示意下,战战兢兢地走到了杨棠跟前:“易、易哥好!”

  “好什么好,回答我的问题!”杨棠撇嘴道,“刚才这三位警官冲上来的时候,我看你跟在后面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这话一出,骅哥那手下冷汗狂流,想要辩解。可小太妹文化课虽然没怎么学好,但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听完杨棠的话,立马尖叫起来:“是啊易哥,刚才警官冲进来的时候,我真的受惊了!”

  杨棠闻言,差点没笑喷出来,却仍板着脸子道:“卢警官,你都听见啦,她说你手下冲进来的时候,害她受惊(米青)了……这要怎么算啊这个?”

  骅哥等人先是一愣,旋即哄堂大笑,甚至就连小太妹和她那男人都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杨棠真是无语了。

  卢茵和她两个同事却好像受了莫大的羞辱,尤其是卢茵,她略方的脸涨得通红:“我今天是来找孔骅的,你这个家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找事是不是?信不信我拷你回局里?”

  杨棠丝毫不受威胁,一脸讥诮道:“你还别说卢警官,这里边还真有事,那天实中校门口砸车,就是我叫人动的手,你不找我,偏来找老骅,这算不算脑子糊涂?”

  听到这话,卢茵和她两个同事脸色剧变。

  杨棠见状,反而不急了,施施然坐下,喊了一嗓子:“那个谁,给上盘麻婆豆腐!”

  后厨们也正在看热闹,听见这话,立马有人应道:“得嘞易哥……”

  这时,震惊过了的卢茵踏前两步,死盯着杨棠道:“就是你砸了我弟弟的车,还打了他两个同学!”

  “哎哎~~卢警官,有些事儿实中校门口那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你可不能帮亲不帮理啊!”杨棠吊儿郎当道,“是你弟弟想要打我,然后我两个同学见义勇为,放翻了他两个跟班,这才替我解了围……伟大的领袖怎么说来着,哦对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信你可以去调查嘛!”

  卢茵:“……”

  “至于砸车,我还是那句话,车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别找老骅赔,你们警方可以直接来找我嘛!”杨棠皮笑肉不笑道,“但是,我以实中应届毕业生的名义发誓,绝对不会向社会上某些氓流妥协,所以你们警方如果想协调我跟车主之间私了,提前赔他车钱,那是不可能的!本人只接受法院判决,该赔多少,我一分不少给,怎么样?”

  卢茵闻言气极而笑:“就你,有钱赔嘛?”

  杨棠哂道:“卢警官,你可别小瞧我,你弟弟那车还不到二十万,老子赔他二十万整,又咋地?不过法院的判决一天不下来,我一天不给钱!”

  “你……”

  “还有卢警官,今天以前就算了,今天以后如果因为你弟弟的事情你再出现在我面前,那我就要毫不客气地投诉你‘不遵循警方回避原则’啰!”杨棠条是一条的,每句话都戳在了卢茵的错处上,“另外,这里是老骅的地方,他会不会投诉你扰民、私闯民宅之类的我就不清楚了。”

  骅哥一听,立马附和道:“投诉、肯定要投诉……”说着,还拍了拍手下那小太妹,“看把我弟妹吓得……受惊了都!”

  卢茵和她同事脸上终于绷不住了,没好意思再待下去,只能落荒而逃,惹得黑屏等人哈哈大笑、经久不息。

  等笑声停了,骅哥随手打赏了小太妹和她那个男人一千块钱,将小弟们都赶回了楼下,转而拍杨棠马屁道:“易哥,真有你的,古有诸葛亮舌战群儒,你今天来了个舌战群警啊,三两句话就把那难缠的臭女警给打发了,真是痛快!”

  杨棠斜了他一眼,漠然道:“痛快个屁,你瞧着吧,那个叫卢茵的肯定会找借口来骚扰我!”

  刚才卢茵仨现身时一直躲在后边没吭声的武浩道:“她敢?!我叫我爸撤了她!”

  “哎哎哎~~浩子,你这话就过了啊!”杨棠道,“现在武叔可是捞大功的关键时候,你可不能给他松劲!”

  武浩略有不服道:“可是那女警刚才的做派明明已经违反警例了呀!”

  “或许她是仗着什么人的势吧!”杨棠不置可否地揣测了一句,扭头又向骅哥道:“有件事你可得上心……”

  “什么事?”骅哥略略凑近,洗耳恭听。

  杨棠不紧不慢道:“我给你指了道儿,将来你的盘子必然变大,这道上若有人眼红,自然有你那帮手下去顶,不过官面上,除了得有人罩着你,还得请个律师,替你跟警方打交道!”

  “请律师?”

  “对,请那种有点名气却没心没肺一切向钱看能办事的律师!”

  “行,我记下了。”

  ******

  第二天,市局,武烈办公室。

  “浩儿,他真这么说的?”

  “没错,他说不想给你添麻烦,还叫我别扯你后腿!”

  “狗屁!”武烈咧嘴笑了起来,“小杨这是在提醒我,不能被动防御,不然那么大一块蛋糕肯定会被人东挖一角西啃一口!”

  “那他话里的意思……”

  “他的话,你反着听就对了!”武烈提点儿子道。

  武浩却有点不以为然,心说那纸条上他给我支的招总不能反着来吧?

  武烈没留意到儿子的表情,单独在那里自言自语:“没错没错,这么大的功劳我一个人肯定是吞不下去的,还不如放手,反正局里的同事眼睛都是雪亮的,我武烈在这个案子中起了多大作用,没有谁能够抹杀,最后的表彰上也肯定会有我的名字……诶对了浩儿,你说那女警叫什么?”

  “卢茵,高新区的。”

  “呵呵,那正好,就拿她开刀了!”武烈冷笑着接通了内线电话,“喂,人事处吗?我,武烈!帮我查下高新区一个叫卢茵的女警,对,档案我马上要,查到了就传真过来!”

  等武烈挂上电话,武浩道:“爸,棠哥说了,叫你别动那女警!”

  “他叫我不动我就不动啊?你看着吧,我估摸着要不了两天,他自己就该投诉那女警了……”

  ******

  不得不说,武烈真是张乌鸦嘴。

  周一上午,第一个连堂结束的课间,杨棠下了小教楼,打算去厕所放水,边走还边琢磨着本周末最后一次模拟考的事。

  孰料,杨棠刚经过花台旁,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埋伏在花台另一边的卢茵钻了出来,拦住了他。同时,卢茵那两名男同事从后边上来,一左一右挟住了杨棠的胳膊。

  杨棠差点就发动[伤痕措手]将卢茵给秒了,心头火冒三丈之余,面色却冷静得可怕,当下寒声问道:“卢警官,你们想干什么?”同时心头暗忖:看来得找个机会学点儿能防身却不至于杀伤人的招数。

  念头刚一闪完,明悟顿起:「心之所求,学习不杀伤人仅能防身之招数!」

  卢茵见杨棠就擒,眼眉间露出一丝小得意,高声道:“杨棠是吧?我们是高新区分局的,关于上个礼拜实中校门口砸车伤人事件,你是目击者之一,我们想请你回局里协助调查!”话音刚落,顿时有一批厕男厕女围观上来。

  杨棠见状,瞬间明白了卢茵的恶毒心思,协助调查而已,既不能逮也不能捕,可她非要在实中校园里强制拿人,造成恶劣影响,这分明就是想恶心杨棠!

  “哼,卢警官,我不得不提醒你,眼下众目睽睽,我还未满十八岁,你和你同事这么做绝对违规,我一定会投诉你们的。”说到这儿,杨棠感觉到身后挟着他胳膊的俩警察都有点松劲,顿时双臂运力猛地一震,整个人一下就挣脱了身后的控制,紧接着就窜进了同学丛中。

  卢茵脸色大变,喝叱道:“杨棠,你竟敢拒绝配合警方调查,还脱离警方控制……”

  “卢警官,你少给我来这一套,砸车赔钱,至于打伤人的又不是我,目击者多的是,你找我干什么?”杨棠在人丛中高叫着,顺手还抓过一个高二女生的手机,打开视频功能,朝着卢茵三人就是一通狂拍,“嘴上说协助调查,居然想暴力扣押我,还有没有王法了?而且你们说是来执行任务的,可直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看到你们亮警证!”

  这话一出,本来存心看热闹的周遭学习望向卢茵三人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善起来,正好也在人丛中的刘羽更是趁机说了一句:“三位警官,你们来我们学校找人,证件总得亮一下吧?”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