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75 闹剧

075 闹剧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刘羽是高二的明星体育生,所以他一开口,顿时有不少高二生起哄,甚至渐渐蔓延到在场所有学生。虽然大家没有整齐划一的叫嚷,但大声议论,间中夹杂着怪话是免不了的。

  “自称警察,够弔!”

  “就是,证件都不亮一下,还想乱抓人,真是弔爆了!”

  “这几个人不会是冒充的吧?”

  “谁知道呢!”

  “让他们亮警证,不亮不准走……”

  “说得对,不然他今天可以乱抓学长,明天就可以乱抓我们!”

  “赞成,亮警证、亮警证、亮警证……”

  卢茵见场面有些失控,赶紧将警证掏了出来,高扬在手道:“我们的确是高新区分局的警察,来找杨棠同学了解一些情况!”

  没等杨棠搭腔,闻讯赶来的白可卿落落大方地排众而出,脆声道:“了解情况能够直接抓人的么?难道不需要出示其它手续?比如……传唤证?”

  “呵呵,我们警方办事,只要出示了工作证件,是可以口头传唤的。”

  “是吗?”白可卿冷淡一笑,道:“据我所知,被传唤对象违法了,警方才可以口头传唤,杨棠他违法了么?”

  “这……”卢茵语塞。

  “回答不了?”白可卿细柳似的眉毛挑了挑,“没关系,哪怕是传唤,律师也可以在场的,我可以让我的律师跟着杨棠到你们局里走一趟。”

  话落,卢茵暗叫不妙,其余在场的学生却“嗡”一声炸了锅。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一个女生居然还有私人律师?!”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这女生谁啊?凭什么替那个杨棠出头?”

  “我知道我知道,这女生姓白,每天好像都是由威佳迪接送的。”

  “威佳迪什么东西?”

  “连威佳迪你都不知道,滚粗!”

  听着周围的议论,卢茵已从不妙的感觉中挣扎出来,嘴硬道:“传唤的时候,律师自然可以在场,但必须是被传唤人所认可的律师才允许陪同……”她话还没说完,杨棠已在人丛中喊道:“卢警官,你甭废话了,我认可白同学的私人律师,并且现在就可以聘请他。”

  白可卿闻言心头微喜,面上却不露声色,帮着杨棠步步紧逼卢茵道:“警官,现在我想我们可以去警局了吧?”

  卢茵暗暗叫苦,若只是逮个杨棠回局里,随便找间屋子,将他关个二十四小时,给足苦头吃,然后再放出来,那是完全可以的,甚至都不用惊动其他同事。可现在若真有律师陪着杨棠一块回分局,那她挨批是一定的,因为今天根本就没有这行动,也没人给她下命令,完全是她擅自做主想要给杨棠一点颜色看看,殊不知这样的行为就是典型的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也就在卢茵快要死心的时候,熊猫丽和教导主任外加四五个学校保卫赶到了现场。

  保卫们驱散了周围的同学,让中间空出一大片来,同时熊猫丽和教导主任一起与卢茵三人交涉了几句,大致弄“明白”了警察的来意。

  这些天熊猫丽一直想找杨棠的茬,眼下总算找着机会了:“杨棠,你给我出来,躲在低年级中间算怎么回事?”

  听到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话,卢茵松了口气,自以为解除了律师危机。白可卿蛾眉微蹙,静观其变,并未马上打断熊猫丽的话茬。

  “岑老师,还有教导主任,你们来得正好……”杨棠排众而出,“这三位警官无缘无故想要抓我!”

  “什么叫无缘无故抓你?”卢茵抢白道,“我们是传唤你回去调查一件伤人案。”

  杨棠瞪眼道:“我什么时候伤人了?”

  卢茵不无得意道:“你伤人没伤人,得调查,在这儿哪说得清楚!”

  “卢警官说得很对,杨棠你就跟三位警官走一趟吧!”熊猫丽不怀好意道。

  教导主任附和道:“没错,有没有问题,警察自然会给你公道。”

  这你唱我和的话一出,基本上算是代表了校方的态度,周围原本同情杨棠的学生顿时都不吭声了。

  白可卿见状大急,正想帮杨棠说几句,孰料杨棠先她一步道:“岑老师,还有主任,你们希望我去警局,没问题呀,可是根据华夏律法,这未成年人接受警方问询需监护人全程陪同,您看我是不是先给我父母打个电话呀?”说着,他从屁兜里掏出那部顺手牵羊来的手机就开始拨号,嘴里还嘟囔着:“咱们都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知法犯法嘛!”

  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熊猫丽和教导主任当了恁多年高中老师,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加上众目睽睽,所以虽然有点疑惑杨棠的手机从哪儿来的,却也没有阻止他给家里边打电话。

  可卢茵就有点绷不住了,今天这事儿要是有杨棠的家长掺和进来,那是一定会糟糕的。幸好来之前她还准备了最后一招“金蝉脱壳”之术,当即向俩男同事之一打了个眼色。那男同事随即将手插进裤兜,解锁手机后摁了一个快速拨号键。

  ………

  实中校门口对街的小卖部。

  卢茵的弟弟卢英,也就是那天想扇杨棠耳光的嚣张家伙,正蹲在小卖部门口想打火抽烟,孰知上衣兜里的手机骤然响了起来。

  “咦?董哥的电话……不对,老姐早上叮嘱过,看到董哥来电,就把电话挂了,然后给她打过去!”想起这茬儿的卢英赶紧照办,没曾想刚拨通卢茵的号才响了一声,对面就接了电话。

  同一时刻,卢茵接起了亲小弟打来的电话,故意背过身子去不让熊猫丽和教导主任听清楚,嘴上的称呼声却大得能够震碎玻璃:“啊,陶局好……我正在实中呢!什么?不需要询问杨棠了……好好,我知道了,这就收队回来!”

  挂了电话,旋过身来的卢茵冲熊猫丽和教导主任抱歉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二位,领导指示我收队,暂时不需要询问杨棠了。”

  熊猫丽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教导主任却是个人精,不动声色瞥了眼杨棠,见他那边刚好也打完了电话正在收线,心头不禁有些嘀咕,对卢茵的态度顿时变得模棱两可起来:“卢警官,警方的工作嘛,我们学校是要配合的,不过有些事还是要搞清楚一点好,不能冒冒失失,所以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可别忘了先通知我们校方啊!”

  卢茵闻言讪讪一笑,随即招呼上俩同事就想离开。此时,杨棠堵住了他仨的去路,冷然道:“卢警官,你今天真是吓到我了,所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拭目以待。”卢茵自觉今天的事没什么大的纰漏,当下冷哼一声,根本就没把杨棠的威胁放在心上,领着俩同事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实中。

  杨棠目送卢茵远去,心底却深恶痛绝,今天之事,搁他身上还好一点,若是换了杨爸杨妈或其他普通人,恐怕只能任其拿捏,许是不会遭什么大罪,但所受的惊吓只怕吃十根人参都补不回来。

  见杨棠有些忿忿然,白可卿碰了碰他,道:“诶~~在想什么呢?”

  “没事儿!”杨棠摆了摆手,郑重其事地注视着白可卿道:“可白,今天真是要多谢你了,不然那姓卢的女警还不知道要折腾成什么样!”言语间,他发现周围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白可卿道:“没什么,我只是帮腔而已!倒是你,怎么惹上了那种蛮横女人,还是个警察!”

  杨棠正想解释那天校门口遇到的破事儿,旁边一个女声怯怯地插了进来:“杨棠…学长,能把手机还我吗?”

  “啊喔!”

  ******

  吃过中饭,杨棠懒得跟熊猫丽请假,骑着小绵羊直接回了家。

  连上网,弄了几层跳板,绕了半个地球,杨棠这才链回国内,从113网盘上下载了今儿上午他“借”人家温玉晗手机拍下的视频。

  嗯,温玉晗就是那个被杨棠顺手牵走了手机的高二女生,算是小美女一枚,可惜上午的时候杨棠心事重重,并没有与对方深交的想法。

  视频拍得很正点。

  杨棠当即叫了还未去上课(大学下午一般两点半上班)的杨爸来“欣赏”!

  杨继学很快浏览完一遍,皱眉道:“这什么视频?”

  杨棠忙把上午在学校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杨继学听完后,冷盯着杨棠好几秒才道:“你敢保证你没伤人?”

  “绝对没伤人!”杨棠叫起了撞天屈,“真是我两个同学动的手,而且是他们主动打的人,我都没叫他们帮忙!”

  “那行,既然咱们占着理儿,那就不能吃这个闷亏!”说着,杨继学登录了他的教工号,以实名的方式将视频发到了市府和市局的投诉网站上,同时还详述了事件过程。

  这还不算完,杨继学发完投诉帖后,又给几个老同学和在市府工作的两个得意门生打了电话,让他们关注此事。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