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76 给面子

076 给面子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周三,一大早,高新区分局。

  例会上突如其来的的调令把昨天提心吊胆了一天的卢茵打击得体无完肤。

  “兹令高新区……二级警司卢茵……任城口县警局巡逻支队副队长……”

  城口,属雾都这座西南重镇最偏远的郊县,说是县,其中心城区不过一个镇的规模,横四纵五的街道,有且仅有一家超市,但论起编制来,县警局竟还是正处级单位,巡逻队则是副处级单位,支队正科级,副队长的职务正好配上二级警司(副科)。

  例会一完,心头堵了块大石头的卢茵怒气冲冲地闯进了副局长办公室。

  “舅,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高新区分局副局长黄宗礼先呡了口茶,然后抬起眼皮很不待见地夹了眼自家外甥女卢茵。

  被黄宗礼一瞟,卢茵心头打突,却仍嘴硬道:“凭什么调我去城口那么远的郊县?其它地方不行啊?”

  “啪!”黄宗礼猛然拍了桌子,高声叱道:“你还想去其它地方?你没被一撸到底就是我这个做舅舅的说破了大天去给你挣来的。”

  卢茵:“……”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人?简直混账!”黄宗礼显然还有些忿忿不平,“昨天一大早武局就给我来了电话,人家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学生,你在没通知人家家长的情况下就跑去学校拿人,不管有没有那视频,就这一条让你去扫大街都够了!”

  “我……”

  “你什么你,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宝贝,我这个当舅舅的就不宝贝了?”黄宗礼提起这点更来气了,“要不是我姐当年一手把我带大,临终前又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你,老子才懒得管你们卢家那些腌臜事呢!”

  “小舅……”

  “唉,调职的事情板上钉钉了,你也别抱什么幻想,更别去找你那个当副秘书长的大伯,就因为你这事儿,我听说下礼拜他晋升秘书长的事已经黄了。”

  “啊?!”

  “啊个屁,那个叫杨棠的,他老子是雾大老资格的教授了,市府里边就有他不少门生,有两个级别比我还高点儿,而且我听说,就昨儿下午,二号的秘书还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解释你捅出来的篓子!”

  卢茵闻言浑体一震,有些难以置信道:“杨棠他爹有这么大能量?”

  “哼,都是学术界的关系,你知道杨棠他爹的老师是谁嘛?是钱四平!”黄宗礼说到这儿看向卢茵的眼神完全是恨铁不成钢,“对上这种人,我们就是完全照章办事,也未必能把他们请回局里,更别说你周一的行动根本是无中生有!”

  卢茵忙不迭点头称是,却又在那儿小声嘟囔:“钱四平?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啊?”

  “能不耳熟嘛,人家是皇家科学院的副院长!”

  ******

  中午下课的时候,白可卿找上了杨棠,开门见山道:“我请你吃饭,顺便带你见一个人!”

  之所以说话这么直白,不是白可卿跟杨棠的关系好到了亲密无间的份上,而是白可卿发现,如果是求杨棠、或者说希望杨棠帮忙办什么事,那绝对不能兜圈子,否则铁定没戏。

  杨棠摆手道:“可白,你把事情弄反了,前天你那么帮我,该我请你吃饭才对!”

  “可是,我还带了朋友,就秦川大酒楼那位……”

  杨棠皱了下眉,道:“我临时写的那首秦川酒楼的诗根本就没在网上注册,对方就是照抄过去我也拿它没辙,何必买呢?”

  白可卿闻言一愣,旋即赧然道:“我跟你说了你别生气啊,你那首诗我已经帮你在网上注册过了,还有你以前写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也注册了,还有、还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也……”

  这下轮到杨棠发愣了,好半晌他才回过味来,若有深意地瞟了白可卿一眼,道:“那就让他来吧,我听听他的报价,但不保证能够谈成!”

  “那我就先代她谢谢你了……”

  半小时后,就在秦川大酒楼二楼包房里,杨棠见到了白可卿口中的那个“他”,原来不是他,而是她,一个年近三十、正值芳华的大美人!

  “你好,秦亦情!”

  “杨棠!”

  秦亦情至少一米七的身量,略显狭长的剪水双瞳不带丝毫迷离诱惑,反而晶莹清透,乌黑齐耳的秀发使她看起来神清气朗,嘴角略露一丝矜持的浅笑,予人一种亲近之感却又不失端庄隽秀;身上一袭不知名连身裙剪裁得异常合体,恰到好处地突出了她颀长优雅的曲线,端的绰约动人。

  冰肌玉骨的柔荑与杨棠一触即分,秦亦情婀娜旋身,施施然在对座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杨棠的确有那么短暂的一瞬被秦亦情的风姿所吸引,但大叔就是大叔,很快回过神来,知道此种女人远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染指的,于是瞬间掐灭了心头的那一丝幻想,转入了谈生意的状态:“秦老板,听到你最近一直在找我?”

  秦亦情微微一怔,似不敢相信杨棠这么快就从她惊人的魅力中摆脱出来,樱唇轻启,悠悠开口道:“没错,我想杨先生你应该清楚我找你的用意吧?”

  不得不承认,秦亦情的嗓音也十分好听,脆而不腻、滑而不黏,于七分清澈中尚带有三分甜美诱惑。

  如果能与她共度良宵,那感觉……

  杨棠思绪开始飘散的刹那间,他脑中的法力之海骤然激荡,使得他浑体一震,转瞬便清醒过来。

  暗呼厉害的同时,杨棠对秦亦情也格外多了几分警惕:“秦老板,你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不过今天,我来这儿是为了请可白吃饭,同时也给她一个面子,顺带见一见你,所以你对我那首诗若真有什么想法的话,就请直接报价吧,给你五分钟!”

  秦亦情听到这话,心头惊诧之余不禁有些怒气上涌,什么叫给白可卿一个面子?难道本大美女的面子就不好使么?

  白可卿也有点惊讶杨棠的态度,但对这样的状况小心心里不仅不讨厌,反而有些窃喜:“棠棠,亦情姐她是我的……”

  “你闭嘴!”这时候,秦亦情的老板脾气翻了上来,“既然如此,杨棠是吧?那咱们就在商言商,你的那首诗,秦川连锁集团出三十万买断一切版权,包括署名权!”

  杨棠闻言,笑着摇了摇头:“不够……”

  秦亦情平静的面色终于变得生动起来,柳眉微挑道:“那你说多少?”

  “想要署名权的话,刚才那价钱后面至少还得加一零,否则免谈!”杨棠淡淡道。

  秦亦情蹙眉道:“你不嫌你太过狮子大开口了吗?”

  杨棠耸肩道:“秦老板,你刚才也说了,咱们在商言商,我出了价,你要不愿意买,咱们好说好散,对不啦?”其实若早上半个月,三十万的出价杨棠是一定会答应的,可惜眼界有多大,心就有多大,杨棠已经赚到了三百万,所以不介意把诗标个高价,爱买不买。

  秦亦情自然不清楚杨棠的经历,她迟疑了大概有十来秒钟,最终重重点头道:“三百万就三百万,我买了!”

  “慢来……”杨棠又摆了摆手。

  秦亦情见状,知杨棠还想提条件,顿时愠怒道:“你别太过份啊!”

  “嘿嘿,秦老板,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我们这是在做生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提条件你要不愿意你可以不买嘛!”杨棠哂笑道。

  “说!”

  “很简单,价格三百万不变……税后!”

  杨棠多加了两字,可就是这两字,差点没把秦亦情气得跳起来:“你……”

  “另外,我知道我的价格有点过份了,所以嘛,合同上必须注明,诗词买卖之后,秦川方面不得以任何理由诋毁我的名誉或是找我麻烦……诸如此类的,并且还得标明违约即赔三个亿华币!”

  “这绝不可能!!”

  杨棠道:“怎么不可能,只要秦大老板你别想着事后找我的茬儿,这三个亿就是一纸空文。”

  秦亦情想了想还真是如此,于是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点头道:“成交!”

  既然秦亦情“屈辱”地答应了城下之盟,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双方很快找好律师,厘定了合同。杨棠刚请白可卿吃完中饭,秦亦情就打算跟他现场签约。

  “签就签呗!”杨棠端起高脚杯呡了口杯中剩下的红酒,随口吟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说着,提笔就打算在合同上落款。

  “慢着!!”

  秦亦情突然发疯似的一把夺过了杨棠手中的签字笔。

  杨棠斜眼瞅着秦亦情,脸色不豫道:“几个意思啊?涮我玩是吧?”

  “不不不……”秦亦情玉手连摇,“你刚才那首诗?”

  杨棠哂道:“葡萄美酒夜光杯?”

  “对对,这诗卖嘛?”

  “不卖!”

  “为什么?”秦亦情难得扮起了小可怜。

  “不为什么?不卖就是不卖!”杨棠挑眉道,“还签不签约了?不签我走了。”说着起身欲走。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