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81 幸亏有鹰眼

081 幸亏有鹰眼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雾都肿瘤医院与雾都大学毗邻,位列三甲,旧名雾都第二工人医院,简称二工。当然,这个简称年青一代雾都人是不知道的,杨棠也是听杨妈妈叫习惯了顺理成章学舌过来的。

  “臭小子,还老啊老啊的,给谁打电话呢?”

  “没谁,就书法交流的时候无意中认识的一个退休老干部。”杨棠半真半假地答道。

  这时候,杨爸也打完了电话,听到杨棠的话,不禁揶揄了一句:“就你那几笔书法还好意思拿出去现啊?还什么退休老干部?人家说,你就信啊?”

  对于杨继学的怀疑,杨棠不好辩驳什么,只能避实就虚道:“爸,你找的人怎么说?”

  “不怎么说,他只说帮我试着问问,毕竟还有两钟头就开考了,教育局的个个都忙得脚不沾地!”杨继学多少有点无奈道,“但是小宏,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要是真不能做出特殊安排,以你现在的状况,就别去高考了,耽搁一年复读就耽搁一年,要么你读委培也是可以的,至于当兵……啧啧,还是算了!”

  “爸——”杨棠一听急了,“我的身体真没事,不信……”说着他就想下床来套广播体操,却被杨妈妈连拧胳膊加瞪眼给逼了回去。

  同时,杨继学疾言厉色道:“你身体有没有事,我跟你妈都清楚得很,再说了,你被送来医院的时候什么情况,你当医生都是瞎子啊?”其实,他可以理解儿子想要高考的心情,问题是高考再重要也比不上命重要,如果连命都没了,高考顶个蛋用啊?

  杨棠:“……”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推门进来,有点气喘吁吁地问道:“这里是杨棠的病房吧?”

  杨棠举手示意了一下:“对啊,我是。”

  “那就太好了,我是这边脑科的副主任张诚良,刚刘院长吩咐了,让我过来瞧瞧你的情况,看适不适合参加高考!”

  杨棠摇头道:“啊哦~~我不认识什么刘院长!”

  听到这话,杨爸杨妈都很警惕地望着张诚良,杨爸更是道:“二工的院长姓周,哪来什么刘院长?”

  张诚良自然看出了杨家人的质疑,却并不生气:“我说的是刘三山副院长,况且刘院长是受了严老的嘱托才会过问这事儿的。”

  杨棠的表情顿时变得夸张起来:“哎哟~~张哥,你早说认识严老,咱不就什么话都好说了嘛!对了,我叫你一声张哥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张诚良摆了摆手,没敢在杨棠面前轻易往他自己脸上贴金,“杨老弟啊,我算是刘院长的半个徒弟,却还没机会当面聆听严老教诲。”

  杨棠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恍然之色:“张哥,那你看接下来咱们怎么安排?”

  张诚良有些失望杨棠没主动说引见严老啥的,却不敢对严老和刘三山吩咐的事情不上心:“杨老弟,不用着急,只要你能通过,我包你能赶上高考好吧?”

  见了张诚良的态度,杨爸杨妈面面相觑,闹不明白严老是何方神圣。

  ………

  一个钟头后,杨棠蹲着轮椅打着葡萄糖吊瓶被推进了实中音乐楼最大的那间表演室。

  这里什么都不缺。

  卷子、空调、摄像头,四名监考老师,与杨棠相似的其余五名考生,甚至还有一个穿制服的二级警员。不过其他考生都没杨棠这么大架子,他身后还专门配了个推轮椅的女医生,张诚良的徒弟,姓颜,具体名字不清楚,具体模样也不清楚,杨家三口见到她时就戴着口罩。

  由于算上杨棠,特殊考生也仅有六个,所以三名老师很快核对清楚了考生们的证件和准考证,而留在前台的那名老师则在小警员的帮助下拆封了卷子。

  特殊考生中有俩是外校理科班的,所以就算同样考第二外语,他们的试卷难度也不一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六个特殊考生的二外都是法语,而无论文科理科,二外和英语的听力内容是一样的。

  因此,等到考试开始、听力播出后,倒也没有出现让几个特殊考生或监考老师措手不及的情况。

  杨棠嗅着从身后几步远的位置上飘来的颜医生的香水味,居然有种行走在野外花草间随时准备杀怪的感觉。他害怕这时突然有个浑身恶(汗)臭的家伙在跟前晃悠,说不定[伤痕措手]下意识就会发动。

  值得一提的是,屠戮了几千万只怪,杨棠的嗅觉虽然没有进化到更高的层级,但在分辨气息方面却已锤炼得无比灵敏。他真的在害怕自己倏然从轮椅中瞬移出去,“本能”的秒杀了某个“怪”!因而在整个听力过程中,杨棠不得不竭力控制着他的身体,以至于在他身后的颜医生看来,他浑身微颤个不停,似乎一直都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所以,听力一完,颜医生就犹豫着要不要凑上去探问一下杨棠的状况。当然,她很清楚考场的规矩,这个时候她必须先向监考老师或那名警员请示。

  同一时间,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杨棠根本不敢分神答题,幸好他有鹰眼在,直接开启,照着金色的答案一路填了下来。

  这边,颜医生刚请示完那个二级警员,两人居然一块向杨棠所在的位置靠拢,这使得刚刚填完听力题的杨棠变得极富杀.戮.欲.望,整个人也抖颤得更厉害了。

  香风夹杂着警员身上在普通人闻来并不浓重的汗臭侵袭向杨棠,几乎成了引诱他杀“怪”最恰到好处的味道。

  [妈蛋,要抑制不住了,仙音净化!]

  杨棠在自己将动未动的那一刻使出了[仙音净化],成功地驱散了充斥心头的戾气。

  “小杨,怎么样?你还好吧?”颜医生的柔声在耳边响起,杨棠却觉心力憔悴,跟条累死狗差不多。

  见杨棠没有应声,颜医生不以为意,还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摸着温度还算正常,就是一脑门的细汗多少有些腻手。

  “颜医生,我没事的……”杨棠勉力应了一句,转动脑袋撇开了颜医生的手,心下意识到不妥,因为刚刚被驱散的杀戮感又在缓慢滋生,“再给我半个小时,我把题目做完咱们就离开好吧?”

  法国鲁昂医学院毕业的颜医生闻言一怔,不禁瞟了眼杨棠卷子上的听力题答案,发现竟是全对,顿时想要劝杨棠放弃高考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忍不住带上一丝俏皮道:“行吧,给你半个钟头,不过法语作文可不是那么好完成的喔!”言罢,同一直待在边上没开口的小警员飘然远离了杨棠。

  杨棠略松了口气,赶紧照着鹰眼给出的金色答案将答题卡涂好,不到十分钟,他就只剩下了作文题。

  作文题更容易。

  由于有[超强记忆],杨棠死记硬背了三百个不同题型的作文题范文,而今天考的作文题目与硬背下来的有几个题型相似,于是他把那几篇范文默写在草稿上,稍稍综合,杂糅成了一篇新的作文,誊在了卷子上。

  做完这些,距离颜医生给的半个小时还差两分钟,杨棠懒得再等,悄然举手把其中一名监考老师招了过来:“交卷!”

  听到杨棠的话,监考老师挑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心说咱们这里可是特殊考场,是学校是教育局关怀你们才单独设立的,这么早交卷,不就等于辜负了领导的期盼吗?不过好巧不巧的是,这名监考老师也是个教法语的,她拿起杨棠的卷子随意扫了眼较简单的几道选择题,发现杨棠选择居然都对,顿时想让杨棠“再多坐一会”的话噎在了喉间,怎也出不了口。

  待杨棠被颜医生推出特别考场后,那监考老师越看杨棠的试卷越心惊,差点没叫出声来。

  “王姐,怎么了?眼睛瞪这么大?”

  “小余,来得正好,你也教法语的,看看这卷子!”

  “不好吧?照规矩,咱们得马上糊名封存好。”

  “糊啥名啊,这几个考生教育局方面肯定心里有数,不然凭啥给他们特殊待遇啊?”

  “也对喔……”

  ………

  “小杨,出来吹吹风,要好一点了吧?”

  “嗯,是好多了!”杨棠随口打着哈哈,心说只要没有臭味环绕,他就不会滋出杀心。

  “那你对这次高考有信心吗小杨?”颜医生难得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杨棠愣了一下,道:“这还要看下午的数学难度怎么样,若是难度稍低一点,那总分上六百我想没什么问题。”

  “你就这么有信心?那你觉得刚才的法语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一百二能保证。”

  “你肯定?”

  “颜医生,你为什么这么问?莫非你也懂法语?”

  “不错不错,你这个病人脑筋转得还蛮快的……”

  .

  .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