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82 议论即闲扯

082 议论即闲扯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蹲在轮椅上的杨棠一边与颜医生闲扯、一边留意着早已固化完的[闪避]。

  「闪避lv1:有百分之三十几率以站立不动的方式在近战中闪避攻击;闪避几率会因对手实力的强弱而有所浮动,甚至可出现[绝对闪避]的状况;闪避时,人体会出现诡异的扭曲现象;闪避可以在攻击时发挥作用;被动技,瞬发。」

  看到与原版亚马逊[闪避]略显不同的闪避,杨棠并不觉得奇怪,毕竟他前面得到的那些技能也没哪个是完全与梦境中一模一样的。

  现在,他唯一苦恼的是,这没了《暗黑2》那么好的刷技能熟练度的平台,这[闪避]要怎么升级啊?

  想到这点,杨棠就更想问一下:[闪避lv2的闪避几率是多少?]

  不到一秒,明悟即有了回应:「闪避lv2有百分之五十几率以站立不动的方式在近战中闪避攻击。」

  “提升这么多?!”

  杨棠被明悟给出的答案吓了一跳,只是他突然出声,也把后边的颜医生吓了一跳。

  “提升什么?”

  “噢,没什么,我刚才在估分,也许我的法语能上一百三!”

  “是么?那可要提前恭喜你啰!”不得不说,颜医生这个回答暴露了她的年龄,若是换个年纪相差不大或同龄的小女生,给杨棠的答案多半是“信你才怪”或“美得你”之类的。

  “承蒙吉言,这下小弟我心头就托底了。”

  “你是谁小弟呀!”颜医生嗔怪了杨棠一句。

  “自然是你的啰,难道你不希望有我这么个弟弟?”

  “贫嘴!”

  到了校门口,一片的家长,人山人海,蹲轮椅的杨棠不好站起来,颜医生费了老鼻子劲才把他弄到了一辆医院派的十一座面包车旁。

  当然,医院提供这些服务那都是要收费的,每天的价格不比租奔驰便宜多少,但杨棠为了让杨爸杨妈放心,不得不同意采用了医院的车。

  面包车上,杨爸杨妈都正在等着,见儿子的轮椅到了,杨继学赶紧下来,把杨棠给搀上了车。

  等车发动开出,杨妈妈关心道:“小宏,要不要睡会儿啊?医生说了,在没找到病因前,你这个病啊得分成多段、少睡……最好睡一两个钟头就把你叫醒,中间做点别的事儿,再睡一两个钟头再叫醒!”

  杨棠无语凝噎,却不得不承认医生的策略的确能够干扰到他“入梦”,也算歪打正着把他的“怪病”给降住了。

  ………

  下午的数学考试,杨棠自觉还不错,除了有两个半道大题他是用大学的微积分写的过程,其余大题都如履平地;选择题他懒得想,直接用了鹰眼选择。唯独填空题有大概三分之一拿不准,杨棠倒也不强求,按他自己的理解填上答案,不留空就ok了。

  不到七十分钟,杨棠再度成为了特殊考室里最先交卷的考生。

  晚上,杨棠好不容易把担心他的杨妈妈先哄睡着了,这才静下心来琢磨屏息嗅觉的事,直到后半夜杨妈妈都未曾惊醒,他才渐渐眯瞪过去。

  ………

  第二天上午考语文,杨棠答题同样快速,四十分钟不到就只剩最后一道作文题了。

  题目不难。

  “近十年来,欧美人在华夏的诗歌或古乐器大赛上偶有斩获,甚至收获颇丰,欧美不少青年作家的书籍也常登华夏畅销书榜,这说明西方人正在努力学习华夏文化;但又有铁一般的事实不容忽视,华夏青少年参加欧美文化大赛,如钢琴、歌剧等比赛,获奖者寥寥;东方新生代书籍在欧美也是门可罗雀、少人问津;请试分析上面两种反差颇大的现状……写一篇议论文……八百字以上……”

  议论文!?

  杨棠有些意外今次的高考作文题。

  一般来说,高考作文都是不限文章体裁的(诗歌除外),这样既容易让考生自由发挥,又不会过于桎梏考生的思路,免得考生一紧张在作文时脑子一片空白,半天憋不出几个字来。实际上,这算是一种精神煎熬,它的威力并不比老虎凳辣椒水来得松快多少。

  相对来说,大叔杨棠不仅有[超强记忆]作储备,更比同届考生多了一些阅历,因此在逻辑思维和世界观上都要比别的学生更清晰一些,写起议论文来自然也更能东拉西扯得多些。

  正所谓见多识广,了解的信息多了,就更能全面的看问题,写起议论文就不会无的放矢,总有看法是扯到了点子上的。

  因此,又细品了一遍作文题目的杨棠在脑子里稍作整理,便下笔如有神,围绕着题目的中心意思,飞快地扯着闲篇……

  与此同时,市教育局局长座驾上。

  “外公,您干嘛非得来实中啊?这里是重点考场,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里呐!”

  “那我老头子就不能来这间中学借个厕所了?”严云松瞪了宋础石一眼。

  “借厕所?”宋础石哭笑不得,“您不能错过这个时间借嘛?”

  “错个时间?这人有三急,我还能错过这高考的两天半去?你是想我憋死吧?”

  面对严老的胡扯,宋础石只能苦笑以对,指挥着司机穿过人群,把车开进了实中校内。

  下车后没有理会满头大汗跑来迎接的实中副校长,严老直接问旁边的保卫道:“你们学校的音乐楼在哪儿?”

  宋础石顿即恍然,啼笑皆非道:“外公,您不是要借……”没等把话说完,就收到了严老的恶瞪,他只好改口问那副校长道:“对了,特殊考场是不是被安排在你们学校的音乐楼了?”

  “对对,这边请!”副校长赶紧引路。

  另一边,杨棠的作文已到了收尾阶段,只见他在卷面上写道:“……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写到这里时,严老刚巧推门进来,蹑手蹑脚走到杨棠的考桌后面,把颜医生的视线都给挡完了。好在随后进来的宋础石和实中副校长招呼住了其他人,没让他们出声,这其中也包括颜医生。

  其实宋础石和严老更该庆幸的是,经过一晚上的摸索,杨棠终于找到了屏蔽嗅觉的方法,否则严老这一靠近,他说不定会“本能”地使出[伤痕措手]。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华夏,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夏少年,与国无疆!”

  这段话纯属溢美之词,议论文的话可加可不加,但大叔杨棠本着夸人又不会少他几两肉的市侩想法,还是把《少年中国说》里最花团锦簇的这段文字加进了自己的作文。

  严老亲睹杨棠写完整段文字,激动得不能自已,差点没当场喊出好来。

  宋础石见自家外公浑身抖颤,怕老人家出什么事,赶紧凑到他身边,用口形无声问道:“怎么了外公?”

  严老指了指杨棠卷面的作文,抖着手竖起了大拇指。

  “有这么好?”

  宋础石挑挑眉,似有不信,也抻长脖子去看杨棠的作文,只觉前半部份四平八稳,找不出纰漏却也并不出彩,可到了作文后半部份,尤其是从“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开始,整篇作文一下就亮了,变得熠熠生辉,无比的高大上。

  “好!”

  宋础石下意识发声点赞,令考室内所有人纷纷侧目,严老更是叱道:“好个屁,你打扰到人家考生们做题了!”说完,他黑着老脸把宋础石拽出了考室。

  监考老师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个二级警员提醒考生道:“都别东张西望了,专心考试!”说着,还瞪了杨棠一眼。

  杨棠无奈笑笑,招了一个监考老师到他桌旁,悄声道:“老师,我交卷。”

  监考老师对此已是见怪不怪,反而有些好奇地收过杨棠的语文卷,迅速翻到最后面的作文看了起来。

  杨棠照旧由颜医生推出了考室,离开音乐楼,往实中校门口方向而去。

  路上,无意中看过作文题目的颜医生奇道:“你作文写了什么?”

  杨棠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些空泛的溢美之词罢了。”

  “比如呢?”

  “比如什么啊?”杨棠装傻。

  “比如什么你不知道?刚写的作文,你不会现在就不记得了吧?”

  “那倒不会……”杨棠哂道,“可没必要背出来现吧?”

  “弟弟,如果姐姐想听呢?”颜医生不动声色就把杨棠昨天的调侃还给了他。

  杨棠有些无语,苦着脸道:“好吧好吧,我背一点……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

  “嗯,很不错!”颜医生明眸大亮,又等了一会却没等到杨棠的下文,“没啦?”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