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83 最后的班费

083 最后的班费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没啦?”

  “还有一段,但都是些夸人的废话!”

  “那我也要听……”

  杨棠只好把“红日初升,其道大光”之后的段落背了出来,震得颜医生一愣一愣的。

  不过到校门口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出门,两人就撞见了笑眯眯的严老爷子。

  “小杨啊,考得可好?”

  “一般吧。”杨棠言不由衷道。

  “呵呵,一般……就你那作文在我老头子眼里就大不一般了。”严老头说着说着眼神变得锐利起来,“等你考完了,找个时间,咱们一起吃饭。”

  “到时候再说吧!”杨棠搪塞道。

  “行,听你的,到时候再说!”

  ………

  下午的历史,毫无意外。

  至少对杨棠来说是如此,题目都没有超出他所记忆的范围。

  一溜题做下来,满分杨棠不敢保证,但一百四他觉得还是没什么问题。

  最后是第三天上午的英语,这可以说是杨棠最有把握的一科了,他本身口语就不差,加上重生这小半年来,词汇量大增,做起英语题来更是如鱼得水,加上有鹰眼辅助,所以英语考试听力一完,没到四十分钟,杨棠就已经做得只剩下作文题了。

  深谙法语的颜医生英语也不弱,她在后面目睹了杨棠做题的全过程,对于他的速度、对于他的答案正确率实在无语至极,有些古怪叼钻的题目甚至她的第一选择是错的,要看了杨棠选的答案,脑筋再转上两个弯,才恍然大悟。

  英语作文杨棠没背范文,他只是照着自己的理解,倚仗庞大的词汇量,用较为复杂的语法生生地堆砌出了一篇华丽的英语散文。

  再一次招过监考老师,杨棠小声道:“交卷。”

  被推出校外的路上,颜医生出奇地寡言少语,杨棠难得关心了她一句:“姐,怎么了?家里有难事儿?”

  颜医生闻言忍不住拍了他一下:“瞎想些什么呢?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家里能有什么事?”

  “天呐姐,虽然我还不识你的庐山真面目,但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户,如果满分是一百的话,你的内在美至少得打九十分,你居然还是光棍啊?诶不对不对,就算你没结婚,那令尊令堂、呃不,应该是我契爷契娘(干爸.干.妈)呢?”

  颜医生忍不住又打了他一下:“就你贫……我爸妈前两年因车祸去世了!”

  杨棠赶紧道歉:“噢~~骚蕊、骚蕊!”

  “没事的,我早就适应了。”颜医生嘴上说不介意,但眼神却多少有点凄凄惨惨凄凄的味道,“倒是你这个怪病小子很让我意外啊!”

  “姐,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我真的没病!”杨棠不厌其烦地申明着自己的立场,“还有,我哪儿让你意外了?”

  “你还不让人意外啊,没事的时候,我跟你妈妈聊天不少,她说你的成绩起伏很大,考重本大学怕不那么容易,说不定要去读委培……可我看你做题,不仅速度快,正确率也不低,别人都急得浑身冒汗,湿了干、干了湿,而你整场考下来,半点汗都不出,似乎一点儿也不紧张的样子!”

  杨棠闻言暗暗咋舌,嘴上却瞎扯道:“姐,你想太多了吧?我只是破罐子破摔,所以才不会紧张!”

  “哼哼,真的吗?”

  ………

  回到面包车上,杨棠一个礼拜都没怎么响的手机开始陆续收到贺电贺信,说什么“全国人民谨祝高考顺利xxx……”之类的,实在是不堪其扰,他只能来了个关机。

  结果到了下午,吵着要出院的杨棠用diy笔记本在医院上网时发现,班级pp群里有条通知,说是让全班同学三天后在学校集合,分发高中毕业证和照毕业照。

  “靠,每次都来这一套!”

  本来高三毕业照应该是在高考前照的,不过杨棠早就听说,但凡熊猫丽经手的毕业班,那都是统一高考完之后才照相,而且是你不来照相她就不发你毕业证,哪怕是拖也要硬拖你几个月,何况这个时候还没有填报高考志愿,班主任只要在关键信息上隐瞒你一下,说不定你的成绩本够上“加里大学”的,结果滑档,落个“家里蹲大学”的命。

  “看来十二号还得去学校走一趟,真是麻烦!”

  随后两天,杨棠除了上网看了下申海刑侦局的抓包档案之外,就剩跟杨爸杨妈闹出院了。

  杨继学见杨棠这两天睡得都很正常,真不像有病的样子,于是与相熟的医生商量了一下,又给杨棠做了一个全面体检(a),连番折腾下来,多花了几万块,屁都没查出来一个,总算出了院。

  ******

  转眼就到了第三天返校的曰子。

  随着秦亦情的那笔钱到账,杨棠拥有的银行卡逐渐增至十三张之多,其中十张,每张里存有十万二十万不等,剩下三张,各有一百万的余额。

  出门前,接受杨妈妈好意换了身新衣服的杨棠连钱包也省了带,只揣了几十块零钱和两张银行卡在身上,骑上小绵羊就到了学校。

  刚一进校门,杨棠就看到一个多月未见的吕芩正与她那个被砸suv的表哥在路边拉拉扯扯,顿时怪腔怪调道:“哟,今天大合照还兴带家属的嘛?”

  吕芩和她表哥本来没瞧见杨棠,不过他这一出声,两人想瞧不见都不可能。

  吕芩的表哥看清杨棠的面目后,立刻怒气盈脸冲了过来,孰料杨棠更狠,一加速,小绵羊径向吕芩的表哥撞去。

  “卧槽!”

  吕芩表哥见状赶紧一个侧扑,想要躲开,可即便这样,还是被杨棠抻出来的脚给勾了一下,整个人霎时在半空中来个仰翻叉,扑通一声摔地上,那叫一个结实。

  身体素质已不似人类的杨棠却屁事没有,只是小绵羊受此震荡,歪歪扭扭地朝路边灌木丛扎去,结果愣是被杨棠扳回正轨,施施然向教学楼方向驶去。

  “英表哥,你没事吧?”

  从地上被狼狈搀起的吕芩表哥睚眦欲裂道:“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英表哥,你胡说什么呀?那是我同学,什么杀不杀的……”

  吕芩的表哥没有接茬,但任谁看到他的眼神也知道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

  杨棠进了教室,屁股还没做热乎,贾理就凑上来,舞着手里的名单道:“杨棠,交钱!”

  “交什么钱?”

  “照相的钱……”

  杨棠皱眉道:“照相那玩意不是还有班费嘛!”

  “今儿熊猫丽大发善心,替我们在啤酒厂办的望江楼开了席,照完相领完了毕业证,咱们就可以去那儿好吃好喝一顿,还能唱k!”

  杨棠:“……”

  也不知是不是高考完了,大家即将各奔东西的缘故,平时跟杨棠搭不上几句话的贾理今儿脾气特好:“三师兄,都最后一次交班费了,还犹豫什么呢?”

  杨棠一想也对,问道:“多少钱?”

  “五十。”

  钱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杨棠翻空了钱兜(银行卡在另一个兜),扣扣索索把所有钱都拿了出来,拢一块儿数了数,总共五十九块钱。

  贾理忍着笑,收过五十块去,又在名单上记了杨棠的名字,旋即转身朝角落里冯俊凌几个人大声宣布道:“哈哈,杨棠身上的零钱果然没超过七十块,你们输了,给钱给钱给钱!”

  杨棠闻言并没有太生气,只当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还顺便冲贾理的背影叱道:“老贾,既然你们赌打完了,把那五十块还我!”

  贾理回过身来,对杨棠摇头道:“那可不行,收这五十真是班费,不信你问其他同学。”他的话音相当洪亮,教室里三三两两的同学有不少都听见了,却没人反对。

  杨棠见状,算是信了贾理的话,不再追问钱的事情。

  这时,也差不多有两个礼拜未见的白可卿出现在教室门口,当即有不少同学都围上去跟她打招呼。

  依旧显得柔柔弱弱的白可卿一边应付着其他同学一边来到了杨棠邻座坐下:“好久不见,你考得怎样?”

  “还行吧!”杨棠谦虚道。

  白可卿不置可否地歪了歪螓首,主动向他伸出柔荑道:“能陪我出去走走吗?”

  杨棠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从从容容握上她的手道:“没问题!”

  “唔喔——”本想凑上来收白可卿班费的贾理见此一幕,带头起哄起来。

  教室里一片男声响应。

  杨白二人却充耳不闻,施施然离开了教室。

  球场西侧,小树林。

  “过两天,我要回玉京了,你能来送我嘛?”

  “回?”杨棠有点诧异白可卿的用词。

  “你没听错,我是玉京人,来雾都读书其实是为了陪我外婆,不过就在上月底,她已经……”说到这儿,白可卿有些哽咽。

  杨棠闻言,算是脑补出了一些画面,同时心里暗叫可惜,要是白可卿早点告诉他外婆的事情,说不定[仙音净化]还可以救上一救,只可惜现在人都死了快半个月了,[五气还神]都未必管用,更何况[仙音净化]呢?

  a:普通体检几百块打住、常规体检几千,超常规体检有时候单项检查的费用都可能上万,真不知医院是如何计算的价格!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