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86 吼着唱

086 吼着唱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冯俊凌惦记的是什么呢?

  很简单,杨棠五音不全,还有点破锣嗓。

  问题来了,冯俊凌又是怎么知道杨棠这缺陷的呢?实际上还得从高一军训的时候说起。

  那个时候,大家都是新生,谁也不认识谁,照理说不应该有什么矛盾,但偏偏事有凑巧,考进实中的分数,杨棠比冯俊凌高一分;队列里,杨棠站在冯俊凌前面;军营里,两人被分到了上下铺,冯俊凌当时就说睡不惯上铺,提出与杨棠换床,杨棠以同样的理由回绝了他。

  结果就在当天晚上,后半夜紧急集合的时候,睡不惯上铺的冯俊凌在听到教官的喝叱声后,迷迷糊糊间就从上铺跨了下来,一步到地,差点没扯着蛋,却也疼了好一阵,种种这一切,最终都被冯俊凌算在了杨棠头上。

  于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冯俊凌不好好睡,故意在上铺动来晃去,干扰杨棠休息。杨棠当时是以他们那个中学第三名的成绩考进的实中,自然也是横惯了的主儿,又睡在下铺,便常以“冲天脚”踹上铺床底板,让冯俊凌更苦不堪言。

  相反,到了白天站队列训练的时候,位于杨棠身后的冯俊凌就会时不时踢杨棠一脚或给他使个绊子,杨棠同样怒发冲冠,好几次要不是旁人劝,差点没跟冯俊凌打起来。

  结果有一次两人冲突升级,事情闹大了,被教官罚到操场南边的荫水沟那里喂蚊子。当然,教官当时并没有明着说让他俩喂蚊子,而是命令站军姿一个钟头。

  到了地头后,杨棠遵令站起了军姿,起初冯俊凌也是站的,可没多久被叮了几个蚊子包以后,他就坐躺下来,当看猴似的看杨棠站军姿,时不时还奚落嘲笑几句,说什么“你傻缺啊还站,又没有人监督,我看你是被那帮大头兵训傻了吧?”

  殊不知,一切的一切都被教官他们连长用望远镜看在了眼里,而且这连长还是侦察兵出生,会读唇语,看明白了冯俊凌的怪话后气得要死,竟然亲自潜伏过来,绕到冯俊凌身后就是一通烂揍,专往冯俊凌身上软的地方招呼,一顿打下来,冯俊凌没断骨头没断筋,但全身淤青,有的地方还内出血,摸哪儿哪儿疼,以至于后面的军训他都没法参加,被搁在营房里养伤了。

  后来,军训结束之前,有实中校领导过问冯俊凌的伤情,军营方面答曰:“皆是军训所受的皮肉伤,并不伤筋动骨,如有需要,贵方同学可在我军营安心养伤至痊愈!”

  在军营养伤,借冯俊凌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加上这事儿杨棠咬死了说不知道冯俊凌怎么受的伤,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杨冯二人的梁子却就此打上了死结。

  至于杨棠破锣嗓的缺陷,是在当初他们那个营房第一次聚餐、唱军歌的时候暴露出来的。当时同寝的人都没怎么在意,事后就渐渐淡忘了,唯独冯俊凌记着杨棠这个缺点,一记就是三年。

  正因为如此,冯俊凌听到杨棠要以钢琴伴奏唱歌时,他想不偷笑都不行,而且还什么什么?要唱你自己写的歌,那岂非就是原创歌曲?!

  杨棠啊杨棠,你个正蠢材,你还真以为原创歌曲就跟市场上的大白菜一样,提笔就有吗?还有,说你是诗王,那是吹捧,你还以为你真就是诗王吗?就算你是诗王,可这唱歌跟吟诗作词完全是两码事,你还真以为你能玩得转呐?

  原先让你作诗,如果你作了,最多也就是大煞风景,给全班同学留下一个对着干的印象;没想到你还有点智商能看出来是个坑,没往下跳。可你为什么偏偏要唱歌,还原创,莫非想给大伙儿表演一出自己挖坑自己埋的经典?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杨棠可没在意冯俊凌想什么,他已然由低八度的la音开始弹起,一连串半拍音,间或夹杂着低音,轻快的调子里却透出了一种悲怆之感。

  四周的嗡嗡声顿时收敛下去,无论男女同学都有点面面相觑。这旋律……似、似乎还不错啊,就是有点凄然搅在其中,让人心头不怎么舒坦!

  白可卿也在细品杨棠所弹的前奏,虽然音调是简单了些,但却容易让人记住,就是有些“悲”了。

  [莫非棠棠在音乐方面也有隐藏的天份?]白可卿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也就在众同学猜疑纷纷之时,杨棠略显黯哑的嗓音再度响起:“歌名《水手》,送给大家!”

  水手?!

  什么玩意?

  不会就是海员吧?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

  朗朗上口的旋律却带出了少年小时候的记忆,哪怕是生活在雾都这个内陆城市的杨棠同学们也能体会到歌里的某种共鸣,大伙儿或许没有光脚踩在海边的沙滩上过,但“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记忆里并不缺少这样的画面。

  这也是为什么大叔杨棠在网上注册的七首歌中有《水手》一席之地的根本原因,人小时候谁没犯过错啊?谁没被父母责问叱骂过?甚至被提着竹条的父亲追得到处跑的时候都不少。

  因此,随着杨棠的自弹自唱,四周的同学都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值此高考结束不久之际,十几年寒窗苦读的各式艰辛不断从脑海深处涌出,根本停不下来。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

  不得不承认,这短短的四句歌词又引起了绝大多数的同学的共鸣,十几年的读书生涯,谁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从没被人欺负过,所以有人幻想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甚至幻想自己成了武力值爆表的大侠一点也不稀奇。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

  为了梦想,不问苦痛……四周许多同学在听完杨棠的第一段歌曲后,心头都不由自主地升起了这样一句话!

  “长大以后

  为了理想而努力

  ………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

  这第二段歌词,周遭同学听完只是懵懵懂懂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反响还不如第一段强烈。倒是熊猫丽不知想起了什么,泪眼婆娑,弄得眼影都花了,成了真正的熊猫眼。

  不过好歌就是好歌,简单易记的歌词让听了两遍的同学忍不住在杨棠重唱“他说风雨中”时,跟着合唱起来。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

  待大伙儿重复喧唱了五六遍,声势渐弱,杨棠才缓缓收住琴音,总算一曲终了,他起身站到钢琴旁向四周同学微笑着鞠了个躬:“多谢大家,谢谢大家捧场!”

  “啪啪啪啪啪啪!!”

  包房中顿时爆起了热烈的掌声,尤以熊猫丽鼓掌鼓得最凶,看杨棠的眼神就好像篮球粉看见了乔丹一样。其余同学也都激动地看着杨棠,简直不敢相信“灵犀诗王”会给他们带来如此之大的惊喜。

  唯冯俊凌和谢一寒脸色阴鸷,就差没滴出水来,没想到破锣嗓也能唱歌,而且搭配上词曲旋律还很相得益彰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杨棠从前面下来以后,白可卿也在小声问他这个问题。

  杨棠不无得意道:“我这不过是扬长避短,配着我比较黯哑的嗓音写的一首歌罢了!”

  “配着嗓音写歌?信你才怪!”

  “也对哈,要是我的嗓音有韩三石老师那么无敌,那就爽歪歪了!”杨棠有感而发道。

  没曾想白可卿诧异道:“韩三石?还老师?你说的谁啊?”

  杨棠闻言一怔,这才省起此世似乎根本没韩三石这么个人,刚想找借口搪塞过去,明悟倏升:「心之所求,完美嗓音!」

  我去!我什么时候说要完美嗓音了?

  杨棠想骂街,却也知道,「明悟」决定的事儿,再怎么骂都没用。

  “问你话呢,韩三石谁啊?”白可卿追问道。

  杨棠正想胡诌,却隐约听到附近几个女生在讨论让他“再唱一首”的话题,顿觉不妙,忙向白可卿道:“我尿急,先去解决一下,等下再告诉你韩三石是谁。”话落,他人已溜出了包房。

  “再来一首!”

  “对,再来一首!”

  “杨棠呢?”

  “叫他再来一首!”

  这时,周遭“民意”四起,可惜正主杨棠已然尿遁而走,连个鬼影也没有了。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