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87 求帮忙

087 求帮忙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尿遁离开的杨棠没有再回去,而是骑上小绵羊忽忽悠悠往市警察局驶去。

  不过刚过两个路口,杨棠就发现后边有辆摩托车跟着他。这六月天的,车上两名车手都戴着头盔,也不怕热出痱子,加上摩托跟着小绵羊走走停停,杨棠想不发现他们都不行。

  犹豫了一下,杨棠并没有带着摩托逛花园,毕竟这光天化曰的,就俩车手想要害他还真不大可能,所以杨棠想了想,直接把摩托给领到了市警察局外面。

  提前收到短信的武浩已经等在了市局门口,见杨棠到了,便主动帮他把小绵羊推进了大门。

  远远地,那辆摩托车看见这一幕,前座上的车手不禁骂咧道:“靠,狗熊搞什么啊?他居然让我们俩跟踪条子!”

  “不会吧?”后座车手不太相信同伴的判断,“那家伙喝得二麻二麻的就上了路,我看不像条子。”

  “我是说条子家属,你没见帮他推车那货是个中学生么,可人家进门站岗的警察愣是问都没问一句。”

  “我都看见了,不过狗熊他姐貌似也是条子吧?”

  “是条子又怎么样?这条子跟条子权力还分大小呢,听说狗熊他姐已经被调去郊县了,实际上就相当于发配边疆,你懂的。”

  “靠,这我怎么没听说啊?今儿咱俩跟的这人不会就是……”

  “很有可能,就怕人家到时候把气撒在咱们头上!”

  “我****个狗熊……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还能怎么办?闪呗!”

  说着,俩车手发动摩托飞速离开了停车的地方。

  也幸好这两人见机得快,否则已经进了市局大院的杨棠见他俩没跟进大门,说明不是警方的人,再出来恐怕就要对两人动杀机了。

  ………

  停好小绵羊,在去武烈办公室的路上。

  “棠哥,你叫我找的人已经找到了。”武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杨棠愣了一下,装傻道:“什么人啊?”

  “就是为了给那几个揍我的家伙一点深刻教训的人啊……”

  “你在说什么啊?”杨棠继续装傻道,“我听不懂。”

  武浩同样一愣,旋即苦笑道:“哥,用不着这么小心吧?我已经照你说的,把各个步骤拆开了,执行每一步的人互相不认识,只是让他们都认准了目标,并且知道什么时候该把目标引去干什么……我爸也夸这个计划周密!”

  杨棠还是死不承认道:“浩子,你该不会是发烧生病了吧?净说胡话!”

  武浩闻言差点儿没当场翻脸,但到底忍住了怒意,挠头道:“哥,你就装吧,看来我爸果然没看错你!”

  杨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还欲往楼上走。武浩提醒道:“哥,我爸就在这一层。”

  ………

  进了办公室,武烈主动伸手向杨棠。

  本就是来试验[仙音净化]的杨棠见状暗乐,调整好手势与武烈相握,仙音净化同时发动,足足一秒,他才松开了武烈的手。

  武烈有点莫名其妙,却没觉出身上有什么异样,反而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当即面带微笑坐下道:“小杨啊,真有你的,上次要不是你通过浩儿传话给我,说不定我这会儿还在死守那泼天大功呢!”

  杨棠愕道:“武叔,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武烈一怔,旋又笑道:“听不懂最好了,啊哈哈!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棠要试验的[仙音净化]刚才已经释放完毕,但现在武烈问起,他却不可能说没事,于是指了指天花板周围:“武叔,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可别怪我!”

  武烈挑眉道:“你说。”

  “你们局有侦听室吗?你这房间能防窃听不?”

  连着两个问题,武烈被杨棠问懵了,因为据他所知,市警察局是有侦听科的,但那是挂靠在各级安全局下面的独立单位,也就是说不归市局管但在市局有办公室那种建制,寻常时候不光武烈了、就是更高级别的警察也没怎么在意过它们。

  “小杨,你为什么这么问?”

  杨棠哂笑道:“其实我也只是好奇……就前两天刚看过一本书,说什么在一个机关单位里,侦听处的处长在他们的办公大楼内,除了局长办公室外,想听哪个房间就可以听哪个房间,既然今天来了武叔这儿,我就想趁机打听打听!”

  武烈闻言脸色微变,以人度己,这种事不是没可能在市局发生。

  坐在边上的武浩此刻也恍然大悟:“棠哥,难怪你刚才一直装傻,屁都不理我一个。”

  杨棠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扯过一张便笺,在上面写道:“其实今天来,是想请武叔帮忙办三张特别旅游证,最好是在七月十号以前。”

  这个世界,港澳台地区还是有点特殊,但却用不着双程证或别的什么证件才能去旅游,杨棠说的这个特别旅游证,指的是去东南亚各国以及澳华国(澳洲)旅游的临时护照,可以在当地免签证,时效期九十天,并且用不到外交部那么高级,省一级的警察机关就可以签发。

  武烈把杨棠写的便笺塞烟灰缸里烧掉,直接给了准话:“这没有问题,你帮了浩儿那么多,我就帮你这一回!”

  杨棠也没在意武烈所说的“一回”是几个意思,只道:“多谢武叔,我就告辞了。”

  “别呀!”武烈嘴上客气道,“留下来和我跟浩儿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不用了武叔!”杨棠站起身又指了指天花板,“我想你还有的要忙……”

  “那行!”武烈也不矫情,点点头,冲武浩道:“浩儿,送你哥出去!”

  ………

  推着小绵羊出了市局大门口,杨棠让武浩跟着他多走了两步,这才道:“那个计划,最重要的是监控,实施那天最好让你爸找个借口关了酒店的监控,而你从头到尾都别露面,遥控指挥就行,明白吗?”

  “啊?哦哦,我懂!”

  “如果计划成功了,后续是曝光还是怎么拿捏对方,武叔肯定有分寸,你就别瞎掺和了。”

  “我明白的哥!”

  ******

  回去的路上,杨棠没再能遇到之前跟踪他的摩托,多少有点失望。

  到家之后,杨棠问了「明悟」第七梦开启的时间,结果是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换成西历就是八月六号的样子,这让杨棠大大地松了口气,因为他的功德只剩二点几、罪孽也才三百出头,着实不多了,所以得趁第七梦开启前尽量攒点儿!

  但具体怎么攒,杨棠尚未想好,同时他手上无名指环内的五千多块金币还得找个出货的路子,最蠢的办法就是租个打金作坊,把所有的金币都融了,重新铸成金砖拿去卖。

  两天后,江北机场。

  “小主子,还有一个钟头航班就该飞了,咱们该去安检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在白可卿的耳边轻声提醒道。

  白可卿摆手制止了中年人的规劝:“刑叔,再等一等吧,他说了会来的。”

  “什么?!谁会来?”中年人刑叔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我同学,他说了会来送我的。”

  “你同学?男的女的?”刑叔细成一条线却相当漆黑的眉毛挑动了一下。

  白可卿扭过头来瞥了他一眼:“男女很重要吗?”

  “当然小主子,您别忘了,那位主子明年这个时候应该就已经学成归来了,你们俩之间可是……”

  白可卿脸色微变,厉声道:“刑叔,我跟他之间早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更何况当年的戏谑之言我说的时候并没有第三者听见,所以只要我不承认的话,他一个巴掌想拍也拍不响!”

  “可是老爷那边……”

  “别跟我提他!”白可卿的声音陡然转冷。

  “呃……”

  孰料,杨棠的话声倏然在白可卿和刑叔耳边响起:“可白,谁又惹你生气啦?”

  白可卿闻言喜不自禁,循声望去,发现杨棠整个人正倚在几米外的厅柱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刑叔却脸色大变,抢先一步挡在了杨棠和白可卿之间:“你是怎么摸到柱子这里来的?”别看白可卿周围人来人往,其实隔她最近的路人也有十米以上的距离,而这正是刑叔安排的警戒圈的功劳。

  杨棠自然清楚刑叔如临大敌的原因,却根本不搭他的话,径直走向白可卿,从屁兜(无名指环)里摸出一枚从暗黑2里带出的金币,打算送作礼物。

  “小子,我问你话呢?”刑叔眼神转厉,已然做出了擒拿手势扣向杨棠。

  白可卿见状尖叫道:“刑叔,不要……”话还未完,她只觉眼前一花,刑叔半个身子竟擦着杨棠穿了过去,而且杨棠的手肘还在刑叔前窜之力未止时磕了他一下。

  “噌噌噌……哐!!”

  刑叔如遭雷殛,脚下踉跄而出,向前窜了五六个大步还都停不下来,直至撞上了垃圾桶,这才止住了冲势。

  .

  .

  ps:固定个更新时间。一更:12:00-13:00;二更:21:00-22:00;二更的时间如果过了还没有更新,表示当天没有二更。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