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0 一本“纪实”小说

090 一本“纪实”小说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对于杨棠来说,写小说、嗯,抄小说,然后出版,重要的一点是厘清社会关系,而不是小说本身,反正只要小说按照“给付版税”的形式出版了,一本不火,他完全可以多写几本,总有能火的,实在不行还可以改行干点别的。

  因此,出书这事儿不是不能办,而是不能一上来就交给杨妈妈所在的出版社来办。

  毕竟杨棠是新人“新书”,首部作品前途未卜,若杨妈妈在单位力挺,闲言碎语恐怕就海了去了。大学之中不乏清高者,但更多的是蝇营狗苟之辈,加上谁没个儿子女儿啊,自然不会少了疯言疯语:你家杨棠高考一毕业就要出书,那我们娟儿明年是不是也该出一本呐?

  本来出书赚钱是好事,可一旦陷入这种鸡零狗碎的掰扯当中,那苦的可就是杨妈妈了。所以这个事,杨棠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宁肯肥水流了外人田,也不能让自家老妈遭那份闲罪。

  第二天,打定主意的杨棠把父母请到帛联酒店来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提出书这一茬。

  “爸、妈,反正都暑假了,咱们在这儿住个十来天再回去,到时候正好赶上查分填志愿!”

  杨妈妈没有马上表态,全看杨爸的态度。

  杨继学看了下酒店房间的环境,既没说住也没说不住,只是忽然问道:“这房间多少钱一天?”

  杨棠比出一个巴掌。

  “五百(华币=美元)?嗯,还行,五星级的收费标准……”

  “爸,是五千。”

  “什么!?”杨继学差点没跳起来。

  杨棠趁热打铁道:“我钱都交了,预付了半个月。”

  “你…你小子就作吧!”老文青杨继学气得浑身发抖,却偏不叫杨棠找酒店方面退款,不得不说文青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属性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爸,我是这么想的,上次卖软件税后进账三百来万,咱可不能坐吃山空啊!”杨棠自以为有理有节地分析道,“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一招,每天花掉一万块房费,逼出我自己的潜能……”

  “什么什么?一万,你刚不说房费五千吗?”杨继学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杨棠“不好意思”道:“别看这房间大,可就一张大床,只够您二老睡的,所以我迫不得已,多订了一间房。”实际上他是为了方便上山刷熟练度。

  杨继学:“……”

  这时,杨妈妈问了一句:“一天一万块,你打算逼出什么潜能?”

  “妈,还是您了解儿子,这不我……当当当当!”说着,杨棠猛然抖落出藏在旅行包里的卖诗合同,“这是我和一家餐饮集团签的协议,最近刚收到钱,税后三百五,比卖软件还多点儿!”

  “税后三百五……”杨继学的眉毛挑了起来,“万呐?”

  杨妈妈同样被吓了一跳。

  “没错爸妈,不信你们看合同嘛!”

  二老把合同拿过去一瞅,顿时无语了,这卖首诗就三百五十万,比抢.银行来钱还快。不过看到最后有关署名权的条款,杨继学的脸又黑了:“臭小子,你干嘛把署名权一块卖了?”

  杨棠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道:“爸,这里多的是诗,才一首诗而已,对方可着要署名权,我不坑这样的冤大头我坑谁呀我!”

  “那也不能卖署名权呐!”杨继学的语气开始松动,“这关乎文人的气节……”

  “爸,这都什么年月了?”杨棠心头不认同自家老爸的观点却不得不浪费口水解释,“气节?那都是活人说给活人听的戏文,您看哪个死人会跳起来说自己有气节?”

  杨继学:“……”

  “好了好了爸,还有妈,我向你们二老保证,那些可以流传千古的绝句,我是一定不会拿出去卖的。”

  杨妈妈闻言打了他胳膊一下:“小宏,快别吹大气了,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跟你爸有事商量!”说着,硬推了杨棠出房间。

  “哎~~妈,我没吹牛,我真的有绝…哐!!”

  见自家老妈坚决地关上了房门,杨棠只好耸耸肩,悻悻然离开了酒店,租了辆小货车亲自开去养蜂场领了今天的九十九个蜂窝。

  值得一提的是,杨棠虽会开车,却没有驾照,好在酒店到养蜂场这段路很近,又是郊区,所以他连着两天无照驾驶愣是没被发现也没人干涉过。

  把小货车开到偏僻无人处,杨棠用指环收起蜂窝便循路进了山。

  ………

  与此同时,酒店房间里。

  “他爸,你觉不觉得咱儿子这小半年变化太大了?”杨妈妈率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杨继学不以为意道:“小宏他这是懂事了,知道赚钱了,而且赚的不是什么昧心钱,我也就放心了!”

  “知道赚钱是好事,可他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了吧?这样下去,照他说的,早晚得坐吃山空!”杨妈妈忧心道,“以前小宏可不是这样的……”

  “呵呵,当初小宏说他会编程做软件,我也是不信的,可事实就摆在咱们眼前,他利用软件赚了三百万,那儿有合同白纸黑字写着呢!”杨继学脸上尽是欣慰之色,“再说了,高考前夕他无缘无故地昏迷,咱俩不是确认过他的胎记了么?你要还不信,我这儿还有这个……”说着,他扣扣索索从屁兜里摸出一份叠得皱巴巴的纸来。

  “这什么啊?”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杨妈妈展开一看,发现是一份检测报告:“dna亲子比对……你什么时候弄的这个啊?”

  “高考前小宏昏睡不醒,医生束手无策,你跟我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这不是没辙了嘛,就有点胡思乱想,觉着是不是当初你在二工分娩后婴儿房抱错孩子了呀,所以就打算验一验咱俩是不是小宏的亲父母,如果不是,查一查二工的底档,说不定就能找着小宏的生身父母,让他们来给小宏输输血清啥的,说不定就能救醒小宏……”

  “那这份报告上的结果?”

  “报告显示,我们跟小宏就是亲子关系,而且二工院方还复检了一次,结果相同,底档就留在他们那里了。”杨继学说到这儿歪了歪头,“到底是我想多了,当时白费功夫,幸好小宏最后安然无恙!”

  杨妈妈却摇头道:“小宏未必就无恙,我觉得应该带他去京城的大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杨继学闻言很想说二工的医学水平在整个西南都是数得着的,但想了想还是遂了妻子的意,道:“那就等小宏填完高考志愿,咱就进京?”

  “行!”

  ………

  接下来十天,杨爸杨妈算是安心在帛联酒店住下了。

  杨棠每天按部就班进山练习[闪避]和寸拳,到了第三天中午,久违的明悟终于响起:「技能[闪避]升为二级。」

  「闪避lv2:有百分之五十几率以站立不动的方式在近战中闪避攻击……被动技,瞬发。」

  二级[闪避]同样有一级[闪避]的那些特效,比如“可以在攻击时发挥作用”诸如此类的,唯一不同的是,闪避几率由百分之三十提升到了百分之五十,以实战情况看,这足以让杨棠同一个特种连的兵士近身搏击而不落下风。当然,这样的能力不到关键时刻杨棠是不会显露出来的。

  剩下的七天,除了每天照旧进山刷[闪避]练拳之外,杨棠就待在酒店里陪爸妈泡一泡温泉,写一写代码。

  当然,杨棠写的这个代码与他以后写书有莫大的关系。简单来说,他编写的是一个声纹分析转码软件,能采集人的声纹样本然后将其转化为纸面文字,如此一来人可以靠口述“码字”写书,效率将大大提高。

  编写这种声纹转码软件其实并不难,难的是面向大众采集声纹进行比对分析,好在软件只针对杨棠一个人,那么声纹分析程序会相当简略,杨棠只用了不到两天就编完了软件,稍作测试修改,他戴上手机耳机,但凡自言自语,那就是在码字写书,甚至还可以同步将书稿传输给笔记本。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杨棠还另外去买了个牌子货的笔记本,用以存储书稿的复件,这样他那台diy笔记本就不用随时搁在酒店房间里了。

  不过懒人就是懒人,几天下来,杨棠发现他口水都说干了十好几斤,总算“码”完了一本脑中记忆犹新的前世欧美小说——《比利战争》,只不过前世这本书美国禁止出版,但此世美国并没有威廉.斯坦利.米里根这个人,所以杨棠就耍了个小把戏,在序言称这本书乃小说而非纪实,希望能蒙混过关。

  “要是能直接把脑电波转为电信号该多好啊!”

  别人手码几十万字都不觉辛苦,可杨棠靠口述“写书”,反而还想进一步偷懒。

  “哐哐哐!!”

  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房门却被敲得山响。

  “谁啊?”正打算睡觉的杨棠皱眉问了一句。

  “我,你老子……”

  杨棠无语至极,过去开了门:“爸,这么晚了,您不休息啊?”

  “休息个屁,你的笔记本呢?”

  “在桌上。”杨棠指了一下他新买的那个笔记本。

  “快,打开,上网,马上过了零点就可以查分了!”杨继学道。

  “啊?”杨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今天是二十三号,哭笑不得道:“老爸,你至于嘛,明早上查分跟今儿晚上有区别吗?”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