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3 新的白色物品

093 新的白色物品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拿到了临时旅游证,杨棠又在武烈的办公室坐了半盏茶工夫便打算离开。

  这时办公室的门竟被敲得山响。

  “咚咚咚……咚咚咚……”

  杨棠先是一愣,旋即莞尔道:“武叔,这应该是浩子吧?”

  武烈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亲自过去拉开门,叱道:“浩儿,跟你说多少次……”

  “爸,我知道了!”武浩的回答比武烈的叱问还快,“噫?棠哥也在,正好一块打篮球去吧?”

  杨棠不置可否,起身就往门外走,身后隐隐传来武浩翻箱倒柜的声音:“爸,我上次放在你这儿的气针咧!”

  “你新买一根不就……”

  走到市局大门口的时候,武浩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指着对街的小面包道:“哥,骅哥和大金在那车上。”

  杨棠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道:“我骑小绵羊来的。”

  武浩道:“啊喔,那我坐你的车好了。”

  “成!”

  等上了路,由于不知道武浩他们要去哪儿打球,于是杨棠让小面包开前面,他在后面跟着。

  “棠哥,那计划成功了,那几个揍过我的白痴还以为自己捡了大便宜,走错酒店房间白上了几个赤婐婐的美女,殊不知她们都是h……嘿嘿嘿……嘻嘻嘻……”

  杨棠:“……”

  武浩笑够了,见杨棠没啃声,心里有点不托底:“哥,你倒是说句话呀!”

  “你让我说什么?哦对了,你知不知道癌症病人什么时候最煎熬?”

  “不知道!”

  “就是在被医生宣判了死期的时候……”

  武浩一怔,细细想了想,恍悟道:“哥,你的意思是让我想办法曝光他们身上携有致命病毒,赶他们回国?”

  “诶~~这话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啊!”

  武浩:“……”

  这时候,杨棠无意中撇了眼倒后镜,发现身后有辆十一座的长安面包正若即若离的跟着,再一开鹰眼,整个面包居然红通通的:“草!”

  “怎么了哥?”武浩问。

  “你别回头,后面有辆面包跟着我们,来者不善呐!”杨棠冷笑不已,“浩子,给老骅打电话,让他叫手下找个偏僻的地儿蹲着,咱们开过去。”

  “好,我这就打!”

  ………

  长安面包上。

  “狗熊,你看他们往哪儿开呢?”

  “管他上哪儿,咱们跟着就是了,只要一停车,围上去就砍!”

  “不是,你说这个点他们往江滩方向开,啥意思啊?”

  “那不正好,砍成重伤,往江里一扔,水一泡,谁认得出来是我们砍的啊?”

  “倒也是……木炭,你给我开快点儿!”

  “噫?他们没去江滩,拐进废水泥厂了。”

  “那还等什么,给我追进去!”

  ………

  杨棠的小绵羊刚一停下,骅哥就拥了上来:“易哥!武少!”

  没几秒,大金也跟了过来,一手拎了一把西瓜刀,同样招呼道:“易哥!武少!”见杨棠瞥他的西瓜刀,不禁憨笑道:“我就是个粗人,除了砍架什么也不会了。”

  这时,长安面包在五六米开外停了下来,近十个人跳下车,别的歪瓜裂枣杨棠都不认识,唯独其中长得还算耐看的卢英,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你?”

  “是我。”卢英不无得意道,“没想到吧姓杨的,你也有今天!”可惜他和他带来的人明显都不是道上的,根本就不认识最近在高新区混得风生水起的骅哥。

  所以,杨棠也笑了:“卢英,你整好把话说反了,刚才那句话应该是我跟你说才对,呵呵,你也有今天!”话落的同时,骅哥适时打了个响指,顿时断墙口、破门后、窗台下……都冒出了人头,一个二个全都恶毒残忍地死盯着场中卢英一伙人。

  “这、这这……”

  卢英被吓得目瞪口呆,跟他一起来的同伙手里虽还拿着钢管刀片什么的,却早已被眼前的阵势吓得两股战战,就差没当场尿出来了。

  这时,黑屏已带着几个手下把骅哥、杨棠还有武浩都保护起来了:“老大,现在怎么办?”

  骅哥看杨棠。

  杨棠哂道:“看我干什么?按你们道上的规矩……”说着,比了个“照办”的手势。

  骅哥顿时会意:“草牠妈的,敢跟踪我,把他们都给我砍了!”

  黑屏闻言,立刻指挥小弟们围死了卢英一伙。

  “大、大哥,误会,今天的事完全是出于误会!”卢英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差点没给黑屏当场跪下。

  杨棠在圈外冷笑道:“老骅,听见没?他说你手下人砸他的suv都是出于误会!”这话一出,不止骅哥微微色变,卢英更是浑体剧震,差点没发喊一声,以万夫不当之勇,杀出一条血路,冲出水泥厂。

  可惜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这样做时,黑屏已断然令下:“都给我砍喽!”

  霎时,废水泥厂区内惨叫声此起彼伏。

  ******

  两天后,没劝动父母一块去东南亚旅行的杨棠只好先斩后奏,坐上了开往蓉城的动车后才给杨妈妈打了个电话:“妈,我已经上火车了。”

  “啊?小宏,你……”

  “我劝你们旅游你们不想去,我只好一个人去啰!”

  “我们不是不想去,而是怕你那个昏睡的毛病万一在外面发作起来……”电话那头的杨妈妈话里话外全是担心。

  “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昨天都已经跟你保证过了,我那昏睡的毛病肯定不会再犯了!”

  这时,杨爸的声音插了进来:“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我万分确定!”

  “那行吧,你一人在外旅行,自己小心点!”说着,杨爸主动挂了电话,甚至都没问他身上钱够不够花。

  一个钟头后,杨棠在甜城下了车,到当地最大的体育用品商店里买了把比较专业、价格中档的折叠弓,然后又换了家店,买了一百支符合弓型在当地销得还算快的普通箭矢,往挎包里一装,都收进了无名指环内。这样一来,他也算有了防身武器,只可惜储物格不太充裕,搞得他要用武器的时候,还得先把包拿出来打开了才能用上弓。

  “妈的,四个储物格真是不方便!”

  杨棠在骂骂咧咧中登上了开往蓉城的长途车。他也不想想,当初他还没无名指环的时候又是怎么活过来的。

  在长途车开往蓉城的路上,杨棠便预订好了晚上蓉城直飞榕城的机票,本来他是想蓉城直飞鹭岛的,结果机票已经售罄,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先飞到离鹭岛很近的榕城再说。

  下午四点四十,杨棠已然通过安检进了候机大厅,不到八点半,他已经在榕城落了地。

  榕城这个地方,老辈人喜欢说当地话,但年轻人都喜欢说普通话,所以杨棠倒也没有感到不适,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吩咐道:“去三坊七巷!”

  司机是个年青人,比杨棠大不了几岁,一听他口音顿时乐了:“哟,哥们,不适本地的吧?”

  “不是,怎么了?”

  “忘预订酒店了吧?”

  “怎么?你有好介绍?”杨棠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你要不差钱,我可以拉你去闽江饭店。”

  “算了,还是拉我去西湖吧,我在那儿有预订!”

  “西湖大酒店,可以啊哥们,以后有什么好活儿,记得关照我,这是我名片!”出租司机随手奉上了名片。

  “行,反正我要在榕城待几天,明天call你!”

  到西湖大酒店住下,一夜无话。

  早上起来,杨棠洗漱一番,难得绕到西湖公园内晨练。

  西湖公园和毗邻的左海公园早几年就不要门票了,所以这两公园成了附近几个小区居民晨练的首选之地。

  所以一大清早,杨棠钻进西湖公园时,这里已有不少的晨练者,打太极的打太极,跳广场舞的跳广场舞,划船的划船,跑步的跑步,场面蔚为壮观。

  杨棠稍微欣赏几许,便开始沿着湖廊慢跑,一直到左海公园附近才减速散步,打算绕回酒店吃早餐。同时,他心里始终在琢磨“物品属性转移物”的事。

  “转移物这种玩意可遇可求,我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更容易地发现呢?总不能一直开着[鹰眼]四处瞅吧?”

  杨棠这么呢喃着,他还真开启[鹰眼]向四周围觑望了一番,就在此时,一辆宝马suv从杨棠身边交错而过,车前挡风玻璃下的吊饰正散发着淡淡白光。

  “我去~~有没有这么巧啊?”

  好不容易才撞见一件新的白色物件,甭管它是不是转移物,杨棠都不可能轻易放它走,于是想都没想,撒丫子就追了上去。

  结果那辆宝马suv大摇大摆地开进了左海御园,而杨棠则被园门口的保安给拦了下来:“哎哎哎~~你找谁?这里是私人地方,没理由不能进!”

  “我找刚才那位开宝马的车主。”杨棠直言不讳道。

  “哟呵,你小子眼睛挺贼呀,居然知道找那辆宝马的车主,可惜人家不会见你的……”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