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4 疗病

094 疗病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

  “为什么啊?”杨棠边问着问题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包尚未开封的玉溪(软境界)拍在了保安手上,“总得有个理由吧?”

  保安一瞄杨棠打赏的玉溪,原本板着的脸孔瞬间柔和下来:“兄弟,不瞒您说,那宝马车的车主是个寡妇,姓云,别看只开个宝马,实际上家里老有钱了,在鼓楼这一片追她的人排队都排老长去了,可惜基本都没戏……”

  杨棠有点不耐道:“说重点。”

  “这就是我马上要跟您讲的重点了,这俏寡妇有个五岁的女儿,早两年她就放出风来,要是女儿不喜欢的男人,就算她中意,那也是不可能成事的。”保安边八卦边拆开玉溪点上一支,还故作大方地要散给杨棠一支,杨棠不要,他便紧着把烟放回盒子拢好,小心翼翼地揣兜里了,“不巧得很,最近她那女儿得了怪病,整天哭闹,说见鬼了见鬼了,不知请了多少名医,看了多少家医院都不见好,眼下俏寡妇正是热锅上的蚂蚁,您说您这个时候去追她,身边又不带个医生啥的,她肯搭理你嘛?”

  “得了怪病?那敢情好,本人就是医生,专治疑难杂症!”杨棠大言不惭道。

  “就你?”保安重新打量了杨棠一番,发现他脸型有点稚气未脱,“哥们,你年纪怕没过二十吧?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太年轻了,谁看不出来呀!”

  “哟,你能看出我的年纪,说明你的眼力不弱嘛,那你又怎会看不出我是医道高手呢?”杨棠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哥们,我是说真的,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保安板起了脸,“你再胡搅蛮缠,信不信我轰你出去?”

  “我也是说真的哥们,多少钱能让你冒着丢掉工作的危险把我介绍给那位云寡妇?十万?二十万?还是三十万?”

  听着杨棠随口开出的价码,保安的意志开始动摇,最后心里一估算,比出一个巴掌道:“给我五十万,我带你去见云女士!”

  杨棠不置可否,随手从兜里摸出张银行卡抛给保安道:“这卡里有十五万,密码123456,算是订金,事成之后,剩下那三十五万会很快打入你的账户。”

  “成交!”

  ………

  已打定主意辞职的保安公器私用,开电瓶车携着杨棠穿过了左海御园的公寓区,径直驶往了独栋别墅那边。

  到了其中一幢别墅大门前,杨棠一眼就看见了那辆宝马suv。只见前挡玻璃下的吊坠仍在,这令他松了口气。

  杨棠发现吊坠的形状是一只麒麟,他正琢磨着要怎样将吊坠“巧取豪夺”过来,别墅大门突然洞开,里面出来一个抱着昏睡小女孩的美妇,她大概一六七的身高,戴着超大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可就露出来的那部份娇魇来说,已是美不胜收。

  保安不知道多少次见过这美妇,所以已经形成了免疫力,几乎只是晃了下神,就与杨棠同时清醒过来,用胳膊肘碰了碰杨棠,提醒道:“那就是云寡妇!”

  “我知道……可看她的容色,晚上似乎并非独守空闺啊!”杨棠耐人寻味道。

  保安鄙视了他一眼,心说你个还没满二十岁的破小孩懂什么呀?嘴上却道:“我看这云女士是要带她女儿去看病。”

  的确,美妇自打出了别墅,除了飞快地把小女孩抱进宝马后座之外,就是在那儿颐指气使两个老妈子和几个黑西装往前后两辆宝马上搬东西,眼尾都没扫一下杨棠跟保安这边。

  “现在怎办?”保安问。

  “你原地待命,我过去……”说着,杨棠下了电瓶车,信步走到了云家别墅前。

  这时,刚指挥完毕的美妇正好转过身来,想不看见杨棠都不行。

  “云女士是吧?有两个问题想问你。”

  “你谁呀,我没空,赶紧让开,别挡着我们家的路了。”言语间,云寡妇已旋身过去想要登车。

  杨棠却一动没动,淡然道:“令千金身体出毛病有多长时间了?”

  云寡妇一下子顿住了身体,又转回来道:“你是医生?”

  “我不是医生,只是略懂歧黄之术,专治疑难杂症罢了。”

  “疑难杂症?”一想到自己女儿发病时的恐怖情景,可不就是疑难杂症嘛!云寡妇瞬间有了决断:“那还请先生出手,救救我的女儿!”

  杨棠却一点不着急,仍不紧不慢道:“这就是我要问你的第二个问题了,最近半年,你女儿是否外出旅游过……”

  “没有啊,她这么小!”美妇似有点不高兴杨棠的问题,却又倏然省起什么,微微色变道:“诶不对,两个月前我曾去过澳洲,而且是带着我女儿一块去的。”

  “这就对了,你女儿肯定是回来后不久就有了发病的征兆……”

  “没有呀,我女儿她是二十天前才……不对,她回来之后一个礼拜,从那时候起,貌似每天都要吐几次,还有轻微的腹泻,当时我还以为她凉了肚子,没想到……先生,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救我女儿!”美妇这下总算有了种抓住救命稻草的感觉。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进屋去说吧!”杨棠不疾不徐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敝人杨棠,木易杨,海棠的棠。”

  美妇赶紧伸手与他相握:“你好杨先生,我是云露月,咱们进屋谈、进屋谈!”顿了顿又招呼其中一个老妈子道:“邓妈,把瑶瑶抱屋里去。”

  路旁的保安看着杨棠三言两语便携着云寡妇的玉手回了别墅,心下好一通羡慕,暗呼厉害,可随即省起杨棠应下的那三十五万,顿时整张脸苦逼了。

  进了别墅客厅,杨棠并未打量厅中装饰,只是对云露月道:“把你女儿抱过来让我看看吧!”

  云露月犹豫了一下,亲自从邓妈手里接过仍在昏睡的小女孩,轻手轻脚地来到杨棠身边,就欲将女儿递给他。

  杨棠摆手道:“给只她的手就可以了。”

  云露月的疑心这才稍释,抓起小女孩粉嘟嘟的左手凑到杨棠摊开的右掌边:“这样可以吗?”

  “就这样吧,成不成一分钟内见分晓!”言语间,杨棠扯过一张湿纸巾遮在了他跟小女孩的手上,默念[仙音净化],一秒后便大功告成,“可以了。”他随手揭掉湿纸巾,松开了小女孩的手。

  “可以了?”云露月却有点懵,“可以了……是什么意思?”

  杨棠故作高深道:“就是可以了的意思。”说着,他拿起一瓶未开盖的纯净水,拧开倒了点水在手心,然后挥洒在小女孩脸上。

  云露月见状勃然色变:“杨先生,你这是在叫醒我女儿吗?可是她一醒就会病发呀!”

  话还未完,小女孩的眼睫毛动了动,云露月大惊失色,因为她很清楚,女儿一旦醒转会见人就咬、见东西就抓扯。

  “邓妈,快把瑶瑶的睡袋拿……”云露月急得嚷了起来,可还没等她嚷完,小女孩瑶瑶的眼睛已然睁开,懵懵懂懂地望着云露月,还有杨棠。

  云露月一下子僵住了,反倒是杨棠微微松了口气:“瑶瑶,你醒啦?我是杨叔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身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瑶瑶摇头:“杨叔叔,瑶瑶现在感觉很好,身上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云露月闻言瞪大了美眸,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自己女儿:“瑶瑶,你真的没事啦?”

  “妈咪,你的话真奇怪,我本来就没事啊!”瑶瑶诧异道。

  云露月被女儿的话吓了一跳,看向杨棠道:“杨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杨棠故作高深道:“常言道,猪油蒙了心,外邪侵了脑,做事浑浑噩噩,犹如南柯一梦!”

  “您的意思是,瑶瑶中邪了?”云露月不太相信道,“可当初瑶瑶是和我一块去的澳洲,为什么我安然无恙呢?”

  杨棠高深莫测地斜了云露月一眼,哂道:“云女士,你真觉得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么?”

  云露月愣了一下:“我有什么事啊?”

  “你真觉得自己没事吗?”杨棠倏然闪电般伸手捉住了云露月的柔荑。

  云露月如触电般挣扎了两下,却不愿远处的佣人发现,瞪眼叱道“杨先生,你想干嘛?”

  杨棠没有回答,两秒后便松开了她的手,不无得意道:“云女士,现在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状态与刚才有什么不同。”

  “能有什么不同?”云露月冷笑着下意识转动了一下玉颈,随即惊奇地发现,长期案牍工作遗留下来的颈椎病似乎一下子不药而愈了。

  “杨先生,这、这这……”

  杨棠道:“云女士,其实我并没有找到你跟你女儿的病根,这就好像无数种病菌都能致人发烧,但青霉素一打,似乎所有的病都被压下去了,所以你们俩现在好了,不等于就不会发作了!”

  “那、那我要怎么做?”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