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5 白色物品集散地?

095 白色物品集散地?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用不着怎么做,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就跟你平时发个烧从医院吊完水回来一样就可以了。”杨棠侃侃而谈,根本没在乎云露月女儿到底什么病,大有当年人类“青霉素在手、挡者披靡”的豪情,他现在是[仙音净化]在手,目无余子。

  “那万一瑶瑶再发病……”

  “找我,打这个全球通的手机号就对了!”说着,杨棠很神棍地扯过便笺在上面留下了一串号码。

  “那么杨先生,至于诊金方面,您看……”云露月终于问出了杨棠最关心的问题,不过问这问题的时候,俏寡妇眼底同时闪过一丝狠厉。

  杨棠故作视而不见,哂笑道:“云女士,我希望的诊金在屋外。”

  “屋外?!”本以为杨棠会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的云露月这下彻底愕然了,要知道这别墅外边,除了小花园里那几株单价十来万的兰花值点钱之外,就剩那两辆宝马车还值几个钱了,可杨棠居然说他要的诊金在屋外,这如何不让云露月诧异。

  “请跟我来!”

  杨棠领头出了别墅,指着前头那辆宝马suv道:“云女士,请帮忙把牌照尾号九的宝马车门打开一下。”

  云露月虽搞不懂杨棠想要干什么,却依旧冲边上的黑西装偏头示意了一下。那名黑西装略一迟疑,掏出车钥匙遥控打开了车门。

  杨棠走过去,拉开驾驶位的车门,满心欢喜地拽下了那个麒麟吊坠。明悟陡然升起:「获得物品属性转移物,数量一!」

  可惜为了功德圆满,杨棠并没有马上把吊坠收进无名指环仅剩的那个储物格内,而是拿着吊坠,身体往外退出车子,打算向云露月展示一下他所要的“诊金”,然后才顺理成章收进口袋。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碳纤版的杜卡迪diavel飞驰而来,于轰鸣中停在了杨棠屁股后头,同时车手的腿狂野地扫向了宝马车门。

  “啊呀~~阿豪,你干什……”站在别墅门口的云露月看到这幕尖叫出声,随即觉得眼前一花。再定睛看向场中时,她愕然发现杨棠正站在杜卡迪diavel本来停的位置,而车手连人带车已然摔出了五六米远。

  更令在场之人骇然的是,车手浑浑噩噩抻着身子站起来,下意识去扶那辆杜卡迪diavel,结果只把前轮和车把给提了起来。

  「技能[闪避]升为三.级。」

  「闪避lv3:有百分之七十几率以站立不动的方式在近战中闪避攻击……被动技,瞬发。」

  在缙云山上锤炼了十多天,[闪避]始终没升到三.级,令杨棠一直耿耿于怀,现在突然收到明悟提示,他被偷袭的恶劣心情稍微好转了一点,只冷冷地瞥了眼那车手,信步来到有些呆滞的云露月面前,摊开手露出麒麟吊坠道:“云女士,这就是我想要的诊金。”

  “就这吊坠?哦哦,没问题,你拿走吧!”

  直到刚才才发现杨棠身藏厉害功夫的云露月真没心思跟他计较什么吊坠的问题了,且不说这吊坠不值几个钱(至少在她眼中没那辆宝马值钱),就算值大钱,杨棠此刻看上了,两人近在咫尺,她还真敢不给么?再说了,女儿瑶瑶已经恢复神智,这足以证明杨棠身怀奇术,对待这种奇人,酬金自然是不可以少的。

  “承蒙云女士这么慷慨,那这枚吊坠我就笑纳了!”杨棠朝云露月拱了拱手,顺带着就把吊坠揣兜(无名指环)里了。

  这时候,车手完全清醒过来,摘下头盔怒气冲冲地来到杨棠面前,质问道:“我不管你跟我姐是什么关系,现在你弄坏了我的车,你打算怎么解决?”

  杨棠冷笑道:“你居然好意思问我怎么解决?如果这里不是云女士别墅门口,就凭你刚才偷袭我,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儿跟我说话?”

  车手瞥了眼地上断成两截的碳纤摩托,整个人一激灵,忍不住表露职业道:“靠,我可是个警察!”

  杨棠继续冷笑:“警察怎么了?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能随便袭击人了么?”

  车手显然也是个能言善辩的主儿:“你钻进我姐的车里鬼鬼祟祟,我怎么算随便袭击呢?”

  可惜杨棠更绝:“那你骑着摩托过来就只留意到我的屁股,没留意到别墅门口你姐那张脸么?”

  云露月:“……”

  车手:“(老子不搅基)#@%#¥……”

  此刻,已打扮得焕然一新的小女孩瑶瑶从别墅里窜了出来,一路小跑到杨棠腿边:“杨叔,抱抱!”

  杨棠露出个蛋疼的表情,将瑶瑶抱了起来。瑶瑶立刻侧着小身子,支着小手去挠车手的脸:“坏舅舅、坏舅舅,跟杨叔吵架,你是个坏舅舅!”

  车手:“……”

  “哈哈,瑶瑶说得太好了!”杨棠开怀不已,“来,叔叔送这个给你!”说着,他从屁兜里摸出一枚暗黑金币,塞到了瑶瑶的小手里,“这个东西不能吃不能舔也不能吞,它只可以贴身放着,这样瑶瑶每晚睡觉的时候,就能够安安稳稳了。”

  “真的吗?”

  “当然,叔叔是不会骗瑶瑶的。”

  暗黑金币有安魂镇魂的功效也是杨棠最近一段才发现的,所以他都不知道该拿手里的五千多金币如何是好了……融了铸成金砖吧,安魂镇魂的功效必然消失,简直是暴殄天物;留着送人吧,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送得完,根本就是在浪费极其有限的储物格。

  “好了,瑶瑶找妈妈啰!”趁着小女孩把玩金币的机会,杨棠将其交到了云露月怀里,“我也该回去了……哦对了,刚才跟我一起过来的保安呢?”

  云露月四下看了一眼,没见保安的人影,只好望向角落里的黑西装。

  “那保安几分钟前开着电瓶车飞快地离开了。”

  杨棠闻言不禁嘴角抽抽道:“云女士,你们这儿的保安还真是见钱眼开啊!”

  “怎么了?”云露月蹙眉问。

  杨棠摆手道:“没事!”说着,他掏出手机接通了银行客服:“喂,华夏银行吗?我要挂失……”

  ………

  与此同时,左海公园附近的某台atm机上。

  “您多次输入密码有误,账户已被锁定,请稍后再试!”

  “哐!”得了杨棠一包玉溪的带路保安重拳擂在atm机上,这时才醒过味来,“玛德,被那小子给涮了,这下回去还指不定有什么瓜落呢!”

  ………

  挂失了银行卡的杨棠再度向云露月告辞,临走前却偶然想起一事,当即问道:“对了云女士……”

  “你还是叫我云姐吧,要不然月姐也成!”

  “行,云姐,我就想问问,你那吊坠是在哪儿买的?”

  云露月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想问刚才你拿走的那个麒麟吊坠吗?”

  “对,我就是问这个。”

  “那东西是我无意中在老街淘到的,当时是陪瑶瑶过去玩……”

  杨棠打断道:“云姐,这老街具体在什么位置?”

  云露月道:“说了你也未必找得到……对了,我手机里有老街的定位,传给你?”

  “好!”

  ………

  邓妈把瑶瑶抱回了屋。

  “姐,你看你送我的生曰礼物……”车手犹自不甘心地指着地上的那堆废铁抱怨。

  云露月瞪了车手一眼:“阿豪,不就五万华币(美金)的事嘛,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车!”

  “姐……”车手又哀嚎了一声,旋即板起脸孔道:“姐,你有什么吩咐?”

  “没别的,替我查一查刚才那个杨棠,看看他是什么时候到的榕城,从哪儿来的。”

  “这没有问题,给我半个小时,我连他现在在哪儿拉屎都能查出来!”车手拍胸脯道。

  云露月闻言厌恶地瞅了自家同母异父的兄弟一眼,不豫道:“阿豪,那杨棠粗鲁,拿他的屁股跟你姐的脸比,你倒学得也快!”

  “我哪有学他啊……”

  ******

  回到西湖酒店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杨棠赶在餐厅收摊之前吃了个早饭,然后随便招了辆出租车,直奔老街而去。

  到了地头,稍微找人一打听,杨棠很快便找着了专卖旧货、二手,还有小件古玩的那半条街。

  开着[鹰眼]一路粗看过去,杨棠惊诧莫名地发现,十个摊子有八个都至少有一件白色物品。

  “我去,这什么情况!?莫非是传说中的宝物集散地?!”

  不过等杨棠蹲下来细细挑拣之后才发现,这些白色物品在上手之后,没有一件有明悟提示。

  起初,杨棠还以为东西不是他所有,明悟才不给提示,后来他搭配着别的玩意买了两件白色物品到手,结果仍没有明悟冒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婐奔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