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6 鹰眼之妙

096 鹰眼之妙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不管怎么回事,白色物品对自己总是有用的。

  笃定了这一条的杨棠想方设法把摊子上白色物品全都买了过来。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他从不单买一件白色物品,而是至少搭上三四件别的垃圾物品一起买过来,通通装进一个临时淘来的二手编织袋内,倒拎着出了老街。

  利用[超强记忆],回忆了一下蓉城市区地图以及昨晚上上网搜索到的那些租赁信息,杨棠招了个出租车,道:“去湖东路!”

  出租司机也许是早上吃枪药了,闻言硬邦邦地回嘴道:“湖东路老长了,具体哪儿啊?”

  杨棠忍着没有计较,依旧不咸不淡道:“就琼东河旁边的通联大厦,知道吧?就到那儿!”

  司机瞥了眼杨棠毫无表情的脸孔,心里有点不托底:“我知道那个地儿,这就载你过去……”

  一路无话到了地头,话痨司机差点没被憋疯,收了杨棠钱后便逃命似的开车离开。

  杨棠拎着编织袋,到对街一气买了两个旅行包,这才过了琼东桥,步行到了太阳广场,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租房人的电话。

  十分钟后,租房人开着辆普桑来跟杨棠见了面,三言两语谈妥房租后载上杨棠拐进了金泉路,很快车子便驶入了省(国土)资源厅的宿舍大院。

  看完房,交钥匙交钱的时候,杨棠好说歹说,让房主把押金给省了,他只交了三个月的房租,一千五百块钱(美金),便拿到了钥匙。这样一来,三个月内,他只要身在榕城,就会有了这么个固定落脚点。同时,这出租屋还能倒腾一下买来的白色物品。

  “小杨,你记住了,我姓刘,儿子叫刘洋,老婆马素英,要是有人问你你是做什么的,你说是我大姨的儿子,过来住两天,明白吗?”

  “行,我都记住了……”

  “那就好,主要是这房子是单位的,我也没去办出租手续!”

  等把屋主好说歹说地送走以后,杨棠就把白色物品倒腾出来,拢共七件,全装在了单独的一个旅行包里。想了想,杨棠索性把麒麟吊坠拿出来也搁在了旅行包的内袋里,然后将整个旅行袋都收进了无名指环仅剩的储物格。

  至于编织袋里剩下的东西,在杨棠看来尽是些垃圾,也就搁在墙角没动。

  躺在光秃秃的床板上,杨棠怎也想不通他最初找的两件白色物品(无名指环和麒麟吊坠)为什么就是转移物,而后面的全都不是呢?这中间有什么差异么?

  不过杨棠还是打算明天白天再去老街看看,若是碰上白色物件,他还买,总之不搞清楚这里面的蹊跷,他是不会离开榕城的,至于鹭岛那啥拍卖行,见鬼去吧!

  ………

  “姐,我已经查过了,姓杨那小子是从蓉城飞过来的,昨晚上八点才到,现在下榻在西湖酒店!”

  “西湖酒店?你确定?”

  “当然……姐,你该不会是想?”

  “想个屁,上你的班去吧!”姐姐毫不留情地挂断了自家弟弟的电话,转头就给西湖酒店方面打去了电话:“喂,那个谁,你让陶副总接一下电话。”

  “您是……”

  “我云露月!”

  ………

  转天,云露月起身晨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与婚后这几年、尤其是生下瑶瑶这五年完全不相同了,任何的伸展动作,包括她已经弃练好几年的瑜伽动作做起来,都毫不费劲。

  “这、我的身体怎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云露月直觉不可思议,施施然下楼时无意间推开了瑶瑶的房间,结果发现乖女儿竟然在“倒立行走”?!

  “哎呀!”

  看到云露月,瑶瑶摔回了床面,不禁埋怨道:“妈咪,都怪你,你要不出现的话,瑶瑶还能坚持更久!”

  “矮油~~是妈妈不对,要不你再试一次?”

  “不试了,没劲!”

  “那……妈妈带你去找杨叔叔玩?”

  瑶瑶愣了:“杨叔叔?就昨天那个身上很好闻的叔叔吗?”

  “很好闻?”这下轮到云露月诧异。

  “是啊,昨天那位杨叔叔身上比舅舅好闻多了,舅舅臭死了!”说着,瑶瑶拱进了云露月的怀里,“嗯,妈咪身上也很好闻!”

  “真的么?妈咪为什么没闻到?”

  ******

  老街。

  由于昨天才来过一次,今天杨棠再来,摊子老板们的喊价都不再虚高,而且任他挑选。

  可惜今天的白色物品比昨天少了一半还多,只有区区三件。

  杨棠同样以扩大买法,在三个摊位前各搭了些垃圾将三样白色物品通通买了回来,过手之后,仍没有明悟提示,令他多少有些沮丧。

  [如此看来,这白色物品并不等于属性转移物……]

  [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大家都是白色物品,莫非还讲出生门脸不成?]

  就在杨棠愁得脑仁疼时,旁边窜出来一干瘪老头,搭手就欲扣住他的腕子,可惜[闪避lv3]自动发挥效用,杨棠手腕如游鱼摆尾般扭曲了一下,便脱离了老头的抓扣。

  “干嘛!?”杨棠恶瞪向干瘪老头。

  “嘿嘿,没想到小兄弟还是练家子!”干瘪老头略显尴尬地笑笑,“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跟你又不认识,凭什么借一步说话?”杨棠扭身欲走,干瘪老头显然不想轻易放弃,紧赶几步,借着来往路人,从另一边把杨棠给堵上了。

  这下子,杨棠真有点不高兴了:“老头,信不信我打得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小兄弟,就凭刚才你手上那下子功夫,我信!”干瘪老头据理力争道,“既然你功夫这么高,又何必怕我把你带到沟里去呢?我就是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又不会害你!”

  “谁知你会不会害我啊?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你带我去的地儿有埋伏怎么办?”

  干瘪老头见杨棠语气有所松动,立马打蛇随棍上:“那你说个地儿,我跟你去,这总可以了吧?”

  杨棠怔了一下,指向路边的《农家老面》道:“那就这家面馆吧!”

  “行。”

  进了面馆,干瘪老头主动要了两碗面,这才聊起了正事:“刚才我见你在地摊上买了个鱼龙,青铜质地的,那玩意能转让给我吗?”

  杨棠闻言一愣,因为对方说的青铜鱼龙,他印象很深刻,赫然是今天淘到的三件白色物品之一,所以杨棠顿时起了个心眼:“老头,你要那鱼龙干嘛?”

  “当然是请回家供起来啰!”干瘪老头直言不讳道,“你淘到的那个鱼龙,不仅是个古物,还是个风水宝器,小老头我愿意出这个数,不知你肯割爱否?”说着,他比出了一个指头。

  杨棠故作装傻道:“一亿啊?”

  干瘪老头翻了个白眼:“一万,这是老头我的底价了,你要不愿意,我立马走人,刚才叫的面算你敬老了!”

  “别急嘛老头,我又没说不买,但一万肯定是不可能的。”说着,杨棠已然从旅行包里掏出了那尊青铜鱼龙,“在我看来,这玩意它不止值一万!”

  话落的同时,[鹰眼]骤启,杨棠眼前居然不再是蓝茫茫一片,而是金蓝交错,金光竟占据了他视野的半壁江上,差点没亮瞎他的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杨棠无比惊讶,但骇然之余,他冷静下来稍一观察,便琢磨出了名堂,但凡那些闪着金光的物品,似乎价值都在一万以上,比如前面那桌食客手上的腕表、还有邻桌食客脖颈间的铂金镶钻项链……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也包括了杨棠拿出来摆餐桌上的青铜鱼龙,它此刻也正闪烁着金光,异常好看。

  “小兄弟,既然你看不上一万块,那你开个价吧?”

  杨棠闻言,灵机一动,默念“十万块的物品”,然后眼睛一闭一睁,视野内的金光果如他料想的那般霎时消散了大半,只余下桌上的青铜鱼龙和面馆墙上神龛里的那尊菩萨还冒着金光了。

  “靠,没想到还有这功能,牛逼!”杨棠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见干瘪老头仍眼巴巴地瞅着他,当即又默念了一句“物品属性转移物”,眼睛一闭一睁,视野中尽是蓝色,只好退而求其次,“千万块的物品”,眼睛同样一闭一睁,视野中还是一片蓝色,再退到百万级别试了一下,鱼龙身上又泛起了点点金光,而菩萨身上却一丝金光也无,“老头,你真想要这鱼龙?”

  “是、是!”

  “那好,我也不随便叫价,你去把店主喊过来,我问他个问题,这鱼龙的价格便算定了。”

  “啊?”

  “啊什么啊,还不开去!”

  干瘪老头只好照办。

  不一会,店长请来了。杨棠开门见山道:“店长,请问神龛里的那尊菩萨你们店里当初请回来的时候多少钱?”

  店长愣了一下,又默了下,道:“一百多万吧,具体是一百六还是一百八,我忘了!”

  “行,多谢您呐!”

  打发走店长后,杨棠懒得再跟干瘪老头兜圈子:“老头,刚才店长的话想必你已经听清楚了,我也不多要,就一百五十万,你愿意就把鱼龙拿走,不愿意就坐下吃面,我请你就我请你!”

  (婐奔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