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099 飞来车祸

099 飞来车祸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西湖大酒店,杨棠房间所在楼层。

  阿豪气急败坏地推门进了房间,打断了杨棠的魔术表演,又收获了好一通瑶瑶的埋怨。

  “姐……”

  “查得怎么样了?”云露月虽然也很想继续欣赏杨棠的魔术,但业务上的事她更关心。

  阿豪把云露月扯到房间一角,压低声音道:“那三男一女果然用的都是假身份,尤其是他们空运来的那辆防弹奔驰,目前挂靠在椰城的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名下,前几天还在椰城当地一家公司的开业庆典上露过面,这是照片!”说着,他把手机里刚收到的开业庆典上奔驰的照片调了出来。

  云露月看后,并未发作,只是冷冷道:“现在那四个人呢?”

  “我已经让阿泰把人监控起来了。”

  “不要打草惊蛇,我倒想要看看他们明天还会耍什么花样!”

  “那……”阿豪瞥了眼正跟瑶瑶玩得开心的杨棠,“姐~~杨先生这里怎么照应?”

  “你去吧,我会留在这里,直到今晚戌时!”

  ………

  等把阿豪打发走了,云露月回过身来,见女儿瑶瑶正目瞪口呆地望着杨棠,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瑶瑶?”

  “妈咪,棠叔叔会读心喔……”瑶瑶惊诧道,“刚才他读出了我心里想的牌耶!”

  云露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坐在床对面的杨棠诡秘一笑,道:“云女士,若是不信,你大可以亲自试一下。”

  “好呀,来就来!”云露月明知杨棠是“高人”,却不愿就此雌伏,“具体要怎么试?”

  杨棠随手递过一副扑克,道:“你大可以随便洗,洗多少遍都行,然后在心里默想三张牌,不用告诉我,也不用告诉瑶瑶,就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云露月飞快照做,跟着问:“然后呢?”

  “把所有的牌摊在床铺上就成……”

  “背面还是正面?”云露月又问。

  “随便,都可以。”杨棠说到这儿,提醒了一句:“云女士,这个游戏讲求问心无愧,如果我真指对了你心里所想的三张牌,你若矢口否认,我也是没办法的……”

  “这我当然明白,不过你能不能像之前那样称呼我为‘云姐(详见095)’?”云露月倏然提了个小要求。

  “一个称呼而已,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云姐?”

  “当然!”

  “好吧,那以后都叫你云姐!”杨棠不置可否道,“你到是快摊牌啊……”

  “收到、收到!”云露月一边嘀咕一边把牌扣着平摊在了床铺上,“轮到你出场了,神棍弟弟!”

  杨棠撇了撇嘴,开着[鹰眼]假模假样地选了一阵牌,最后从牌堆里划拉出来三张扑克:“喏,云姐,这三张应该就是你心里所想的牌了!”

  “怎么可能……”云露月随手翻开杨棠挑出的那三张扑克,定睛一瞧,顿时满脸的错愕:“这、这……这怎么可能?!”

  “妈咪、妈咪,棠叔叔是不是猜中了?”瑶瑶晃着云露月的胳膊问。

  云露月沉默半晌才点了点头,看向杨棠的眼神满含不可思议:“神棍弟弟,你是不是在扑克上动什么手脚了?”

  “云姐,如果你觉得我在扑克上耍了诈,大可以叫酒店方面拿一副新扑克来,咱们再试试!”杨棠乐呵呵道。

  “试就试,谁怕谁啊?”说着,云露月抄起内线电话打到总台颐指气使了一番。

  杨棠逮着空子,趁机问道:“云姐,听阿豪说,你涉足玉石生意,不知除了玉石之外,你还有没有接触过其它方面的销货渠道?”

  “你说详细点儿,具体什么货?”

  “比如古玩字画,又或者风水宝器之类的……”

  云露月闻言细眉微挑道:“怎么?你有这方面的货?”

  杨棠只是笑,并不说话。

  云露月猛一拍脑门,自怨自怜道:“嗨~~你看我这个脑子,你是神棍弟弟嘛。你要是没几件风水宝器,岂不成笑话了?”

  “云姐,你别净给我戴高帽子好吧?”杨棠谦虚道,“就我这点道行,顶多也就能驱个邪,看个疑难杂症啥的,再高深的凶神恶煞跑出来,我可治不了!”

  “弟弟你就别谦虚了,正好我那宝马车上的麒麟吊坠不是被你给取走了吗?是得买一件别的风水物挂上,不然那车没法开了!”

  杨棠听出了弦外之音,追问道:“若是平时,云姐你会去哪儿买此类风水物呢?”

  “这个自然有说道了,要不等喝完下午茶我就带你去瞧瞧?”云露月道。

  杨棠摆手道:“今天瑶瑶不宜外出,就算散步,也最多只能在酒店四周围耍耍,一切还是等过了晚上戌时再说吧!”

  闻言,云露月眼眸深处划过一丝欣慰,轻声道:“姐听你的。”

  不多时,新扑克送到。云露月又试了一次,照样被杨棠“猜”中心里所想的三张牌,顿时觉得新认的这个神棍弟弟越发秘不可测了。

  ******

  夏天,天黑得晚。

  杨棠他们吃完晚饭,天色仍很亮堂。

  周围食客熙熙攘攘,有不少都三三两两结伴下楼,往几十米外的人造西湖畔行去,显是在饭后散步。瑶瑶见状,吵闹着也想去散步。

  若是平时,云露月恐怕早就顺了女儿的意,可今天她却没有,一切唯杨棠马首是瞻。

  杨棠自然清楚,明悟提示的灾劫不会夸张到“垮酒店”的程度,也就是说,待在酒店里瑶瑶最容易混过戌时,不过从反面来看,如果不清不楚蒙混过此一劫难,说不定什么时候老天爷还会把“账”给找回来,所以“躲灾”不如“扛灾”来得堂堂正正。

  有了这点认知后,杨棠稍一犹豫便答应了眼巴巴瞅着他的云露月:“带瑶瑶去外面散步也好,老子倒要看看这贼老天会降个什么难题下来……”

  于是,云露月命四个黑西装保镖在后边遥遥跟着,他们仨结伴穿过了酒店大门前的喷泉广场。

  之所以把保镖打发得远远的,主要是杨棠怕劫难陡临,人多了他顾不过来,况且现在天上一丝云彩也无,怎么看都不像会有天灾的样子,而如果“劫难”是人祸的话,那么绝对会在奇峰突出、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时刻发生。

  事实上还真是这个样子。

  由喷泉广场出来、横穿马路的酒店客人有不少,既不多杨棠他们三个,也不少他们仨。到了马路这边,也就等于站在了人造西湖的湖堤上,人距离湖面也就三四米远的样子。

  绿树垂岸的湖堤一直向远处的晨曦广场延伸过去,再拐弯,不远处就是仰春亭了。

  经过仰春亭后,湖边小径一直朝西湖公园的东南门延伸,右手边是西湖水面,左手边一米高的石台外就是大马路,路上公交车、私家车、电单车、自行车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可惜周遭画面越是和谐,杨棠的心里就越发警惕。

  这时候,他无意中发现前面的树荫下、靠大马路一边的石台处有四五个人拥在那里,正骂骂咧咧地打着扑克。

  “老六,该你了,磨蹭什么……”

  “你号丧啊,我考虑一下不可以?”一名光着膀子的青年立刻还嘴骂道,同时抽出张黑桃a摔在石台上。

  “一个a好不了不起?老子一个二给你压死!”

  与此同时,瑶瑶举起云露月刚给她买的冰棍就要喂杨棠:“棠叔叔,你吃雪糕……”

  “霹雳啪嚓!”

  重型车辆轧断树枝枯草的声音由那几个打牌人的另一边传来。

  接着“哐当”一声巨响,就见一个巨大的渣土车车头如霸王龙探路般破开了大马路与湖边小径的灌木丛,以泰山压顶之势,照着杨棠三人所在的方向就撞了过来。

  重型渣土车的“死亡召唤”之音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在场所有人明知危险已至,一个二个却都身体发僵发硬,想动都动不了。

  除了杨棠。

  当渣土车毫无拐弯迹象、碾过离大马路直线距离最近的一个牌客时,杨棠已然单手抄起云露月的纤腰,将她一掷十几米远,扑通一声落入到湖中。

  “妈咪——”

  瑶瑶不明就里地喊了一声,她曾经无意中表扬过云露月的泳技,杨棠觉得小女孩的话即便有所夸大却不至于撒谎,所以眼前此刻他给了云露月最好的归宿——人造西湖,就算她真一点不会泳,后面的保镖仍有足够的时间去救她,而离岸十几米远,渣土车就算有再大的冲势也没可能波及到水里的云露月。

  同一时刻,杨棠已然用另一只手搂紧瑶瑶,微一侧身,毫厘之间让过了轧来的车头……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样还不行,渣土车碾压的线路带着一丝弧圈,而他跟瑶瑶正处于内轮差的范围之内。

  (婐奔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