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04 归海再现

104 归海再现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万子,这毛头小子什么人呐?”三人中年纪最大的老黄低声问道。

  万海流瞥了老黄头一眼,哂道:“什么人我说了你们也未必肯信,不过我身上的癌你俩也都知道,没半年好活了,可我昨儿刚从小杨大师那里请了尊观音回屋,今早起来,就感觉整个人松快多了。”

  “真的假的?”知天命之年的男人一副根本不信的表情。

  “甄哥,你爱信不信!”万海流没好气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了,都是论天活的人了,是不是松快了,我自己还能感觉不出来?”

  “说不定是人家给你下药了……”

  “下什么药?麻药?”万海流说到这儿眼睛一下就红了,“癌到了我身上这种程度,吸.毒都止不住疼,要不那么多癌症晚期,还不都跑去吸.毒了?可除了毒药,你们说,还能有什么药啊?”

  老黄头和甄哥顿时沉默了下去,无言以对。

  “再说了,昨儿我跟小杨大师是在闽江鉴宝会上认识的,而今天我来老黄你这里根本就一个人,谁也没告诉,小杨大师绝对不是、呃,应该不是来碰我的……”

  甄哥挑眉道:“什么叫应该不是?莫非这小杨还能掐会算?”

  “他连你今天穿的内裤颜色都能算出来!”

  ………

  正如老黄头所说,南头墙角扔着一堆蒙尘的老物件,杨棠拢好旁边桌子上一双半脏不脏的手套,懒得大肆翻捡,直接[鹰眼]一开,很快找出了其中唯二的两条白色手链(不是一副)。

  可惜没有金色物品……杨棠暗叹一声,多拿了四五件年份至少一百年的小玩意,码成一堆,找个塑料口袋全部装上,拎着便拐回了刚才说话的地儿。

  “你是老板?”杨棠冲老黄头道,“我就要这几件玩意,你看多少钱?”说着,打开塑料口袋,把几件玩意用双手捧上,摊给老黄头看。

  老黄头随意扫了眼玩意上那厚厚的尘层,就知杨棠选的这六七件东西还真就是南头墙根那一堆里的东西,当下道:“小兄弟姓杨是吧?就几件东西,你给五百块就可以了。”

  杨棠一听,立马就要掏钱,老黄头赶紧比了个打住的手势:“慢慢慢……小杨啊,想不想连五百块都省了?”

  “不想!”杨棠掏出五百块搁柜子上,提着那塑料口袋施施然走掉了。

  老黄头:“……”

  万海流见状,道:“行了老黄,你几百块就想请小杨大师出手,还真是够抠的。”说着,指了指八仙桌上其中一件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掐丝珐琅,“我这件东西就搁老黄这儿了,有人要就卖了它吧,价格你们自己定!”言罢,追着杨棠去了。

  目送万海流的背影彻底消失,甄哥有些不放心道:“老黄,你说那小杨要是个骗子怎办?”

  老黄头嗤笑道:“万子都那样了,有啥好骗的?”

  甄哥怔了怔,旋即哑然失笑:“对呀,海流也没几天好活了,该留给他儿女的钱他已经留住了,剩下的再怎么骗也都是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俗物……”

  ******

  “小杨大师、小杨大师……”

  杨棠出了旧货市场的大门,正准备往前面走走,看能不能打车或有没有公车站。这时候,一辆长度五米出头的奔驰s600从后开了上来,靠他这边降下了一半车窗,正好露出了万海流的半张老脸。

  “有事?”

  “不知小杨大师要去哪里,我可以送您一程!”

  杨棠闻言迟疑了一下,拉开车门上了车:“去轮渡码头吧,我打算到鼓浪屿住两天。”

  万海流顿即恍然:“原来小杨大师是专程来鹭岛旅游的啊?阿雕,去我的船坞!”

  “好的,老板!”司机在通讯器里回应一声,不觉加快了车速。

  同时,万海流向杨棠解释道:“小杨大师,我有两艘游艇,既然你想去鼓浪屿,不如就坐我的艇吧!”

  “也好。”杨棠不置可否道,“刚才在旧货市场,你跟那两位在研究掐丝珐琅?”

  万海流愣了一下道:“谈不上研究,只是把各自最中意的藏品拿出来品鉴一番……”

  杨棠闻言顿了一下:“那三件掐丝珐琅,你们一人一件?”

  “对啊,有什么问题?”

  “嗤~~那黄老头还开古玩店?”杨棠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杨大师,您笑什么?莫非当时您就看出什么问题了?”

  杨棠道:“虽然我不太懂掐丝珐琅,但也知道,掐丝珐琅这种古玩最值钱的时期应该是距今两百年到距今一百二十年之间,太早的,艺术性够,但术层面就差了,而现代的,技术够了,艺术性又差了,一个模子要铸成百上千个,跟大白菜一样,还能卖得起价吗?而你们之前摆八仙桌上的掐丝珐琅,最老的一件七十五年,还有一件四十六年,唯独黄老头面前那件……”

  万海流已经听入了神,杨棠说到这儿,他自动接茬道:“莫非只有老黄那件是百多年前的……”

  “屁~~他那件是上个礼拜才制出来的。”

  “啊??”万海流傻了眼。

  幸好古玩古玩,指的就是“有时间积淀”的玩意,这一行没有真假之说,只分时间长短,真要算起来,刚出炉的陶瓷碗也可以称古玩,毕竟瓷碗的烧制时间已经作古了嘛!

  “老黄头那件掐丝珐琅外表看起来跟我和甄哥的差不多啊,怎么时间上会差这么多?”

  杨棠淡淡道:“这不奇怪,把新物件泡在粪坑里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老物件的痕迹……”

  “泡、泡-粪-坑?!”

  幸好这时候车子已经到了万海流的私人码头,两人才没把话题继续下去。

  十分钟后,游艇引擎预热得八九不离十,万海流陪杨棠坐着游艇一块前往鼓浪屿。

  “小杨大师,您在岛上有订酒店吗?”

  “当然!”

  “这么说,您还真是来旅游的?”

  “不是……其实我来鹭岛的目的就是为了瞧瞧黄老头放网上拍卖的那些物件,没曾想他那堆小玩意里挑不出什么好的。”

  “那您还是买了几样!”

  杨棠道:“我专程跑来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倒也对。”万海流点点头,“那您接下来打算在鼓浪屿住几天?”

  “两三天吧,原本我打算过几天就抹黑去老挝、缅甸走一趟,亲自感受一下那边的赌石,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我昨儿在闽江饭店已赚了过亿的钞票,再去寻找赌石上的赚钱机会,就显得贪心了。”

  “这么说,小杨大师您会在鹭岛旅游一段日子?那等离开了鼓浪屿,大可以住我家啊!”万海流热情邀约道。

  杨棠不置可否:“到时候看看情况在说吧!”

  ******

  鼓浪屿实际上是个很小的岛,岛内的建筑大都是十九世纪中叶的教会风格,那段时期正是明庭风雨飘摇、泱泱中华前途未卜之际,东南海岸线上各个小岛被西洋列强非法盘踞的事件时有发生,鼓浪屿也不例外,及至华夏政斧成为一战战胜国,强行收回了我大中华范围内所有被外国强占的领土,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

  也正是由于鼓浪屿有那么一段特殊时期,所以岛上的人文风貌与华夏其他地方稍有差异,游览起来自别有一番风情。

  鼓浪屿岛内除了一定数量的观光车外,是没有其它车辆的,自行车也很少,所以无论是岛内居民还是游客大都需要步行,因此显得时间很懒,不知不觉就悠悠而过。

  如果只是走马观花,大半天时间就能把鼓浪屿的所有景点都看一遍,不过杨棠并不赶时间,所以先到那宅酒店check-in之后,这才转出酒店,沿小路而下,往西南方海滩的鼓浪石行去。

  等到了鼓浪石附近,沿着海滩一直步行到菽庄花园附近,杨棠才发现他入住岛心的那宅酒店有点亏了。

  原因很简单,时值七月,正是下水畅泳的好时候,可位于岛心的那宅酒店离鼓浪屿三大浴场都有点远……不过没办法,这个时候改酒店可方便,杨棠只好就近买了挎包、泳裤等物件,在菽庄花园附近找了家餐馆吃午饭,顺带着向店员打听了一下海滨浴场的事。

  港仔后浴场,就在菽庄花园西面,游客多娱乐设施也多;大德记浴场,在皓月园背后,他们当地人爱去,没啥娱乐设施,但水比港仔后浴场干净。

  杨棠独身一人,自然没兴趣打挤,于是吃过午饭后,他便拎着挎包往皓月园而去。

  到了大德记浴场,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杨棠在一块大石头后拿出了无名指环内的大旅行包,将换下的衣服还有新买的挎包统统塞入其中,再收回指环内,然后他就穿着个泳裤戴着个泳镜,啥都没涂,清洁溜溜地就下了水。

  鼓浪屿的几大浴场有个好处,那就是光游水的话,不收费;所以杨棠下水,几乎都没什么人留意他。

  杨棠初中的时候学过几天游泳,自由泳是他的强项,游姿虽不标准,但当年就有体校的老师夸过他划水的效能在同龄人中无出其右者。

  下水以后,杨棠仗着自己那点游泳的能耐,专往美腿多的水域潜泳,每每探出头来换气时都引得周遭的女孩、女生、女人们阵阵娇叱惊呼,然后他再一个潜泳,让众雌们追之不及。

  结果试了三五七回以后,杨棠正自得意,又一猛子窜得太猛,起来换气时,竟出现在了四五个大老爷们身后,其中一人正好正对着他,泳镜卡在额头上,不是归海有德是谁?

  (婐奔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