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05 去东京

105 去东京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乍看到归海有德,杨棠有点错愕,随即回神过来,一猛子又扎回了水里。

  不得不承认,杨棠的反应够快,这晃眼一下,他看清了归海有德,归海有德却没有认出戴着泳镜的杨棠,甚至连眼熟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一气潜泳了几百米,直至强化的身体都快要吃不消了,杨棠这才露头换气。

  “玛德,这鹭岛的安保局搞什么?归海那货咋还没被抓呢?”杨棠骂骂咧咧地嘟哝着,倏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嚎起丧来,“我去~~一定是安保局的人在放长线钓大鱼,说不定刚才那片水域附近就有安保局的人在监视……泄特,这么说我也入镜了,真是晦气!”

  也就在杨棠猜中事实的时候,山丘上风涛亭附近,有三个人正徘徊此地,旁边还支着个望远镜,貌似在看风景,实则一直在监视正南方的浴场。

  这时,通讯频道里有人问:“猴子猴子,刚才那条鱼有拍到照片吗?”

  三人中的尖下巴立马回道:“拍到了侧脸,已传回总部进行分析,要是这货就是接头人,那咱们可就省大工夫了。”

  “拉倒吧,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小子每次这么说每次都没啥好事……”

  此刻,又有另一人插嘴道:“猴子猴子,拍到半脸那家伙有名号了嘛?”

  “松鼠给取了一个,叫帅哥……”

  “靠~~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目前帅哥人呢?”

  “在防鲨网附近、在防鲨网附近……”

  “他去那儿干什么?”

  “不知道,要不要让三文鱼和花鲢游过去瞧瞧。”

  “用不着……在总部没有传回信息之前,盯住老板就够了!”

  “明白。”

  ******

  同一时间,国家安全与保障局鹭岛分局驻地。

  “八处二组的人新传回的照片怎么是一学生啊?”

  “学生?什么样的学生?不是本地的吧?”

  “不是本地的,照资料显示,来自雾都,今年刚高考完,雾都的文科状元,还往下查么?”

  “呵呵,文科状元,他就是文曲星下凡,照规矩,该查的还得查……先看看他跟那个归海有什么交集没有?”

  “没什么交集,不过两人是乘坐同一列车到的鹭岛。”

  “先是一趟车到的鹭岛,接着第二天就在鼓浪屿浴场照了面,这还叫没关系?”

  “可是汪处,深挖这两人最近三年的时间线,除了以上两点之外,就再无交集了啊!更进一步,往前十年,这姓杨的高考状元从未离开过雾都,那时候他才七八岁大,就算真有人想策反他,他也得懂‘被策反’的意思吧?”

  “嗤~~小刘,你可别忘了,这世界上还有种叫网络的东西,他要是近两年被网络洗脑了呢?”汪处显然是个宁杀错不放过的主儿,“再查查他的财务状况,如果他真是清白的……”

  下一刻,键盘输入极快的小刘声音变了:“汪处!!”

  “号什么丧?发现什么了?”

  “这、这这个叫杨棠的学生,他、他的账户里有、有有……”

  “高考状元嘛,有几十上百万的奖金很正常!”言语间,汪处的脑袋凑到了小刘的电脑屏幕前,两只眼睛一扫总金额那栏,顿时瞪大得跟牛铃似的,“七、七个零,我没数错吧?”

  “对,他账户余额两亿八千万多一点,这、这这……怎办?”

  “查一查每笔转入他账户的钱,如果是正规公司,就暂时将他的资料列为安全吧!”汪处无奈道。这倒不是安保局怕了有钱人,而是没有哪个间谍组织为了培养或策反某一个人,会下这么大本;就算真下这么大本,对方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笔款子放到社会保障号码关联的国银账号里。

  小刘也觉得有点蛋疼,很快搜出了给杨棠转账的几家公司:“有四家公司给杨棠汇过钱,辰讯、千度、秦川餐饮集团以及闽商行,最大一笔两亿七的转款就是由闽商行转入杨棠账户的。”

  汪处:“……”

  “汪处,要深入查问一下这笔两亿七的款项么?”

  汪处犹豫了一下,道:“我亲自问。”说着,抄起电话很快要通了闽商总行,“嗯,好的、好的,贵行的正当商业活动,我们一定支持!哐!!”

  “汪处?”

  “商业银行说了,这是正常的转款,若我们想深入调查,必须拿出有力证据使他们信服……”

  小刘瞬间沉默了,几秒后才又问道:“要不要以‘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名义,把那个姓杨的小子抓来问问?”

  “抓个屁~~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这种事情不归我们安保局管,除非当事人涉及国家机密!”汪处冲小刘叱道,“杨棠这两条都不符合,所以就算要查他,也不该由我们去查,况且闽商行那边坦诚是正常转款,‘财产来历不明’这种屎盆子怎也扣不到杨棠头上……通知八处的人,让他们别再分散注意力监视杨棠了。”

  “是!”

  ******

  杨棠在水里泡了近两个钟头,最后绕远悄悄上岸,在《暗黑》中长时间刷怪养成的“野兽直觉”陡然展开,可愣是没发现周围有人在“盯”他。

  “怎么回事?莫非安保局的人没信我的报警,没派人监控归海有德?还是说他们只是没在意我?”

  一时间,杨棠想到的可能性实在太多,根本没法做进一步判断。他只好又找了块石头遮掩,从指环内拿出挎包,换妥衣物,惊魂不定地回了酒店。

  吃过晚饭,杨棠窝在客房里,利用diy笔记本上网,迂回了老大一圈,终于拷贝到了鹭岛安保分局的检索副本,解密之后,他一条一条细看,终于找见了安保局对他的过往资料和账户信息的查询曰志。

  “靠,还真被这帮人查了个底儿掉,这样实在太没有安全感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安保局并未将我列为欲跟归海有德接头的嫌犯!”

  “不过两亿七的转款实在太扎眼了,我得问问需不需要交税……”

  之前杨棠本着秘密转账、能省则省的原则,并没有打听这么大笔款子要缴多少税的问题,但现在他已被安保局掀了个底儿掉,万一税务局方面也知道了这事儿咋办?还不如主动交钱,省得牢狱之灾。

  “喂,云姐!”

  “你个臭小子,怎么今天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这不是怕你忙嘛!”杨棠随口胡诌道,“对了姐,我在闽江饭店夹层卖货的钱已经到账了,有两亿多,你说这笔钱用不用缴税啊?”

  “当然不用,你问这干嘛?”

  “我就随便问问,真不用交税吗?”杨棠似有点不信,“万一给税务局知道了……”

  “税务局知道了又能咋滴?你卖的是私人所有物,税务局管不到的。”云露月解释道,“这么跟你说吧,假设你花十万块从商店买了枚钻戒回家,你那十万块里就会有部份被商家拿去交税,然后钻戒就成了你的私有物,哪天你手头急,卖掉钻戒变现,再缴一次税,你觉得合理嘛?”

  “倒是、好像……有那么点不合理!”

  “这不就结了,‘私下物品买卖’这种事如果税务真敢卡脖子的话,恐怕全国人.民都要沸腾了!”

  “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杨棠松口气道。

  “怎么?有人借这事为难你?”

  “那倒没有,我这不是担心款子太大,万一税务找上门,我有口难辩啊!”

  “我看是你小子赚钱太容易,又在想新花样了吧?”云露月轻笑道。

  “哪有……瑶瑶还好吧?”

  “她已经睡了,刚才还念叨你来着……”

  “呵呵,有想我就好!”杨棠多少有点欣慰,还想跟云露月叨叨几句,有个国际长途却不合时宜地转了进来,“姐,我这边有电话进来,回头打给你。”

  “行吧,回头再说!”

  ………

  “喂,找谁?”

  “我啊,佳妮!”

  “佳妮姐,你怎么……有事?”

  “当然!”何佳妮故意低声下气道,“这么晚了,要是没重要的事儿,小女子哪敢打搅大人您啊!”

  “你少来了佳妮姐,有什么事儿,说!”

  “其实也没什么,我还是让毛律师跟你解释吧!”言语间,电话那头已换了人。

  “毛律师?”

  “杨先生,是我!”

  “怎么?我那书的合同谈妥了?”杨棠立马猜到了原因。

  “是的杨先生,按你的要求,全都谈好了,现在就等你来东京签约了。”毛律师道。

  杨棠皱眉道:“去东京签合同?不能请美国佬来国内签约吗?”

  毛律师不无遗憾道:“杨先生,你与美国方面签订的是境外出版销售合同,如果在国内签的话,还需要第三方担保,这会产生一大笔额外费用。”

  “那在东京签就不用第三方作保了?”杨棠诧异道。

  “当然不用。”毛律师解释了一句,“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目前曰本方面都与美国佬穿一条裤子!”

  杨棠秒懂:“那好吧,我这就去东京,可没护照要怎么弄啊?”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