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06 贪小便宜

106 贪小便宜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毛律师听了杨棠的问题,错愕半秒,便有了主意:“杨先生,有几钟方式包你两天内能来东京。”

  “讲。”

  “一个就是让你父母跟旅游团,顺道把你带来东京旅行;再一个,如果你能托到关系,由雾都警局高层签发一份东南亚的临时旅游证,也可以飞来东京,在此地逗留四十八小时!”毛律师侃侃而谈,“当然,以上两种方法都是基于你未满十八岁。如果满了,第二种方法就不管用了。”

  听到“临时旅游证”几个字,杨棠有些微呆,回过神后问道:“临时旅游证能在曰本用?”

  “no、no,仅限东京一地,而且你必须未成年!”

  “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律法条文,谢谢你毛律师,我想我会坐明天晚些时候的飞机抵达东京,具体班次我会电邮给你!”

  “啊!?”毛律师那边被惊住了,什么就谢我了你就要来东京?还明天?飞毛腿导弹都没这么快吧?你搞临时旅游证不需要时间哒?

  ………

  第二天吃完早餐,杨棠拿着自己的身份证件来到酒店前台:“退房。”

  原本笑容可掬的女招待检索了一下电脑,粉脸瞬间转黑:“对不起先生,你预定了我们酒店八号房三天,现在还不到退房时间。”

  “我知道我预定了三天,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有急事要离开,你给我把房退了,至于房钱……”

  女招待抢白道:“由于你是在网上预付款的,所以就算你现在退房,根据规定预付房费也是不能退的。”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其实他也是这个意思,房钱不退就不退吧,但女招待抢话就令他有些不爽了,心说:[老子又没有任何证件押你们酒店,就算直接走掉了,你们酒店又能奈我何?老子走之前好心好意跟你们说一声,你们意思意思记录一下也就ok了,怎么这副态度啊?]

  其实,如果没有昨天在水里撞见归海有德那一出,杨棠还真就会拍拍屁股走人,可眼下他得把行踪向酒店方面稍作交待,不然突兀消失,安保局那些人又会东想西想了。

  所以心念电转间,杨棠好歹忍住没发作,板着脸冲女招待道:“房费不能退就不能退,那你好歹给我记录一下,我退房。”

  女招待闻言愣了愣,眨巴眨巴眼,好似刚刚才听懂杨棠的人话,脸色顿即又由阴转晴,和蔼可亲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需要复印一下您的身份证件!”

  这个要求虽然有点奇怪,但想想办实名手机号时也有类似操作,杨棠也就同意了。

  复印很快结束,杨棠拿回自己的身份证件,确认证件没被调换作假之后,他便在女招待“欢迎下次再来”的恭送声中离开了酒店。

  杨棠离开酒店后不久,女招待趁着没什么客人,开始在电脑系统上动起了手脚。

  “嘻嘻嘻……你替你朋友预订了今明两晚的九号房是吧?当当当当,老娘给你改成八号房(杨棠刚退),差额老娘补,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对了,还得给阿聪那死鬼打个电话,九号房的大圆床,且有得折腾呢!”

  与此同时,鼓浪别墅酒店餐厅。

  本来早餐都是自助形式的,不过归海有德落座后,有名女招待破天荒地给他送了一小盒奶油蛋糕。

  “猴子猴子,蛋糕盒封着,里边恐怕有什么东西。”

  “让狐狸出动,过去跟老板搭讪!”

  “明白。”

  “那个女招待怎么招待?”

  “暴熊过去把她弄晕,送医院先养着,顺带探探她的口风,看蛋糕是谁让她送的。”

  “收到,马上照办!”

  “狐狸已经上去了,她今天笑得好骚喔!”

  “是嘛松鼠,我一定会把你的原话转告给狐狸的。”

  “啊?别呀眼镜狈,你想害我蛋疼一礼拜是不?”

  “错了,是一个月……”

  “一年。”

  “闭嘴,都给我盯紧啰!”

  随着通讯频道里一声厉吼,所有人霎时全都安静了。

  “老板在皱眉……”

  “狐狸意图太明显了,要不要支援她一下?”

  “都牠妈别动,这个时候我们只能相信狐狸。”

  “……”

  “狐狸成功了,她先老板一步打开了蛋糕盒,老板在笑,狐狸、狐狸做了个挽鬓发的动作!”

  “那是暗示她没有找到明确的暗号,但直觉上嗅到了暗号的味道。”

  “狐狸的直觉一向靠谱,应该有暗号存在,否则送蛋糕这一出不就没意义了嘛?”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对方就是想混淆我们的视听!”

  “对方连我们存在都未必知道,何谈混淆视听?”

  “浅薄了吧?如果我是外谍,会假定自身随时可能暴露,那么提前安排一套设计好的接头程序就很有必要了。”

  “提前安排好接头程序,那不更容易暴露吗?”

  “不……我想我懂猴子的意思了,这就像咱们干这一行久了,出门的时候往往喜欢朝人多的地方扎,为什么呢?因为人多,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容易脱身!刚才找女招待送蛋糕给归海有德也是一样,说不定背后的人已经觉出了狐狸的不对劲。”

  “那现在怎么办?”

  “要不让狐狸撤回来?”

  “你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look,老板有动作了。”

  “哈希客,他去前台干什么?”

  “根据同步切过来的数据显示,老板在退房。”

  “他要走?不是吧?他才来鼓浪屿二十四小时都不到,这就……”

  同一时刻,杨棠坐上了回鹭岛的轮渡,而且已在网上预订了下午直飞东京的机票。

  回鹭岛后,杨棠依着短息去国银办理了银行卡升级。

  对于存款过亿(华币、美金)的大客户,杨棠自然被请进了vip室,不过就在银行经理打算正式拷贝旧卡余额时,杨棠问道:“钱经理,我新升级的这个卡,不会异地手续费超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还是回雾都再办好了。”

  钱经理闻言连忙胸脯拍得山响,信誓旦旦道:“放心吧杨先生,以你现在的vip级别,全国的手续费那都是统一的,即便是在境外,虽然手续费略高,但费率也是统一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最烦(手续)费率变来变去了!”

  “那么杨先生,我这就开始给你升级了?”

  “升吧升吧……”

  等一切弄妥,杨棠将卡收好之后,并未立刻离开,反而问道:“钱经理,不知贵行有没有保底基金之类的产品呐?”

  “保底基金?您的意思是……”

  “我知道基金这玩意都是自负盈亏的,只要把钱交出去,赚多少亏多少那就身不由己了……客户就算亏光了也不能有怨言,对吧?”

  “没这回事、没这回事!”钱经理抹了把额上的冷汗。

  “我现在的想法是,拿两千万出来买个保底基金,赚多少贵行只需给我一半,亏的话,无论怎样,我最终至少得拿回一千万的保底,你明白我意思吧?”

  钱经理奇道:“您的意思不难理解,可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笔基金我想买给我父母,要是钱都亏光了,他们喝西北风去啊?所以保底必须得有一千万!”

  “明白了……我们银行还真有这么个基金,我这就去拿资料给您看!”说着,钱经理屁颠屁颠的去了。

  鼓浪屿,那宅酒店。

  “老板进了那宅酒店,重复,老板进了那宅酒店……”

  “虎王收到,哈希客,查一查酒店的入住情况。”

  “我刚查过了,算上唯一的八号房预订,最快也得等到明天中午才会有房间空出来……”

  “玛德,时间来不及了,猴子松鼠上树,看能不能提前装上耳朵。”

  “收到!”“明白。”

  也就在两人行动时,归海有德揽着狐狸的纤腰来到了酒店前台。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之前应付过杨棠的那名女招待问。

  “我朋友帮我在这里预订了房间,他叫麦克拉伦!”

  “请稍等,我帮您查询一下……嗯,有了,你朋友替您预定了八号房,不知您意下如何?”

  “我没有问题,请带路吧!”归海有德回了女招待一句,又转头冲狐狸道:“fox,不知你有没兴趣到我房里喝一杯呢?”

  狐狸明眸一转,朱唇轻启道:“求之不得!”于是二人携手跟在女招待身后上了楼。

  “猴子猴子,老板上楼了,你们那边怎么样?”

  “刚装妥两只耳朵,覆盖不到房间所有角落……”

  “足够了,撤!”

  “可是……”

  “没有可是,撤!这是命令!”

  也就在殿后的猴子刚翻出窗外,将窗户虚掩上时,八号房的门“啪嚓”一声被人打开了:“喏,先生,你朋友帮你订的就是这间房!”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