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07 监控在继续

107 监控在继续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窃听频道内。

  “fox,干杯!”

  “干!”

  剧情听到这里,暴熊忍不住了:“难道还真让那狗玩意占这便宜啊?”

  “闭嘴!”虎王咆哮道,“狐狸肯定有她自己的考虑……”话虽如此,通讯频道里手下人变得粗重的喘气声有耳朵的都听得出来。

  “fox,你脱衣服干嘛?我只是单纯想请你喝一杯!”

  频道内霎时一静。

  “阿德,你对我就一定不心动?”

  “不好意思fox,我喜欢男人的。”

  “欧耶!!”通讯频道内,不少人齐齐欢呼起来。

  “都给我闭嘴!”虎王再次咆哮。

  与此同时,监听器里边传来摔杯子的声音。

  “归海,你让我感到恶心!”狐狸气急败坏,踏着高跟鞋摔门而出,不过刚过走廊拐角,她便被人拽进了杂物房。

  “猴子!?”

  “嘘——”

  也就在大部份人全力监听归海有德的时候,留在酒店大堂的两名“狗仔”反而成了安保局监控体系中最薄弱的一环。

  “喂,阿豺,你说那个老男人在跟女招待争执什么?”

  “阿猫,别死盯着那老男人看,当心把你眼珠子看掉……”

  “怎么?你认识那老男人?”

  “废话,整个鹭岛,处级以上干部认识他的有一多半吧!”

  “啊?他该不会是市里的周书记吧?”

  “不是……但他老豆是周书记的前任,万洋集团,听说过吧?他就是万洋老总万海流,不过坊间传闻他罹患重病,已经是数着天数过曰子了。”

  “真的假的?”

  “谁知道呢,我也是偶尔听那么一句……”

  这时候,与女招待争执未果的万海流拂袖而走。可惜阿豺阿猫并没有按惯例上去细问女招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以至于令安保局对杨棠又生出些误会。

  同一时刻,窃听频道内传来了归海有德打给酒店服务台的电话:“总台吗?中午吃饭的时候别叫我,我想我得好生睡上四五个钟头,为傍晚出海潜泳做准备!”

  “好的先生,服务员在下午五点之前不会去打扰您……”

  “谢谢!”

  “不客气。”

  通讯频道内。

  “虎王虎王,现在怎办?”

  “观测组,能看到老板么?”

  “能看到他在屋内走动,现在他躺下了,只能看到身体,盖上毯子了……”

  “好了,各组保持现状,静观其变。”

  ******

  高崎国际机场,候机厅。

  吃过晚饭,换过电子机票后,杨棠就在厅内一角默默地坐着,既不看电视新闻,也不与旁的旅客搭讪。

  杨棠所坐座位的同一排远端,有两个女生正拿他逗开心。

  “梦婷,你看排末的那个呆子,他坐在那里至少二十分钟没动过了,真是好唐僧啊!嘻嘻嘻……”

  “这有什么好笑的筱筱,如果你能把唐僧诓到我旁边来坐着,那我就服你,你想怎么笑都行!”

  “真的假的?”筱筱明显有点不信。

  “我梦婷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啊?”

  听到同伴这么说,筱筱果然信了,从整个一大排背后绕远,到了杨棠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喂,唐僧……”

  杨棠闻言呆了呆:“美女,你叫我什么?”

  “唐僧啊,你在这座位上枯坐了半个小时都没动一下,不是唐僧是什么?”

  杨棠无语凝噎。

  不得不说的是,此世虽然没有《西游记》这部名著,但某些西游的段子,比如三打白骨精、误坠盘丝洞等等,所以有唐僧、二师兄、三师弟之类的比喻并不奇怪。

  只不过今次杨棠是枯坐得久了而被女生比喻为唐僧,倒也稀奇得很,难怪他要无语。

  心情缓和之后,杨棠[鹰眼]一开,先是扫了眼跟前的女生,又远远地瞄了一眼同排座位另一头的梦婷,哂笑道:“小美女,让我过去坐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和你同伴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这纯白和浅蓝对你跟你同伴有什么用?”杨棠诡笑着问,“如果你俩的答案正合我意,我移过去坐不是不可以。”

  “纯白和浅蓝?这算什么问题啊?”筱筱不依道。

  杨棠故作高深道:“我这问题你一个人是捉摸不透的,还是回去与你同伴商量商量吧!”

  “哼,商量就商量!”说着,筱筱已然奔回了梦婷所在的位置。

  “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他不肯过来!”梦婷不无得意道,“没说的,不受美.色.诱.惑,这家伙正是老娘的菜!”

  “你拉倒吧,他不是不被美.色引.诱,而是有问题让我俩作答,要答对了他才肯过来!”

  “啊?!”梦婷被筱筱给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一下,没好气道:“他是不是有毛病啊?到底什么问题?”

  “问题很简单,却也很奇怪……”

  “行了,别卖关子,快说!”梦婷颇不耐烦地催促道。

  “那唐僧问,纯白和浅蓝于我们俩有什么用?”

  “什么什么?纯白和浅蓝?他说的事颜色?”

  “应该是颜色吧,反正他说这两个颜色的时候笑得很奇怪,嗯,我一时半会儿模仿不出来!”筱筱努力想要模仿杨棠说话时的表情,可惜演技还差得很远。

  梦婷努力想了想,下意识摇头道:“纯白和浅蓝,这两种颜色可以指任何东西,比如衣物,不过今天我身上没穿纯白的……stop,慢着慢着,筱筱,你身上有穿纯白的衣物吗?”

  筱筱愣了一下,附梦婷耳道:“我的小内内是(纯白)啊……”

  梦婷闻言芳心剧震,呆在当场。

  “婷婷,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梦婷呆滞的眼珠子突然转动,斜瞪向筱筱的脸,木讷讷道:“筱,附耳过来。”

  筱筱照办。

  只听梦婷轻声道:“我的小内内也是(浅蓝)啊!”

  这下轮到筱筱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了:“这-个-混-蛋!”咬着后槽牙挤出四个字后,筱筱豁然起身,就打算回去找杨棠算账。

  不过就在这时,梦婷突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几名黑西装的护卫下朝杨棠所在的方位走去,连忙拽住筱筱道:“等等!”

  筱筱循着梦婷的目光看了过去:“咦?婷婷,那不是你爸?”

  “我可没有他那样的父亲!”

  与此同时,闭目养神的杨棠豁然睁开双眼,看向了正冲他而来的万海流。

  隔着三步远,万海流不顾其他候机乘客诧异的目光,朝杨棠鞠躬行了一礼:“小杨大师,上午我去那宅酒店找您,没想到您已不辞而别!”

  杨棠懒得解释,只道:“我有点急事,需要飞东京一趟。”

  万海流打蛇随棍上:“正好,我也有事要去一下东京,不如同行吧小杨大师?”

  杨棠不置可否。

  万海流大喜过望,马上命手下搞机票去了。

  ………

  “该死的,那个唐僧跟我爸到底什么关系啊?”梦婷咬牙切齿地揣测着,却不敢就这么走上前去质问。

  “莫不是你老豆在外边给你养的哥哥?”筱筱大胆猜测道。

  “你放屁……那唐僧要是我的野种老哥或弟弟,那我爸绝不会对他这么客气,连坐他旁边都是侧着在坐,只坐了一半屁股!”

  “是哦,那个唐僧也太可恶了,居然把你跟我的小内内拿出来说事……”

  听到筱筱的抱怨,万梦婷倏然呆住了,她已隐隐猜到自己父亲对杨棠诚惶诚恐的根由了。

  ******

  直飞东京的航班上,万海流陪着杨棠在头等舱坐了,全然没察觉到自己的女儿也在飞机上。

  杨棠虽然察觉到了那两个戏称他为“唐僧”的女生也上了班机,但并未主动找她们交流什么。反倒是万海流忙前忙后地献殷勤,杨棠对他的目的已猜到了八九不离十。

  果不其然,班机飞行平稳之后,万海流写了张便笺递过杨棠:“小杨大师,我今天才四十有六,盼有方法能延命一二,感激不尽!”

  看完内容,杨棠又把便笺递还给了万海流,突然用半生不熟的关西弁问道:“万桑,你怎么就认定我了?”

  万海流一听这话,顿时激动得不能自已:“小杨大师,您、您真的有办法?”

  杨棠正想说话,前排的八字胡男陡然探了半个身子出座位,回过身来向万、杨二人叱道:“克米(a)……乌奴赛(很吵)!!”

  万海流显然听得懂曰文,当即脸色一沉,用同样半生不熟的东京口音:“既然觉得吵,你滚出去就对了!”这话出口的同时,后一排万海流的两个保镖站了起来,对那八字胡男虎视眈眈。

  八字胡男见状,顿时如缩头乌龟般躲回了座位里,并用很蹩脚的英文叫嚷道:“小姐,我口渴,给我来杯可乐!”

  a:きみ(克米),你。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很难吵起来,所以克米在这里有‘你们’的意思。口语。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