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08 再度怀疑

108 再度怀疑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同一时间,鼓浪屿,安保局通讯频道内。

  “怎么回事?老板屋内还没动静吗?”

  “没有,不过之前天黑的时候亮了灯。”

  “天黑的时候亮灯……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怎会在乎房间里的灯亮没亮?不好,花旦立即补位,扮成女招待进房间看一看情况。”

  半分钟后,频道内传来花旦气急败坏的声音:“呼叫虎王,老板不在房间!重复,老板不在房间,只有个枕头掖在毯子里!”

  “玛德,老板跑了,给我搜,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虎王在频道里咆哮,“鼓浪屿就巴掌大块地方,我还不信他能飞上天不成!”

  眼镜狈难得开腔道:“虎王,我想老板早在狐狸离开没多久就已经在计划潜逃了。此时他恐怕早就远离鼓浪屿了,甚至到了外海!”

  “你是说他很可能被潜艇接走了?”

  “不无这种可能!”

  这时候,狐狸有些不服气道:“眼镜狈,你也太高估老板了吧,我自问我的演技没有问题,他不可能察觉到我的真实身份!”

  “fox,我没说你暴露,只是老板可能从别的地方分析出了蛛丝马迹……”

  “可恶~~那咱们不是白忙了?”

  “少废话,先搜人,如果搜不到,那我们今晚上所有人恐怕都得连夜赶报告了。”

  ******

  “归海君,目前我们正在潜过内湾海峡(即台湾海峡),一旦绕过夷岛北端的鸡笼港,我们就将径直向东开往宫古岛,那里会有专机送你返回本州。”

  “辛苦了,吉田大佐!”归海有德冲潜艇艇长鞠躬道,“今次若非有你的接应,我恐怕已经被鹭岛安保局的人给瓮中捉鳖了。”

  吉田大佐闻言不禁奇道:“归海君的名声我早就听原田先生提过,却不知今次怎会失手的?”

  “不是失手,而是深井公馆方面出了纰漏,我在他们预订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找到情报的方位标记……然后我有点起疑,于是把整个房间都仔细搜了一遍,结果发现了安保局的窃听器,八嘎莫罗!”

  “归海君,不必焦躁,应该不是深井公馆的人想要出卖你……”

  “这点我相信,毕竟我只是偶尔与他们合作,知道的东西少得可怜,连被他们抛出去当诱饵的资格都没有。”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嗡!!”

  “怎么回事?”归海有德感到整艘前提突然慢了下来。

  “没事的归海君,潜艇只是在切换动力方式……要知道,这里可是内湾,虽然华夏盯防不甚严密,但时不时还是会有潜艇或反潜巡逻舰经过,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就只能喂鱼了。所以得改用美国人最新提供的电力推进,慢是慢了点,但胜在稳妥!”

  归海有德听完解释,又冲吉田大佐鞠了一躬:“我明白了,承蒙费心!”

  ******

  东京时间23点57分,成田国际机场。

  “小杨大师,我这就照您的吩咐去租用温泉酒店,十六小时内必然搞定,还请您……”

  “行了行了!”杨棠不甚耐烦地摆手道,“反正我只能在东京待四十八小时,你要找到了合适的地儿,就打我的手机!”

  “我记住了。”万海流忙不迭点头,“不过小杨大师……”

  “还有事儿?”杨棠挑眉问道。

  “小杨大师,您孤身一人来东京,要不要我安排两个手下帮您打打杂拎拎包什么的?”万海流探问道。

  “不必了,就按我说的,找好地方,准备好钱,剩下的你就甭操心了!”

  “明白,那我这就先走一步,告辞!”

  万海流倒也痛快,一说告辞,带着手下四个保镖呼呼啦啦就走掉了。

  杨棠掏出手机,一边打给何佳妮一边朝机场外走,时间已经很晚了,他觉得签约的事暂时不急,还是先去预订的酒店住下再说。

  这时候,万梦婷从后面蹑手蹑脚跟上来,伸手拍向杨棠的肩膀。只可惜她与杨棠的身体六维差太多,竟然出现了[绝对闪避]的情况!

  “咦?喂!”万梦婷诧异非常。

  杨棠豁然转过身,瞪向她道:“干嘛?”与此同时,电话接通,他又背过身去,“喂,佳妮姐,我已经到东京了,会住在半岛酒店,上午九点,你叫上毛律师一块来找我吧!”

  “啊?你这么就到东京了?半岛酒店对吧?九点,我会通知毛律师准时到。”

  “那好,我挂了!”

  杨棠随手合上手机的同时,万梦婷又碰了他一下。杨棠终忍不住刺了她一句:“小姐,你干嘛?我不找援.交妹!”

  万梦婷闻言一呆,旋即大声否认道:“我不是援.交妹!!”惹得机场周围的小曰本纷纷侧目,甚至连巡逻警也有靠过来的迹象。

  杨棠见状,懒得跟万梦婷废话什么,还不经意地瞥了眼远远缀在后面的筱筱,径直走到大门口,招手叫来了出租车,坐进去,一溜烟离开了机场。

  至于用中文大吼大叫的万梦婷还有筱筱会不会被鬼子警察留难,那就不关杨棠的事了。

  殊不知,大叔杨棠对小鬼子的印象还停留在前世,此世的小曰本虽然暗地里仍在从事颠覆华夏的活动,但至少在表面上对华人是极为客气的,几乎都快赶上它美国爸爸的待遇了。

  ******

  早上六点,鹭岛安保分局总部。

  阿豺阿猫正站在虎王的办公室里簌簌发抖。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而虎王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开冷气。

  坐在正位上的虎王铁青着脸,握着报告的手青筋暴起:“你们俩抖什么?”

  “虎头儿,我们没抖……”

  “放屁,嘭!!”虎王将桌子拍得山响,“老子说你抖了就抖了!你们俩自己说说,这报告上的‘万海流与那宅酒店前台女招待发生争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之前的简报上没有?”

  阿猫直到此刻仍不以为意道:“头儿,他们就真的只是吵了几句……”

  “具体吵什么了?”

  “没听清。”“没留意。”

  “那你们还能干点什么?配枪证件都交出来,然后滚蛋!”

  “滚就滚!”阿猫脾气比较急躁,直到此刻还不服气,当即掏出配枪摸出证件拍在了虎头桌上,摔门离开。

  阿豺没有样学样,忍气吞声道:“头儿,莫非你认为万海流的出现与归海有德‘金蝉脱壳’有关?”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不过我更相信花旦传回来的报告……”

  “什么报告?”阿豺诧异道。

  “你自己看吧!啪!”一份报告扔到了阿豺面前。

  阿豺哆嗦着手捧起报告,粗略浏览之后,他浑体剧震:“花旦的意思是说,归海有德的接头人所订的房间被酒店女招待调换了,随后归海有德察觉到不对,这才临时起意逃走?”

  “没错,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合理!”虎王歪了歪头道,“否则就算是我,也想不出整个行动的破绽!”

  “头儿,这么说我们的行动并没有完全失败?”阿豺激动起来。

  虎王瞪眼道:“可如果你跟阿猫不出错的话,说不定我们已经将归海有德抓了!”

  阿豺黯然垂头。

  “行了,交出配枪证件,你跟阿猫一样,先去休个大假吧!”

  “休假?!”阿豺愣住了,“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阿豺走后,眼镜狈从侧室转了出来,道:“阿猫阿豺应该没什么隐瞒的……现在的问题是,就看猴子他们能不能找出九号房的古怪了。”

  话音刚落,虎头桌上的保密电话响了起来。

  “喂,是我……嗯,好的,我知道了……那就先派人打捞试试……实在不行,就放弃吧!哐!!”

  最后,搁话筒的闷响声还是暴露了虎头沮丧的心情。

  眼镜狈探问道:“猴子他们失败了?”

  “那倒不是,猴子和松鼠迷翻了女招待和她男人,接着在浴室镜一角找到了提示,最后在第二扇窗户的第三块玻璃角上,找到了一个经纬度坐标,就在鼓浪屿南岸,只可惜放在那儿的东西被潮水带走了……”

  眼镜狈有点无语,却并不气馁:“据我们撤出那宅酒店之后的调查……杨棠在此之前入住过八号房,你说他会不会跟这前前后后的事有联系?”

  “他一个学生,除了那笔两亿七的巨款外,身家清白,能与这事儿有什么联系?”

  “说不好,我总感觉他来去都很蹊跷,说是旅游吧,一天不到就离开了鼓浪屿,可为什么偏偏他要预订三天的房间呢?钱多了闲得慌?”

  眼镜狈一连串的疑问让虎头也不禁生出些疑窦:“要不……再深挖一下杨棠的底子?”

  “我觉得很有必要。”眼镜狈点头道,“至少他那笔巨款的来历就不太令人放心,万一出个什么岔子,比如国资流失,最后屎盆子还是会扣到咱们头上!”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