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12 大忽悠

112 大忽悠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东京,使馆区。

  此刻已是下午茶时间。

  洁净的直街上尽是三三两两的白领,这其中有百分之七十的男性都在使馆区工作,但和他们结伴出来下午茶的女性,六成以上都是本地女人。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各国外交人员在场就行。

  杨棠想到的解决方案就这一点要求,如果连这点都达不到的话,那何佳妮她们这些人就算成功归国,也很可能会面对绑架、暗杀之类的事件。

  这并非危言耸听的一回事,天知道贩奴集团到底有多庞大,连普通的小偷都团伙作案,或许杨棠干掉的那两个忍者只是冰山一角也未准。可惜他实在没那个心情去当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毕竟现实跟漫威电影大不一样,如果今天杨棠只是把何佳妮一众被绑肉票随便释放回去,那她们未必会有好结果,说不定被一连串“意外”挂了都有可能,而杨棠只是一个人,不可能分身去保护她们,也没那个精力和义务。

  所以,思来想去,杨棠只好出此“下策”!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杨棠戴着一双脏不拉几的手套、哼唱着小曲,把厢车停在了美国大使馆门口。

  说实话,大叔杨棠还不太适应华夏是此世第一强国这“说法”,所以就“顺理成章”把车停到了美国使馆门前,反正这个第二强国与华夏的差距并没有前世中国与美国的差距那么大。

  “吱嘎!”

  厢车停稳了。

  美国使馆门岗内正喝着摩卡看报纸的警卫愣在了岗亭内,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上来阻止唐老鸭面具人的行动,或许是那个染满血腥的唐老鸭面具太过恐怖,或许是那个警卫也在好奇戴着唐老鸭面具的杨棠下一步会干什么。

  ………

  古怪的小曲停了。

  周围又静得几乎没有一丝声音。

  甚至就连摇晃都停了下来。

  恐惧感开始在筱筱心里再度泛滥……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到天旋地转,黑暗的下方竟打开了一丝光明的缝隙,很刺眼,然后她就感到她自己、还有周围无数或微温或冰凉的手脚,一块向那光明的缝隙坠去。

  ………

  杨棠操控着厢车,像倾倒垃圾般倾倒出了一大堆的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明显缺乏生机、破衣烂衫甚至赤身婐体,而且那些婐体上不乏即使远观都清晰可见的巨大血壑,之狰狞恶心,令那美国警卫忍不住就喷出了嘴里的摩卡。

  “噗——”

  警卫喷出摩卡的同时,杨棠已驾着厢车扬长而去,接着那岗亭连通美国使馆的警报刺耳地响了起来:“嘟……啊嘟……啊嘟……”

  警报一响,不止美国使馆的安保人员,就连附近几国使馆的安保人员都纷纷荷枪实弹地冲到了自家门口。

  跟着他们就听见小山似的人堆中隐约有女声传来:“救、救命……”

  ******

  杨棠扔掉厢车,又处理掉手套和唐老鸭面具,这才在一个路口招了辆出租车回迪士尼。他相信,何佳妮她们应该会被各国使馆妥善保护起来,不管贩奴集团是冰山一角不是冰山一角,总之这一弄,各国对该集团必然有所防范,甚至会进行联合打击。但不管怎样,他在这件事上已算是仁至义尽了。

  出租车刚起步,还没开出一个街区,杨棠就收到了万海流的来电,说是最纯正的温泉已经找到了。

  杨棠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通知万海流派人到迪士尼乐园附近接他。

  回到迪士尼附近,打发走了出租车,杨棠在人流中三拐两绕,钻进了旁边一条街上的警署,大吵大闹地报了何佳妮失踪案。

  鬼子警察对于游客失踪这种事见得多了,早都见怪不怪,因此只是敷衍了事,记下了杨棠描述的案件过程,就礼送他出了警署,而后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

  其实杨棠不需要他们有什么实质行动,只要那帮小鬼子白痴能替他作证,他是来报过案的,这就行了。随后,杨棠联络上了万海流派来的人,坐进对方开来的车,往丰岛区而去。

  ………

  曰本有几多,援.交妹多,地震多,温泉多,嗯、火山也多!所以哪怕在发达的东京地区也不乏温泉酒店和私家的温泉别院。

  位于丰岛区的一家幽静的小型温泉庄园,叫“浅语”,万海流找来找去觉得这地儿最合适,就将它买了下来。本来要买下这样一座不动产,在东京地区的手续是相当繁复的,可惜万海流仗着华人的身份和双倍金元开道,愣是在十多个钟头之内将此事给办妥了。

  车到庄园。

  亲自迎了杨棠进门,万海流多少有些献宝道:“小杨大师,您看这处地方还不错吧?”

  杨棠扫了眼四周,发现宅前修剪得美仑美奂的花草及参大树木,隐约能看到深院内的一鳞半爪,光是这些就令他感到前房主必是个极懂享受的人,当下不禁点头道:“嗯,是不错,在东京这么发达的地区能找着这么幽静恬适的地儿,你也算费心了。”

  “如果小杨大师在飞机上说的那番话还算数的话,事成之后,这幢宅院我可以送给大师!”万海流显然不是个做作小气之人,他更在乎的是他自己的命。

  杨棠故作失忆道:“我在飞机上有承诺过什么吗?”

  “小杨大师,你……”

  杨棠摆手道:“好了,我还能在东京待三十个钟头,咱们还是做点正事吧!”

  万海流忍住深究的心思,比出个“侧引”的姿势,躬身道:“这边请。”

  杨棠边往深院内去边吩咐道:“趁着现在天还未黑,除了你的手下,把这里的其他人都打发走吧,让他们明天再来上班。”

  听到杨棠这么说,万海流心头有些激动,却不敢再显露在脸上,只能闷声应道:“这就照办。”说着,他已通过耳机转达了杨棠的命令。

  于是二十来号宅院护工、女佣……每人收到一万円临时奖金,统统被打发了回去。

  十分钟后,浅语庄园最大的一个温泉池内。

  杨棠和万海流坦诚相对,都泡在中间的大池子里。

  摩挲着池底滑腻的细沙,杨棠不禁感慨道:“当初修筑这池子的人想必花费了相当大的心思……”

  “小杨大师,这池子里铺底的沙的确不错,是最贵的那几种之一,但在这样的环境里泡一泡,您说我的病就会好转么?”万海流多少有点忧心忡忡道。

  杨棠不禁莞尔:“老万,煞风景、你还真是煞风景……前几天买那尊观音的时候,我还觉得你这人豁达,没想到你实际上无时不刻没在担心你身上的癌。”

  万海流苦笑:“我得的可是淋巴癌,而且已经到了第四期,我怎么可能不忧心!”

  “行了行了,你既然这么担心,那咱们就先把这个癌搞定了再说,好不啦?”

  “谢、谢谢,谢谢杨大师!”万海流一下子激动起来,“现在我要怎么做?”

  “让你的手下弄一副茶碗茶壶来……”

  不久,全副崭新的茶碗茶壶就送到了温泉池边。

  “ok,取一只空茶碗。”

  万海流连忙照办。

  “舀半碗温泉水……”

  “半碗?”

  “照做。”

  万海流不敢迟疑,又照办了。

  “端着茶碗到我身边来……”

  万海流小心翼翼地移动,几秒后凑到了杨棠身边:“杨大师,现在要怎办?”

  杨棠抬眼看了看曰头,用右手托着他端茶碗的手道:“等下喝药的时候要虔诚,从头至尾都要想着我承诺过你的寿命年月,一定不能贪多,如果想的超出了我的承诺,肯定不会有效,相反,若想的时间短了,你自己事后恐怕又会不甘心,所以骗天骗地骗我,但是不能骗你自己,明白吗?”

  “明白了杨大师,可是那神药……”

  “药不就在我左手上么?”

  万海流偏头一看,果不其然,不知什么时候,杨棠的左手上竟端着一个透明的小玻璃杯,最多能装半两白酒的那么一个小杯子,此刻正盛着似绿非绿似蓝非蓝的液体。

  “杨大师,这就是延命神药么?”万海流双目圆瞪,搞不懂杨棠手上的小玻璃杯是从哪儿掏出来的。要知道,他俩进这温泉别院时,身上就只围了条浴巾。殊不知杨棠早腾空了一个储物格备用,现在他的无名指环内,一格装金币,两格分装了两个大包,剩下一格正空着。

  “它还不是……我说过了,心诚则灵,喝药的时候最紧要的是,你的念头必须虔诚!”说着,杨棠将玻璃杯内花花绿绿的液体倒入了万海流手上的茶碗内,同时托着他手的右手适时发动了[仙音净化],“好了,虔诚地想着我承诺你的寿命年月,将茶碗喝干净吧!”

  万海流端着茶碗,并没有去嗅闻碗内“神药”的气味,反而碎碎念着:“十年、十年、十年……”然后突然一饮而尽,将茶碗里的古怪液体喝得点滴不剩。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