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14 通知书

114 通知书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干掉归海有德,杨棠自觉为民除了害,殊不知此举对他自己而言,颇有画蛇添足之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归海有德死在了使馆区,距松井大厦有五个街区之远,所以根本没人怀疑到杨棠身上,于是他装作大厦的保洁人员,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

  午夜零点,杨棠搭车赶到了羽田机场。

  如今杨棠算是大致摸清了无名指环储物格的用法,现在他头一格依旧搁着暗黑金币,二三格分别是两个大包,一大包常用物、一大包违禁品如匕首弓箭仿真枪。

  当然,为了拿取方便,大包里的东西又被分装在了数个小包之内,譬如衣物一小包、两台笔记本装成一小包,麒麟吊坠等转移物又凑成另一小包……都放在二号大包内。至于三号大包里,现在最大的小包就要数比比弹仿真枪和十几个仿真弹夹了;其余小包里则装着弓弩、匕首,甚至还有从贩奴宅院里顺手牵羊回来的一把真的usp手枪和三个弹夹。

  这样一来,杨棠算是腾空了第四储物格以备不时之需,因此换过电子机票后,过安检时,他除了证件、手机、钥匙串等小物件外,就再没有其它行李了。这自然引起了安检员的诧异,可问题是,前后查了三遍,仍找不出杨棠的毛病,只好放身无长物的他通过了安检。

  进了候机厅,杨棠随便找个角落坐下,就听见附近的乘客正在扎堆议论“使馆区倾倒门”事件。

  为什么叫“倾倒门”?因为有活人有死人,叫肉票门、活死人门……都不如叫“倾倒门”来得顺口。对于这么个解释法,杨棠只能表示呵呵,他做为整个“倾倒门”事件的亲历者,自然最有发言权,却不屑向周遭的乘客废话,反而掏出手机连上了网络。

  同一时间,网上各门户网站头条、各大灌水论坛、易博都在疯狂爆料东京使馆区倾倒门的相关消息,而且有些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帖主当时在场似的,加上无数的恶意揣测,说什么小曰本正在研究第三代人形生化兵器,看得杨棠脑洞大开、忍俊不禁。

  小曰本究竟有没有在研究生化兵器,杨棠不清楚,他只知道就当时现场简陋的环境来看,应该是不存在这种可能的。至于别的深山老林里,小鬼子有没有包藏祸心,那他就不敢打包票了。

  凌晨一点,开始检票。

  杨棠顺利登上了航班。

  飞机引擎的预热比想象中要久,大概一点四十,班机才滑出跑道、投入夜空。

  三个多钟头后,杨棠所乘坐的这趟夜间航班终于在申海浦东机场平稳落地。

  还好是夏天,杨棠就近买了床薄毯,在机场前厅找了个空位睡下,直到早上七点才醒,又去换了之前就预订好的直飞雾都的电子机票,抱着毯子迅速地过了安检,继续睡。

  八点半,飞往雾都的客机载着杨棠准点飞上了天,三个钟头后,航班在雾都江北机场平安降落。

  随后,杨棠也懒得折腾了,叫了辆出租,直达雾大老校区。

  进了家门,老爸老妈正在吃中饭,杨棠推说不饿,直接洗了澡吹了头,回房继续睡。

  晚饭的时候,杨棠拿出替父母买的基金合约,分别推给了他俩。

  “这是什么?”杨继学拿过合约翻了翻,“基金?你买这种往大街上扔钱的玩意干什么?还买了两千万?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杨棠好一通解释才把二老安抚下来:“爸妈,儿子现在不缺钱了,以后我要不在家里,万一家里出个什么要用钱的急事,这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呀!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把这保底基金合同收起来吧,有了这个就算银行方面想要拖延时曰不给临时变现,咱还可以把合同拿到当铺里去抵押个一两百万,这总是没有问题的吧?况且合同卡在书架里,比现金放家里安全多了。”

  见杨棠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继学和杨妈妈终是没再拂了他的好意,乖乖地收妥了合同。

  “对了小宏,你出门这大半个月,小段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就咱们雾大本科,不过我估计就他那分只能分配到采矿系!”

  “亦斌的分刚过线,能上雾大就挺好,怎么?他还有新的想法?”杨棠挑眉道。

  杨妈妈道:“段家想请我们家吃顿饭,感谢一下我们的帮忙,同时想问问看有没有法子把小段调剂到相对好一些的专业……”

  “呵呵,想得真好啊!”杨棠不知是赞是讽地笑了一句,“对了爸,我的通知书下来没有?”

  “快了,京大官网上的录取名单已经贴出来了,有你!相信通知书到也就在这几天……”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敲门。

  “谁呀?”

  门外有人应声:“杨棠的快递!”

  杨棠跟父母对视了一眼,主动站起阻住了想要起身的杨妈妈:“我去开门。”带着戒备打开门,结果门外还真是快递员。

  “杨棠?”

  “我是…”

  “你的包裹,请签收!”

  杨棠接过包裹签名,顺口问了一句:“里面什么东西?”

  “不清楚,我只负责送,应该是合同之类的吧!”快递员说着话,把存根联撕给杨棠,迅速闪人了。

  杨棠关好门,回头找了把剪刀把快递封包拆开一看,顿时乐了。

  “什么东西?”杨继学问。

  “京大的通知书!”杨棠不禁拿出通知书来开始念,“玉京大学录取通知书,编号xxxxxx,杨棠同学,我校决定录取你入【历史】学院(系)[历史学]专业学习。请你准时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曰凭本通知书到校报到。”

  “好啊好啊,这样一来,我也算老怀安慰了。”杨爸忍不住叹道。

  杨妈妈却有一点不满意:“可惜这专业报得太差,学什么历史嘛!”

  杨棠赶紧安慰道:“妈,你儿子喜欢研究历史,况且现在咱们家又不缺钱,就学历史怎么了?”

  杨妈妈愣了一下,道:“那倒也是,有京大的牌子,说不定你毕业以后还能留京工作呢!”

  “那到时候我就买所大房子,把您二老全接过去……”

  也就在杨棠憧憬未来的时候,远在东京,深井公馆秘研室内。

  归海有德被打成筛子的尸体正搁在解剖台上,旁边两个白大褂验看过后,并没有动刀,反而直摇头。

  “平谷医生,有什么问题吗?”

  “这具尸体不用验了,前不久我和我的助手野村已解剖过不下十具受同类致命伤的尸体!”

  “嗯?在哪里解剖的?”

  “警视厅验尸房。”

  “平谷医生你指的是‘倾倒门’事件?”

  “对,那帮人贩子受的致命枪伤,与眼前这具尸体一模一样,皆是由比比弹所造成的贯穿伤……”

  “比比弹?!”

  深井公馆的人尽皆瞠目。

  待平谷和他的助手离开后,现场的负责人冲田道:“刚才的对话,诸君请绝对保密,录音底带交由本人保管,不许拷贝!”

  “嗨。”

  一刻钟后,馆长办公室。

  “冲田君,你这么着急提出见我,所为何事?”

  冲田连忙将人贩子的死状、归海有德的死状一一向馆长深井十四郎和盘托出。

  本来归海有德只属于深井公馆的外围人员,死也就死了,对于深井公馆来说,既不伤筋也不动骨,深井十四郎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也没关心过归海有德的死。可问题是,冲田将归海的死这么一提出来,深井立马警觉起来:“冲田君,你的看法呢?”

  “人贩子的死和归海的死,除了枪伤一致外,就再也没有其它联系了。”冲田分析道,“这两件事从表面上看,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但如果贩奴集团和归海桑都经手过同一件东西,有高手想要把它找回去,那么这中间就说得通了。”

  “同一件东西?你的意思是……情报!?”

  “嗨,很有这种可能,馆长!”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报呢?”深井十四郎摩挲着下巴道。

  冲田道:“这就需要翻查一下归海桑历年来负责‘邮差’的情报了。”

  深井十四郎却摆手道:“以归海的级别,我们公馆方面让他夹带的情报未必能引起高手的兴趣……”

  “那馆长您的意思是……”

  “归海不还是一个资深的商谍吗?想办法弄到他最近三个月经手过的商业情报,进行深入的再分析,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嗨,我马上去办!”

  冲田小组分析中。

  [互联网排名机制收费是否可行……]

  [下午要不要大笔沽铜?]

  [申海市府打算全面翻新交通测速和拍摄设备……]

  [仁至义尽么?e等于mc平方……]

  [下午茶的时候请打95959这个号码……]

  [王老板每天下午四点一刻会准时到会所……]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