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15 追求不同

115 追求不同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雾都,沙区三峡广场,七十二行酒楼。

  段亦斌和他父母在此摆席感谢杨家在招生录取时的帮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杨继学主动聊起了段亦斌想调剂个好专业的事。

  “斌子的事我打听了一下,现在通知书都已经发了,所以只能在本院系内换专业……”

  没曾想段父摆手道:“老杨,不用麻烦了,也不知我家小斌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他居然被雾大法学院录取了。”

  “法学院!?”杨继学怔了一下,“那不错呀!”

  “就是啊,不然还得麻烦你……”

  “行了行了,不说了!”免去个麻烦事儿,杨继学微松了一口气,“喝酒!”

  同一时刻,杨棠也正跟段亦斌干杯:“老段,往后几年你在雾大读书,有空就多去我家打打牙祭,成吧?”

  “当然没问题,干杯!”段亦斌毫不犹豫地跟杨棠碰了杯,一饮而尽。

  杨棠陪他一饮而尽,又道:“到时候家里面有什么事儿,甭管是你家还是我家,都记得告我一声!”

  “我省得。”

  ………

  转天,杨妈妈旧话重提,说起了上京给杨棠全面检查身体的事儿,杨继学犹犹豫豫着就想答应。

  杨棠却道:“爸、妈,我觉得吧,这事儿不急!”

  “为什么不急?”杨妈妈问。

  “之前爸不是上京找秦叔托过‘委培’的事嘛,我觉得还是先给他打个电话,把我考上京大的事儿说一说,免得到时候我们临到头才说这事,人家心里犯梗!”

  杨继学愣了一下,点头道:“对对对,小宏这个考虑周到,我都差点忘了这茬,是得给续武提前打个电话。”

  杨棠见状,趁热打铁道:“还有啊,咱不能打了电话马上就上京,又去求人家帮忙联系大医院,这样会显得做作,所以我想啊,电话等会儿就打,但我们一家子上京,怎么也得八月初吧!”

  “那还得一个多礼拜吧?干嘛拖这么久啊?”杨妈妈有点不乐意道。

  “嘿嘿老妈,你这就不懂了吧?”杨棠忽悠完老爸,又开始搂着杨妈妈的肩膀忽悠,“咱们一家子上京,甭管我检查得出检查不出问题,你们二老都可以在京城旅游一下,甚至待到我开学嘛!”

  杨妈妈瞪眼道:“要是你身体真查出了问题,我跟你爸哪还会有心思旅游啊?至于待到你开学,也不是不可以,可住酒店老贵了……”

  “妈,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上网查过了,咱们可以直接在玉京买套房,就买在京大附近,这样不仅可以省了你们住酒店的钱,就连我住校的钱都可以省了。”

  “买房?!”杨爸杨妈俱都吓了一跳,“这事儿靠谱吗?”

  “所以呀,让老爸先给秦叔打个电话,感谢委培那事儿!”杨棠终于说出了他全部的心思,“然后过个几天,再向秦叔打听打听买房的事,只要他说可行,钱不是问题,这事不就成了嘛!”

  杨继学闻言哑然失笑,虚点着杨棠道:“你小子就知道给我找事儿!”

  ******

  东京,深井公馆。

  “把刚刚那段录音重放一下。”冲田吩咐手下道。

  “是,组长!”

  [仁至义尽么?……e等于mc平方、e等于mc平方……e等于mc平方,表……]

  “嗯?下面呢?”正背着手望向窗外的冲田陡然转身恶瞪手下。

  那名负责播放录音的手下小心翼翼地摊手道:“没了……”

  “什么意思?”

  “就是没了呀……这段mp3是靠大功放的窃听装置暴力切换各个通讯频道录下来的集成音频,所以其中的每段录音长短不一各不相同,当然,这录音的长短也可以手动操作,录固定的通讯频道,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归海有德或者他的手下显然没这样做。”

  听了手下的解释和分析,冲田不禁骂道:“八嘎莫!!”顿了顿,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又问那名戴着无框眼镜卑躬屈膝的手下道:“长野君,听说你在东大,应用物理和应用化学专业都已经硕士毕业,目前正在读博,对吗?”

  “嗨,什么事都瞒不过组长!”

  “那你说说,e等于mc平方在你所学的两个学科里能代表些什么?”

  长野闻言一愣,旋即苦着脸道:“组长,没个参照,这就太多了呀!就常规而言,这e通常代表能量,m通常代表质量,但在这个公式里,似乎说不通啊!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理论体系能将能量与质量联系起来的。如果e不代表能量,m不代表质量,再加上未知的c(此世的光速以rv表示),这个公式的可能性就太广泛了。”

  “唔……”

  “呤呤呤……”电话响了,“呤呤呤呤……”

  冲田随手接起:“莫西莫西,我是冲田。”

  “你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电话那头传来深井十四郎的声音。

  “嗨!”

  十分钟后,馆长办公室。

  “冲田,复查有结果了么?”

  听到深井的询问,冲田迟疑了一下,深深鞠躬道:“实在抱歉馆长,暂时还没有……”

  “没有就最好了,立刻让你的心腹手下把归海有德的所有物品都送到我这里来!”

  “嗯?”冲田愣了一下,“现在?”

  “是的,马上!”

  冲田只好借深井办公室的电话打给了长野。没多久,长野就把相关物品全都送了过来,随即又被打发走了。

  “馆长…”

  正准备把文件箱双手捧给深井的冲田倏然发现自己身后左右两侧都站得有人,被吓了一跳。只听其中一人阴恻恻道:“把东西给我就行了。”

  “馆长,他们……”

  深井微叹道:“东西给他们吧!”

  冲田照做。

  接过东西那人始终低垂着头,即使冲田跟他面对面也没太看清他的模样。

  这时,另一个同样垂着脸的人道:“深井馆长,多谢你的慷慨,我们之前的承诺会一直有效,你随时可以兑现!”说完,两人拎着文件箱鱼贯离开了办公室。

  “馆长……他们?”

  “他们是伊魔会的,倾倒门那天,有两个伊魔会的记名会员死在了人贩子的老巢,尸体上的致命伤与归海有德一致,但伊魔会方面已经证实,凶手应该是第三类人!”

  伊魔会?第三类人?

  冲田听完这番说辞,整个人瞬间恍然为什么深井要让他把相关的东西赶紧脱手出去了。

  所谓伊魔会,其实就是伊贺流和风魔流合并成立的忍者组织;伊贺流由于服部半藏的关系,一直被德川幕府所延用,直至近代,而风魔流在北条氏被灭十年后仍以山匪强盗的形式盘踞在相州一带,最终在秀吉死后被收编为德川忍军,发展到近代,渐与伊贺流抱团成立了伊魔会。

  至于深井口中的第三类人,其实就是明悟提示杨棠的“元能人”,与第一类普通人、第二类运动赛(如奥运)或脑力赛(如奥数)的强人都是有所区别的。最重要的区别是,第三类人追求的是自身强大,而非外力强大。

  可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第三类人,或者说伊魔会想从归海有德的遗物中寻找的东西,与冲田已经找到点眉目的东西,根本就南辕北辙,以至于转天,伊魔会方面就已把那只看似毫无用处的遗物箱给扔进了焚化炉。

  ******

  拿到通知书又暂时不用进京,杨棠总算是闲了下来。

  一到晚上,他就慢慢回忆脑子里的好诗词、好歌曲,慢慢在网上搜索看是否有重复的,然后把尚未问世的诗词歌曲都录入官网进行验证,至于注册费啥的,眼下杨棠还真不差那几个钱。

  而白天,他三天两头往乐器行跑,时不时来上一段最新通过注册认证的钢琴曲,惊艳得店老板无以复加。

  “我说小杨啊,就你这手琴技,都能赶上那些专场演奏的钢琴家了……怎么?你家里还不支持你买钢琴啊?”

  刚刚随意solo了一段《野蜂飞舞》的杨棠停下手道:“余叔,不是我不想买,而是买回去没地儿搁啊!”

  不得不说,杨棠他们家房间虽然不少,但除了客厅,都是那种不足十平或刚十平出头的小房间,最多也就只能摆进一架台式钢琴去,而且音效肯定不带好的,所以就算杨棠不差钱,也没动过买钢琴的心。

  不过杨棠的话听在乐器行老板老余耳里就大不一样了,他自以为杨棠说家里面积小是在委婉的表示没钱,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觉得可惜了杨棠这样的好苗子。

  “对了余叔,你这儿有吉他嘛?”

  “有啊,不过你要那玩意来干啥?”

  “我想学学吉他,等开了学也好装个文艺范,泡妞啊!”到底是大叔杨棠,有时候说话反而不会像小年青那么忸怩。

  “哈哈哈,够直白,我给你找一把!”

  也就在老余打算去帮杨棠挑把好吉他时,店门口传来一抹清丽的女声:“哼~~老爸,像他这种学吉他就为了泡妞的家伙,你理他干嘛?”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