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17 值大钱的黑邪

117 值大钱的黑邪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没问题,刷卡!”杨棠看也不看余音一眼,掏出张零花卡递给她,然后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黑王,及至柄端,赫然发现头里镌着个篆字,是小篆,他借着前世的记忆辨认了一下,发现是个“邪”字,“原来这吉他不叫黑王!”

  “它不叫黑王叫什么呀?”已经刷完卡、递过来单子让杨棠签字的余音没好气地插了一句。

  杨棠随手落了款,待余音把卡和存联都给了他,他这才举起五万多块的吉他道:“这玩意叫……黑邪!”说完,明悟倏升。

  「获得中级技能固化物,数量一!」

  杨棠一下懵圈了:[技能固化物?还中级?到底什么玩意啊?]

  「技能固化物与物品属性转移物类似,进入梦境后仍将占用复制技能数额一,不过它并非只能转移单个物品的属性,而是可同时固化多项技能!」

  [同时固化多项技能?这要怎么理解呀?能不能举个例?]

  明悟没有回应。

  这时,余音嘀咕道:“黑邪?古里古怪的名字……反正东西已经卖你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说着,她将附赠的琴盒搁在杨棠脚边,旋身往摆放钢琴的角落步去。

  杨棠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心头继续在想:[技能固化物“中级”又是几个意思啊,莫非还有“高级”技能固化物?]

  「自然有高级技能固化物……初级技能固化物最多可固化一项或一套技能,而中级技能固化物最多可固化三项或三套技能,至于高级,最多可固化九项(九套)技能!另外,世间还存在有究极技能固化物,至少可固化十项(十套)技能,上限视情况而定。」

  [还有固化技能上不封顶的极品物件?哇靠,那岂不是要逆天了?]

  杨棠心里这么想着,但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天上不可能无缘无故掉馅饼啊,偏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暂时收起胡思乱想,开启[鹰眼]瞅了瞅黑邪,发现它在常态鹰眼下果然呈白色,不禁感慨道:“啧啧,总之这把吉他……买值了!”话音刚落,“叮咚”,明悟又起。

  「技能[鹰眼]升为二级。」

  「鹰眼lv2:变异主动技,cd时间三秒,持续时间1800秒,可增强十倍视野和视力……瞬发,法力消耗零。」

  [我去~~鹰眼总算升级了!]杨棠不禁在心里狂喊,时隔这么久,他都以为鹰眼就一级,不会有提升,没曾想无心插柳之下,升级赶在了这儿!

  激动之余,杨棠没忘闷声发大财的道理,他将黑邪装进琴盒,没跟余氏父女再打招呼,悄然离开了乐器行。

  ………

  杨棠前脚刚走不久,后脚老余就转了出来,听见有些断续的琴声,皱着眉来到钢琴角,问道:“音儿,杨棠呢?”

  “走啦,他买了那把黑王,然后就走了。”说到这儿,余音忍不住呡嘴偷笑起来,“老爸,那个杨棠还真是爱显摆,居然在我面前充大款,我说黑王五万八,他连价都不带还就买了!”

  老余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我不是说黑王五万五就卖,你怎么涨到五万八了?”

  余音脑子里显然有她自己的一本小九九:“爸~~卖五万五的话,连运费都挣不回来,况且黑王摆在那儿快两年了吧?要真砸在手里,咱家这乐器行随时都可能倒闭!”

  老余:“可是……”

  “没有可是,当初进那把琴的时候,进价五万二千八,卖价可是标的六万八,结果怎么样?无人问津……眼下五万八卖给杨棠,又没亏着他!”

  “音儿啊音儿,你就是鼠目寸光,丢了西瓜捡芝麻。”老余多少有几分沮丧道,“如果我知道你是这么个想法,刚才就应该直接拿黑王送给杨棠!”

  “爸~~!”

  “音儿啊,你不是一直想找个高手当你的第三个钢琴老师吗?我之前可没跟你说假话,杨棠的钢琴技艺足够当你第三任老师了。”老余恨铁不成钢道。

  余音:“……”

  “你别不说话,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服气,我给你听张碟你就明白了。”说着,老余过去柜台那边找到张半脏不脏的光碟放进了cd机。

  cd机里先是飘出了一段悠扬急促的《野蜂飞舞》,令余音柳眉微挑;接着是一段激烈敲击与不协和弦反复连续的魔鬼音升腾起来,乍一听让人想发疯飙尿,但细细品来,其曼妙之音却自成一派。

  余音自诩音感极佳,很快听得入神,直至曲调为之一变她才回归现实:“老爸,这什么曲……”

  “嘘~~!”老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听!”

  第三首曲子令余音生出一丝熟悉之感,她蹙眉听完后,愕道:“这、这好像是莫扎特的歌剧《唐璜》吧?”

  “是唐璜,不过不是歌剧《唐璜》,而是杨棠自己改编的钢琴曲《唐璜的回忆(李斯特)》,你觉得怎么样?”

  余音有点头皮发麻,噘着嘴不敢搭腔,因为整首《唐璜的回忆》无论是节奏还是技巧,难度都非常之高,更要命的是,简短的钢琴曲竟没有删除歌剧中的任何一个音符。

  见自家闺女不说话了,老余不觉哂笑道:“呵呵,初二下半年,你自以为考过钢琴十级就很了不起了?之后你随张教授学习,这一晃三年过去,你的琴技比之当初又提升了多少呢?”

  “爸~~我、我错了……”

  “这些天,你的钢琴曲碟我也让杨棠听了,你猜他怎么说?”说到这儿,老余脸上带出了几分戏谑。

  “能怎么说?”余音用屁股都能想到杨棠一定没什么好话,“他钢琴弹得好我承认,但要是刻意贬低我的话,休想我服气!”

  老余似笑非笑道:“他倒没说你弹得不好,只是说你这样的水准,到了音乐学院附小高年级课间,一分钱听七段!”

  余音:“@*%#¥……”

  “他还说,如果你要练的话,没把《野蜂飞舞》,哦、就是碟片的第一首曲子弹到他一半的韵味,就别去尝试后面的《(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和《唐璜的回忆》,这算是一个入门者对门外汉的忠告!”

  余音闻言终忍不住爆了:“谁是门外汉了?他才是门外汉,他们全家都是门外汉(言中事实)!”

  老余叹道:“闺女,这话你说一说、发泄一下可以,但你自己信嘛?”

  余音顿时不作声了。

  “其实吧,你已经确定明年考皇家音乐学院了,到时候若真考上,进京读书,这山遥路远的,有杨棠这么个老乡帮衬着不好吗?人家可是已经考上京大了!”

  “谁稀罕呐!”余音犟嘴道。

  ………

  买到黑邪后,杨棠的心思又活泛开了,接下来十多天,他除了按部就班注册诗词歌曲、时不时练一下吉他外,就是游走于雾都各大乐器行还有古玩市场,打算再寻摸一件技能固化物。

  可惜天不作美,杨棠的刻意寻找反倒成就了“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俗话,眼瞅着已是八月初,七夕将近,他不得不停止了没头苍蝇般乱撞的行为,悄悄在师专(详见017)租了套房。

  有了高考前端午节长睡不起的前车之鉴,杨棠再不敢在家里入梦了,万一再出类似的问题,二老把他推去火化了,那就扯谈了!因此,他决定临时租房来入梦,这样既不怕打扰也不怕长睡不醒了。

  又是几天过去,杨棠的吉他在“绝对音感”和[超强记忆]的配合下已练得似模似样,普通曲子弹上一两遍就能做到音阶音调分毫不差,如果不是深谙音律的人听了,绝对会被他这手“奇技”给镇住!

  八月五号下午,杨继学这个暑期中第三次给秦续武打电话,再度问起了买房的事。

  秦续武有些为难道:“继学大哥,你说的事我打听了,非京籍人员买房的问题十分复杂,有好多条条款款,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杨继学沉吟了一下,道:“续武老弟,那要怎么弄手续才最简单呢?哦对了,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一两千万我这边还拿得出来!”

  “啊?!”秦续武被吓了一跳,心说[大哥你别做什么非法勾当了吧?],但话到嘴边却没敢直说:“一两千万?继学大哥,这钱……”

  “放心,来路正得很!”

  “真的?”

  “当然。”

  “那就好办了!”秦续武得了杨继学的保证,松了口气的同时,心情也舒畅起来,“继学大哥,不瞒你说,玉京有拍卖房,这个是不限购的,外地人可以买,而且能过户,不过首付至少得一半(此世),还有些要全款。”

  “这样啊,那你还得帮忙收集一下拍卖房的资料,过两天我跟小蓉(杨妈妈小名)小宏(杨棠小名)到了京城还得找你商量!”

  “没问题,我回头就找人打听,包你来的时候有资料可看!”对于这种小事,秦续武自然是没口子答应了下来。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