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26 年龄不是问题

126 年龄不是问题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啊个屁啊,不信你看这张照片,还有这张、这张……把这六张连起来看……”杨棠指点道。

  武浩闻言把杨棠指的六张照片连着翻看了一遍:“唔……”

  “有什么感觉浩子?”

  “有点、有点那个……这俩多半有奷情!”

  “宾果!”杨棠点着照片上的白发太妹道,“染白发这么张扬,居然会在这男的面前挽耳鬓,要说他俩没什么,打死我都不信!”

  武浩却忍不住摇了摇头,摊手道:“棠哥,你这么一说,那老骅的问题大了!”

  “为什么?”杨棠愕了一下,随即恍悟到什么,指着照片上的白发太妹道:“这个……老骅的马子?”

  武浩点头。

  杨棠一阵无语,照片上跟白发太妹眉来眼去的男人明显不是老骅。

  “要不要知老骅一声?”武浩问。

  杨棠转头扫了眼四周,没见着老骅,道:“不用了吧,这事儿他自己应该能看出来……”说着,他走到一台大型的综合力量训练器旁调试了几下,正襟危坐下来。

  对于骤增力量的控制常见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精细适应型控制,说简单点,就是慢工做细活,逐步适应力量的微量输出;另一种是粗犷暴力型控制,说白了就是上量,直接找到肌肉力量的极限,然后进行反复的暴力锻炼,如此一来,肌肉就会形成固定记忆,比如练两个钟头哑铃再去投篮、绝对打铁打得嗙嗙响,但等肌肉记忆慢慢消退之后,力量也就控制住了。

  至于这两种控制力量的方法到底哪个好,学界一直没有定论,但对目前的杨棠而言,自然哪种见效快哪种就好,所以他顺理成章地选了第二种,以极限方式进行暴力锻炼。

  于是乎,杨棠一开练“下拉背阔”的动作,武浩的眼睛就看直了。

  一般来说,综合力量训练器的负重是两竖排,一竖排十块,每块七点五公斤,共一百五十公斤;也有一竖排十五块那种,总计二百二十五公斤。

  好死不死,杨棠眼下占的那台力量训练器就是两竖排每排十五块那种型号,可他一坐那儿开拉,三十块负重唰唰唰连着被吊起来十几下,愣是没见减速的。

  又盯着看了两三分钟,见杨棠一直练“下拉背阔”的动作几乎保持着匀速,武浩咽了口口水,连写真照都扔一边不看了,凑上前道:“哥,问你个正事呗!”

  “讲。”

  “你也知道,我读书比较早,现在虽然马上上高三了,却还差四十来天才十七岁……”

  “那你小子看写真照还看得那么起劲?”杨棠揶揄道,“那些照片不会是老骅找给你的吧?”

  “哥,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你听我把话说完。”

  “行,你继续说……”杨棠应和这话的同时,又吭哧吭哧把负重拉了三四下,似乎一点也不累。

  武浩看得暗暗咂舌,接茬道:“哥,你说我要是看上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想要她当我女朋友,该咋办?”

  “咋办?想要人家当你女朋友就去追呗!”杨棠随口敷衍了一句,心头却道:就你武家的德行,哪怕追不到也可以用强嘛!

  “让我追没问题!”武浩愁眉苦脸道,“可是这个年龄,我跟她差了十岁,我爸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打死我啊?”

  杨棠闻言一怔,心说[打死你倒不至于,不过那二十六岁的妞恐怕就成你后妈了!]嘴上却道:“我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只要是真爱,甭说你跟她相差十岁,就算性别一样都不是问题!诶对了,你怎么会看上一个二十六岁的‘老’女人的?该不会美若天仙吧?”

  “不是!”武浩摇头,“论身材论长相,一百分她打八十五就顶天了,可问题是,就像你说的,我是真的喜欢她,真想把她搞成我堂客(老婆)!”

  杨棠讶道:“不是吧?你毛还没长齐,这就想成家立业了?荷尔蒙分泌过剩吧你!”

  “绝-对-不-是!”武浩极认真地盯住杨棠眼睛道,“我说这话是经过了五个晚上考虑的。”

  杨棠闻言差点没笑喷出来,好歹忍住道:“那你跟我说说,你跟那‘老’女人怎么认识的?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了?对了,她姓什么叫什么,这你总该打听到了吧?”

  “她叫王心仪,在市科委工作,我那天在路边蹲着,正寂寞空虚冷的时候……”

  “打住!”杨棠突然叫停道,“什么叫寂寞空虚冷?你个小毛孩懂个屁呀!”

  “不是哥,那天我真的寂寞空虚冷,差点没找辆车一头撞死我!”

  “怎么你了?哪天啊?”杨棠挑眉道。

  “那天你没在,你爸说你一个人旅游去了……我跟你说哥,那天我是真想死,跑郊县同学家玩,坐了趟公车回主城区,结果钱包手机全被扒了,我发现的时候,没找着扒手,脑子一热,就在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站下了,跳着脚在站台上大吵大嚷,没曾想那司机一踩油门溜了,我当时恨不得弄死他!”说到这儿,武浩仍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显然当初的情形把他给惹急了。

  杨棠“下拉背阔”的动作依然如故,适时问道:“后来呢?”

  “后来……当地那些家伙排外得很,一听我口音不是当地(a)的,连公用电话都不让我打,还放狗来追,我走投无路之下就想找路人借手机打电话,结果又是一连串拒绝,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

  杨棠从武浩的声音里听出了怨恨和忿怒,可想而知那天的事对他打击有多大:“后面呢?你就碰到王心仪,她借你电话了?”

  武浩摇头道:“她没有……这就是我太喜欢她的地方了,做事跟我爸一样有理有节、滴水不漏!”

  “嗯?”

  武浩道:“她听到我想借手机,犹豫了一下,从屁兜里摸出一沓零钱,数出十块给我,又说她有急事,然后就走掉了。”

  “既有助人为乐之心,还不缺防范!”杨棠不禁微微颔首,这王心仪做事果然难以挑出毛病,如此女人自然也很难让人生出恶感,武浩这种毛头小子对其感激涕零心生爱慕,也就不足为奇了。

  “就是啊,王心仪比那些小女生简直好上一万倍。”武浩忍不住搓手道,“我们学校那些女生,一个个除了斗心眼、撒娇外,就剩下攀比了,遇上街边讨口的,白眼都舍不得扔一个,简直不知所谓!”

  话到此处,杨棠还在继续做“下拉背阔”的动作:“浩子,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怎么个意思啊?”

  武浩顿时忸怩了:“哥,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跟我爸说道说道……”

  杨棠一听就呵呵了:“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事我出面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武浩急了,“我爸都说了,我认识的人中,就数你见识深心眼多,这种事我只能拜托你了哥!”

  杨棠哂道:“正因为我心眼多,所以才不能出这个面……”

  “为什么?”武浩愕道。

  “还能为什么?我心眼多,你爸心眼就不多了嘛?我怎么说也是外人吧,把一个大你十岁的王心仪介绍给你爸:老武啊,这是我给你们家浩子张罗的贤妻良母……你觉得你爸会怎么想?他肯定会觉得这是一套子在等他!”

  “这……”武浩一下僵住了,因为杨棠预估的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

  “所以呀,我出面不大合适,你得找一个跟你爸平辈又说得上话、还不跟你们家见外的人去说这事才有门。”

  “那我该找谁呢?”武浩有点苦闷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得你自己想……”杨棠说完这句,不再理他,开始集中精力锻炼手臂力量。

  “吭哧……吭哧……”

  “吭哧……吭哧……”

  “吭哧……吭哧……”

  这一练就是两个多钟头,直到凌晨四点,杨棠才有点手臂发酸发胀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武浩已经苦恼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杨棠却没歇着,继续改练腿肌,直至天亮,老骅从楼下上来:“哟,易哥,这么早啊?”

  “没睡。”

  “呃……您吃早饭不?我让人端来!”

  “行,你跟我一块吃吧!”

  听到杨棠这话,老骅喜不自禁:“得嘞!”然后兴冲冲地去了。

  ………

  席间,趁着武浩未醒(鹰眼可判断),周围又没人,杨棠边嚼油条边道:“老骅,我知你一直想让我再帮忙指条道,旁的就不说了,等你攒够两千万,如果想洗白,就开个纯净水厂吧!”

  “啊?!纯净水厂?”

  “你别说话,听我说。”杨棠瞪他一眼道,“水厂最好有两条生产线,然后再承包一处山泉;一条生产线专出纯净水,另一条生产线出勾兑水……”

  “勾兑水!?”

  “一般的山泉,由于含矿物质太多,人少量饮用尚可,一旦长期饮用就会出问题,所以得用纯净水勾兑稀释单位体积里的矿物质含量,只要达到国标就成,具体怎么弄,由技术员搞定,反正你只要知道这么个路子就成!”

  老骅一边点头一边拿了个小本记下重点。

  .

  .

  a:比如(雾都)酉阳和涪陵的口音就不太一样;其他地区也是类似情况。

  .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