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28 天涯何处无芳草

128 天涯何处无芳草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这是个什么样的眼神?

  血腥、暴虐、草菅人命、杀人如麻、伏尸到处……总之秦亦坚脑子里第一时间能想到的所有关于“杀戮”的词汇,用在形容杨棠的眼神上都用得着,这不禁令他心里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反观杨棠,看清是秦亦坚,他立马放松了抻着秦亦坚脖领子的手,眼神随之变得普通,眼皮半耷下来,假笑道:“坚哥,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是你……刚才我、我不是在靠谁,主主要是昨晚一宿没睡,我快神经衰弱了都!”言语间,他还帮忙把秦亦坚的衣服抚平了,更在暗中发动了[仙音净化],把给予秦亦坚的寸劲暗伤给抹掉了。

  所以等杨棠走后,秦亦坚靠在洗手间墙上,愕然发现他原本剧痛如裂的腹部此刻竟半点不疼了。但是,曾经受过枪伤的秦亦坚敢肯定,他之前的痛感绝对没错,那是一种不输于枪伤的疼痛,当时他差点惨叫出声,结果背部撞墙、浑体一震,又倏然对上杨棠那个眼神,霎时就将他的心神给镇住了,一时竟作不得声。

  包房里,杨爸杨妈倒跟秦续武两口子聊得颇为投契,唯独秦亦兰在边上饮茶灌水没怎么搭话。见杨棠回来,秦续武当即招呼道:“小宏,我这样叫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杨棠嘴上敷衍着,心说[你叫都叫了,我还能怎么着?]

  “小宏啊,刚才我还跟你爸你妈聊起你以后成家立业的事,你说你以后,想讨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啊?”秦续武笑呵呵地问道。

  这话一出,不止杨棠,就连边上的秦亦兰也竖起了耳朵,生怕自家爹妈乱点鸳鸯谱。要知道,最近半年,她已经跟同系某个男生有点小暧昧了;至于杨棠,她虽然承认他的长相不输贝克汉,但杨棠给她的第一印象是“曾经沦落到要去读委培”的差生。

  不得不说,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她们看男人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只要第一下看对了眼,然后大多数女性都会为男人逐渐暴露出来的缺点找到掩饰之词,直到实在忍受不住,才会全盘否定那个男人。

  反之亦然。

  杨棠就成了秦亦兰第一坏印象下的牺牲品。

  “秦叔,讨媳妇这种事我还没想好,随缘吧!”杨棠搪塞道,“再说了,世界这么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急于一时,草草就定了终身呢?”

  天涯何处无芳草……

  这句诗让在场的人,包括正推门进来的秦亦坚都愣住了。

  秦亦兰更是在怔愣之后重重地跺了下茶杯,心说[你这是在讽刺老娘不是芳草对吧?]嘴上却没有出声,只是紧呡着樱唇,冷盯住杨棠。

  要是没有洗手间里的短暂交锋,秦亦坚绝不会认为自家妹妹这么盯着杨棠有什么不妥,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真怕杨棠暴起伤人。一想到那个眼神,秦亦坚就不寒而栗,然后插在裤兜里的手死命掐着腿肉,暗暗提醒自己:你可是侦察连出身的尖子兵,怎么可能被一个眼神吓倒?

  杨继学敏锐感觉到包房里的气氛有点尴尬,忙打圆场道:“小宏,你懂什么叫天涯何处无芳草?整天净瞎想,现在人都齐了,还不赶紧叫服务员上菜啊!“

  杨棠闻言,扫了眼脸色青白眼神发虚的秦亦坚,应声道:“是是是……爸,我这就让服务员她们抓点紧!”

  很快,七份黄焖鱼翅就被送了上来。

  服务员招呼众人入席的同时,杨棠又道:“秦叔,就这道菜得预订,咱们先垫吧垫吧,剩下的点菜,很快就能上!”

  秦续武颔首道:“我知道,这家店以前来过,还是要老师傅做的菜才好吃,比如这佛跳墙,诶对了服务员,老刘还在吧?这佛跳墙让他弄?”

  女服务员愣了一下:“哪个老刘?”

  “就老王他师弟刘青笙啊!”

  “啊?你说的是那位刘师傅啊,他已经退休一年多了。”

  “退休啦?那行吧,总之你告诉后厨,这佛跳墙的味儿差一点就等于是在砸你们自己的牌子!”

  “哦、哦!”女服务员唯唯诺诺地把话应下,等其他人点完菜,匆匆退出了包房。

  这个时候,秦亦兰暗暗碰了碰邻座的秦亦坚,悄声道:“哥,你今儿怎么了?蔫不拉几的,菜也没点两个,一点不像你啊!”

  “兰,别说了,总之原计划有变,吃完饭之后,你男朋友介绍的那家俱乐部就先别去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反正你听我的没错!”

  与此同时,杨爸杨妈秦续武曹葳几位长辈边品黄焖鱼翅边商量着联系哪家医院检查的事。

  等了大概有十分钟,点的菜开始陆续上来,另外还有个经理模样的人随着服务员也进了包房,先是端详了秦续武一会,然后拱手道:“敢问这位先生贵姓?”

  这话本没有问题,但杨棠心头多少有点不爽,显然这谭家菜的经理没把他们这家外地人放在眼里。

  “我姓秦,秦皇汉武的秦!”

  经理心头默了一下,鞠躬道:“可是安正将军的后人?”

  秦续武点点头:“没错。”

  “那我们谭家菜今天可真是蓬荜生辉啊!”

  秦续武道:“经理,旁的话就不说了,我们只是想吃得正宗一点……”

  “是是是,我这就吩咐下去!”

  等那经理还有传菜的服务员走后,秦续武这才向杨继学道:“继学大哥,你别生气啊,现在这京中的馆子都这样,看人下菜碟,上回我陪几个同学来这家的时候,啥话都没说,结果那焖罐鹿肉吃着还有点腥……”

  闻言,杨爸杨妈面面相觑。

  杨棠也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照秦叔这么说,那还不如自己做呢!”

  “可不是嘛,我后来回家亲……”秦续武说到这儿,猛然刹住不说了,还扭头恶瞪了曹葳一眼。

  曹葳先是莫名其妙,随之恍然色变,她不会烧菜做饭,在他们那辈人来说,这就是丢脸丢面的事。

  这个时候,杨棠忽闻明悟提示:「心之所求,高超厨艺!」

  [我去~~!我什么想学厨艺了?]杨棠心头无力吐槽,[真不知道你这「明悟」是怎么判断的。]

  明悟又起:「真情流露,才是本心!」

  杨棠对这个答案嗤之以鼻,却没法改变现状,只能听之任之。

  不久,秦续武特别叮嘱过的佛跳墙传了上来,杨棠尝了一口,味道的确很不错,不比上回在榕城闽江饭店云露月请他的佛跳墙差。

  见杨棠有点摇头晃脑,似品出了什么滋味,秦亦兰忍不住刺了他一句:“这佛跳墙你以前吃过嘛?有什么区别?”

  杨棠道:“味道差不离儿,就是口感上比我以前吃的粗糙一点。”

  “你以前在哪儿吃的?”秦亦兰追问了一句。

  杨棠本想回答,可见杨爸杨妈也都竖起了耳朵在那儿听音,立马板起脸道:“你管我在哪儿吃的?我需要向你打报告吗?”

  秦亦兰气结。秦续武却笑了起来,对曹葳道:“小草,你看看他们俩,有没有点欢喜冤家的意思啊?”

  曹葳正懊悔不会做饭的事,听自家老公这么说,赶忙附和道:“还真是一对小冤家!”

  这下子,秦亦兰不乐意了,挽住曹葳的胳膊不依喊着:“妈——”同时还在桌底下踩了下秦亦坚的脚背。

  结果秦亦坚跟石头似的,没甚反应。

  待菜过五味之后,杨棠先拐去包房外偷偷结了账,同时吩咐服务员道:“如果等下我们还点菜,就另结,ok?”

  服务员自然没口子答应,因为光是前面这些账就高大三万块。要知道,此世华币与美钞的购买力旗鼓相当,所以谭家菜这里的人均消费大概在三百华币左右,而杨棠他们这桌人是常均消费的十倍以上,由不得服务员们怠慢。

  ******

  下楼之后,一看时间才一点多。

  秦续武问过杨爸的意见后,就将杨棠打发跟亦坚亦兰兄妹一路,说是让兄妹俩带杨棠去好生转转。

  至于杨爸杨妈打算跟秦氏夫妇找个地方继续商量,看到底把杨棠弄到哪家医院做全面检查为好。

  于是一番叮咛嘱咐后,七人分道扬镳,长辈们走一路,小辈们另走一路。

  刚分开没多久,秦亦兰就出了幺蛾子:“哥,要逛景点,就你跟杨棠去吧!我还得陪我男朋友。”

  若是平时,秦亦坚肯定就答应了,说不定秦亦兰一走,他还把杨棠拖到哪个角落去教训一顿。可眼下,他对杨棠戒惧万分,怎敢独处:“妹妹,老爸可是说让我们俩陪着杨棠,不是我单独陪着杨棠,莫非你想抗旨不成?”

  杨棠见状,摆手道:“行了行了,你们要是有事就走吧,我回酒店了!”说着,扭身往附近玉京饭店行去。

  “那可不行!”秦亦坚赶紧扯着秦亦兰追在杨棠屁股后头,实际上他认定杨棠十分危险,在洗手间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自己的老排长,“我爸说让我们陪你,我们就得陪你!”

  “随便你们…”

  秦亦坚见杨棠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又见秦亦兰处在爆发的边缘,急得一脑门子冷汗,不禁暗暗道:[老排长啊老排长,你倒是快点啊!]殊不知他在洗手间打那电话,正外出执行任务的老排长根本就没收到。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