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29 更横的人

129 更横的人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杨棠可不管秦氏兄妹在忸怩拉扯些什么,他三步并作两步往玉京饭店走去,不多时便进了饭店大堂。

  也就在杨棠打算往电梯间拐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几名手下呼呼啦啦冲他迎了过来,不正是有些曰子没见的万海流还有谁。

  “哟,老万,挺精神的嘛!”

  听到杨棠的招呼,万海流原本板着的脸孔顿时变得和蔼,在大庭广众之下微微欠身道:“大师,托您的福,我最近吃嘛嘛香,睡觉踏实,再好也没有了!”

  “那就……”

  没等杨棠把话说完,边上插进来一个颇为强势又有点耳熟的女声:“万总,刚才我们谈的生意……?”

  多少有点不爽的杨棠循声瞟去,发现女声他还真认识,赫然是秦川集团的老板娘秦亦情,只不过这个时候她眼尾也没扫杨棠一下,更别说打招呼了。

  [这女人还真是在商言商诶!]

  杨棠心头吐槽的同时,电梯已经到了,他向万海流招呼道:“老万,既然你有事,就慢慢聊,我先上楼了。”

  “别呀杨大师,我今次专程飞玉京,就是来找你的,不然就这里的干燥空气,我还真不适应!”说着,万海流就想去拽杨棠胳膊,可惜没有成功。

  秦亦情见状微愕,这才有了点对杨棠刮目相看的意思。其实刚才她的确看见了杨棠,却没把他太当回事,毕竟两人之间只是买卖诗词的关系,就像在街边买了十块钱的橘子,难道下次碰见那水果贩还要主动招呼不成?可现在不一样了,连万海流都要专程请益的人,她秦亦情自然更得放低身段。

  “怎么?报告上的结论不妥?”言语间,杨棠又上下打量了万海流一番。

  万海流连忙摆手道:“那倒没有!只不过我答应大师的事还没……”

  “不急。”杨棠淡淡道,“半年后你还能好端端的再来找我吧!”说着,他是真打算进电梯了。

  见状,万海流和秦亦情几乎同时“哎”了一声,恰在此时,秦亦坚和秦亦兰凑了上来,看到秦亦情都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喊道:“堂姐!”

  秦亦情瞟了眼已经合上的电梯门,还有正让手下摁另一部电梯的万海流,不禁有些诧异道:“你们俩怎么在这儿?”

  秦亦坚道:“我爸有个把兄弟姓杨,他昨儿来京城了,我跟亦兰是被老爸派来陪杨叔的儿子逛景点的……”

  秦亦情怔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道:“杨棠?”

  “对,就是他,堂姐你可能不知道,今儿中午吃席的时候,这小子以为他是谁呀,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还说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秦亦兰总算逮着机会数落杨棠的不是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秦亦情明眸微微一亮,正想说点什么,边上的万海流插话了:“小丫头,你又以为你自己是谁啊?敢说杨大师的不是,当心出门遭横祸,全家死个干净!”

  这话一出,不止秦亦兰,秦亦情、秦亦坚俱都脸色大变。

  秦亦情寒声道:“万总,你这话就过了吧?”

  万海流冷笑道:“若安正老爷子还在,我或许还会给你们秦家几分薄面,可惜秦安正已是黄土一杯,我何惧你们秦家?”

  要知道,时间提前一年,秦安正老爷子还在生,秦家四代同堂,放眼全国的确鲜有家族敢撄其锋,可惜秦安正一走,秦家就只剩下一个常年卧床的爷辈人物在那里撑着,正是现在秦氏三兄弟(包括老幺秦续武)的生父秦宗凯。

  秦安正老爷子一八九九年生人,随太祖参加过“东征”,秦宗凯(还有个妹)是秦安正独子,生于一九二一年的战火之中,打小身体底子就不咋地,但一直生活在军中,华夏新政斧和平过渡时,他早就经历了十几年的军队生活外加十几年的军旅生涯,所以当年授衔,安正老爷子是大将,秦宗凯是大校,及至一九六几年,又被擢升为少将。

  至于万海流祖上,那也是与安正老爷子同一批的上将,加上如今万家在南方开枝散叶,除了万海流这一支外,还有三支做的生意、拢的人脉都不小,加上官面上又有人,说不得除了军中和京城这一亩三分地,到了其他地方秦家同万海流还真没得拼。

  更重要的是,早两月查出癌症晚期那会儿,万海流就把自己当死人了,说起话来自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所以一开口话就相当伤人,丝毫不留情面。

  再说了,秦亦情并非秦亦坚秦亦兰的亲堂姐,而是安正老爷子的兄弟在海外的一支,最近五六年才跑回国内来做生意,自然没必要替秦亦兰受过,把万海流得罪到死。

  “叮——”

  电梯到了。

  万海流的两个手下先一步进电梯左看右看地跟个缉毒犬似的,然后万海流才一步跨进去,又吩咐剩下俩手下堵着电梯门不让其他人进,尤其是秦亦情。

  等电梯升上去,秦亦兰这才叫嚷起来:“这都什么人呐?居然敢跟我们秦家叫板!”

  “好了亦兰,刚那人是万洋集团的老总,万洋集团你总该听说过吧?”秦亦情没好气道,“况且坊间传闻,他得了癌症,已经是数着天过曰子了,你非要跟他硬碰,他说不定高兴得紧呢!”

  秦亦兰:“……”

  秦亦坚也挑眉道:“堂姐,你说的万洋集团可是号称南方‘民间交通部’的万洋集团?”

  “废话,除了它还有谁啊!”

  秦亦坚不禁暗暗咂舌。

  ******

  与此同时,回到房间的杨棠正在继续他的注册大业。为了注册新歌曲、新诗词,他甚至还编了一个程序,专门在网上搜索和匹配相似的题目及关键内容,这样一来大大节约了他人工搜索的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长时间的注册和誊录,少说也有五六百首歌曲和五六百首诗词被杨棠给无耻地据为己有了,这还是网上不兴注册什么名篇名著之类的,不然他“据为己有”的无形资产将更多。

  正当杨棠注册得起劲时,何佳妮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佳妮姐,你们那边时间很晚了吧?有事吗?”

  “时间晚有什么关系,我跟你说啊棠棠,你写的那本书……”

  “哪本?”杨棠懵了一下。

  “就《比利战争》啊,这书很可能要大火啦!”

  “大火?怎么个火法啊?”

  “《比利战争》八月一号才上市,这个礼拜下来,居然就销掉了十五万册,差点没把我妈下巴给惊掉!”何佳妮兴奋道。

  杨棠却有点嗤之以鼻,他可是记得当年《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在开始销售的24小时内就卖出900万册:“一天才卖了两万多本,这也算大火?”

  “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棠棠……”

  “你说。”

  “之所以卖得这么少,完全是因为我妈啦,书面世前,她基本上没怎么打广告,就算投放广告也是在邻近的几个州,就那么少少的几条!”何佳妮埋怨到这儿,旋又高兴起来,“不过接下来就好了,我妈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她已经决定在四十八个州同时投放广告,再把货源备足,那就……”

  “stop!!什么叫把货源备足?”

  “嘿嘿棠棠,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本来这个礼拜还可以多销点儿的,可惜头版就印了十五万册,这还是我据理力争来的,不然我妈咪只肯印十万……”

  杨棠:“……”

  “棠棠,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

  “我能说什么?要求赔偿、中止合同,再找另一家出版社?”杨棠没好气道,“总之告诉你妈,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understand?”

  “明白,我明白!”

  ******

  这边刚挂断何佳妮的越洋电话,那边就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杨棠不耐烦地走到门口问了一句。

  “杨大师,我,万海流……”

  “你有事?”

  “没事……就是想随时聆听大师的教诲!”万海流的口吻像清教徒般虔诚。

  杨棠有点蛋疼,本想直接打发他走人,可倏然省起在京城要办的几件事,当下隔门问道:“老万,你在京中办事方便嘛?”

  玉京这地界,大人物实在太多了,万海流没敢第一时间拍胸脯打包票,而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大师,不知你欲办何事?”

  “买车、买房!”

  万海流闻言松了口气:“这个不难,只要大师肯把事情交给我去办,一个礼拜保准办妥!”

  话音刚落,杨棠啪嚓一声把门打开了:“进我屋里详谈。”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51.html